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何为混乱地带三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三处地方出乎意料的是穷人窟,就是城与城的中间地带,没堂口、没人管、没发展的三无地带。

    看我正纳闷,黑鸦笑着说道:“这里以后你要常来,对你有好处。”

    听得这话,只觉得甚是纳闷,怎么混乱地带的穷人窟对我还有好处?狸姑和叶红姐当时也没这要求啊!

    见我一言不发,黑鸦解释道:“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对许多事(情qíng)有着同别人难以有得的感受。你只有贫穷,才能体会到一切的来之不易,也只有这样你才知道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就好比苦难!”我试着接话。

    黑鸦点点头:“同样的道理!”

    “那老黑介意说些你的故事吗?”我试着询问这些。对于黑鸦的一切,我是越来越好奇。今天是混乱地带的第二天,经历昨天傍晚的事(情qíng)后,我被黑鸦待到城墙边休息,期间在城墙洞里也看到了一些事(情qíng)。

    由于混乱地带的历史太遥远,遥远到这里已成了现在这般,亦如废墟遗址,却又无人修理。因为没人愿意,也就慢慢成了这般(情qíng)况。黑鸦在城墙洞内说起了混乱地带的形成原因,只是些老人传下来的。这里本是一个小国,却因为处在大国的中间地带,大国为了本国的利益,将这里当做战场,也就形成现在的遗址。尽管现在归南隅管理,但一直没有官府过问。就连军队也是驻扎在混乱地带外的十里之地。灭国后留下的废墟,大国竟然就这样舍弃不顾,留下来的老人也只能无力感叹一番,好在这里处在两国边界,而且附近还有一座蟒山,有着众多资源可以利用,所以仍旧没有成为真正的废墟。

    这时的黑鸦似乎完全打开话闸,十分愿意解答我的疑惑。当看见洞外有人还拉着破板车时,我又问了起来。

    他唏嘘道:“是些难以维持生机的人干的活,在这些城墙洞里住的也就是这些人。他们被称作收尸人。那破破烂烂的板车就是他们赚钱的工具。整个混乱地带若是有战斗或是其他原因留下的尸首,他们就会赶过去拉倒火场焚烧掉。我年轻时干过,一车还抵不过一天的饭钱。”

    我不(禁jìn)好奇的说道:“那他们还愿意干?”

    黑鸦唏嘘道:“这些人不过是痴念,痴念那些死者(身shēn)上会留下些宝贝。但很不幸。在他们赶到之前。基本被人搜刮干净。若是侥幸得到,也算是可以告别这里的苦(日rì)子,出了这混乱地带。回大陆过好(日rì)子了。”

    我仅有的是苦笑,都说混乱地带是淘金之地,却不知有多少人在这里献出生命,不论普通人还是修道者。后来也记不清楚又说了些什么,总之七七八八聊得(挺tǐng)晚的。也就是昨晚,我才觉得(身shēn)边的这位老人,有着太多故事,同深(爱ài)着这里的一切,只是现状令他变得冷漠,亦或是无奈。

    “我的事?”黑鸦枯瘦的脸上渐渐浮现出凄凉,也许是无奈。“人老了,经历的事多了,反而不想说,因为怕伤感!”

    谁说不是,我都觉得自己变了,算算自己的真实年龄,在天朝也算是壮年。好歹有着两段人生故事,每每想到这些,只觉得(情qíng)不能自控的悲伤。经历的越多,才发现自己越来越想家,只是一切都已是过去式,只能尝试着慢慢放下,确切的说是搁在心底不敢去触碰这道感(情qíng)。

    黑鸦继续说着:“过活了近两百年,一切都觉得漫长,而今看来不过是云烟,转瞬即逝。”

    当你想要了解某些事时,总有些混蛋会出来阻扰,这个时候你就会有一种信念,揍死这群龟蛋!昨天就是刀枪剑戟四人组,今天又有人来捣乱。说没脾气是假,能忍住已经是涨了本事。

    在穷人窟外围正和黑鸦聊得起劲,视线里突然出现疑惑十七人,人人提着大刀,好不威风的模样,正挨家挨户的光顾着。我看了好一会才敢确定,这他娘的竟是抢劫,当时我那个纳闷,这都叫穷人窟了,能有什么东西抢?锅碗瓢盆?给我都嫌负担,难道他们有这(爱ài)好拿回去炼钢?看到抢劫,黑鸦立刻停下话语。

    紧了紧手中的拳头,难得将心理的愤怒压下,不想黑鸦叹息说道:“我已不是这里的人了,也就看看算了。但是你不同,去吧!”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也不推辞,更主要的是这次没人抢我风头,我也可以好好发泄一番。三步作两步,直接奔到一伙人那,本来还有些郁闷的看着我,有人还想询问一番,却还没开口就直接被我撂倒在地。犹如狼入羊(穴xué),三下两下就直接将这伙人打趴在地。

    瞧这一人像是领头的,长得却和我差不多,难以见人。看我也是如此不堪入目,这领头的顿时笑了起来,求饶说道:“兄弟,都是自己人,何必为难自己人!”

