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蓝宇交易所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我就这样被狸姑请了出来,叶茹叶红两师徒像是默认,坐在旁边静静的看着,唯一的区别是叶茹最后还嘱咐了句:“切记不可胡乱弑杀!”

    对于这点我直接过滤掉,就我这本事,能在混乱地带完完整整的活着就已经不错了,只要别人不杀我,我怎敢胡乱弑杀。我可记得狸姑交代过,若是能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那就可以在混乱地带随便呆着。这原因无非就那么几点,其一,如叶红一样具有强大的威慑力。记得龙堂堂主那种厉害角色在战场上看见叶红时,都会出现片刻的失神,足以说明杀神叶红的恐怖;其二,有着足矣令人畏惧的杀意,就像狸姑说的,近乎实质的杀意,光是看着就足矣令人崩溃。其三,强悍的实力,好比我就在人群中多看了一眼那天仙三人组,险些就命丧黄泉了。

    左思右想这三点我都不具备,要在混乱地带够活下去,为了自我安慰我又给自己增加了两点,无非就是自己的亲(身shēn)经历。首要的就是运气,不死的好运气,我想这点是毋庸置疑的,数次到了濒临死亡的地步,可现在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再者就是强大的帮手,自认为这点我也具备,不说狸姑三人,就是我(身shēn)上的众多法宝,应该也足矣保我大难不死。

    离开叶茹的住宅后,我就直奔西城的蓝宇交易所,为的就是置换几锭金子。从而赶紧买几(套tào)合适的衣服,现在(身shēn)上的装备简直就是街上的乞丐装,能帮我的狸姑叶红却又都是女子,她们的衣物给我也没用。无可奈何之下,我只能通过自己的双手勤劳致富。还有就是去蓝宇交易所,也能方便我将手戒多腾点空间出来。

    蓝宇交易所在四个城池都有分布,皆是在最繁华的的地段,只是在混乱地带中最繁华的的地段也不见得建筑有多豪华,虽是没有破烂房屋,但同样的外在装饰仍旧令人唏嘘。

    “这位小爷。您要换点什么?”才进门就有一位侍者恭迎我的到来。看着这侍者恭敬的态度,以及礼貌的招呼,顿时是好生窃喜,想着没事过来逛逛。那也觉得舒坦。这也就不奇怪这里人流量如此之大。只是我这一(身shēn)的破烂衣裳。也没遭到他的拒绝,看来这人做这行有些年头,不会像新手会个坏习惯。狗眼看人低。

    黑鸦说过,因为蓝宇交易所手续费用低,而且招呼周到,每位过来的客人都会觉得特有面子。再加上蓝宇交易所的信誉高,也因此蓝宇交易所算是混乱地带最赚钱的机构。但这也导致许多堂口眼红,于是就有了不少实力强悍的堂口向蓝宇交易所索要俸钱,而且俸钱高的离谱,当然蓝宇交易所呆的地盘都是归实力强悍的堂口管理。我都忘记问了,木叶堂的地盘上的蓝宇交易所需要交纳多少俸钱,也不知叶红会不会如实告诉我。听黑鸦介绍,混乱地带还有一项不成文的规定,所有行商的机构,都不(允yǔn)许私设堂口,为的就是保持混乱地带整体的平衡,蓝宇交易所因此只保留了少量的防守力量。

    从进门开始,我就感觉到好几人一直在暗处注意我,可当我追溯来源时,这些人又将注意力转移他处。想着我不就穿这个破烂衣裳,有必要这么防着我?难道害怕我在这里干坏事不成。一番寻找无果后,不得不放弃追溯来源,反正没谁胆子大到敢在这里砸场子。在侍者的指引下,我直接奔着物品交易的区域过去。

    蓝宇交易所内分好几个交易区,有物品交易、金钱交易、还有药品交易,其中最多的当属物品交易,金钱交易次之,少有药品交易。因为药品交易在木叶堂同样完成,而且木叶堂的不仅药效好,药物也是最齐全。从这里也就不难看出,断了蓝宇交易所的部分财路后,那些堂口的俸钱算是被木叶堂占了去,难以想象当时叶红开创木叶堂的艰难。

