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主仆两人微怔。

    那声呢喃,嗓音透着丝丝的温柔,温暖,它拂过耳畔,像风呢呢,令人心神怡爽。

    它的语气是夸张的,可却令人生不出反感。

    你真的觉我好看?小姑娘眨着美眸,问得一派天真。

    嗯,很好看很好看。坐地的小少年,认真的点头。

    月十三瞄一眼,视线在少年怀中抱着的圆包袱上停顿一下后默默的走回火堆,她不怕人起坏心眼,她的主子可不是表面那么弱,绝对可自保。

    嗯,我相信你说的是真话。点头,月小小也好奇的看着人,想知道是什么东西能让少年一直护着。

    能不真么?

    墨泪暗嘘一口气,千穿万穿马不穿,果然到哪都适用,虽说她不想拍人马,可没办法呀,谁叫目前状态不佳,如果不说违心话,怕被另一个大姑娘施放出的杀气给冷死。

    心里对眼前的小女孩也真有几分感激,至少心地还是很好的,临场帮了一把,没让她摔个狗吃泥。

    噫?

    红秀丽也穿来异界了?

    仔细看几眼,小小的吃了一惊。

    在空中因风太大,看人面孔看得并不仔细,更何况眼睛被风吹得发涩,视网有些模糊,也可以说,她根本不知两人的脸具体长啥样儿,这一看才发现小小姑娘活脱脱就是《彩云国物语》里红秀丽的翻版,脸型像就算了,甚至连发型都一模一样,唯一的不同是秀丽绑红发带,小姑娘绑的是水蓝色丝带。

    这一下,墨泪兴奋了,比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还兴奋,只差没蹦起来扑上去将小姑娘扑倒蹂躏。

    她那么一乐,两眼白天见星星了。

    ?

    那视线太强烈太火辣,月小小被瞧得头皮发麻,忙极速将自己巡检一遍,没发现不妥,抿了抿唇:有什么问题?

    我感觉好像曾经见过你。眨巴眨巴大眼,露出自认最纯真的笑容。

    说话时又想起了《红楼梦》里的一个景,宝玉初见林妹妹时就说这个妹妹我见过。被笑骂后又说我就当是旧识,她曾看《彩云国物语》,所以,也当小小女孩是旧识好了。

    也在这刻,墨泪忽然理解宝玉那时的心了,这种犹如见旧识的心,真是只可意味不可言传,也明白宝玉为何说要当旧识的做法,不得不说,那真是顶顶好的方法。

    卟噗-月小小又一次被逗得大笑。

    她本来就小可,笑起来时眼角嘴角上翘,弯成一抹好看的弧度,也更显得纯真无邪。

    好可的小闺女,脸蛋捏起来一定很爽。

    看着小女娃的脸蛋儿,墨泪也笑咧了小嘴,眼神闪亮闪亮的,揣摸着要如何才能达成心愿。

    小公子这话说的好没道理,我们小姐从未离家,哪来的见过。听到自家主子的笑声,月十三暗自着急,立即接话茬儿。

    她不能不急,姑娘自出生便没离开过神半步,纯如白纸,又不识人心善恶,最易受人蒙骗。

    呃……

    被人泼了盆冷水,墨泪暗暗斜眼,以示不满,心里好一阵郁闷,为毛同样的近乎方式,对方的反应不一样呢?

    可能是梦里见过。她可不敢说那句那我就当是旧识好了,只好淡然的胡扯一句。

    说完,自个往后一躺,再不出声。

    笑得心花怒放的月小小,一瞧少年竟仰倒,好奇的凑近,看看,偏头,有些不解:你没受伤呀,怎么倒下去了?

    快饿死啦,要先躺躺,攒点力气才走得动。闭着眼的少年摸摸肚皮,有气没力的回话。

    听着那可怜兮兮的语气,月小小两道秀气的小眉一揪揪成一股,又将人从头看到脚的看了一回,沉思一会,弯腰:起来吧,我请你吃一顿。

    声音才落,躺着的人嚯的睁开眼,满眼星光:真的?

