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众人气息骤滞。

    戴着面具的六位男子,视线一转转向胖子邓主仆二人。

    胖子邓一个心颤,汗如雨下。

    没……没什么,就是……就是想看看风行今年能不能完成任务。邓庄忍着心理的慌惶,强自镇定的解释,找到理由后,语气立即变得底气十足。

    是吗?墨泪似笑非笑的盯着几人。

    是是是,面具男们齐齐附合,一人更是忙不迭的补充:风行建团时接手第一任务至少还没圆满,听闻今年可能会一举完成,我们这么是好奇么,所以来看看。

    我怎么听到你们要将风行一网打尽呢?装糊涂?也得看看她许不许。

    !

    八人惊得暗里背皮唰的冒出一背冷汗,硬着头皮没敢喘气,讪笑:没,没,没有那回事,绝对没有那回事。

    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墨泪懒得跟人打太极拳,画毫一横,眉目带煞:你们的计划我一清二梵,现在你们自己说想怎么个死法?想被分尸还是死无全尸?

    什么?!胖子邓吃惊之下失声大喊,他们怎么不知有人跟着?

    想要你先死。暗中戒备着的六人,对望一眼,如恶虎扑羊般骤然行动。

    既然已经没有选择,那就拼了,对方只是个半大的孩子,再厉害也应该不至于能一对敌八,六人抱着拼一拼的心态,一出手已经拼上了全力,当即杀机爆涨。

    炫丽的脉气光芒,一道一道的亮起,在空中膨胀着,化为支支巨剑、刀、长枪、匕首等利器,织成一张网,向着扛着画戟的人兜头下罩。

    唉,这就是脉技?

    仰头,墨泪想看蓝尊级别的人使用脉技是何模样,一看之后心底难掩失望,如果那也叫脉技,真心的没看头。

    失望之隙,暗中为某此狂燥的家伙默哀一秒钟,如果那些家伙不动用脉气应该还可撑一会儿,如今么,只有表示遗撼了。

    怜惜般的摇头,淡然的吐出一个字:倒!

    什么意思?

    六人心头掠过不解。

    而那简洁的一个字如魔咒,才掠起的六人,忽然发觉子再也不听自己使唤,向一边歪,似失重的柱子怦然倒地。

    脉气因为无继之力,怦然迸散,化为劲风肆虐。

    风刮过,吹得扛着画毫慢步而行的人衣袍翻飞,呼呼作响。

    怎么可能?!

    僵卧的六人心急如焚,目眦裂。

    恐惧,不仅是来源于那闪着幽光的画毫,更令人惊悚的是那种能瞬间放倒蓝阶的药剂,蓝尊之后的人体能有质的变化,有一定的抗药力,许多的药剂对蓝尊人无效。

    可是,为什么他们一闻即倒?

    想动,全僵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点人影越来越近,死亡的影在心里无限扩大,瞳孔也放大到最大极限。

    邓庄与胖子邓好脸上渗出豆大的汗珠,串成串串珍珠,哗啦哗啦的狂洒,两人两腿颤颤,似稻草迎风摇摆。

    两人的手抖了抖,一片粉末飘起。

    药剂?

    眨眨眼,吸吸鼻子,仿若浑然不知,墨泪淡定的将扛在肩上的画毫一挥,点上最近一个面具人的脖子:既然你们还没想好,爷帮你们决定好了,分尸如何?

    你,你用的是什么药?死亡来临,面具人心中极度不甘,未曾过招便先败,教他们如何能甘心?

    名字?僵尸粉?散脉失心剂?

    随手所配,爷想不起了。低头,发现记不起来,反正是毒药,当初请老头评药如何,老头只说了一句能药倒蓝尊,然后黑着脸再也不肯多说半个字。

    面具人气得脖子一,晕死了过去。

    这个,真的不是她的错。

    无辜的眨眼,墨泪直接挥毫,蓝光划过,面具人的脖子冒出一圈血珠,转而尸首两分。

    啊-

    胖子邓看得真切,吓得一股坐下去,浑乱颤。

    回眸,墨泪皱皱鼻子,又闭住呼吸。

    臭,太臭了。

    他的狐臭以前是像混和了动物尸体的大便臭味,现在则像是地沟水、大便、腐尸、老尿,还有女们大姨妈的气味等混合在了一起,气味让人作呕。

    看了看胖子,墨泪回头,却是连眉毛都没动,看也不看地上的死人,拿着兵器走向第二个目标,她不想杀人,但别人却未必肯放过她,如果必须要杀戮才能不受人欺,她便入乡随俗,做个心狠手辣之人。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该死,从山脉到山谷,这短短的一段距离,他们竟干了四起黑吃黑的勾当,那手段残忍的令人发指。

    因亲眼见证明了面具男行等人的狠毒,她屠杀起来一点也不内疚,唰唰几下,一口气就将另几人解决了,转,笑容宴宴:你们可还有其他药剂?有的话尽管撒,再不用可就没机会了。

    你,你你竟没事?邓庄骇的面无人色,药剂无法迷倒蓝尊阶人,但尊阶以下者就算不能一瞬间药晕,至少也会令人产生不适,可眼前的人竟一点事儿都没有,连呼息都没变。

    这,是何等惊悚的事!

    一个冷抖,他双腿一软,软软的栽倒。

    这个嘛,也许可能大约是毒药含量不够。

    在我闻来,你们的药剂跟辣椒粉差不多。原本我想提醒的,又怕打击到你们脆弱的心灵,便没说。想了想,墨泪很诚实的回答。

    对于她的体质,用医生的话说就是天生抗药体,若以超出正常人五十到七八十倍的药量才能勉强起作用,所以嘛,那点药末在她上根本就是不足为惧。

    挥毫,冷光爆闪。

    邓庄倒了下去,爆睁的双目里还残留着惊悚。

    墨泪冷然转,画毫一指,横搁在连话都说不出的人脖子上:敢将主意打到风行头上,你老寿星上吊-活不耐烦了!

    风行商团,那可是她的一个落脚点,他竟痴人说梦的灭团?真是天堂有路却不走,地狱无门人自来。

    她那么善良,当然不介意送人一程。

    我……胖子邓眼睛向上一翻白,活活被吓晕过去,也在那一刻,他的头滚落于地,那一个字成为他留在世上的最后声音。

    一口气屠尽八人,墨泪将画毫交在另一手中,弯腰,一一将六位面具人与邓庄、胖子邓上东西搜刮一空,人尽其能,物尽其用,死人是用不着财产的,所以,她做好事全收了。

    没收了众人的财物,末了,将胖子来了个尸首分家,又割下他的袍子,将他的头包起来,坐上画毫,直冲山谷深处。

    她才离开,一个白袍如雪,面置白色面具,如修竹刚劲的男子,从河对岸灌木丛中飞出,落到尸堆前,取出瓶子往尸首上倒下一片粉末,随之,那些尸首以眼可见的速度融化,最后腾起一阵白烟。

    面具男俯,拾起几点亮晶晶的东西,如白鹤掠向山谷,空中依稀飘着呢喃声:小家伙行事还不够沉稳,真叫人头痛呢。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