    我呸了句,心想谁和你是兄弟了,长得比我还差劲,说这话真不害臊,又一拳揍过去,直接将他打趴在地,等他求饶后,才厉声呵道:“说,你们这次抢了多少?”一不小道出心中所想,又赶紧补充:“将抢的全给我交出来!”

    前一句令不少赶来看(热rè)闹的穷人窟里的人一惊,好在后一句又让他们看得希望,皆是笑了起来。三三两两的朝我聚拢过来,有些更是看恩人般痛哭流涕,其中一人畏惧道:“这位仙人,您真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这话说得我一愣,我这长相难道真像抢匪?正(欲yù)反驳,趴在旁边的领头又一次倔强的抬头接话,道::“不是我们一伙,但很有可能是抢我们的!”

    这话说的。我直接又是一拳过去,心想要你多嘴。放在其他地方,可能我会为自己考虑,但被这些穷人围着,我怎么好意思不顾自己的光辉形象。

    “各位可还认识我?”走到(身shēn)边的黑鸦,看着面色枯黄的人群感慨万千。

    “你是…”其中一稍显年轻的男子盯着黑鸦看了好一会,突然面露惊讶:“穷人里的王者,富人中的乌鸦。您是黑鸦前辈!?”众人一听,皆是诧异惊呼起来,更多的是怀疑和好奇。不少闻讯赶来的再次将我们围个里三层外三层。

    黑鸦缓缓点头。笑道:“如你所言,老头子正是久未回家的黑鸦,都是黄土埋脖子的人了,那还是前辈。对不住大家了。这些年都没回来看看。”说到这里。黑鸦带着满脸愧疚朝众人弯腰恭敬的敬了个礼。接着又指着我说道:“这位是仨爷,是木叶堂总堂主的师弟,不是什么坏人。这次是过来就是帮你们后患之忧,带你们走出贫穷!”

    我诧异的看着黑鸦,什么时候我多了这么一个任务?看着这两一片片破烂不堪的屋子,好些还是茅草屋,而且刚才这些土匪拿在手里的基本都是些不值钱的行当,看来收获甚微,意味着这里穷的响叮当,但我不也没钱嘛!我自己都没致富,就要致富他们,这不存心为难我。

    在里外三层的村民(热rè)(情qíng)簇拥下,我无奈的被带进穷人窟,连同黑鸦一起,黑鸦倒是显得平易近人,满脸的笑意,不停的向(身shēn)边的人询问近年的(情qíng)况。至于那些被撂倒的土匪,在走进穷人窟的时候,皆是被黑鸦送到另一个世界。想着他说不插手,怎么又直接下杀手,真叫人摸不透。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贫穷的世界,有着说不出的心酸和苦涩。看了村子里的众人,完全找不出一个健康体格的,皆是饥瘦如材,面色枯黄,两眼深陷。而且多留意了下,近乎家家户户都没看见食物,难得的食物就是一些果实。

    黑鸦不停的叹息:“苦了你们了!”

    刚才的男子接话说道:“黑鸦前辈,您是不知道,这里经常被这些土匪光顾,抢东西已经算是仁慈的了!”

    “这群混蛋!”我忍不住骂了句,这种(情qíng)况还下得了手,人心真不是(肉ròu)长的。

    “这种(情qíng)况不会再有了!以后大家都会好起来的。”黑鸦说的斩钉截铁,像是给众人的一个承诺。又看向我,道:“我突然觉得在这里开设堂口,应该是个不错的想法,堂主就是你!”

    “我做堂主?”惊讶万分的看着黑鸦,自己都勉为其难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还要让我带着这群人,这不纯粹是找死嘛!这些人根本没有实力反抗,到时候别的堂口过来,我不只有认输的份。

    “嗯!”黑鸦极为认真的点头,回道:“这些事待会再说。”

    一番簇拥下,我们被请到村长的低矮屋子里,是是穷人窟里的豪宅。整栋房子不过一丈高,皆是木质墙壁,屋顶仅由泥草覆盖,屋子里出来一张木板坐(床chuáng),再无他物。村长是一个老头,满脸褶皱,眼睛已经只剩下一丝缝隙,看上去倒有些实力,估计算是穷人窟仅有的动手能力之人。

    “来,喝口水吧!”老村长显得有些尴尬,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两个碗,不仅残缺不堪,更是。

    作为外人,我能感觉到老村长的为难,看了眼黑鸦,难得露出一副苦涩的笑容。此时心里不好受的就他了,不仅仅是难过,更多的是愧疚。我讪讪的笑道:“老村长,您坐着吧,没必要这么麻烦!”

