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秒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不得不说咱三人在这一年的厮杀(日rì)子里,关键时候还是要倚靠吴漾,常常是穷山水尽的处境,却又能是化险为夷。

    “有什么好办法?”我赶紧开口询问。

    “你们就死了这条心吧!”我的对手丝毫不给我机会,刚刚我说的话,明显被他听见,此时正一脸的得意,“你以为你们还能逃吗?杀了我们那么多侍从,今天怎么也得留点纪念。”

    千叶堂在混乱地带算是小有名气,源于三位堂主的血腥,要么不出手,出手必见血,其辛辣狠毒的过程,令人瞠目结舌,由此千叶堂又被人们称呼为恶魔千叶。

    三位堂主实力皆是在地仙巅峰,与天仙境界只一步之遥,当然这一步又可谓是天地的隔阂。与这三人交手,我们仅仅战个不败,要取胜几乎没有可能。

    交手后,我仗着有铠甲护(身shēn),常常选择两败俱伤的打法,对手不傻,知道我的想法后,总是在我出手时,拉开距离,选择自保。

    我则趁机注意一下另两处战场,大鹏的对手是一个瘦弱男子,与大鹏大开大合的招式相比,出手时多了分(阴yīn)柔与狠辣,但不敢靠大鹏硬碰,只能在外围游弋。好几次我忙里偷闲时,都能和大鹏对上一眼,想必他也斗得轻松。当然也只是战平,互不输给对方。

    吴漾与对手没多大差距,同样是三人中实力最强。出手最恨最凌厉的一位。

    吴漾的对手,脸上一块疤痕,在左脸上有着一指宽的面积,加上眼神(阴yīn)冷,整个人看上去显得(阴yīn)阳怪气,与吴漾打斗,倒是绝配。

    “少得意!”我一声冷哼,也不顾他劈来的长刀,我这重刀直接划向他的头颅,再次打算和他同归于尽。

    “你小子可真够(阴yīn)险。仗着自己有护(身shēn)铠甲。倒是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我的对手看上去有些俊朗,但两眼透着一股子邪恶,交手到现在,他早已明白我的打法。也清楚我(身shēn)上存在着护(身shēn)铠甲。毕竟数次长刀砍在我(身shēn)上。却是毫无伤痕。

    “先撤退如何?”

    倒是大鹏先说话。估计也是考虑到少了吴漾,我们两人完全不能力敌。

    “痴人说梦!”大鹏的对手明显不想给他机会,回头看去。他分明已经欺近大鹏的(身shēn)体。

    “我可从没被人这么轻视,你倒好,一点都在乎我的存在。”只听得自己对手的愤怒,刚回头,却发现长刀刺来,我赶紧偏头躲过这招后,又见他一脚踹来,此刻我是抱着自伤一千伤敌八百的想法,想一重刀划过去,可惜出手慢了。

    重刀还未划过,就已经被对手踹着后退出去,还没稳住(身shēn)子,又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危险,不等我回头细看,赶紧横刀抵挡。

    “铛”

    后背瞬间被人砍上一招,力道之大远在我的承受范围内,所幸有着重刀刀(身shēn)抵挡。只觉得体内肠胃翻腾外,倒没有其他实质(性xìng)的伤害。但这力量太大,我两腿架不住(身shēn)体的前扑,好在倒下时翻了个(身shēn)子,没有落得个狗啃泥。

    我这一跌到才看清是疤痕男的出手,刚才中了这招后,首先想到的也是他。

    “你倒是说怎么办啊!”我赶紧传音给吴漾,不过自己已经挥刀砍出,恰好拦下对手的长刀。

    “只能借阵法了!”吴漾好一会才传音过来,估计他那里也不容他分神。

    “真的假的?”又听得大鹏疑惑的声音。

    卷轴阵法已经被叶茹下了(禁jìn)令,在黑凤凰那次之后,我们就经常被叶茹他们警告,说是这卷轴阵法乃是难得的法宝,岂能轻易示人。

    混乱地带本就人心叵测,加上我们三人在混乱地带有些名气。这名气主要是一年时间不停的在厮杀,到现在已经拿下了好几个堂口,当然这期间可没少落败。

    树大招风的道理我们清楚,现在的一举一动可是有着不少人盯着,真要释出卷轴阵法,那是相当令人眼红,定会有不少堂口过来强抢,真到那时,我们就只有逃跑的份了。

    “没其他办法了!”