    物品交易区域是拿货换货,也可以拿货换钱;而金钱交易则是拿钱换货,购买其他店铺难以买到的货物。

    蓝宇交易所内人流繁多,为了保证交易者的,交易的窗口两边都有挡板,只留有一个窗口进行交易,物品交易区共有二十多个窗口,每次仅供一人进行,交易的速度却是出奇的迅速,三三两两的排队人群就走了一大批。

    轮到我进行交易时,特地注意了一下,大厅里已经没有人在留意我的存在,或许这盏茶的时间,隐藏在暗地的护卫已经知道我不会打坏主意。走进窗口才知道,面前的窗口是个正方形,有着两尺多的间距,算是可以通过一些较大的物体。透过窗口可以看见里面做的服务员,可惜都是将脸面遮挡住,看不清楚容貌,只能大致区分是个女子。

    “这位小爷,您是货换货还是货换钱?”女子带着悦耳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客气,唯一不足的就是看不起是不是美女。

    我也懒得啰嗦,直接说道:“换钱。穷的衣服都换不起了,赶紧换钱。”

    女子再次说道:“选择换钱交易,需要您支付百分之五的手续费,会从您置换的金钱中扣除。那么您置换的货物是什么了?”

    我从手戒中释出那张无头黑山豹的皮毛,将其摆放在柜台上让女子仔细打量。这两年丢在手戒里,虽没怎么尽心保管,却也与原貌没多大的出处。看着摆在柜台上的黑山豹的皮毛,想着应该可以多兑换点钱,能够多买几件衣服。

    女子看了一会后,又是仔细的触摸一番,这才说道:“这件黑山豹因为不是整体,所以要化掉一点折扣。我能代表蓝宇交易所出的价格是十锭金子,不知您可满意?”

    “还行!”这女子虽然说得婉转,却也表示这次又被宰了一顿,但对这些兑换之间的价值毫不知(情qíng),能拿到十锭金子我已经很满意了。说话间还是努力压制着心中的兴奋。见女子忙着整理那张黑山豹的皮毛时,我又拿出一件物品,是八脚寡妇的蛛丝网,这玩意我就打算出售一张,为的就是看看价格如何。

    “这是?”女子好奇的看着我手里的蛛丝,正(欲yù)触摸一番。被我拦了下来。

    “不可。”我赶紧将蛛丝网往后拉了点距离。见女子疑惑的看着我,我笑着解释:“这是蟒兽八脚寡妇的蛛丝网,切忌用手触摸。这蛛丝网上还附着一定的毒(性xìng),我是抹了解药才敢用手触摸。你就不能这样做。”

    女子显然也没见此此物。一时有些愣神。多看了几眼,才回过神来,很是尴尬的说道:“对不起这位小爷。因为我对这件物品不是很熟悉,麻烦您先等等,我去知会主管一声,她会带您去主事大人那里。想必主事大人会给你提供一个满意的价格。”

    说完后先是欠(身shēn)施礼,接着就往后飞奔而去。透过窗口,发现女子进了一道后门,几息时间后,从那后门里出来两人,一位生的肥胖,而她(身shēn)边还有一位苗条的女子,就是刚才窗口的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出来后就直接回到窗口,而那位肥胖女子则走向一旁。只听得窗内女子歉意说道:“这位小爷,我们主管已经过来,还请随她走一趟。”

    蒙面女子刚说完,就听得(身shēn)后一人接话:“您好,我是这里的主管,叫欧阳飞雪。刚才08号侍者说你有件物品想要交换,因为我才刚到这边任职,对这边的稀有货物还不是很熟价格,所以麻烦请您和我去主事大人那一趟,让他给您估个价格。”

    惊闻此女竟是欧阳飞雪,心里着实有些接受不了,回头瞟了一眼,这种体型的欧阳飞雪怎么飞?难道是吧唧一下摔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欧阳飞雪,除了满脸的肥(肉ròu)疙瘩,肚子还自带泳圈,真是相当自励的一位欧阳飞雪。我还来不及细看,欧阳飞雪就已经转(身shēn)在前面带路。在众人的注视下,几步就到了楼梯口,这是欧阳飞雪作了个请的姿势,可不等我先行上去,她就直接扭着泳圈慢慢上了楼梯,看着眼前一晃一晃的泳圈,心里别提多郁闷,可回头一看众人,大多竟是惊讶与羡慕,仅有少量的是不还好意的眼神。我只得说这群人太没道德了,丝毫不替我伤悲一下,若是有下次,还是易容后再来比较安全。

