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战金沙堂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杨辰,你跑这里来捣什么乱?”金(春chūn)林盯着杨辰面露难色。

    杨辰将大刀直接扛在肩上,蔑视道:“我(爱ài)来怎么着了?”

    金(春chūn)林咬牙切齿道:“你别欺人太甚!我今(日rì)可没想和你动手。”

    杨辰盯着金(春chūn)林,笑道:“我就欺负你怎么了?有本事你动手试试。”见金(春chūn)林不答话,只好再次说道:“我也不想和你动手,但你要敢动他,我就不轻饶你。”

    金(春chūn)林扫了我一眼,笑道:“你的意思是要帮这混小子咯?”

    这都什么事,打得好好的,怎么我成了看(热rè)闹的?不过两人这么斗嘴也好,我还可以趁机调息真气,也能够见识见识杨辰的厉害。

    “当时是帮他,不然还帮你不成?”杨辰笑了笑,又道:“傻小子,他可不是混小子,我都得喊声仨爷,你认为你应该怎么称呼啊?”

    这话听得我心里喜滋滋的,尽管这声仨爷还是看在叶红的面子上。

    “你说什么?”金(春chūn)林蔑视的指着我,笑道:“你喊这混小子仨爷?我看是撒野才对吧!他敢在金沙堂的地盘杀人,你说是不是撒野来着?而且刚才还差点要我(性xìng)命,今(日rì)我不让他长长记(性xìng),还真当我金沙堂的人好欺负。”

    杨辰摆着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再次辩驳道:“你自己都说了仨爷差点要你(性xìng)命,你打不赢还在这里呈什么能啊?再者混乱地带可没人敢说金沙堂好欺负。你自己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不过你是不是好欺负,那就得另当别论了。”才讥讽玩金(春chūn)林,杨辰又传音于我,“你真杀人了?”

    我看着杨辰轻轻点了点头,又是赶紧传音道:“刚才在气头上,一时冲动才下的杀手,不过那人已经成为灰烬,刚才和金(春chūn)林交战时,被我们战斗的气浪冲散。了。算是死无一物。至于躺在地上这数十人可与我无关,都是金(春chūn)林的人所为,他们都是被飞刀所杀,(身shēn)上的伤口应该很容易分辨出来。”

    刚才趴在我(身shēn)边的数十人。此刻正躺在我和金(春chūn)林的中间。不过因为刚才百货爆炸后的气浪。数十人也是冲散的,七零八落的躺着。杨辰在我们两方的中间,听我说完后。丝毫不理会金(春chūn)林,很是随意的走到死者(身shēn)边,接着又仔细的翻看起来。

    “你有何证据证明是仨爷所杀?这些人(身shēn)上的伤口,可都是你金沙堂留下的。”杨辰直接将大刀当做拐杖,大半个(身shēn)子都借着大刀支撑着,虽然语气很是随意,但气场可不容小觑。

    “这…”金(春chūn)林和那些侍从皆是面面相觑。“那人已经被烧成灰烬,刚才又被气浪冲散。你不信可以去问那些看(热rè)闹的,这么多人都看见了,你认为我会说谎?”好一会金(春chūn)林才出口反驳。

    “你这话留着骗你媳妇去!”杨辰仍旧拄着大刀,一脸笑意的盯着金(春chūn)林,“你认为这话说出去谁会相信?我要在木叶堂的地盘杀了人,也敢这么说,谁让那是自己的地盘!”

    没想到两人这才唇枪舌战这么一会,金(春chūn)林是完全处在下风,我第一次发现杨辰口才也是这么的厉害。

    知道金(春chūn)林完全处于弱势,两撇胡子的男子此时站出来说道:“杨堂主,你口才好整个西城都是知道的事,但此人在这里杀了人是千真万确的事!”

