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发配大陆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花迟开又一次被惊到了。

    魔脉是一种珍稀脉源。脉源是脉修人士的生命本源,牵扯到血源纯度、种族等等因素,也是先天的东西,无论后天多么的努力也无法更改,它在很大程度上注定了脉修者一生的成就高低,有武脉和魔脉二种。

    所谓魔脉,即是本源与魔兽亲密度的一种脉源拥有者,因为脉源的关系,魔脉者比武脉者灵更好,修炼速度也更快,还可直接与魔兽建立契约,也是先天的训兽师。

    区分魔与武两脉的方式就是看人进阶时或召唤契兽是所出现的图案,武脉人士的图案内中的星形外呈空白,魔脉人士的星形图外与圆形内的空白处呈红色。

    魔脉出现的机率远比武脉少得多,脉修天赋者与正常人比例平均大约是1:1000,即千人大约有一个人能修脉气,而一万脉修者中却未必会出现一个魔脉。

    所以,魔脉者也可说是万中难寻。

    如今这万中难寻的一个魔脉者就在自己眼前,花迟开哪有不惊的?

    好在当初去得早啊!

    想想,老头又心花怒放了,也倍加为宁城墨家人叹息,那一姓的人脑子肯定被驴踢了,连绝世鬼才般的人才在眼皮子底下都没发现,现在好,这人才落到自己手上了,以后还何愁大事不成?

    终于吓到老家伙了!

    看到老头跳脚的模样,图形之内的墨泪大乐,牛哄哄的斜眼相视:老头,懂不懂士别三当刮目相看?瞧你还一副大惊大怪的模样,我鄙视你。

    得瑟一下,又纠结了,苦修近一个月,才修出脉气,都没到巅峰,怎么就升阶了?是不是每次累得虚脱时可以得到力量?

    哼哼,鄙视就鄙视吧。

    老头正为自己捡了个大便宜而心愉悦的,浑不在意挑衅与叽嘲,反正这些子以来两人斗嘴斗成习惯了,对那种不痛不痒的鄙视,他直接无视。

    稍稍一刻,六角形内的血色淡去,取而代之的是焕然一新的绿,六角形外的空格仍是血色,绿与血色相混,滟潋出一种妖艳的美。

    妖艳的光芒与图案只停顿片刻即隐没。

    早蓄谋已久的老头,飞奔过去,一手一探,捉住人的后衣襟,像拎小鸡仔似的揪提至空中,一边大踏步往屋中走,嘴里直哼哼:现在是该好好谈谈的时候了。

    于是,在这个冷瑟瑟的冬天,又出现曾经上演过无数次的形:一老一少年坐在屋内长谈,说着说着就是拍桌子,外加怒吼,然后又相互心平静气。

    那一谈也谈了足足一个时辰有余,最后少年抱着黑白一团的小兽兽,黑着脸离去。

    从第二开始,小屋之外的空地上,林子内,天天光芒乱闪,人影飘飘,哀叫连天,一片兵荒马乱,便每到下午时,小屋内则时时传出鬼哭狼嚎,痛心疾心的惊叫。

    岁月匆匆,旧年去,又到正月。

    冰雪开始融化,雪水汇成溪,四散奔流,哗哗之声不绝于耳。

    这一天老头大发善心,终于不再将某人追得满地跑,从一早开始炼药,也因此药房中又老戏上演,老人低头苦干,少年坐一边自得其乐的做自个的事。

    老头,如果你不想这一炉又成废品,最好别丢你手里的东西。至夜幕时分,埋首看书的少年,慢条斯理的抬头。

    ?

    花迟开看看手中的一把金不换,很冷静的不耻下问:何时才合适?

    你想这炉成废品那刻。

    呃?老头愕然而视:你的意思是药方有问题?

    我可没说,耸耸肩,小人儿十分淡定的伸指指向另一边的柜子:这些子太忙,忘记跟你说,那些药材我帮你处理掉一大半,至于药丸么,都在最边儿的格子里,还有,你今天炼的这种那边也有,单子也在,你不介意的话可以瞧瞧。

    呃?老头惊疑不定的望向所指一角。

    你慢慢看,我睡觉去。少年打个呵欠,抱着缩成一团的小兽宝宝,扭头出门,飘然离开。

    直到人走得没了影儿,花迟开才飞奔到柜子前一把将所有柜门全部打开,检查一番后连嘴唇都哆嗦了起来,待检验过几只装着药剂的瓶子时,脸色一阵黑白变化后再也忍不住的咆哮了起来:该死的小丫头,你赶紧给老子滚到大陆上去祸害苍生!

