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夜半兽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二月之末,正是寒料峭时,夜,冷幽凄寂。

    天地间一片灰黑,森林里更加的深暗冷邃,正在燃烧着、堆成小山般的两堆篝火也仅只照亮了一小片地方。

    这片地方是历来过往行人或车队便开僻出了些专供栖息地,以便过往时休整,比较空阔,地面也鲜少有杂草,露出泥土,两堆篝火旁的人数不一,一堆旁只有十来人,其中一个年青女大约是贵族人物,其余人像是侍卫。

    另一边除去值守人员还有五十余,首领是个孔武有力的大汉,年约三十,高超过八尺,武器是一柄青色大刀。

    在柴木燃烧时发出毕毕剥剥的声音中,众人抱着自己的武器,保持着或坐或卧的姿势就地进入了梦乡。

    值夜大汉们不敢掉以轻心,仍然保持着耳听八方,眼观四方的谨慎之心。

    轰窿-

    半夜时分,一阵巨响犹如惊雷轰地,山峦崩塌,声音震耳聋。

    或坐或卧的人从梦中惊醒,一弹而起,侧耳倾听。

    与此同时,在他们旁边的一棵大树之树顶,一个人亦忽闪着跳起,将背紧贴树杆,寒星般的眸光望向声音来的方向。

    我的妈呀!

    遥遥一望,墨泪不暗吸一口凉气,只见远方树木中隐约晃动着无数绿幽幽的亮点,一闪一闪的,像书上描绘的鬼火。

    绿光越来越亮,轰窿之声由远及近,宛如千军万马在奔腾。

    篝火旁的人脸色凝重。

    女青年也被惊醒,翻坐起,大约是被挠了美梦,满脸不耐之色。

    女青年边的一位面容沉静的中年男子,离开人群,走到提刀男人面前,打了个招呼,声音压得低低的:钟队长,可是兽潮?

    嗯,大约又是森林牦牛发狂。钟良微微点头。

    中年男子面容顿沉。

    森林牦牛子爆烈,好勇逞斗,一向以群为居,联合成阵时连狮虎类魔兽都不敢靠边,是森林食草类魔兽中的霸主。

    不止是他,其余众人的手心亦冒出一层薄汗。

    狗的,离三月还早着呢,又发什么狂!一位矮小精悍的男子粗声大骂。

    三月,正是公牛发期。

    汗,猥琐的男人!

    听到男子的话,墨泪冷汗直流,那个猥琐的家伙,连魔兽发狂也会想到那种地方去。

    小兔仔子,就你满脑子不正经!钟良笑骂一句。

    队长,我同意小苟子的看法,那群蓄生憋了一年,这会儿大约是憋不住了,才半夜起来急匆匆的去寻娘们儿。

    一位小眼睛的男子眯着绿豆似的小眼,露出无比猥琐的表

    嗯嗯!一群大佬爷们对望一眼,人人露出心领神会般的眼神。

    下流胚子!年青女子黑着脸啐了一口。

    汉子们脸色一变,目光极为不友善。

    正往回走的中年男子惊得心头一凛,忙忙赔不是:各位兄弟千万别见怪,我们小姐脸皮薄,难免有些挂不住,并没有针对兄弟们的意思。

    小苟子臭着脸,跟众人一致望向头领。

    钟良的脸绷得紧紧的,一字一顿的开口:和一阁下,我红鹰队众兄弟们一贯粗野无礼,为免粗言粗语有污阁下主人,天亮后大家各走各的,如此彼此都好。

    老大!红鹰队众人看着自家队长,满目崇敬。

    钟队长,这这……和一神色窘然,一时竟不知该如何是好。

    年青女子神色高傲:和叔,用不着向他低三下四,本小姐才不屑跟一群臭男人同行。

    中年男子垂眼,无声的叹了一口气,主子真是太不识深浅了啊,若是无特殊况,他又何必跟人结伴?