    “千真万确?那证据了?”此时杨辰盯这此人慢慢敛去笑容,慢慢直起(身shēn)子,顿时感觉到杨辰的强大气势,这威压虽不足以令人窒息,但也感觉(挺tǐng)难受的。和杨辰离得这么近的距离,我都觉得呼吸在这一刹那重了几分。“这些人可都是你金鸾天的杰作,他们(身shēn)上的伤口可都是你的金刀所致,你说仨爷杀人,你不是冤枉他吗!”

    “欺负小孩子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两试试(身shēn)手。”突然另一方又出来一人,来的速度很快,眨眼就到了杨辰的对面一丈外。

    “谁是小孩子了?”此人的出现,反而令金(春chūn)林多了一丝愤怒。

    来人指着金(春chūn)林威胁道:“说你是你就是,哪这么婆婆妈妈。你要再顶嘴,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你!”

    这人说完就满眼笑意的看着杨辰,对金(春chūn)林是懒得再理会,不过金(春chūn)林虽然满脸的不痛快,但也没敢再开口。

    此人不知是何方势力,面相是有道疤自左眼一直划到右脸嘴角上方,虽一(身shēn)华丽扮相,却因为脸上的疤痕,显得很是诡异。不过细细观察,和刀疤男和金(春chūn)林有着几分相似,看着刀疤男还是金沙堂的人。

    没想到这都还没怎么动手,这想动手的倒是越来越多,看来今天想活动(身shēn)子的人还不少,也不知待会还有人要加入不?杨辰是下午才收拾完龙堂,现在又到这里来参合,对面的那位显然(身shēn)手也不差,至少那速度就不是我能比拟的,

    杨辰看着对面那人轻笑道:“别以为我怕你,你速度确实快,但我想看看是不是有我的刀快!”

    “是嘛?那就试试!”才刚说完,人就已经消失在原地。

    这他娘的怎么说打就打?看着此人这么快就打破战场的平衡,我直接在心里问候此人全家数遍,这一动手肯定又得把我卷进战场,我还想着低调来着,现在分明是要我高调嘛!

    杨辰在刀疤男动(身shēn)时,就已经挥刀过去。

    刀疤男的速度确实快,杨辰的才挥刀时,他人就已经切近杨辰的(身shēn)子,杨辰无奈只得收刀后退,拿着大刀的杨辰肯定对不住刀疤男的近(身shēn)攻击。

    趁杨辰后退,刀疤男直接送出一招。我才看清刀疤男使得一柄细长金剑,不过使剑速度却不及杨辰刀快。金剑才刺出,后退的杨辰竟是借着手腕力量,直接将刀(身shēn)在(身shēn)侧旋转,以退为进反而直接((逼bī)bī)上刀疤男。

    杨辰不退反进,刀疤男也不硬碰,却是借着速度一缓,避过杨辰直劈来大刀后,诡异的出现在杨辰(身shēn)子左侧,同时他手中的金剑已然划出。已经贴近杨辰的后腰。此时的杨辰招式已经攻出。明显来不及收刀防守,在这万分险要之际,却见他突兀的踢出左脚,直踹刀疤男的(胸xiōng)膛。

    刀疤男若是不撤剑回防。必然是两败俱伤。刀疤男不傻。直接收剑移动(身shēn)子。避过杨辰的腿脚之余,顺势用上拳脚,直奔杨辰的后背而去。虽是时间短暂。却也给了杨辰回旋的余地,直接甩手反切,刀疤男不得不又放弃此次的攻击,退了开去。

    虽是后退,不过是避开杨辰大刀的攻击范围,在杨辰这招刚过,刀疤男就再次持剑近(身shēn),((逼bī)bī)得杨辰是不得不横刀抵挡。

    两人正打的难分难解,我突然感觉侧方有股危险袭来,也不敢细看,直接退后一步。只见的飞刀带起空气声,“咻!”的在我(身shēn)前两尺外迅速划过,好在提前做了防备,这才安然无恙的避过飞刀。

    扫了眼金(春chūn)林,此时正呆着数位侍从直奔我而来。

    只听得刀疤男的说话声,“这就对了嘛!小孩子和小孩子打,这才公平。”

    又听到杨辰的说话声,“公平?那为何是四五人打一个?这也叫公平?!!”