    如果说一楼是豪华大气,二楼就称得上是典雅精致。刚进入第二层楼阁,就发现楼道里不仅装饰着花朵,还摆放了不少的雕刻物件,大小皆有。心想若是可以顺走几个,应该可以当点金锭,当然这也只是想想而已,真要我动手我还真没这胆量。

    欧阳飞雪这时才在前面指着最里面的一间屋子,细声细语说道:“这二楼都是本交易所的贵宾,还请这位小爷注意一下,主事大人在里间屋子休息。”

    若不是自己还有点实力,我还真不敢进去,谁知道里间屋子是怎样的(情qíng)况,指不定进去就了。怀着忐忑慢慢跟着欧阳飞雪进了屋子,是一老头开的门,虽是满头白发,却两眼炯炯有神,我有意探测了遍他的实力,只觉得深不可测,估摸着不离十是位天仙境界的高手。

    “不知这位小哥怎么称呼?”老头请我坐下后,礼貌询问道。

    “还是直奔主题来的好!”想着完成这笔交易后,谁知道还会不会再来,而且我也不知道他打的是何主意,所以尽量保持神秘好点。

    “那也好,那也好!”老头略带尴尬的笑道。又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我将八脚寡妇的蛛丝网放在桌子上。我也不介意,直接顺着他的意思,将手戒中的蛛丝网再次释出,随后又抹了一层药膏后,直接将其平摊在桌子上。

    “这八脚寡妇可是群居莽兽,要想弄到这八脚寡妇的蛛丝网,老头我只知道两种法子,一是通过喂养幼子,待到幼子成年,即可获得完整的蛛丝网。可惜的是人工喂养后获得的蛛丝网,毒(性xìng)和韧(性xìng)可都差了许多,看小哥这张蛛丝网应该是第二种法子,亲自进山强行获取的。看来小哥也是实力彪悍。”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用力拽了拽蛛丝网,看起举动应该是在测试蛛丝网的韧(性xìng)。

    我好意提醒:“这蛛丝可是有毒!”若不是从叶红那里要了几瓶药膏,我还真不知怎么处理这蛛丝网。

    老头子摆摆手,毫不在乎的说道:“不碍事!老头子年轻时候与这八脚寡妇打过交道,对它们的毒(性xìng)也是略知一二。不过一张蛛丝网而已,老头子还不至于弱到这个地步。”

    也不知这老头说的真与假,反正看起来(挺tǐng)像那么一回事。

    一番测试后,老头伸出一只手,缓缓说道:“五百锭,你看如何?若不是我一朋友正是需要,我也不会出这么高的价。”

    “那行!”我点头接受,又道:“对于这外在称呼倒也觉得麻烦,主事称呼我为小仨即可,听着舒坦。”既然生意成了,那就顺便交个朋友吧!反正也不亏。

    老头先是盯着我静静的看了几息功夫,才突然一露笑脸,道:“老头子叫德玛,也可以喊我白老头,小仨你若还有这八脚寡妇的蛛丝网,亦或是八脚寡妇的尸体也行,到时候直接找欧阳飞雪,她会带你过来,我可是来者不拒。”

    “哪有那么多,这一张我可都好不容易才捡来的。”没办法,对德玛老头我可不敢说真话,谁知道他打的是何主意,至少这张蛛丝网还不值这个价,当然他愿意给钱我也乐意收。

    又和德玛侃大山说了好一会,我才收到欧阳飞雪递过来的一支储物袋,说是里面已经装满了所交易的五百锭,我正纳闷不是应该还要缴纳手续费时,欧阳飞雪一旁笑道:“看小仨爷和主事大人聊得如此投机,我擅自做主,给您免去了此次的手续费用,还希望小仨爷下次光临。”

    看着欧阳飞雪笑的眼睛都看不见,我只觉得浑(身shēn)鸡皮疙瘩,第一次感觉到小仨爷也能让我感觉到心里发凉。我赶紧摆手道:“那行,我就先走了!”和德玛老头挥手告辞后,也不理会欧阳飞雪有没有跟来,直接奔着楼梯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