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砸到个小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山谷两侧的山峰对峙而长,谷地地势多变,或平坦或丛木乱石堆叠,宽宽的河流从中蜿蜒着流淌,绕成一条带子;而今无论是山峰还是谷内,皆被白雪覆盖着,再看不到绿色。

    天空中的乌云离地面很近很近,似乎随时会落下来,将一切覆盖住,光线很暗,如果不是白雪的莹光映衬着,周围肯定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呼呼-

    四道人影飞快的自一堆零乱的被雪冰成小山丘一样的乱石堆里晃了出来,皆是黑衣黑袍,戴着白色面具的男子,当中的一人还挟搂着一个白袍少年,那少年约十七八岁,面容俊美,十分可人,可能是吓着了也可能是累了,眼神满是倦意,看起来厌厌无神。

    戴着白面具的四人挟着少年每次都奔向有遮挡物的地方,行动有些慌乱,而无论他们奔蹿到,都隐约可见其行踪,他们上或蓝或红或青或黄或金的彩色脉气实在太显眼,在暗的光线里犹如指路的明灯,让人无法忽略。

    正因为如此,也令跑赶着的两魔兽不费之力。

    两魔兽是一蛇一蛙,蛇体粗如桶,长约二十丈余,三角形巨头,片片鳞甲大如手掌宽,闪着黄金一样耀眼的光泽;蛙遍碧绿,壮如大水牛,鼓鼓的眼睛似两只探照灯,背上还长着三条白色花斑。

    它们飘忽着飞行,犹如一金一绿的两朵巨大彩云,云团正向四人追来,当近时终于露出真容,竟是两只魔兽,金色是一条巨蛇,绿云是一只碧绿色青

    金蛇绿蛙不紧不慢地追着地面上闪动的彩光

    忙忙奔蹿着的四人,有如丧家之犬,而无论他们多快,每每才拉开一段距离转眼又被后方的蛇与蛙追上,每每在即将被追上时,距离再次拉开。

    如此这般,周而复始。

    怎么会这样?

    黑衣人险些要哭了,他们来时一蛇一蛙正在大战,魔兽们争夺地盘和抢夺珍奇宝物时一向不死不休,他们便抱着蟹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心态作壁上观,谁知两兽打着打着竟然不打了,合伙来对付他们。

    他们也并非是四人,一共有八个,另四人已成了魔兽的腹中食。

    所幸逃生的四人,心中无限后悔没早早避开,也明白蛇蛙是在故意戏弄自己,奈何力量微末,无法与之匹敌,只盼能熬到寻到一丝求生希望的那刻。

    世事往往事与愿违,在他们亡命奔逃的当儿,金蛇、绿蛙发出鸣叫声。

    嘶-

    呱-

    声音震耳聋。

    四人惊恐交加,拼足了吃的力气逃蹿。

    金蛇、绿蛙变得振奋起来,速度刹时倍增,似两道电光,忽闪过天空,一下子追至四团彩光之后,几乎在同时张口,一低头,各自将一团彩光含进大口中,再一抬头,竟连眼都没眨的就将其一口吞下。

