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惊变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相思如风 书名:腹黑女药师
    女仆们死死的咬住唇,没人敢多嘴,更不敢为之求饶,墨家如今是大少爷当家,蓓小姐是大少爷掌上珠,泪小姐贵为嫡系都免不了被蓓小姐践踏,像她们这样的仆人,又哪里敢冒犯主子威严?

    倍觉位低命戝的女仆们心中阵阵发寒,同为墨家贵女的泪小姐都被欺凌的如此凄惨,如果是他们这些下人哪天行事不当得罪蓓小姐,那下场又该是如何?

    墨蓓的脚还没踏上目标,一侧白幔后传来细细的女声:小姐,有人来了。

    来得真不及时。

    暗暗咒骂一声,墨蓓冷然哦了一句,并没有收脚,抬起的足仍然重重的落下,只不过在下落时从原本想踢心脏处的位置改往上移了一点,避开了要害。

    咔嚓咔嚓骨骼碎裂的声音像爆豆子一样清脆。

    晕迷中的墨泪,猛地仰起又无力着地,口里噗的喷出一口浓血,血冲出口腔时散开成弧形,紧接着下落,喷了她自己一脸一

    快速收足闪开的墨蓓,散去脉气,朝着地上的人唾了一口:小丧门星!

    骂完,从容转,与侍女迈着轻快的步子闪至白幔后面,一声轻微的窗棂合拢声后,有风拂进,烛火晃动起来。

    人去,森气息陡减,妇仆们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人,心中压抑了许久的恐惧,从眼里、脸上流露出来,人人的表透着悲凉。

    当在烛火刚刚稳正,仆人才恢复冷漠的表时,外面传来了破空之声,紧接着一大片影子如一团云飘落于室,最前一中年男人形高大,一灰色丝绸,国字脸,双眼细长,板着面孔,自有一股威严。

    此人自然就是墨家大少爷墨自勇,他的脸色异常的冷,比往更加肃萧,隐隐的还藏着戾气。

    家主?!

    仆妇们一瞧到当家人,骇得心头发悸。

    应家主召唤而来的仆从们闻到血腥味,连忙往张望,但见那里,一个小小的人仰躺在地,白衣染血,一团团,一点点,如梅花开放,那斑斑血迹,触目惊心。

    染血的人,就躺在黑棺旁,黑与白,红与白与黑,三色如闪电,一下一下的闪撞着众仆的眼。

    泪小姐?!

    众人惊的嘶的倒吸了一肚子空气。

    听到后吸气声,墨自勇心中不喜,斜眼一瞟染血倒地的小孩子,冷嗖嗖的目光又斜扫向两侧。

    大少爷,您有何吩咐?心惊胆颤中的妇仆,再被那他的视线一扫,吓得慌慌弯腰,几乎将额头磕到地上去。

    怎么回事?墨自勇平静的问,眼神冷狠厉。

    妇仆们一愣,极速的抬首看一眼,又垂下眼儿。

    没人说话。

    静得落针可闻。

    墨自勇的冷眼,又慢慢的巡了过去。

    被那视线扫过的人,吓得全僵化。

    沉默近一个呼息的功夫,有人低低的回话:回,回大少爷,泪小姐……因……思念双亲过甚,导……导致吐……吐血晕迷。

    送去思过室,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探视。达到预期的效果,墨自勇满意的收回视线,冷声吩咐着。

    思……思过室?

    家仆们差点以为听错了,思过室是什么地方,他们太清楚了,很多人进去出来时只余半条命,若是犯错的仆人被送去那有可原,可泪小姐却是真正的墨家嫡系,更何况重孝在,现在竟要送去思过室,该是犯了何等大错?

    一个机灵的家仆,四下一望,鼓足勇气,几步跑到浑染血的小人儿边,伸手探鼻息,脸色却在刹时唰的惨白:大少爷,泪小姐好好像没……没气了!

    啊!

    男男女女们大惊失色,满眼惶恐,泪小姐可以被蓓小姐欺负,但绝对不能死,若真有个闪失,老家主出关时就是他们的死期,以老家主对泪小姐的宠程度,只怕死都是一种奢求,极有可能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眉一皱,墨自勇有些不信,足下一动,近前,弯腰,伸手去查心脏是否还在跳动,语气仍如既往的平静:叛徒之女,死了更好,一了百了。

    叛徒?!

    家仆们齐齐大骇。

    你叛徒,你全家叛徒!忽的,一阵比青蛙齐唱还咶噪还难听的声音骤然响起,那个被初步确认为没气的人,猛的睁开眼,那原本紧拥的双手扬起来,以一种极快极快的速度挥起,往前急扬。

    诈尸?!

    家仆们傻了。

    咚咚-心跳声一声比一声重。

    以墨自勇的修为级别,要躲开本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他却没有躲,如被使了定法般定在那儿,还保持着弯腰的姿势。

    劈啪-,两点弱光闪过,闪着暗金色光泽的木制牌子,分别重重的拍印在他的左右脸上,发出脆脆的声响。

    时间仿佛停顿,定格在那一刹那时。

    实际上,那点暗金只在他的脸上停留短短的一刻,随着那双手臂的回收而回到原样,又再次被遮掩去真实模样。

    噗嗵-

    寂静的地方,再次响起心脏狂跳的声音。

    小蓄生,你打我?!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感让墨自勇回神,顿时双眼赤红,发出一声虎吼。

    家仆们躯一颤,白痴一样的眼神回复一分清明。

    敢骂她是叛徒?

    打了又怎么样?呼的坐起后,窝着一肚子火气的墨泪,下意识的嘶声回应。

    她其实没亡,只是休克后处于植物人一样的形态,体不能动,却能听到一切声音,也因此,屋子里每人说的每句话都听到了。

    她能容忍一切不公正的对待,那个恶毒的黄毛丫头欺她,她忍,妇仆们说假话,她也可以无视,这混蛋要囚她,她也可以忍,但,骂她叛徒,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忍无可忍,爆发。

    骂人,还手,全是一种潜意识爆发,也并没辩出说话的人是谁,当一见眼前的脸,惊得瞳孔骤缩,这人,好似是恶毒妞的父亲,原主大伯?

    糟!

    当猜出来人份,不由暗叫一声,自嘲不止,冲动是魔鬼啊,打谁不好,竟打了他,这是等于摸了老虎股。

    她的心思百转回肠了一回,事实上一切都不过是一瞬间的事。

    小蓄生,你找死!而被那一句一激,墨自勇气得已到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之境地,狂爆之下,再也顾不得份不份的,甩手挥出一掌。

    一片镶着黄色边的炫丽金光,亮遍一室,烛光于无形中变得微弱,就如臣民见到王者,它自动隐藏了自己的光芒,再不敢争峰。

    那片彩色脉气其实是三种颜色,最里边的金为主色,黄有部分深,有一部分略浅,当二合一时,很容易让人忽略,看看起来好似是一种。

    三色脉气的亮度比起墨蓓黄绿红三色脉气的亮度不知强了多少,若说这是烛火,那墨蓓的只能算是萤火之光。

    极亮极亮的彩光,像中午的太阳光一样的刺眼,让人几乎不敢正视;脉气里隐含着浓烈的杀气,那杀气如刀悬空,指着人的心脏,让人忍不住的寒颤。

    犹如死神降临,死亡的气息,弥漫满室。

    满室的仆妇们,有一半眼一翻即晕死过去,男仆们双腿颤颤,摇摇坠。

    黄尊?

    瞳孔一爆,墨泪目眦裂。

重要声明:小说《腹黑女药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