    吴漾的声音也有些着急,看来他的突破时间近在眼前了,若是慢了,可就对(身shēn)体有着很大的伤害,实力也会受到损伤。何况现在还有着三人在步步紧((逼bī)bī),真等到那时,可就必死无疑了。

    “去你娘的!”只听得大鹏一声咒骂后,立刻又传了低声的吟诵。

    我赶紧将对手((逼bī)bī)退,回头扫了一眼,大鹏手中已经多了一份卷轴,看来已经发动卷轴的力量。

    我也不敢怠慢,主动后退数步,拉开与对手的距离后,迅速将手戒里的卷轴阵法取出,又立刻将卷轴摊开。

    卷首似锦荣制作,握上去手感很是轻容。触手间又能感觉都一股灵力波动,想必卷轴中的阵法威力不小。

    摊开的卷轴是一幅雾画,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一角落有着几行字迹。

    “秀水畔,山妖娆;轻风凌,万物灵;幻阵起,梦境生。”

    注入真气到卷轴后,随着嘴中念叨的这几句,只见的眼前突兀的出现一片浓雾,还在愣神的对手,眨眼间就消失在浓雾中。

    也不知浓雾里的(情qíng)况,回头看了眼,大鹏也已经布完阵,(阴yīn)柔男子此刻不停的挥刀劈砍,但招招朝着空气,也不知大鹏使的什么卷轴阵法。

    “这怎么回事?你们倒是开口说说啊!”

    刀疤男发现这个意外后,立刻出声叫囔着他的队友。

    “我们上!”

    不等他再说话,我已率先加入战斗,吴漾则立刻退出。

    我提着重刀才交手一招,就被打退到一边,好在大鹏及时补上,两手大锤使得风生水起,((逼bī)bī)迫的刀疤男匆忙迎战。

    “这阵法怎么用啊?”不知怎么使用阵法的我,赶紧传音给大鹏,同时自己也已经杀到刀疤男(身shēn)边。

    随着我加入战斗,大鹏立刻轻声起来,只听得他的传音:“上次是吴漾在指导,但终归是偷天老头在教导他。”

    “那我们怎么办?”和大鹏将刀疤男((逼bī)bī)退一点距离后,我再次开口询问。

    “谁知道了,反正别问我,我是真不知道这鬼玩意怎么弄。”大鹏扫了眼他的最初对手后,又看着我,“你的什么卷轴阵法?怎么还有一团浓雾。”

    “好像是迷雾阵。”

    看着那浓雾方向,我只觉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大鹏也显得无奈,“算了,不管他们了,反正我的是杀阵,一时半会还挣脱不出来。先盯着刀疤男,多注意吴漾的(情qíng)况吧!”

    侧头看去,吴漾正打坐调息,随着他起伏的(胸xiōng)口,只觉得自己(身shēn)边的灵气也在随着摆动。

    “这他娘的(挺tǐng)古怪的!”大鹏看着吴漾咒骂了一句后,当先一人又杀近刀疤男。

    我和大鹏轮番攻击刀疤男,打了七八个回合后,忽然感觉到周遭环境的突变。

    天空竟是以可见速度(阴yīn)郁起来,周遭得的灵气仿佛活了过来,四散涌动着。

    刀疤男此时也是面露惊奇,我和大鹏对视一眼后,纷纷撤退,也不理会刀疤,开始在吴漾(身shēn)边警戒。吴漾现在应该是一心突破,有任何打扰都不行。

    在吴漾(身shēn)边驻守了一会后,忽然感觉自他(身shēn)上有股吸力,而周遭的灵气不断的涌进他的(身shēn)体,空中更是电闪雷鸣不断,却也没见到又雷光劈下。

    “啊!”

    吴漾一声大吼之后,就已睁开了双眼,人却是跃起停顿在半空中,好几息时间后,周遭的空气才慢慢平息。看着吴漾落地,心里有着一股心悸敢,只觉得深不可测。

    “你突破了?”

    一连三声询问。先是大鹏,接着是我,最后就是刀疤男。

    我侧头看这刀疤男,一脸的难色,两眼显得有些呆滞,不过很快又恢复一脸厉色,“天仙实力又怎样?我照样杀过,也不在乎你一个!”

    话未完,人就已经扑了过来,速度远胜之前,估计刀疤男是动了秘法,才有如此快的速度。

    “死吧!”

    吴漾轻轻念叨着。忽见他一手抬起,在半空中又立刻按了下去,顿时觉得周遭空气一紧。在诧异中,就看见刀疤男直接被吴漾按到在地。紧接着那手掌似乎拽紧成拳头,只觉得自己呼吸都显得困难,而且(身shēn)子被凝固似得,动弹不得。

    这招刚过,吴漾就放下半空中的拳头,立刻感觉到(身shēn)子轻松起来。再看刀疤男时,人却没了动静。

    “这就…就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