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分歧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我一时惊恐,心里慌乱的不知如何回答,大鹏脸色失神或许也是如此原因。

    鬼岭山在魔族也算是一处(禁jìn)地,少有人敢去动武,不仅仅是鬼岭山的领主恐怖,更是因为他背后的势力,那是魔族的不可撼动的势力,青石城。任何人敢打鬼岭山的主意,都得考虑青石城出手的后果。

    至于鬼岭山和青石城的关系,不是一句两句能解释清楚,唯一的确定的就是青石城和鬼岭山犹如一家人,关系十分密切。鬼岭山若有个风吹草动,立刻会牵动青石城的老大的注意。

    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鬼岭山,心里有些怒意,当初这些人可没一人告诉我实(情qíng),就连阿贵和钟地都只是说不清楚。现在知道自己的目的地了,只感觉自己再往火炕里跳。

    我已经得罪了仙界一方的大佬,这次要是再招惹鬼岭山,那不得将魔族的大佬也给得罪,这往后的(日rì)子我还能呆在哪里?何处还能容得下我?

    “真的假的?”我苦涩的看着大鹏,心里很不是滋味。

    这个消息的来的太突然,让我有些措不及防,思绪一下子混乱起来。但现在已经走上这条路,我能做的就是再次确定答案的真实,或许这样才可以让我死心。

    “是的!”大鹏坚定的点头,再次开口说道:“问了好几人,都没说。倒是恶狗私下说的,看他那样不像是说谎。”

    我淡淡回道:“是臣老师傅的安排吗?”

    “不知道。应该不像,但也不敢肯定。”大鹏看着臣老师傅有些不肯定的回答。

    看着臣老师傅正紧,心里有些不舒服。想想这事不可能没有他的参与,不然这些人不可能嘴巴这么严实,连阿贵都能闭嘴不谈,不是他的指使还会有谁?只不过钟地了,难道也是因为臣老师傅?

    若真是这样,那事(情qíng)就有些严重了。只是不知这次去鬼岭山到底所为何事,竟是口风如此之紧,竟是还要隐瞒于我。

    等了一会后。山坳中的打斗声渐渐偃旗息鼓。却还没看见狸姑出来。虽然知道狸姑的厉害,但也不(禁jìn)有些担心,这都快半盏茶时间,怎么还没动静。

    臣老师傅终于忍不住开口:“怎么样。跑了没有?”

    山坳中传来狸姑的回答:“快了!”

    话音刚落。就看见山坳中飞出一人。还没来得及看清那人的模样,紧接着又飞出三人,除了最后的狸姑是借着火红锦纶真正飞出来。其他三人皆是各种飞跃的姿势,估计狸姑要么是扔要不就是踹,对于这种(情qíng)况我算是深有体会。

    “砰、砰、砰”

    三人似抛物线摔落在地,砸出三道闷响。落在地上的三人滚了一两圈后,皆是躺在地上,似乎已经昏死过去,皆是不动弹。看着躺在地上的三人,这才发现三人都已是面目全非,除了眼睛,其他器官早已不知何处,只剩下几道伤疤还残留在头颅上。

    看着地上三人,心里不(禁jìn)有丝抵触,忍不住咂舌说道:“他们就是刚才那几人?”

    狸姑点头,“算是吧!山坳里还有几人,可惜都不(禁jìn)打,现在估计断气了。”

    大鹏也是一脸惊恐,接过话题询问道:“这些人怎么回事?怎么都没有鼻子嘴脸。”

    谁都看到这个(情qíng)况,只是都没有开口,这一问,倒是把所有人都问住了。估计谁都想知道这个问题,可谁知道?都只能沉默不语。

    静默了几息时间后,臣老师傅才慢慢叨述起来:

    “这是一些魔族宗族的手段,在蓝宇大陆搜刮资历不错的孩童,强行带回宗族后,直接割掉这些人的面部器官,只留给他们眼睛和舌头,为的是方便说话和看路。不全的(身shēn)体留给他们的是扭曲的心灵,要的就是让他们在心底滋生仇恨与恨世。在这种心里环境生存下,一旦真正能够单独行动后,往往就是一柄利器。”

    听臣老师傅说完,心里有些痛心和悲哀,替眼前三人的悲苦命运感到难过。原本他们也是正常人,却落得个如此下场,现在又该去怪谁?