    祸害苍生,嗯,听起来好似不错哪。

    听到楼下的狮子吼,已逃回住处,正悠闲闭目想安睡的墨泪,笑的望天花板,不过,她才舍不得离开呢,这里有人参啃,有糖豆吃,还有人陪着吵架,小子过得多舒爽,再说书都没看完,那么早跑出去干吗?。

    门窗已关,防贼防狼。

    她很淡定,更不怕老头冲进来揍人,老头偶尔很火爆,可对他的小屋可是十分珍,从不做破窗破门而入的那种事儿。

    老头也确实没去找人麻烦。

    时光在太平中又一晃过去三天。

    朝阳东升,晴空万里。

    空地上,一老一少两人对峙而立,老人麻袍不改,虎着脸,像是别人欠了他十万八千两银子;他的对面,少年一黑色衣袍,头发束成公子装,活脱脱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公子哥儿,少年怀中抱着一个圆鼓鼓的包袱,背上还斜背着一个长包袱。

    阳光洒在两人上,闪跳出点点金光。

    天气很好,而墨泪的心却不怎么好,甚至可说是十分郁闷,瞪着对面板着面孔的老人,发出当天的第十次询问:喂喂,老头,你真要赶我走啊?

    哼哼,你个混小丫头,短短数月害老子损失几百千亿,难不成留着你继续祸害老子不成?还在为自己的药材心疼着的花迟开,冷哼着,又绕着俏生生的小人转圈儿,相当满意的点头:嗯嗯,不错不错,若非是知人,真分不出是男是女。

    觉得没有破绽,站定,一脸认真:戴好护手,不可轻意让人瞧你右手背,想当爷们儿就万不可让手腕上的东西离

    哟,这是下定决心要轰人了啊?

    墨泪哀怨致极,她犯啥天神共愤的大事了?不就是浪费了一点点药材,外加啃了几百糖豆和嚼掉几十根人参么,用得着将她发配大陆吗?

    嫉妒啊,老头是嫉妒她天赋卓绝,嫉妒她无师自通就会炼制药剂,唉,早知道就不展示自己的才华了。

    知道无力改变,翻个白眼,摸了摸右手手腕上老头给的隐形手镯,说来很神奇,手镯一粘自动隐形不说,竟让前的两个小笼包变成小豆子,如果不脱光,她就是一个男娃子。

    老头,好歹给点糖豆之类的让我带着当干粮呀,要不给点钱也行,没吃的没用的,人家还怎么活?发配大陆没关系,吃穿用度可不能不给是不是?

    欠揍的小丫头,就凭你现在这小药师的份,你出去还怕赚不到钱?老头气吼吼的瞪眼:损失几百千亿的东西只让你赔我二十千亿,还想问老子要丹药?你给老子好好记着,按老子的吩咐……

    唉……

    仰天一长叹,墨泪闷声接话:诶诶,我记得,不就是揍人还债吗,揍十大巨头各后辈新秀一人减十万;揍各名门世家之新秀一次减一万;揍莲国帝尊家族子孙一人减一万,揍莲皇太孙一次减一亿,是这样吧?

    二十千亿,那是多大的一笔钱啊,数都数不过来,得揍多少人才能全部抵消?不说揍其他人,就是只揍莲皇太孙也会揍到手抽筋哪。

    记得就好。老头怒气未消,垂手而唤:虎兄,出来。

    一片红光一闪,一个巨型外圆内六角形图案从空降临落于地面,六角形中现出一只小巧可的红毛花斓老虎,它一晃即长大,威风凛凛,刚猛异常。

    好……

    本想夸它可,一转而瞧着那壮硕的体形,到嘴的话就此咽回,墨泪盯着它看了几眼,又望向老头,这个,老头不会是想让老虎送自己出山吧?

    小丫头,赶紧给老子为祸大陆去。老头一掠,一手抓住人的衣襟,一个甩手将人抛至红纹花虎背上。

    红虎一跃跃至空中,向着一方风驰而去,眨眼间便化为一个小点儿,远远的传来悲愤的高喊声:我一定会回来的!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