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何为混乱地带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一高瘦之人慢慢走过来,(阴yīn)沉的笑道:“怎么,不服?”又扫了眼在场的众人,嘲笑说道:“你们两个一人满(身shēn)伤,一人枯瘦如柴黑成煤炭。若不是看着这只肥油油的小家伙,早把你们轰出去了,看着就恶心。”

    我还没来得及反驳,黑鸦直接反(身shēn)一掌扫了过去。力道之大令我瞠目结舌,恍若梦境般,结结实实的挨了黑鸦一掌后,高瘦男子直奔角落的墙壁而去。不容他反应过来,只听到一声闷响,高瘦男子与墙壁来了个结实的对撞。

    “啪!”一声脆响,不远处的一张桌子直接迸裂开,这时三名男子瞪着我俩走了过来。

    一大胡子的男子怒目斥道:“怎么,黑老头脾气不小是吧?”

    这伙人正(欲yù)动手,从后屋走进来几人,人人一手持菜刀,一手拿棒槌,领头一人还没出来就听到咒骂声:“(奶nǎi)(奶nǎi)的,老子这酒楼不打算开了,才开业一个月,天天有闹事的,你们这群王八蛋,吃饱了撑的是吧!”

    “你谁啊!”大胡子看着突然打断他话语的几人,显得极为愤怒,双手握的嘣嘣直响。

    大胡子(身shēn)侧的一眯眯眼轻声笑道:“哟!原来是店家啊!什么时候店家还兴起这一(套tào)了?”再看刚才闯进来的几人,各个都是酒楼里着装,而领先一人正是店家,虽有些清俊,此刻却也满眼怒火。

    另一人也是站了出来。嘲讽道:“怎么?以为拿个几把菜刀和几只木棒就可以吓唬住我们,这混乱地带什么时候这么窝囊了?”

    “卧槽!”听的这话,我都想过去揍他,太会惹事了吧!

    果不其然,旁边十几桌的食客,皆是停下手中的碗筷,怒目盯着大胡子几人,整个酒楼顿时安静下来。

    “娘的,这老不死的有点力气!”自角落突然传来一声咒骂,是高瘦男子的声音。话音刚落。就看见他晃晃悠悠的走到大胡子(身shēn)边。

    “你怎么这么窝囊!?”大胡子骂了一句后就不在理会高瘦男子,又将注意力放在整个店面之中,嗤笑道:“看来混乱地带也(挺tǐng)孬的!”

    远处一红发青年突然起(身shēn)大囔起来:“草!老子在这混了一辈子,也没见几个不怕死的。你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娃从哪来的。纯心找死是吧!”

    另一边的青衣老者接话道:“掌柜的。今天这这里所有的损失我包了!老头子要看看是何方高人,竟敢在混乱地带这么猖狂!”

    酒楼老板接过话题,指着大胡子几人骂道:“你个王八蛋。老子这些天火的很,正好没地发,今天可算逮着几个,看老子不剁了你下酒。”

    “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我们看着就是,先别急着出手!”黑鸦朝我往下摆了摆手,示意我坐回去。这种场面我其实(挺tǐng)想参与的,最近在狸姑手下吃了不少亏,手痒的很。

    我们刚坐下,那青衣老者就朝我们这个方向抱拳说道:“老黑爷!今天我可就先抢你风头了,老头子可咽不下这口气。”

    “呵呵!”黑鸦站起来笑着抱拳回礼:“贺老,客气了!难得遇见几个外地人这么有胆量,大家多见识一下也不错。”

    随着黑鸦说完,整个酒楼里陆续站起不少人皆是朝着两人抱拳,礼貌道:“老黑爷!贺老!”

    看着大家煞有其事的份上,心想这混乱地带什么时候这么礼貌了?

    黑鸦和那叫贺老的人随意回礼后,那掌柜的就在远处笑道:“原来是两位贵客,今(日rì)难得一见,我先收拾一番再说。”语毕,一手持刀,一手握棒直接杀向四人。

    大胡子使得一把长刀,眯眯眼直接握着一柄短剑,高瘦之人的法宝是戟,而最后一位普通相貌的则是抓着一柄长枪。

    暗叹这难道就是传说在的刀枪剑戟四人组?简直是太和谐了!

