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时如苍驹过隙,转眼到十一月初。

    经历数月的惨无人道式的痛苦煎熬,墨泪勉强将一本听说是最基本的药草典籍书上的字给认全了。

    倍有成就感的老头,丢下一人一狼,外出。

    山中的冬天来得早,雪也来得更快,在老头走后的第四天,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的降临,一连连下整整七天七夜才转小。

    第九天,雪终于消停,天也放晴。

    天地间变成了银色的世界,巨大的古树化为一座座白山丘,与遥远的白色巨峰遥相呼应,小屋所在的地方,地面的积雪厚达六尺有余,空地上的药草被遮盖得再也寻不着一点痕迹,林间的亭子和独木挖空而成的小屋周围挂着长长的冰棱桩。

    木屋因为建在树木丛中,入冬之后,只有到中午时阳光才能照到屋子,在这一天临近中午,当太阳照临到屋顶时,紧闭了数天的门终于开启,一袭黑袍的小少年行了出来。

    仍然是做男装打扮,梳着公子发,裹着黑衣的皮袄,还披着黑色的披风,黑衣黑发,连靴子也是黑色的,整个一团黑。

    着黑衣的小少年,目光平平的平视着前方,好似没有焦距,眼神空洞无神。

    她离屋后,径自沿着台阶走到空地上,又直直的走向北方,步伐机械,她的靴子踏过雪层时,陷下去,当拨脚,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沙沙嚓嚓-人走过,雪层发出叫声。

    呼呼-风吹过,卷起人上黑色的披风,那披风似旗帜翻卷。

    而她仿若没有知觉,一步一步的往前,背后留下一个个的脚印,那脚印串成串,延伸进树林,延伸向北方。

    那一抹黑色落在雪白之中,是那般弱小,又是那么刺眼。

    黑色,离木屋越来越远,然后,隐入林中。

    木屋的最北方,是绝崖,此际,悬崖被雪覆盖着,蜿蜒横躺,起伏自然,高低有势,恰似一条龙趴卧在那儿睡觉。

    沙嚓-

    伴随着一阵踏雪之音,黑色衣袍的人缓缓的出现在林子边界,她走得很慢,小小的躯在风中摇摇坠。

    慢慢,她走出林子,走向悬崖。

    三十丈,二十丈,距离在一步步缩短,当相距约十丈左右时,一阵狂风呼啸着蹿了起来,艰难前进的人,子一晃,卟的摔倒,也在那刻,猛然抬头。

    晕。

    好晕。

    墨泪感觉脑子像是被搅拌了一顿,沉沉的,有些发胀,甩了甩,才刚觉得稍稍清松些,又感觉全凉凉的,也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心中一惊,忙忙定神。

    怎么到这来了?

    那一看,不觉霍然失神,这里,老头曾带她来过,并曾三申五令的交待不能随意靠近,思绪如闪电走过一遍,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是如何走来的,当即猛然站起,转往回,眼下不是追究那些的时候,赶紧的回去才是首要的事。

    刚刚一转,瞳孔骤然紧缩。

    后面,林子的边缘,那只犹如庞然大物的黑狼,正四平八稳静静而站,尾直竖垂,尾尖微微上卷,眼神凶残、狠毒。

    整个人一凛,墨泪的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脑子飞速的旋转,思索对策,很显然,她之所以无故来此,必然是黑狼的杰作。

    第一次见面,她就知道黑狼不是普通野兽,野兽的体型跟她所知的兽形大小相差无几,只有变成魔兽,才可能变大几倍。

    一个没有脉气的人,一只魔兽狼,胜负如何,完全可以预料。

    凶多吉少!

    暗自思索着对策的墨泪,心中暗自着急,一边悄无声息的向旁边移动了一下,然而,子才稍动,黑狼形一闪,即出现在她准备要移位的前方。

    墨泪不死心的再改方位,以自己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横跨一步,准备撒足狂跑,或许以她的速度想要跑回房子内去,有异于痴人做梦,但是,无论如何也要试试的。

    她才踏出半步,脚还在空中,影子一晃,黑狼又一次抢到前方,高高的昂起头,以一种无比倨傲的姿态看着她。

    以她的高,对应黑狼的高,需要仰视,墨泪不得不再抬高点视线,眉心紧皱,这形,看来是非常不妙,大大的不妙。

    正在这时,黑狼动了,轻若虚无的抬前腿,往前迈出一步,再迈一步,头微微一低,一口带着腥味的鼻息喷出,几乎喷墨泪满脸,她不得后退一步,避开腥味,黑狼在瞬间再次往前,她只得再退,不能不退,那张血盆大口一开,将她整个吞下绰绰有余。

    人退,狼进,一进一退,一点一点的接近悬崖。

    悬崖底部的风,旋成一个旋涡,不是往外喷,而是往下方吸,人还没靠近,她感觉像要被吸进去一般。

    墨泪的心在狂巅。

    黑狼还是没有停步的意思,一步一步的近,途中无论她有何转移路线的意向都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只一转眼,双双出了古木林子,距崖不足二丈,风在怒吼着,深不见底的崖,张着巨大的嘴,正等着吞噬一切靠近的生物。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