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杂事三两件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章杂事三两件

    见到黑色巨蟒被彻底的封印住,叶红才定下心来出手医治伤势严重的我。借着自己手戒里的一些药物,几番涂抹后才将伤口稳住,却也疼的我冷汗淋漓,在替我肋骨移位时,更是让我不断发出痛苦地哀嚎,却被她鄙视道:“没死就别乱叫,一个大男人这点痛都不能忍吗?”

    我很是无奈的将郁闷憋在心里,又见狸姑在一边嘲笑起来,我索(性xìng)闭上眼睛,懒得理会她们的嘲讽表(情qíng)。又花了将近半盏茶的功夫,才将内伤稳住,我们才动(身shēn)回去,由着狸姑打头阵。叶茹的意思是她有着令妖兽都臣服的气势。

    不知是被叶茹师姑说准了,还是有着黑色巨蟒的典范,也有可能是三人强悍的实力,一路走得很是顺利。在蟒山的半空中,我们四人朝着山谷方向快速的飞行,她们直接将自己的实力彰显出来,三股磅礴的气势,令脚下的大树都不得不弯下树顶,可想而知没有莽兽出来阻扰。而我则是一直被叶红提着,借着她强大的灵力。这里要说明一下,我现在的实力,只有将外在的灵力在体内转化成真气使用,但到了大仙的实力后,可以直接调动外在的灵力,因此这两个等级有如天地间的鸿沟,而叶红也不在乎这点灵力的消耗。

    一路无语,半个时辰的时间就到了山谷,刚进山谷我就被叶红带着由最后一下子到了最前方,狸姑和叶茹师姑两人皆是将速度降了下来。还以为有莽兽追了。赶紧回头细看,却感觉到(情qíng)况不对,狸姑虽是脚踩火红锦纶继续飞行,但一手捂着(胸xiōng)口,而且面色难堪显得十分难受,再看叶茹师姑,(情qíng)况虽好上一色,但也不是正常模样。

    我有心想问,但还是忍了下来,到了木屋被叶红扶到卧椅上躺着后。狸姑就闯了进来。却是一个踉跄,(身shēn)子不稳直接瘫坐在地上,我才注意到狸姑已满脸煞白,而且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紧随其后的叶茹师姑也跟着走了进来。(情qíng)形虽比狸姑好上不少。但也步履轻浮。随时有倒下的可能。见此(情qíng)况,叶红赶紧上前扶了一把,将叶茹师姑扶到竹椅上坐下后。才又赶紧去搀扶瘫坐在地上的狸姑。

    “你们怎么回事?”我忍着一丝伤痛,低声询问道。

    狸姑白了眼后,没好气的骂道:“还不是因为你个废物!”

    我不甘心的辩驳道“你们受伤与我有何关系?”

    叶红带狸姑回话道:“你若不去惹那大蟒,我们怎么会跑过去救你?”

    我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被追的跑错地方了嘛!”

    “所以你是个废物嘛!”狸姑又接过话题骂道。

    我还想反驳,却被叶茹打断,道:“好了,我说句。我们在山谷里就已经受伤,只是不想让巨蟒看穿才忍了下来,好在一路过来没遇上妖兽阻拦,这才勉强撑了过来,只是到了这里实在撑不住了。好在现在基本不碍事了,多休息几天就可以恢复过来。”

    这下我算是明白了,原来和黑色巨蟒硬碰时就已经受伤,只是忍了下来,又一路强撑着到了这里。待到两人气息稍稍稳定后,我才询问道:“你们为什么要将它封印,怎么不直接跑路?而且你们和那黑色巨蟒似乎是旧识。”

    狸姑又是骂道:“你不仅是废物,还是个傻子!”

    “你怎么能和他一般见识!”看着叶茹斥责狸姑,我很想拍手叫好,却也觉得叶茹师姑的话语不中听,但叶茹师姑已经向我解释起来,我也就没再细究。叶茹师姑道:“确实是旧识,都快有两百年的时间了。其实这都还是鱼老哥一手造成的。”

    我惊道:“鱼老一人?”

    “嗯!”这次三人皆是点头。狸姑坐在竹椅上,抢着说道:“我要先说说大蟒的(身shēn)份,它是生存在东唐国度极西的剑山山脉,那里是大蟒的天地。而这条大蟒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是因为鱼老哥和一人赌约,由于鱼老哥输了,所以就从剑山山脉将这条大蟒捉到这里,并且囚(禁jìn)在这将近两百年。不怕吓着你,这条大蟒可是大蟒族的王,你想想捉这条大蟒多不容易,但鱼老哥一出手就马到功成,而且鱼老哥还没下重手,只是将其囚(禁jìn)在这里。更加令你想不到的是鱼老哥也并没有亏待这条大蟒,能有现在的实力,少不了鱼老哥的帮助。”

    心想没有鱼老的帮助,哪会有它今天的嚣张霸气,我立刻道出心中的令一个疑问,道:“那它怎么要对付你们?”

    “说你傻还不信!”狸姑又是骂了句,才道:“换做你,高高在上的王不当,你会心甘(情qíng)愿被困在这里两百年?”

