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乌龙也弄不清那分不清是人是兽的人究竟想干什么,打架用不着到水里去是不是?这人比百余年前的那家伙还古怪。

    又多瞧了瞧那支蓝色兵器,发觉它虽比普通兵器更加精美,但并无特别之处,心中安稳,四平八稳的坐着,纹丝不动。

    你随意,本龙等着呢。淡淡的语气,云淡风轻般的随意。

    足踏水面的少年,唇角一勾,勾起流畅的弧度,那双比星辰更璀璨的明眸里焕出熠熠光华,黑白铠甲表面似乎有流光在旋转,点点光芒晃动,整个人耀眼致极。

    乌龙瞪大了龙目。

    就在这当儿,一片纯净的蓝色脉气迸现,化为一大片迷濛的水雾,浮于河面之上方,朦胧如梦如幻,美不胜收。

    绿尊?

    闲无事几人骇得差点晕倒,绿尊,越卿竟还是个绿尊!

    脉气等阶中的红尊代表着可修脉,绿尊,不过就是才开始走向脉修道路的初修人士,正常况都不能依此判定其人能否成为真正的强者。

    而今,那个还不能确认是否是未来强者的小不点儿,竟然敢跟龙叫板,看着那个小影,司胜几人恨不得将自己拍死,他们当初怎么就没问问小顾问究竟是什么修为?连蓝尊全力一击都伤不到乌龙皮,一个绿尊又如何抵得住龙的反震力?

    小绿尊?

    看到蓝光边上的一点绿边,乌龙差点没四肢趴地。

    震撼,太震撼了!一个小小的绿尊竟然也敢跑来挑战龙族的能力,他该哭还是该笑?

    被震撼到的乌龙,半晌无语。

    山河咆哮!

    乌龙和风行四人还处于震惊中时,从迷濛的蓝色雾光里传出平和而又霸气十足的声音。

    一道蓝光没入河中。

    哗-

    宽达十丈,深足有两丈有余的河溪,河水从蓝光所指处中断,上方的河流宛如一条白龙,离开河道,呼啸着冉冉腾空。

    十丈河流,涛声哗哗,犹如龙卷风一样急速旋转,腾空时似巨龙扭动,发出咆哮轰鸣,如天河崩泄,声音震耳聋。

    绿尊,能用脉技?

    闻人笑等人惊得瞳孔爆凸。

    乌龙一愣,龙目里又浮出淡淡笑意。

    来的好,本龙正好有些渴。叫好声中,咧嘴而等。

    他的嘴巴张开,恰似两山被从中挤开,露出深深的山崖深涧,它深不可测,仿佛能吞尽万物。

    飞舞着的水龙落进乌龙张口的大嘴里,十丈有余的宽度,在那深幽的喉咙里竟好似是一线水线落入了湖泊,激不起半朵浪花,是那般的渺小、细微。

    当河流腾空,河道一截一截的干涸,只余下零散的一些小水潭,一尾尾大小不一的鱼儿来不及随水流流向下方,在石沙中无助的翻跳。

    一个呼息,二个……

    一百个呼息过去了,二百个呼息过去了。

    腾飞的河流仍往龙嘴里灌,乌龙来者不拒,照单全收,还惬意的闭上了眸子,偶尔会晃一晃脖子,举止之间尽显轻松。

    司胜四人傻愣住。

    在无人留意时,一把又一把的细末从少年手中飞出,在濛濛蓝色的掩映下,全部没入飞腾的水龙中,竟是一点气味都没有逸出。

    哗啦-

    当又一百个呼息过去时,水龙落归河道,又哗哗流淌。

    河面之上只余一团蓝色脉气团。

    咦,怎的停了?正喝水喝的欢脱的乌龙,睁开龙目,不解的低首寻人。

    蓝色隐去。

    着黑白铠甲的少处仰起头,笑容可掬:龙老大,水可好喝?

    好喝。乌龙咂咂嘴巴,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

    唔,龙老大,你太厉害了,我要喘口气。少年脸上的笑一下褪去,小脸有些纠结。

    ?

    乌龙瞪了瞪巨大的眼睛。

    不待回应,立于河面的之上的一片蓝脉气自个散去,里面的黑白色又一弹,飞跳着几步跳到岸上,那人儿一股就坐在一块石上。

    那动作那姿态,哪像是在跟对手对拼,倒像是玩累了,所以停下歇歇。而他偏偏还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闻人笑四人机械的转转眼珠子,才清醒的点的头脑又被弄得桨糊了,有这么跟人打架的吗?

    乌龙也只瞪了瞪眼,歇歇就歇歇,有什么关系?就这么个分不出是人是兽的少年,一根脚趾就可以捏死他,在自己眼皮底下,他难不成还能翻天?

    风行四人与乌龙,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坐在石上的少年看,而少年一点也不介意别人的视线,时而皱眉时而吐气,时而左顾右盼,脸上神色也变幻不定,良久,他带些迷惑的望着前方,自言自语的呢喃出一句:真奇怪,这破地方怎么会有龙呢?

    那表那语气,让人感觉他是现在才想起那种问题。

    才回神的闲无事差点想冲过去将小顾问提回来拍一顿脑袋,看看小家伙脑子里究竟装着些什么破东西,现在都是什么时候了还想那些?是该好好想办法对付乌龙才是正理呀。

    为什么不能?

    乌龙有点郁闷,他呆在这里有什么不可以?别的魔兽可以,龙族当然也可以挑自己喜欢的地方。

    而就在他迟疑的当儿,山谷中的血猫好似喝醉了般,一只只躯摇了摇,无声无息的伏倒,有些趴在石头上或是粘贴在高处的,因失去了控制,就此摔滑出去。

    哗啦-

    骨碌碌-

    东一只西一只的血猫从高处滚下,有些撞着石头,有些撞着树,有些还在继续滚,碰得杂草和藻木哗哗作响。

    风行四人四下一瞥,立即明白了原因,一个个眼芒爆跳了起来。

    郁闷着的乌龙,扭目一瞧,龙目爆出厉光:人类,你竟然使迷药!

    哦,使了一点点,被质问到的少年,淡定的仰头,一脸的无辜:它们太没眼色哪,竟然不知回避,所以我就让它们睡睡觉。

    为什么要回避?

    司胜几人完全跟不上思维,皆一脑子的桨糊,。

    乌龙正想为血猫抱不平,才张嘴,又闭住。

    咕噜-他的肚子里传出一阵阵大响,那声音像是山河翻腾般,汹涌澎湃。

    嗖-乌龙猛然跳起,子一缩,一个扭转,尾巴朝向溪流,他才完成转的动作,一道巨大的水箭从后尾喷出,疾河面。

    小家伙,小家伙……

    闲无事四人差点晕倒。

    天啊,劈了他们吧!

    那是乌龙啊,他们的小顾问竟然给乌龙下毒了!

    四人急得如锅上的蚂蚁,冷汗汗一直下,挂成了一片瀑布汗。

    哎呀,河水太淡,我就给你加了点料,味道如何?为当事人的人,一点都也不着急,兀自偏着头,笑的:龙老大,你离开原位了哦,我羸啦。

    吼-

    乌龙怒吼一声,也不顾自己正在排气,迅速提爪,闪电出击。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