    看了眼外面围观的众人,黑鸦苦涩的说道:“老村长,为难你们了!”

    “不为难,不为难!”老村长看着黑鸦有些激动,话语更是抑不住的颤抖:“穷人窟难得出去几人,出去了能好好活着的更是少之又少。黑鸦前辈算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黑鸦摆手回道::“我对不住大家!一直在混乱地带,却没能为村子做点事(情qíng)!”

    老村长唉声叹气:“别这么说,村子拖累您才是!都说穷人窟出来的是卑((贱jiàn)jiàn)人,只能活在(阴yīn)暗中,您能有今天的实力,全是您应得的!”

    “这次过来,我是想带仨爷让老村长熟悉熟悉。”黑鸦不想在这个话题多聊,直接转移到我(身shēn)上来:“他是木叶堂红姑的师弟,因为(情qíng)况特殊,到混乱地带实训来的,我就带他到老村长这边看看,希望能尽我绵薄之力,最大限度的帮助穷人窟。”

    老村长摆摆头,道:“穷人窟有着好几个村子,我一人说了没用。刚才阿德已经和我说了你们的想法,但我做不了这主。再者,你也知道穷人窟少有能修道之人,都是能活一天算一天,哪敢奢望修道成仙。”老村长说道阿德时,门外一青年朝我和黑鸦礼貌的鞠了一躬。

    阿德这时候站出来,低声说道:“黑鸦前辈,仨爷,其实…我想修道成仙。”

    “为什么?”黑鸦看着阿德多了丝笑意。

    阿德“我不想看着村子再受土匪欺凌,我要将这些土匪强盗都赶出去。我还要证明,穷人窟的人并不比城中的任何人差!”说到最后已是满腔(热rè)血,

    老村长瞪了眼阿德,又向众人平和说道:“大家先回去,都别挤在门口,有什么事我会只会大家,另外今天的事,大家千万记住别和任何人说好嘛?为了村子的未来。还有那些年轻孩子都留下来,有事和你们交代。”

    不明白老村长突然这番话的意思,正(欲yù)询问,却见黑鸦朝我微微摇头,被黑鸦的眼神制止后,我只能耐着好奇心,等待着老村长的下文。

    看得出老村长在村子里很具有威信,一番话说完,门外就剩下七八个年轻小伙。将其招进屋子里后,显得更是拥挤起来。老村看了眼(身shēn)后的几位年轻人,叹息道:“城里的堂口每年都会将穷人窟里的年轻人带走,不论有无修道的潜力,我知道他们这么做无非就是想断我们的根,好在老头子偷偷留下这几个,还是有一定的潜力。”又指着(身shēn)后的几人,道:“知道你们要在穷人窟设立堂口,村子能做到的就是把他们交给黑鸦前辈和仨爷,希望能够将他们带在(身shēn)边。”

    “请黑鸦前辈和仨爷收下我们!”先是阿德,接着就是其余七八人,皆是伏地静等我们的答复。

    老村长无非就是希望因为这些人,我们能够更大程度的帮助村子,同时等他们真正有实力了,也可以更好的帮助村里。我看着众人的苦(情qíng)戏,显得有些无奈,这并不是我能帮到的,就是给他们承若也无济于事,还得看黑鸦怎么处理。

    黑鸦直接一摆手,将众人托起后,沉声说道:“收下你们之前,先要让你们知道,这条路看似风光无限,实则万般坎坷,并且随时会有死去的可能。踏上这条路,也就意味着你将抛弃现在的一切,不论亲(情qíng)或是友(情qíng)。这条路是条漫长孤独而又生死相伴的鬼道,你只能靠自己。”

    刚说完,还不待黑鸦问话,阿德率先抢道:“我愿意!”接着又是其他人的回答:“我愿意!”

    黑鸦没再过多说话,直接将我推了出来。我尴尬道:“今天就先到这里!”

    三天就码了这点字,心伤的很!年底麻烦事多,都挤在一堆,还是赶夜码上这点,后续继续更上,今天两章,补齐昨天的。最后唠叨句:“书友们,给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