第五十九章 要死要活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这人是从冒出哪来的?

    金盾众人暗惊,他们暗中探查过,马车内并无其他气息,乍见飘出的人影,皆有几分不敢相信,一双双眼睛也追随着飘动的黑影移动,

    黑影轻似浮尘,快似利箭,一忽飘在墨衣男子旁边,一干人终于瞧清了,这是个形细小的人,男子发式,黑衣黑靴,就连系发的缎带也是乌黑乌黑的,头戴纱帽,长长的黑纱垂下至腰,将他遮得严严实实的。

    神秘,冷。

    那是给人的第一印象。

    黑衣黑发黑纱帽,一片黑的人立在那儿,一丝丝冷气飘飘袅袅的自那儿逸出,拂向四周,周围的光线倾刻暗淡了几分。

    正打量着的众人心头一跳,人人心里涌出紧张,说不出为什么,他们就是紧张了,那是潜意识里的反应,感觉来得莫明其妙,又真实的令人无法忽视。

    邓通定定的盯着黑色人影,眼神毒。

    哗-

    马车偏倾,斜支于地,一边的两只轮子悬空。

    金盾众人背心微紧。

    你是……瘦脸老者惊疑的打量着面前的小黑色影。

    好狗不挡道,滚。冷冷的声音自黑纱下飘出,清晰、干脆。

    那突兀的一句,也成功的将瘦脸老者的话打断。

    找死。早已杀机暗蓄的邓通,如猎豹出击,探手疾抓。

    不自量力。闻人笑好笑的挑眉,好整以暇的等着看戏,小不点儿一路心不佳,竟然有人不长眼的往上撞,正好可让小家伙解解闷,他么,就不去掺和了。

    至于担心,他只担心金盾的人扛不扛得住,绝对不会担心小家伙应付不过来,小不点儿人虽小,可从不做没把握的事,既然出手了,就证明胜拳在握。

    狗听不懂人话,欠教训。黑纱中飘出的话,满含讽嘲。

    金盾商行众人一凛。

    而邓通只一瞬已欺近,距人不足四尺,那只满含杀势的手,距人则不足二尺。

    当金盾商团人人以为团长即将得手时,那边,一只手从黑色纱帽中探出,轻轻一划,袖如黑云过,在空旋舞出一个优美的半月弧度。

    一片粉末飘起,一阵香风平地生。

    浓郁的香气,恰似三月百花齐放时摇曳出的味道,有清雅的梨花,有迎花香,牵牛花味,种数之多,数不胜数,最明显的是桂香,丝丝缕缕的香气,争先恐后似的直钻人鼻。

    闭住呼吸。瘦脸老者大喝一声。

    早已闭住呼吸的邓通,以最快的速度抓袭黑影。

    在他的手即将触用黑纱时,黑影兀的一晃,宛如一缕光束一掠即从原地消失,又刹那间来到他的侧,黑袍之下探出一只脚,闪电般出击。

    啊-金盾成员大吃一惊。

    意外,绝对是意外!

    一惊之下,人人呆若雕像。

    瘦脸老者与长脸男子再也不顾得风度,齐齐出手,耀眼的光芒,化为无数刀剑,织成巨网,将邓通与黑影同时笼罩住。

    小公子,可否需要我帮忙?瞅一眼,闻人笑摩掌擦拳,跃跃试,他答应师尊不杀胖子邓父子,若是受雇主之请,为保护雇主安全,揍其他人一顿可不算违背承诺。

    不必。一群废物而已。彩光脉气中传出清清泠泠的声音,轻淡描写的语气,比风还轻,比云还淡,一片云淡风轻。

    金盾三大蓝尊,气得差点炸肺,只恨不得将那一抹黑色劈成块,却在忽间发现那黑影移动时竟如风一般轻盈快速,三人的表一片凝重。

    邓通也在瞬间意识到了自己轻敌的错误,忙旋转闪避偷袭,可他一旋,那一道劲力如影相随,直袭腰眼,其力雄厚浑重,与蓝尊阶的威力一般无二。

    蓝尊?

    不可能!

    心里划过骇意,他又否定,如果真是蓝尊,他不可能感应不出来,而亦在他意念闪动间,那闪动的黑靴准确无比的落在他的腰眼上。

    嘭-

    那一脚踢得相当的瓷实,高大男人那铁塔般的躯被撞得向一边摔倒。

    黑影再次尾随追击,黑色长腿划出一个九十度角的扇形后准确无比的命中巨人的肚皮,又一次被踹中的邓通,撞向彩色脉气网,而黑影则飞速藏在其下,任那些零乱的脉气在巨人背上乱割。

    哧裂-

    片片淡金被割成碎片,似只只蝴蝶飞舞。

    在碎衣飞散中,巨人飞离彩光网,向下一落,啪哒一声砸落地面,落地的姿势很优美,正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狗啃泥式。

    紧随着脱离脉气圈的黑影,潇洒站至一边,浑无一丝受损。

    而虎背熊腰的男子后背衣衫被割碎呈半祼,露出铜色的肌,男人的部也露出一小半,雪白雪白的,看起来弹十足。

    噗,哈哈……扫一眼,闻人笑实在憋不住了,哈哈大笑。

    邓通脸一黑,连想自爆的心都有了,丢脸啊,从此后,还让他有何颜面见人?奈何聚不起一丝脉气,羞得满面潮红,色如猪肝。

    团……众成员大惊失色,正想冲上去,霍然惊觉还有两长老在,又齐唰唰的止步。

    你们两个还站着干什么,倒!幽幽的声音又起。

    狂妄!瘦脸老者、长脸男子脸色刹时青铁。

    淡金色蓦地晃动了起来。

    唉-

    两声叹息悠悠长长的。

    金盾一干人心头一寒,直觉有异。

    却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应着那二声叹息,那两束疾晃的脉气颜色似灯光乍灭,两道人影一滞,又颓然的向地面扑去,以一种犹如山岳倒塌般的无可抵挡之势,砰然着地,摔出清脆动人的咔啪声响。

    落地时一人侧卧,一人四脚朝天,老者与长脸男子两人的脸色涨成紫茄子,皆羞得闭目以避人视线。

    嘶-金盾百余人员,惊得全僵硬。

    怦怦-

    怦然心跳,清晰而凌乱。

    那一抹黑色如微风拂动,轻悠的往前方,黑帽轻纱摇曳,似柳摇落,袅袅生姿,从黑色下钻入的声音却寒凉如冬风凛冽:谁还想试试?

    唰-暗中又倒吸了一肚子凉气的一群人,机械似的往两边一退,让出一条康庄大道。

    大道宽阔,路中躺着的三人,是那般的微不足道。

    黑影一步跨至两长老边,长腿一抬,连连闪动,那靴子不偏不斜的踢在二人的脸上,啪啪响声中,每人各有一边脸上呈现出一个红红的大印子。

    看着那抹黑色,百余人吓得连呼吸都滞住了,愣是没人敢上前半步。

    闻人笑望天,他啥也没看见,真的没看见。

    黑影一飘,一脚重踢,将金盾团长勾挑起翻转个儿,脚不客气的踩住人的下巴:要死要活?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