    是啊!看着包括金(春chūn)林在内的五人都直接本我而来,我没开口大骂已经算是顶好,直接讥讽道:“这就是金沙堂的作风?”

    “作风?”金(春chūn)林笑道:“你在我金沙堂的地盘上杀人,还敢和我们谈作风?今天倒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金(春chūn)林刚说完,金鸾天以及旁边两人又控制着飞刀刺来。只见的数十柄飞刀泛着金光飙(射shè)而来,这次直接是封死我能逃走的路线,无奈之下,我只得迅速调动真气,又赶紧念出一道口诀。一息时间刚过,直接喝道:“起!”只见的重刀瞬间在我(身shēn)前快速旋转起来,恰好拦下飙(射shè)而来的金光飞刀。

    我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四肢有伤,行动稍显不便,只能将重刀当做盾牌使用。

    金光飞刀撞击在重刀上,只听得砰砰作响。拦下率先攻来的金光飞刀后,还来不及高兴,我又双手握刀劈砍剩下的金光飞刀,这些金光飞刀在金鸾天的((操cāo)cāo)纵下,可以从众多方向攻击。在第一次交手时,(身shēn)上的伤口就给我一个很深刻的教训。好在真气充足,可以调动真气压制一番,但长久消耗下去,伤口肯定会被撕开。

    转瞬间的功夫,就将金光飞刀尽数拦下,这时金(春chūn)林与另一人又持剑杀来,两人从两个角度攻击。我先挥着重刀朝着金(春chūn)林劈砍过去,又赶紧看向另一人,同时(身shēn)子往后撤,这样不至于落得被两人包夹。

    但双拳难敌四手,金(春chūn)林和另一人死死的将我围住,完全是左右开攻,打得我好生狼狈,数招下来自己就被刺了数剑,还好铠甲护住了(身shēn)体。

    “他穿了护(身shēn)铠甲,我们伤不了要害。先撤!”交手半盏茶的时间后,金(春chūn)林才知道我有护(身shēn)铠甲,也不和我缠斗,作势(欲yù)撤出战斗圈。

    我哪敢就这样放跑他们,和两人缠斗虽然有些困难,但也在承受范围内。和数十柄金光飞刀对拼,那才是危险,飞刀不仅撞击力量大,而且攻击速度快,一个不小心,很可能会直接丧命。

    见金(春chūn)林要逃,我就直接追击,握着重刀招招攻他要害。金(春chūn)林一人可不是我对手,在我的攻击下只得是边打边撤,但因为还有一人在我后背追击,我也只能勉强多砍金(春chūn)林几刀。

    追着金(春chūn)林砍出数十招后,突然发现右侧有危险,这下只得舍弃仓促防守的金(春chūn)林,赶紧握刀反劈。我的目的很简单,先将后面追着我打的那人((逼bī)bī)开,再一心一意抵挡飙(射shè)过来的金光飞刀。

    可那人也看出我的想法,完全不避让我的重刀,直接持剑和我对拼。我震惊万分之余,只见的一柄金光飞刀从右边正朝我脑袋(射shè)来。我毫无机会反抗,现在正和重刀持剑男子硬抗着,那人的剑可正盯着我脑袋,现在撤刀无异于同样的下场,。

    只觉得(性xìng)命不保时,忽见一黑影飞过,速度奇快,眨眼间就出现在了右边,而那柄朝我(射shè)来的飞刀却不见踪影。心中大石落地,知道自己(性xìng)命无忧后,我可没在和眼前男子对抗,直接一脚踹出,将男子踹退后,才看了眼出现在右侧的黑影,竟是黑鸦老哥。

    很是抱歉,初八那天风大,回家当晚就到了医院打吊瓶,因为第二天开始下雪封路,这些天又是在医院度过,只有晚上有点时间码字,今天又要南下,可能没时间码字,先一章,反正欠下好几章节,有时间就补上。。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