    真的。点头,小姑娘露出洁白的贝齿。

    凝神倾听的月十三,无声的叹息了一声。

    嗖-,得到肯定的答案,说是饿得没力气的人,一个弹蹦起,抱着圆包袱,大大的欢呼一声:太好了!

    月小小往后一跳跳开一步,惊讶的瞪圆了眼:唔,你这么快就有力气啦?

    有好吃的东西,再累我也不觉累了。有什么能让吃货开心?当然是听到有吃的可吃的时候了,她呢,正是吃货一枚。

    墨泪暗乐,果然的,装弱扮可怜比卖萌什么的还要有效啊,以后一定要发扬见人说话,见鬼打卦的风格,混吃骗吃,肯定不在话下。

    走吧,我带你去。水蓝色的衣袖一划,小姑娘也不管少年同意不同意,一把拉着人就走。

    噫?

    脑子中闪过了礼仪之类的东东,墨泪当即冷瑟了一下,九州男女有失平等,对女的要求比对男要求苛刻,如果一个姑娘拉扯男子是被视为行不检,是要受人唾弃的。

    她原本想挣脱的,以免坏了小姑娘的名声,又在倾刻间淡定,那些礼义也是流传于普通百姓一层,对于贵族与脉修者无效。

    小女孩的手很白嫩,软软的,握着她的手时力量不轻不重,不至于伤到她,也不至会让她挣脱,对力的撑控恰到好处。

    这也令她感到惊讶,小姑娘看似很小,修为可不低,至于具体修炼等级,她无法勘测出来,不用想也知大约又是个天才人物。

    牵着人走的月小小,脸上挂着恬静的笑容。

    两人不说话。

    阳光下,小姑娘举手投足间彰显着高贵,少年虽面相平平,却并没有因此失色,反而显出洒脱与优雅。

    黑与蓝的相撞,即不显忧郁,也不显浓厚,谁也没有斥谁,竟十分的融洽。

    看着两个还是半大娃般的人,月十三也不得不承认,少年的气势并不比自家主子逝色。

    一男一女的半大娃儿走近,盘膝而坐,举止从容。

    坐定,小姑娘亲自沏茶。

    小姐……看着自家主子不惜降贵迁尊的行为,月十三忍不住抚了抚额角,出声以示自己的不满。

    十三姨,我喜欢这个小弟弟。小姑娘浑然不以为意,反而爆出一句更加令人意外的话来。

    啊?!

    墨泪差点被口水呛着。

    小弟弟,多么恐怖的称呼。

    好在她反应快,急急的吐了口气,才不至于当场失态,却也憋得气息不顺,顺息时心里无声呐感:不要啊,才不要当小弟弟!

    而月十三就没那么镇定,惊得双目爆睁,嘴一张张成一个圆圆的o,鼻尖更隐隐见汗。

    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听到三种急缓不一的呼息声和心跳声。

    我肯定比你大,我是哥哥。待气息平顺,抹一把虚汗,墨泪郑重的声明。

    你大不过我的,小弟弟。将茶沏好,月小小悠悠的望一眼,语气是崭钉截铁般的肯定。

    月十三深深的吸气,深深的望望两人,干脆什么也不说,默默的将烤好的串搬到桌上,又取出两碟精致的糕点。

    唔,好香!

    一见好吃的,墨泪早将那谁是哥哥谁是妹妹的小事抛脑后去了,满心满眼只有那一串串,盯着虾子串的眼神更是如狼似虎。

    在得到主人许可后,大剁快剁特剁,以风卷残云之势向食物进攻,那种好似有几百年没有吃东西的馋样,直令主仆二人看得目瞪口呆。

    而后,荒野里爆出笑声无数。

    直至午后,主仆驾车离去,走出老远,小姑娘还频频回首望目送的小少年。

    等马车隐没入森林中,独自留下的少年找着小姑娘的钓杆,坐在池子边钓虾。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