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完了!

    李药师两眼一闭,差点晕倒。

    噗嗵-

    旁观的众人那颗心下沉下沉,一沉到心湖最底,半晌没浮上来。

    周围鸦雀无声。

    而那片粉末起时即散成黄的,橙的,绿的,花花绿绿的一大片,好似染色的雪,漫漫扬扬,迎风飞舞,又似柳絮纷飞,细若浮尘。

    清香的,刺鼻的味道渗满虚空。

    死小娃子,你敢对本老用药!被一大片药末漫围着的老头,须发竖起,衣袖乱挥,挥出一片片药末子。

    清香的,浓郁的药味,涌向四方,染香了空气。

    用都用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又来了哦,接着。清脆声中,又是一大片一片的粉末飘洒着漫漫飞扬。

    粉末之中,黑色如泥鳅一样一滑,化为一点黑光,极速越过空隙,一钻钻进呆愣着的人群中,瞬间失去影。

    小娃娃敢逃,休想!老头大吼着,白影如鹤飞出,凌空踏步,居高临下的寻找,而往下一瞧,不傻眼了,没有!什么也没有,之前的黑袍小子像是凭空消失了般,连影子都寻不着半个。

    该死的小子,别让本老寻到你,否则,哼哼……管乐气得一张脸瞬间比黑锅底还黑,胡子一翘,怒冲冲的甩袖冲进药师

    外的人鼓着眼,站成了一尊尊石像。

    七十七城客馆满街,随处可见,眼前的便是众多中的一家,房间很普通,还是多人共宿的类型,摆着二张大,一张上躺着个黑衣少年,好似睡得不太稳,微皱着好看的眉,粉红的唇也紧抿着,他也紧紧的抱着怀中的包裹,好似生怕人抢走的似;

    边坐着四人,视线一直锁着睡着的少年,犹如在欣赏一件美术品,表那叫个悠闲。

    不大一会儿,少年眼皮颤了几下,蝶翼般的长睫毛唰的张开。

    这是那?

    睁开眼的墨泪,脑子里就是一路问号,头顶是天花板,挂着一盏小巧的喇叭花型吊灯,背部下软软的,感觉像是一张

    四张面孔一凑,凑了个头对头。

    醒了?好听的男音,含着喜色。

    风行商团?!

    看着头顶的面孔,墨泪的眸子一紧,这四个俊秀的男青年分明是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风行商团四成员。

    呼的坐起,飞快一略,果然是风行,四个人前还别着团徵。

    闲无事、闻人笑司胜徐福四人望着坐起的小家伙,眼带笑意,也不说话,好整以暇的等着看看还有何反应。

    将人打量一番,墨泪摸摸后脖子,她记得在钻入人群中想开溜时,脖子上突然一疼然后就啥都不记得了,瞧这样子肯定是眼前四人干的好事。

    一刹时理清思路,秀眉一竖,弹起,摩掌擦拳:谁打晕小爷的?

    醒来就算帐?

    看到那一副准备找人干架的架式,闻人笑等对望一眼,人人笑容明朗,舒心无比,末了,闲无事一手拍出去,按住人的肩膀,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满脸的骄傲:主意是司胜出的,贤哥我动的手,阿福和闻人两接应。我们都有份,你准备揍谁?

    打架可以,不许撒药。司胜咻的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先看看外面再打。徐福平静的走到窗边,哗的拉开窗帘,将严实的窗推开。

    四人八只眼,齐唰唰的望向小不点儿。

    外面有啥?

    墨泪抱着包裹,一跳蹦落到地面上,飞也似的跑过去,探首外瞧。

    窗外,犹如彩虹般的光柱直冲天空,高达二层楼那么高,光芒四周人山人海,各大路口全部被堵塞住,交通陷入瘫痪之境。

    那彩光分明就是她的杰作,那场地,分明就是药师!人群中的阵阵议论声正一声声的飘入楼上,声声清晰。

    这是?!

    心中惊诧,忙凝神聆听,偷听一阵后惊得小脸唰的变白,赶紧的将窗帘拉上,心有余悸拍了拍小口:好可怕!

    真的可怕,三人成虎,这才多久,她的壮举就人尽皆知了,按此速度,相信用不了几个月会名满大陆哪。

    越卿小娃,你连管大药师都不怕,还怕外面的人海么?闲无事好笑的勾唇。

    闻人笑双手环,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丁点的笑意:你这小豆丁敢对药神三长老撒毒,好胆量,我佩服你!

    初生牛犊不怕虎。闲无事接一句。

    那老头很牛叉?

    瞄瞄四人,墨泪随手拣个座儿又坐下,眨眼,不耻下问:他很恐怖?

    至于干架的事,她直接忽略掉,英雄难架四手啊,这可是真正的四双手呢,更何况都是蓝尊级别的,不用药剂,她去揍人肯定只有挨揍的份,好汉不吃眼前亏,她才不会傻傻地送上去给人虐。

    风行四人愣住,药神的三长老岂是一个可怕能说清的?

    你不知道?闲无事用看怪物般的眼神看着人。

    谁规定一定要知道?瞪眼。

    啊啊,你连药神三长老都不知道就敢出来乱闯?你牛!闲无事夸张的大叫起来,涛涛不绝的数落起来:那家伙是个特古怪的人,堪称大陆第一怪人,脾气爆燥,喜怒无常,说杀就杀,说打就打,在他那里绝对没有道理可讲,他……

    重点重点……

    墨泪很想冲上去捂住他的嘴,可看着虎视眈眈的另三人,只好硬是着头皮当听众,最终总结出一个结论:药神三长老那家伙嚣张狂爆,蛮不讲理,不按牌理出牌;当然,那是吓不到她的,她完全是当故事听。

    另外,她也附加一点,就是那老货还特么的小气,因她撒了几把药,老家伙散出消息,说她是天赋奇才,以致将她推上风尖浪口,引无数人注目。

    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那头怎么敢拍板判定药是她制出来的,难道没人怀疑是她拿的是别人的成果么?

    而与风行相处愉快,她也得悉风行在七十七城的事已完成,即将南去,所去的方向正与她要去的地方同路。

    而闲无事一直游说她加入商团,一番说辞倒也真诚,只有一句最让人深思,他说:我们兄弟四人求同伴,不求能力与实力,更不求家世如何,只求在一起时当生死与共,绝不背叛,无论将来如何,即使是谁另择高枝也不能向旧时同伴举戈相向。

    感于他的,墨泪最终答应当个顾问。

    众人问:何为顾问?

    她笑语:顾问顾问,即顾而不问,我绝不过问商团一切事项,由你们自己决定让它走向何方,只有在哪时需要我时,不管我在何处,收到消息必赶来相顾。

    说白了挂着名儿的闲人,而风行四人竟连犹豫都没有,欣然应许。

    外面,药师前的人群反而越聚越多,而关于传奇小药师的种种行为变为传闻,向着各方传送。

    馆内的五人自得其乐。

    第二天,苦思一夜的墨泪,改妆一番,与风行四人离城南下。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