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被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啊?!

    老眼圆瞪的花迟开,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皮一揭,视线唰的飘了过去,定定的锁住一抹白影,以察原由。

    坑爹啊,原主就是个坑爹的。

    墨泪悲愤的想哭。

    那货存留的记忆,无一不暗示着药师是多么的牛叉,炼药的道路又是多么的难,那一条路用一句总结就是:难,难如上青天。

    对于前一点,她保留观点,后一点,她只想说一句你个该死的二货,骗人!

    炼药有二大难题,一,火,二,择药。

    火,即火源与火候;择药,通俗点就是选择药方与药材,有药方的话,自然没话可说,按单下药即可,没药方,自行研究,需要因材搭配。

    但,那些真难么?什么难?难什么?

    毛线的,谁说难的?择药又算什么难,配对药材,根据各自药分别在不同时段下炉,那也叫难?

    在她看来那些都不是问题,若真正算得上是问题的,就最后一步,它需要以精神力与意志力控制药丸成型。

    倍觉上当的墨泪,心底那叫个恨啊,她差点就要被误导了,鉴于有原主的记忆,以她那种没把握绝对不出手的子,绝对不会轻意尝试,若不是实在闲着无聊乱试一气,还真的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才会明白真相。

    悲愤啊,真的是太悲愤了。

    墨泪,我恨你!一腔悲愤无处发泄,哀怨之下,恨声嚎了一句。

    ?

    正虎视眈眈瞅着的花迟开,满心不解,那有自个恨自己的?小东西恨自己干什么,该不会是恨自己天赋太好吧?

    那么一想,两眼嚯的闪亮。

    以天赋而论,系别属种类越多,悟越好,所以,脉气属的系别多少跟天赋是划等号的,属越多,一定程度上代表着天赋越高,属系别少则代表天赋较差,正常况下,纯一的单系属,一般就是等于最差的存在。

    所以,纵观大陆历史,古往今来,只有纯系别属的绝代强者一向是凤毛麟角,而纯水系的药师则还从来没有出现,历来的药师,都是俱有数系属,既使其中有几人是有水系属,也并非主属

    眼前的这个孩子是不含凭任何杂属的纯水单一属脉气者,按理是根本不可能成为药师,他也就放弃要培栽的心思,只想着教导一番,能认出药剂,不于于栽在药剂上就好,可事实是,小丫头举手投足间就能制出绿品丹,证明她与药天生有亲切缘,如此天赋异禀,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意识到自己挖掘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人才,花迟开激动的心怀漾了,一张老脸涨得紫红,眼睛越来越亮,一抹悦愉的微笑爬上了嘴角。

    那发自心间的笑意,轻轻的漾开,满脸满眼,恍然间,犹如暖阳破云而出,室内明亮了起来,温暖的气息弥漫满屋。

    暖洋洋的气息中,悲催得满腔是怨的墨泪,莫明的觉得困,睁着有些迷离的眼瞅瞅,懒懒的打了个呵欠,从椅上跳下,将药往袖子里一揣,软绵绵的伏于桌案不动。

    呼息悠悠,绵软、深长。

    当眼前白光浮动时,独自偷乐着的花迟开已自自乐自喜中回眸,瞧到那小人儿已趴桌时,唇角向上一弯弯出一抹诈。

    长一掠,飘近,随手拉个椅子坐下,探手如风,一把将瘦弱的人儿抓住,来了个面对面,两眼鼓鼓,露出闪亮的精光:小丫头,你炼的是什么药?

    人在迷糊的时候,意志力是最低的,也是最好利用的,所以,深明其理的花迟开,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要当小丫头眼一睁,就来个眼对眼儿,以此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然而,被拎着衣领的小家伙眼皮都没睁,眉心皱了皱,发出一声咕咙:给我自己吃的东西,专治伤风感冒。

    满脑子桨糊的墨泪,神志早沉睡了,根本不会思维,完全是出于一种无意识中的自然反应,咕嘀完,又安心的睡觉,当然她说的绝对是真话,那确实是给她自个吃的,还是专用的特效药。

    听者会信么?

    老头是一百二十个不相信,郁闷的直瞪眼儿,这孩子是未卜先知呢,还是真睡迷糊了?眼珠一转,计上心头,又小声的询问:丫头啊,谁教你炼药的?

    语气是无比的亲切,就像对待自家小孙子般的和蔼。

    这么简单的东西,用得着教么,我看就看会了。沉沉入睡的人还是没动眼皮儿,只不屑的撇了撇嘴,语气那叫个轻蔑。

    简……单?!

    花迟开有些愣神了,半晌,立马就一阵吹胡子瞪眼,这丫头才多大啊,竟说炼药很简单,真是赖蛤蟆打哈气-好大的口气。

    大陆上药师地位之所以极高,皆是因为药师能制出令人垂涎的药剂,炼药,可不是说炼就能炼成的,更不是说只要有珍贵药材就可以的,若真是简单的事,药师早被人踩到脚下去了。

    再纵观大陆,药师天赋者不乏其人,可有几个是真正达到了令人敬仰的高度?屈指可数,原因还不是因为炼药一关太难,制不出高阶药剂。

    说炼药简单,那是对药师的羞辱。

    不想还好,那么一想,真是气不打一处来,老头气恼不已,一把将人提了起来,正准备狠狠的教训一顿,忽然又蔫了,小丫头是狂妄了些,可是所说的完全是事实。

    想反爻,没理由,想教训,没理由,他提着人,又是瞪眼,又是撇嘴,就是想不出要如何办才好。

    而被人当小鸡一样提至空中的人,小小的子竖直悬空,像一截面条挂着,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仍睡得沉沉的,那模样表明是浑然不知

    还没醒?

    小丫头,从明天开始,跟我学炼药。满心闷气正无处发泄的花迟开,看得心理极度的不平衡,气虎虎的吼。

    小丫头装痴卖傻是不?那就一直盯着她,看着她,将她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看她玩什么花样儿。

    嗯。人没动,逸出一声轻轻的回应。

    这么好说话?

    怀疑的望望,又追加一句:从明天起,修炼打坐,练习武技,学习脉气运用,学习……

    嗯。同样的又是轻轻的嗯声,。

    哟哬,太好了。

    老头乐了,不费一丁点力气就能搞定的事,谁不乐呵?至于等人醒来后会不会反悔,他完全的不担心,反正他自有办法对付。

    所谓打铁要乘,当下一刻也不耽误,立马乘胜追击,继续自己的拐骗计划,涛涛不绝的问句,一串串的溜了出来,一时满屋子只有噼哩啪啦的声音。

    回应的嗯应声,先是跟着人的问句后冒起,再之后,越来越轻,越来越慢,最后就只有呼吸声。

    睡吧睡吧,丫头啊,明天起,你就没得闲喽。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老头笑的将人丢回椅子上,然后,无比得意的踱回药炉边,慢悠悠的接着干正事儿。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