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来一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闻声,墨泪扭头,顿时冷汗如雨。

    那声源之处并无不见任何物,竟凭空现出一张血盆大口,还是当之无愧的血盆大口,它的两鄂之间距离超过三米,从中伸出一条粉红色长舌头,鄂腔膜亦呈粉红色,喉咙似枯井,深不可测。

    血红的大嘴巴出现在一个黑衣人背反后,并准确无比的接住向后仰倒的人,没见其合拢,血红一晃,转而出现在另一边,又将另一人接住,随即消失不见。

    那儿空的,没有足印,更没有血迹,干干净净的。

    静,很静。

    吼-

    暂时的肃静后,绿蛙,金蛇回过神来,发觉食物被抢,双双抬首,发出一声震天怒吼,庞大的躯一扭,张牙舞爪般的从空下扑。

    它们不是去寻找那张大嘴,而是扑向了呆立着的墨泪。

    会飞的蛇,青蛙?!

    闻怒吼之声,墨泪猛然抬头,视线触及天空上的两只巨形大兽时,瞳孔瞬时放大,再放大,放大到了极限。

    之前被冰得全僵硬,思维和感知嗅觉等在云中有毒气味的熏染中变得异常的迟钝,稍为轻点的动静与臭味都察觉不了,自然也没闻到魔兽的腥味与气息,这当儿才发现危险。

    蛙、蛇向着目标疾行,带起一股腥风,魔兽的势,含着足以辗碎人骨的力量,扑天盖地的撒向地面。

    那气势一压压到了墨泪头顶,那一刻,犹如天压了下来,全部压在上,她几乎要软倒,在那种重压下,骨骼承受不住压力,正一寸一寸的萎缩,痛楚渗至每一根神经,每一寸血,经脉与血一阵阵的抽蓄。

    她的脸与唇刹时失血,白如宣纸,全也战颤了起来,她想喊,张不开嘴巴,想跑,使不出半分力气,当金蛇青蛙得更近时,再也承受不住力量的压迫,两腿一软,一下子软瘫在地。

    天熙望一望,眼神紧凝,仍然没有动,两爪子对揉着,眼眸深幽得可怕。

    金蛇、青蛙一忽闪间便近,气势汹汹的盯着板瘦纤的人,嘴巴一开一合,长长舌头一缩一伸的翻绞着准备动口抢夺。

    它们临近,势压也达到了顶峰,空气似乎凝固住了。

    那一刻,墨泪喉咙像是被勒住了,呼吸困难,脑子里嗡的响,思维就此中断,她低低的垂下了头,眼里的神彩一点一点泛散。

    血,从眼角、鼻内涌出,化为细线滴流,经她脸颊和唇边滑落,留下殷红的轨迹。

    天熙终于动了,轻轻一弹,黑白色一闪即闪跳到了她的面前,举着爪子,仰头望着两条欺近的舌头,深幽的眼里蕴着涌动的风云。

    也在那一刻,那一小片地方所罩着的势压忽然间消弥了一大半,于忽然间,墨泪从暂时失去思想的困境中回神,感知上的压力不再那么骇人时,呼哧呼哧的狂喘了几口气,当视线触及挡在面前的熙熙,心中陡然涌起一股暖流,温温的液体夺眶奔出。

    那滚落的分不出是泪还是血,淌了她一脸。

    瞧到黑白色的一团,金蛇、绿蛙冷森的眼里浮出不屑,贪婪的目光只盯着目标,那人类上的味道比起那个小小幼兽人的多,自然要先抢夺美味,虽然食物有点小,分成后都不够一口,但可是极好的补品,远胜其他好东西十倍。

    至于另一边的白袍少年,它们直接忽略了。

    熙熙嫌恶的一撇大眼圈,一印地面,小小的子嗖的弹起,像一颗皮球蹦弹到空中。

    他的头顶,一抹蓝光乍现。

    蓝,纯净而纯粹。

    乍现的蓝色,一刹时绽放出万道光华,将天空地面映照成一片深蓝。

    唔-仰着头的墨泪,差点惊叫,忙重重咬住了唇,两目却刹时睁爆。

    天上,那光华之中现出的赫然是一支笔!

    一支蓝色的画笔。

    它长横空,约过丈,笔尖的豪毛总长约二尺,根根蓝丝比发丝还细,又根根清晰,似抹了油一样的柔顺;笔顶端有高约一尺的圆环痕印圈,条条刻痕没入杆,形成凹槽;最顶端的顶尖上垂着一线细细的线环;笔杆光泽圆润,遍绘花纹图饰。

    通体蓝色,蓝,像深海里矢车菊的颜色,蓝色光芒透着来自遥远时空的冷,敛滟成辉,冷艳疏离,它浮空的姿,高贵庄重,灵动飘逸。

    诶?!

    窘,墨泪大窘。

    意外,非常非常意外的意外,或者,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神来一笔?

    她大窘之下,连血都没顾得抹擦。

    金蛇、青蛙好似突然僵化了般,定定的浮在那儿不动,眼神呆滞,竟连舌头都忘记缩回。

    而熙熙那一跳正好跳至画笔之下方,他伸爪一捞,小小的爪子稳稳的抓着笔杆,就势一横,尖指两兽。

    空气中隐隐有风雷动。

    金蛇青蛙眼珠一鼓,于瞬间狂退,在闪退时上浮出脉气,被蓝色气包裹着的两团,在移动时似两个巨大的海浪在澎湃翻涌。

    两团蓝光,去势似电,一退即退出几十丈,好似约好般,两两一扭,骤然分散,奔向不同的方向,它们的躯掠过,驱得空气急速流动,形成一道道劲风。

    呃……

    墨泪又一次大窘。那支画笔有啥来头么?都没还动手,竟吓得两只蓝尊阶的魔兽不战而逃,或者,是熙熙来头很大?

    当魔兽离开,迫人的气场消散无形,她还是一动不动的跪坐着,仰头着,一片傻愣。

    瞄两兽一眼,天熙动了动眼圈,露出非常鄙视的表,小子在空中扭了个方位,以一个跳跃式的飞腾空追向青蛇,转时小爪子一抖,将握着的画笔甩向金蛇。

    纯净的蓝光似阳光晃过天空,亮闪出一片炫丽的光影,有如长了眼睛般,轻盈而利落的追逐绿蛙而去。

    金蛇逃得很快,然而熙熙更快,那小小的子竟有着无究的爆发力,一划划过天空,黑白色一晃闪竟无比精确的落在金蛇头顶上方,他伸出一只脚轻轻朝下一印,轻轻的印向蛇头顶。

    那一脚,轻若无物,一印正印在蛇头三角形之中心。

    嘭-金蛇还来不及惨叫,那颗巨大的蛇头在刹时砰然破碎,无数大小不一的块飞向四方,而它的后半仍完好,并疯狂的扭动起来,同时也疾疾下坠。

    天熙借力一弹,弹向天空,所去的地方正是画笔所去的那一角。

    而那只追着青蛙而去的画笔,这当儿已如影附形般飞到蛙了背后,它有如进入无人境般轻松的钻进蓝色脉气层中,紧接着传出穿骨撕之音。

    呱吱-惨烈哀嚎,响彻云宵。

    蓝光晃动了起来,亦向着下方摔落。

    如此,也意味着战斗就此结束

    秒杀!

    绝对的一击秒杀。

    墨泪惊呆了。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