    四人明显有一定的配合默契,法宝刚祭出,就已一人看个方位,因酒馆空间不大,皆是离得尺多远,将后背留给自己人。

    黑鸦嚼着花生米笑道:“有点架势!”我也不接话,只顾看(热rè)闹,想着这么拉风的组合都出来了,这场战斗该怎么继续下去?

    见是掌柜杀来,高瘦之人控制着戟迎了上去,这时候其他众人皆是祭出自己的法宝冲了上去。一时间各种法宝的碰撞声,霹雳作响的不绝入耳。但因为战场在酒馆里,显得十分局促,两方一接触,反倒是刀枪剑戟组合稍胜一筹。

    “算我一个,都让开!”话音刚落,从楼上一角落直接(射shè)出一柄泛着金光的大斧,朝着刀枪剑戟组合劈了过去。

    看着金光闪烁的大斧,坐在角落里的我都觉得充满了杀伤力,更别说这些处在大斧攻击下的众人。这大喝声刚落,金光大斧就直接朝着众人劈来,感受到背后的危险,场面一时各种混乱,犹如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众人纷纷使出各种办法逃离大斧的攻击范围,有借着法宝上天,有就地一滚等层出不穷的方式。

    “砰!”伴随着整个酒楼的一阵震动,亦是一声巨响后,只见刀枪剑戟四人已是作鸟散,直接避过金光大斧。见此(情qíng)景,众人再次扑向四人组。

    这时我才看见,那柄大斧劈下的地面已现出个大窟窿,还来不及惊叹,就见二楼直接跃出个大胖子,楼上的薄墙窗户直接被撞开,顿时忍不住嘀咕句:“这得是大鹏他一家人啊!”除了下(身shēn)穿件长裤外,上(身shēn)皆是(裸luǒ)露在外,而眼睛恰到好处的看不清楚,只见得有条缝隙。而上半(身shēn)的肥(肉ròu)更是赛过大鹏,正不断上下翻滚着。看着大(身shēn)板应该得有个三四百斤的分量吧!

    “嘣!”的一道巨大闷响声,大胖子稳稳当当的落在一楼,一眼看去,脚下的白石地板皆已碎裂开来。“大胡子是我的!”伴随着他的大喊声,人早已抓着大斧冲向大胡子,未到(身shēn)边就以一招劈下。看见大斧直接劈下,大胡子握着长刀直接避过,丝毫不敢接下这招。

    又是一声巨响,胖子的大斧又没劈中,直接落在大胡子的脚边。估计中了人就已经分尸了。借着这个大好机会。大胡子本(欲yù)直接一招解决(身shēn)旁的胖子,不想其他数人的攻击已经杀到,只得赶紧避过,不敢与其交锋。这一次也算是众人将胖子从危险中解救出来。

    因为躲避刚才大斧的杀招。刀枪剑戟四人组已经分开。此刻皆是被众人围着,在人群中难以看清战斗局面,耐不住好奇。我抱着小四赶紧起(身shēn)站于板凳上,向着其他三处战斗圈看去。

    眯眯眼此时麻烦不小,短剑本是单挑的利器,在群战中本就十分不利,此刻在掌柜的菜刀下,更是显得岌岌可危,交手几招,我就发现这掌柜也不是吃素的,而且实力还在眯眯眼之上,只是不知道前几天是谁在这里砸他的场子。对眯眯眼更加不利的是,对手不知掌柜一人,还有四五个店小二也没让他歇息,打得眯眯眼不断的退让和防守,丝毫没有进攻的。高瘦之人不知为何,此刻竟是满脸煞白,双眼更是红彤彤的,与众人的打斗中,显得毫无招架之力,只得步步退让,似乎随时都会被人掀翻在地。而普通青年虽使得一柄长枪,但与其交手的的那青衣贺老,贺老使得的一柄青剑,出神入化的只看得剑影不断。在贺老的攻击下,普通青年也只有招架之力。

    “快完了吧!”黑鸦看着我嘀咕道。

    我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也好奇黑鸦怎么没看就知道?心里多了几分猜疑,是突然对黑鸦的实力的猜疑,又赶紧看了眼高瘦之人,他(身shēn)体的变化似乎就刚才这一会,而之前也没看出这种变化,难道只是刚才黑鸦的一掌?那掌力道本就出乎我的意外,而且速度快的来不及反应,看来这黑鸦的实力也(挺tǐng)恐怖的。

