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这位又是什么来头?

    有些好奇的墨泪,偏偏头,睁着清纯的大眼睛,肆无忌惮打量来人。

    李药师阁下。人群愣神后齐齐向中年男子问好。

    向众人点点头,李药师转眸,淡淡问:小公子可知脚下是谁?

    不就是个公主么?揍一顿可以抵消一万贝的金主。

    一个大无脑脑子装着豆腐肚里载草,只会满嘴嚣张扈拨实际一无是处的草包公主。浑不以然的墨泪,笑嘻嘻的吐出一串词,中间连个顿都没打,顺溜至极。

    众人立即露出高山止仰般的眼神,瞧瞧,这话说的是多么溜,骂得多么的恰到其处,简直就是一针见血,正中要害。

    这位是炎国公主刘嫣,金神十二长老马长老之外孙女。李药师神态温和,言辞清晰。

    金神

    倾刻间,墨泪明白了,这主儿敢如此嚣张,原来是后台硬呀,再想想,差点没乐得笑出声来,金神长老的外孙,炎国公主,又是十大最强之一的后辈,又是名门之后,叠加起来岂不是可以抵消十一万债务?

    眼珠一转,面上却是一阵错愕:咦?怎么可能?金神犹如真金之锐气,是何等的刚正不阿,光明磊落,一向是金系脉修者梦中之圣,广为众脉修人士所崇敬,神长老们又怎么可能黑白不分,纵容家属所为所败坏风?

    是是……一干人附合的点头,还没生出其他想法,又听得一阵义正严辞般的大喝:你这个草包公主仗着外祖父之名,在众目睽睽之下骂人民,如此藐视天下众脉修人士,是何居心?你背着神行不义之事,欺压脉修人士,挑拨离间,可是想让天下人以为是金神不耻水木火土等脉修人员,让众人以为是金神藐视天下么?你如此败坏金神之名威,有何目的?

    咳,这说得也太严重了吧?

    一干人惊的心脏一抽一抽。

    白末中的侍卫还在乱撞,无论如何都没离开白末笼罩的范围,余下侍们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不敢近前。

    那么一顶帽子压下来,谁能承受得住?

    刘嫣被雷傻了。

    啊,被我说中了吧,想不到你竟真是如此之人,似你这般居心叵测之辈,真是天下女子之耻辱,人间脉修士之污点。

    金神外孙又如何,反正连神正式人员都宰了,还用得着再顾忌其他么?一句话,该揍仍揍,该教训要教训。

    所以,墨泪嘴上噼哩啪啦的骂着,脚也没闲着,踢、踹、跺,一样不少的全落在某草包公主脸、鼻、口、眼上,真正的言行如一。

    众人再次呆若木鸡,这胆子真的是太大了,明知对方有神长老撑腰,仍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用脚踢人,简直是胆大包天哪!

    一顿唾沫乱飞后,墨泪心里特么的爽,当年为形象大使,想无所顾忌的破口大骂肯定是不行的,现在多好,想骂就骂,想揍人就揍人,真是爽歪歪了!

    骂的有些口干舌燥,也不再浪费口水,慢腾腾的在袖子里掏了掏,摸出个小瓶子,要紧不要慢的开盖子。

    不要,不要杀我……刘嫣看着悬在上方的小瓶子,吓得三魂丢了二魂,哪还顾得形象,惊恐求饶。

    小公子手下留!同样惊得魂飞天外的侍卫亦忙忙求饶。

    唉,怎么这么没骨气呢?

    墨泪大失所望的摇摇头,要嚣张就要嚣张到底是不是?怎么前面张扬扈拨不已,一转而就变成一只软蛋蛋?

    这女人虽行迹恶劣,居心不良,看在金神份上,小爷是不会越权处置的,但她前后二次冒犯小爷,一点小小征罚自然是少不了的。对于求饶声,她是充耳不闻,说话间,滴出一滴清纯如青草的绿色药剂在炎公主鼻尖。

    药剂溅开,所覆之处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青肿,并向整个脸部漫延,不过眨眼间的功夫,一张脸青肿如猪头,连眼睛鼻子都被陷入中,几乎要看不出。

    如果再多两颗獠牙,那模样就是青面獠牙的最好写照。

    你,你竟敢用药,你卑鄙下流,你……刘蔫浑乱颤。

    药师不用药用什么?

    为药师,不用药剂该用什么?以无比鄙视的眼神瞅倒霉蛋一眼,墨泪抬脚,一记回旋腿,将人踢飞入白末之中。

    炎公主被踹入互相挤撞的侍卫堆中,撞在一人上,双双倒地。

    药师?

    人群惊得心跳乍停。

    侍卫噤若寒蝉,无人敢近前半步。

    发现没人敢去救人,墨泪无可奈何之下只有自移尊驾走进去,抬脚又将之踹出去,连带将撞得鼻脸肿,分不清东南西北的侍卫们一个一个的踢出去,看在他们帮忙还了一笔债的况下,下脚比较轻,没往死里踢,否则,那些人没准要躺过十天半月。

    待走出彩光,一拍两手,笑嘻嘻的看着众人:人过留名,雁过留声,爷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姓越名卿,越,超越之越,卿,卿之卿。想要寻晦气的,尽管来。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