    或许是众人一下子沉浸在悲伤中,臣老师傅才再次开口:“现在不是该同(情qíng)的时候,我们可不是来这里看戏的,等完成任务,他们也可以得到解脱了,到时候也算是大功一件。”

    恶狗接话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臣老师傅直接白了眼,“你说了?”

    “哦!”恶狗点头应了一声后,直接走到昏死的三人中,选了个看上去弱的人,一拳击打在小腹处,立刻就听得那人哎哟哟的叫了起来。

    恶狗一皱眉头,带着询问的语气说道:“醒了?!”

    那人眼神中透着愤怒,却是带着尖利的嗓音说道:“你们都该死!”

    没想法此人开口就是这话,听得我都觉得有些愤怒。心想真是浪费自己先前的同(情qíng)心,但一看到此人模样,那股愤怒又凭空消散。

    恶狗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果然没浪费他恶狗的名声,一脸凶恶的盯着那人,“说,你谁派来的?”

    “这能管用?”我想不通恶狗怎么会用如此愚蠢的(套tào)路,难道还有其他人对我们不利不成。

    “谁知道了。”大鹏一旁接过话题,嘀咕道:“刚才臣老师傅应该去另一边,这样就能一次(性xìng)解决问题,不然往后的路麻烦肯定少不了。”

    “去不了!”试想在当时的(情qíng)况,我也会做出臣老师傅同样的举动。毕竟我们的安全才是最重要,这些人根本不碍事,真要去追另一侧山坳中的人,指不定落得人家调虎离山计中,到时我们可就危险了。

    大鹏缓缓摇头,叹息道:“哎!那就只能希望能吐出点有用的消息,不然这趟可真有的折腾了。”

    “你觉得了?”我又问向吴漾,这个结果我打心底不看好,这种人可不是常人所能搞定的。

    吴漾收回炽焰剑的同时一边说道:“不知道,这种人恶狗应该拿不定。”又看着我问道:“你脸色不好,怎么回事?”

    没想到吴漾眼神这么犀利,倒是还能注意到我的细微变化。我也没隐瞒,直接将此行的目的道了出来,又连着自己的担忧也说了出来。

    “庸人自扰!”

    大鹏听我说完,直接白了眼,然后赶去恶狗那,估计又是想探探具体(情qíng)况。不得不说,打探(情qíng)报这事,一直是大鹏的强项。

    在三人躺下的地方,此时已经围了不少人,更有几人已经对他们动手动脚,不过得到的回答都是更尖利的回答与谩骂。

    对这群屠家门徒心里本就残有恨意,加上这三人现状看着就可怜,现在见这群人不择手段的折磨他们,渐渐心里升起一层怒意。

    “住手!你们都够了。”我一时忍不住囔了起来,“你们现在这样和魔族那些人有什么区别。”

    “你小子!”臣老师傅回头看了我一眼,低声笑骂道。

    我知道他明白我的意思,但我也知道他的想法,这样下去这三人肯定非死不可,尽管我手里有着数条人命,但我不是嗜杀之辈,心里的善良告诫我不能见到这种(情qíng)况的发生。

    带我说完,屠家暗影中有人一脸厌恶的看着我,也有人在那说道:“就你是好人!装清高。”

    在旅馆住的那段时(日rì),和他们也有过数次争执,都被阿贵拦了下来。自认为和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若不是一开始答应臣老师傅,估计我是不会过来趟这趟浑水。

    臣老师傅慢慢走过来,一脸认真说道:“你认为我应该怎样说你才好?今非昨(日rì),我们现在是在魔族的地盘,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只有从他们口里(套tào)出更多有用的消息,对我们才更有利。这些你可懂?”

    看着臣老师傅,只觉得好似陌生。臣老师傅说的这些,我不是不清楚,我知道现在的形势,也知道自己在干嘛,只是眼前的一切已经触动我的底线,我只是不想给自己借口变得冷血。

    我也不退却,“可是你们这样就能得到想要的消息?就是你知道更多的消息,鬼岭山照样惹不起!”

    我将自己的想法直接抛了出来,想着臣老师傅之前的隐瞒,现在这样直奔主题,是否可以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看来你也知道了!”臣老师傅抬头看着远处的那座大山叹了一口气后,才又缓缓说道:“此事非同小可,并不是有意瞒你!”。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