    黑鸦话音落下不久,先是高瘦之人直接喷出一口黑血,正(欲yù)杀过去的众人,放弃攻击皆是闪躲一边。喷出一口鲜血后,高瘦之人眼角也流出鲜血来,随着哐当一声,高瘦之人再也站不住直接瘫坐在墙角,手中的戟也随之掉落一旁,估计死活就这一会。发现这边的(情qíng)况后,眯眯眼在慌乱与担忧中,直接被掌柜一菜刀削了脖子,直(挺tǐng)(挺tǐng)的倒地不起。至于相貌普通的那位,更是被青衣贺老挑翻在地后,又被众人的法宝所伤,没两息功夫,就断气了。大胡子满脸悲伤,尽管(情qíng)况稍微乐观,但在胖子的大斧和众人的围攻下,也渐渐显得步步危机。刚避过胖子的一招,又要赶紧躲避众人紧随而至的杀招。在三处战斗结束后,大胡子在扛了好一会才直接被胖子一斧头劈了开去,鲜血(肉ròu)渣直接溅的众人一(身shēn),而且内脏也是随之洒落一地。

    见到大胡子的惨状,我急忙落座,丝毫不敢把眼光放过去,只怕承受不住会呕吐起来。自己的心里承受能力自己知道,我可接受不了这等恶心的场面。若真是在这里吐了,那可就掉面子了。

    但围攻的几人丝毫不在乎,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又向胖子拱手施礼后直接散去。四处战场算是完全结束,人已散去不少,留下的几人算是实力不低者。

    扫了我一眼,见我的狼狈(情qíng)景后,黑鸦也不过问,解决碗中最后一粒花生米后,才不急不慢的起(身shēn)向众人拱手:“这次算是麻烦你们替我解决这个麻烦了,老黑这里多谢了!”

    先是掌柜笑着回话:“老黑爷您可客气了,我可是注意到中了你一掌的那人,丝毫没被别人伤到,最后却是吐血(身shēn)亡,老黑爷您可别说不是您杀的。”

    黑鸦笑了笑没有说话,青衣贺老却说道:“老黑爷,您的实力可是又进步不少,红姑可是收了个好部下!”

    “你就是黑鸦?!”说话的是拿斧头的胖子,等众人交谈的差不多后,才不苟言笑的看着黑鸦。“他又是谁?怎么没见过木叶堂有这号人物。”最后看了我一眼,算是询问。

    听着胖子那嚣张的语气,我那个郁闷,我招你惹你了?不容我回话,黑鸦沉声说道:“我的事你管不了,他的事你更管不了!”

    黑鸦一说完,众人皆是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我尴尬的不知怎么办,只能不停的摆着个笑脸,也不敢搭话,就怕惹着谁了,想着以后一个人在这混乱地带混下去,这次算是惹到一胖子了。

    黑鸦刚完,胖子拿着斧头就想动手,被青衣贺老拦下,好言劝道:“胖子王,谁都知道你能打,但也别收拾完外人,就开始内部矛盾是吧!再说了,收尸人都还没来,你也别急着动手,机会多的是。”

    王胖子看了眼贺老,才眯着一条缝的笑脸满意离去,走的时候不忘扫了眼我,好像朝我说道:“小子,可别让我碰上,虽搞不赢黑鸦,但可以弄死你。”

    我无奈的目送胖子王离去,才在黑鸦的示意下,从大胡子的死尸边走了出去。刚到外面,一阵风吹过后,只觉的反胃,再想起大胡子的惨状,觉得随时会将刚才咽下的一点食物吐出来,好在黑鸦及时帮助,将一股真气输进体内,才让我缓和下来。

    “你得学会慢慢适应,这不过是一具尸体,在蟒山应该没少见这种惨状吧!”在陪我到接下来要去的地方时,黑鸦适时询问起来。

    我讪讪的笑笑,没做回答。心里想着这种(情qíng)况虽没少见,但总觉得别扭。这次算是好的,只是觉得反胃,第一次可没把我折腾的够呛。“没想到混乱地带也有这么团结的时候!”我不得不将话题转移,可不想在这恶心事(情qíng)上多做纠缠。

    黑鸦接话怅然道:“其实所有的地方都一样,有了感(情qíng),谁都不希望别人说三道四。都说混乱地带怎么乱,其实只是不了解罢了,真正对这里有感(情qíng)的人,才会为了混乱地带的荣誉,不惜一战!”。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