    钟良一转,大步走向车和马群。

    马和车就停在篝火的一边,车共有十二辆,没有卸辕,都是宽蓬超大型,每辆遮得严严实实,匹匹鹿头高大健壮。

    车辆中十一辆每车上插着两面旗子,一面旗子上绣着红色蔷薇花,另一面则绣着一只展翅腾飞的大鹰。

    第十二辆上并无任何标志。

    树上的墨泪,看着大汉和车辆,揉了揉眉心。

    不得不说,她的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都还没正式入大陆便碰上了大人物,还是来头还是相当的大的那种。

    树下的大汉一行人正是大陆十巨头中三行之一的商行会旗下商行-红蔷薇商行。

    大陆十巨头即六三行一校,三行是指:炼器师行、驯兽师行、商行会。

    打锣卖糖,各有各行。

    大陆各行都自行一体,商行更是多如牛毛,商行会便是商行的总行,它监督、管束着商行。

    九州的商行,并不是普通的商行,它相当于佣兵团,而提及红蔷薇商行,大陆几乎是无人不识无人不晓,它是商行会旗下最有名的商行之一,可谓是威名赫赫。

    车上挂的旗子便是经蔷微商行的标专,大鹰旗子则是商行旗下的护卫队之一的红鹰队,大汉钟良是队长。

    有句说逢夜莫入林,林子是设埋伏的好地方,很危险。但,在九州行不通,对脉修者而言,有障碍的地方比旷野比安全些,旷野宽阔,虽然可以很快发现对己不利之人或物,但同样的,因为空旷,更容易爆露自己;有障碍的地方,则可借用障碍物掩饰,遇险时逃生机会要大得多。

    墨泪先到,商行一行人天黑后才至,他们来时便在树下宿夜,也害得她一直没敢睡,也没敢另择地方,她奇怪的是自己明明就在他们头顶,那帮子人竟没发现。

    而树下,钟良已至,他到车旁时,将大刀往地面上一跺,刀杆如切豆腐般没入泥土层中,随之一片金黄两色光从地面渗出,化为一个巨大的光罩,光罩形成后表面濛着一层淡淡的靓色。

    靓……尊。

    心跳一顿,墨泪又忍不住多看了大汉一眼,心里有点嫉妒,他nn个熊,随便遇着些人不是蓝阶就是靓尊,也太打击人了!

    钟良布出的光罩,不仅将车与鹿马护在其中,也将一堆篝火与众汉子囊括在内;至于女青年所在的那一堆篝火因不在圆径之内,被排除在外。

    兄弟们,咱们让那些蓄生过去。钟良立于大刀之傍,神色镇定。

    轰窿-

    他话才落,另一边亦传来奔腾之音。

    众人脸色陡变。

    轰窿-

    又在倾刻间,另二个方位亦传出山河崩塌之音。

    老大,况不妙。众汉子神色冷凝。

    聆听一会,钟良微微凝眉:先静观其变,如真是四方交汇,就去外面防守,杀掉近前魔兽,用尸体堆成防护墙,迫使它们绕道而行。

    年青女子听到四方轰窿声,脸色发白。

    和一学着钟良,抽出背上长剑,一没入地,布出一个光罩,将火堆与自己一行人护在其中,他的光罩表面是蓝色。

    四方之音汇聚后,有如惊雷过境,越来越近。

    老大,这该有多牦牛?一位队员抖了抖手腕上的刀。

    这片地域大约有十万只左右。

    十万……

    人群中立即响起轻微的抽气声。

    为什么不藏于树上?年青女子边一位年青男子忍不住发问。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红鹰队中一人似笑非笑的瞅他一眼。

    何许是为了印证他的话,稍稍一刻,头顶空中传来风号声。

    青年侍卫闻声上望,只见上方不知何时竟布满满天星斗,晃动的绿色星星,似流星从高空下降,魔兽的气息扑天盖地而来。

    原来如此!

    侍卫眼神一抖,原来不是他们不想,是因为上方没有路可走!

    天上的绿光来得更快,转眼就听见了扇翅声,又一眨眼间,黑压压的飞禽压至树木上方的空中,来回盘旋。

    将马群全部药晕。钟良沉思一会儿,冷静下令。

    数人掠去,转瞬间所有鹿马全部卧地晕睡。

    轰窿之声近在耳边。

    在几个呼吸之后,大地震抖。

    篝火被震得摇摆了起来。

    墨泪紧紧的贴在树杆上,尽量将呼吸压到最轻微的程度,以免被头顶的飞禽们发现行踪,其实头顶上的兽,并不强大,差不多是猛兽而已,只有少数是红阶极的魔兽飞禽。

    至于树下的人,她不担心,那些汉子一个个实力比她高,有钟良大汉在,更加不用她这个小虾米心。

    就在此时,天熙慢悠悠的抬爪,蓝光一亮,他的本命兵器凭空现出,紧接着,他与墨泪飞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