    咕咙-

    巨大的吞咽声,似两道巨雷一般的震耳。

    余下二黑衣人惊得一颤,双腿发软,几乎要栽倒于地,上的脉气光团也跟着猛烈的颤闪了一下。

    蛇、蛙咽下食物,再次摇摆着体追赶余下猎物,大约因刚刚补足到一点力量后心很好,眼睛闪亮闪亮的。

    当即将再次被追上时,挟着白袍少年的黑衣人猛然回,将怀中的人抛将出去。

    那一甩的力道十分迅猛,少年以背地面天的姿势,横扫着砸向蛇与蛙之间的空隙,去势极快,如一支出的飞箭,势不可挡。

    少年没有任何自卫的举动,唯有那双满是倦意的双眼浮出一抹哀痛。

    瞧到猎物飞来,金蛇、青蛙低头,同时对准少年,好似是准备平分,一个咬向人的上半部,一个则咬向人的大腿。

    而在准备张口的那刻,它们猛然一扭,向左右退去,所带起的一阵飚风,在空中相碰,刮得白袍少年打了个旋,直直向下方坠落

    爆闪开数丈远的蛇、蛙抬头。

    上方,一团黑影正自即将压顶的乌云中穿出,飞降而下,并越来越近,转而清晰如在眼前,那是一个人,论高与体型,比白袍少年更纤细,无论怎么看都像是个半大的小孩子。

    他着黑衣,面朝下,衣袍与发丝向后飞扬,双手紧拥抱在口,双眼圆瞪,眼珠染赤,模样像濒临即将爆走的边缘。

    向下方疾坠的白袍少年,看着落下的黑影,死灰般的双眼猛然睁大,眸子里浮出浓浓的震惊。

    这时刻,幸存着的两黑衣人好似受到蛊惑,竟放弃逃跑的大好时机,不约而同转首,当即钉立在地,四只眼瞪成两对铜铃。

    那抹人影越来越近,当白袍少年即将落地时,掉落下的人影竟嘭的砸到他上,两人拼成十字架形砰的着地,落地后,垫底的白袍少年连哼都没哼一声,两眼一翻晕死过去,搁在他上面的黑影也没任何反应。

    观看的人与兽皆惊呆了。

    稍稍一刻,那趴在白袍少年上的黑衣小少年的袍子动了动,转而从中钻出来一颗黑白分明的圆脑袋,接着露出一只黑白色的小熊,他瞪着乌黑的大眼瞅了瞅天上地下,一股坐在雪地上。

    木鸡中的人与兽,眼珠略略动了动又瞪得大大的。

    紧接着,趴着的人也动了,背部拱了拱,迅即一个翻坐起,连看都没看周围,伸手就揉自个的眼睛。

    好痛啊!

    揉着发胀的眼,墨泪不满腹心酸,她带着熙熙在冰洞呆着,思索出路,也试着攀壁逃命,可只爬了一段跑离,她就冰僵了,万般无奈之好坐等死神接引。

    然后,某时刻突然听到了一点风声,正想探望,不期然的被熙熙拍了一爪子,等醒来时已成了空中飞人,像鸟儿一样向下方坠落,这一坠就没了头,在途中还遇到飘逸着一股有害气体的云层,害她差点被熏成瞎子。

    往事不堪回首。

    墨泪倍觉悲催,想着自己的遭遇,恨不得将那个表面可,实际特么会坑人的小家伙捉过来揍他个桃花朵朵开,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心酸之际正想去寻小家伙,感觉股下面软绵绵的,周围飘着跟云层里一样的臭味儿,当即睁着又酸又涩的眼睛,望向坐着的地方,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竟发现是坐在一个人上,顿时瞠目结舌了!

    这是个像动漫里人物一样好看的美少年,有着一张甜美的脸,长发散开,零乱的发,与纯净的面容交互映衬,令他看起来无限柔,那模样,正是标准的萌正太小受一枚也。

    瞄着美少年,墨泪心中起一阵风,一扑就扑到个美少年,桃花行也太好了啊,立马的,她有想冲上去蹂躪一番的冲动,如此小受,当调戏之,扑倒之,狂么之,才不枉相遇一场啊。

    再瞅几眼,心里好一阵无语,这也太巧了点吧?竟将人砸晕过去了,罪过啊罪过啊,

    嗖-

    恍然明白自己将人砸晕,当即弹起,蹦跳着站到相距约二步远的地方,瞄一眼,又赶紧火速察看四周。

    人?

    瞧到远处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几乎有点怀疑是眼睛出了问题,花老头曾说绝崖谷中有剧毒,不能涉足,可为什么还有人类出现?

    带着满心的惊讶,忙又揉揉眼,再看。

    在她望去时,呆立着的两黑衣人躯一抖,上脉气一闪即灭,露在面具外的眼睛瞳孔放大,一下子泛散无光,子则缓缓向后栽倒。

    死……了?

    一个冷凛,墨泪背上汗毛唰的倒竖,肌又僵化了,在医院工作,见到死人是在所难免的事,她也见过多次,却都是蒙着头送往太平间的人,这会儿亲眼见到人死亡的过程,忍不住心底发毛。

    呱-

    沉寂中,响起一声悦耳的蛙鸣声。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