    我只能无奈的点头,说的也确实在理。

    这时叶茹缓缓说道:“所以啊!你小子要好好努力,鱼老哥当年可是万众瞩目的人物,你继承他的衣钵可别丢尽他的脸面。”

    “就他?”狸姑指着我道:“你说,这次没死是你自己的原因吗?”

    “不是!”我如实答道。

    “我就知道,肯定是那把刃的原因,你说我说的对不!”说到最后话语中竟是带着一分威胁的意味。

    看着突然来到(身shēn)边的狸姑,我赶紧用力点头,不想带动(身shēn)上的伤口,引得我一阵皱眉,险些叫了出来,好在关键时候忍住,不然又会被鄙视一番。

    正在一旁忙着调和药物的叶红突然说道:“我刚才在探询小仨你的(身shēn)体时,发现个严重问题。”

    “你说!”看着叶红不像说谎的模样,像极了关乎我生死的重要问题,我丝毫不敢怠慢。赶紧询问道。

    “瞧你那样!”狸姑说完,又是回到座位上,安心调息(身shēn)体,我也懒得理会她的鄙视,反正都快习惯了,只是迫切的看着叶红,希望不是很坏到消息。

    叶红看出我的急切后,笑了笑,才道:“鱼老前辈使用的这些法宝,就你现在的实力。其实对你的(身shēn)体很不利。我查探你的伤势时。发现你的(身shēn)体有法宝残留下来的印迹。”

    这番话听得不是太明白,我赶紧出口打断,道:“什么意思?”

    狸姑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解释道:“就是说它们可能将你的(身shēn)体视为争斗的战场。因为你的实力不济。它们就都想要控制你的(身shēn)体。只要其中一件法宝夺得胜利。那你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一听这话,心里立刻慌了,只觉得小腹处的灼烧感又强了几分。又看着自己(胸xiōng)前的铠甲,感觉随时会丢了小命,只恨不得现在就将其扯下。娘的,鱼老当时也没和我说这些,还说得好好的要我替他报仇,这下甭说报仇了,指不定还没看见他的仇人,我就被他留给我的法宝给害了。

    “你别哭丧个脸,也别听狸婆子瞎说。”叶茹摆摆手,制止又要开口的狸姑,认真说道:“这事你也别太担心,可别忘记了我上次都还替你诊过脉,你的(身shēn)体还没到狸婆子说的地步。你的那几件法宝陪在鱼老哥(身shēn)边都快近千年,它们都是有着灵气的,对于你这个新主人可能还不是很满意,所以产生了一丝戒备,但还不至于要你(性xìng)命,现在也仅仅是留有一丝法宝的痕迹。”说到这里又是朝着叶红斥责起来,道:“你也是的,干嘛和狸婆子一样,非要逗起小仨着急。”

    “是,徒儿知道错了!”叶红立刻起(身shēn)认错。

    一旁的狸姑到丝毫不在意,看着我(奸jiān)笑道:“你敢说你会怀恨在心?嗯!”

    知道有叶茹替我撑腰,我在躺椅上丝毫不理会狸姑对我的威胁,直接闭眼不作回答,就当做没看见似得。

    尽管我闭着眼睛,但狸姑仍旧不停,继续说道:“嘿!你是不是知道有人做靠山,就敢嘴硬了?可别忘了你现在还在谁的手下修行,有本事你就别求着我,我还想着教你点本事来着。”

    一听这话,我又赶紧睁开眼睛,带着可怜的表(情qíng)看着狸姑,央求道:“狸姑…”也顾不得的心里郁闷,为了自己的前途考虑,厚着脸皮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反正在她们面前毫无颜面可言,也就不在乎这一次了。

    对于我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叶茹显得很是无语笑了笑,看我的眼神都变了,叶红虽然没有停止忙活手上的药物,但也是笑个不停,狸姑更是大笑不已,显然知道我此时的想法。

    “哎!”看着狸姑这般表(情qíng),我就知道自己又着她的道了,真是郁闷,总是斗不过她!

    在我处在极度尴尬间,叶红又道:“你小腹处现在感觉怎么样,还是像在山谷里那么烫吗?”

    我无奈的耸肩,表示(情qíng)况依旧。从煞气退离(身shēn)体,恢复知觉后我就一直是这感觉,小腹处的灼烧感丝毫没有减轻,若不是叶红提起,我都差点忘记这事了。

    叶茹赶紧过来把脉探询,又是关切道:“你这怎么回事?”

    我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情qíng)况。”

    一旁的叶红插话询问道:“那你以前有过这感觉没?我记得前几年能够杀掉王城主,应该不是你实力就能解决的,那次应该也像这次一样吧!”

    “嗯!”我点头道:“不过我在那次战斗后,就昏迷过去,可醒来后,就出现在一处神秘的屋子里。”说到这里我就将那次事(情qíng)的前前后后交代的清楚,又从手戒里拿出来在小屋子里留下的信纸。

    听完我的陈述,又看着那张信纸,叶茹和狸姑难得对视一眼,皆是神(情qíng)凝重,很显然她们也觉得意外。

    忽又想起一件事,我连声又道:“对了,我这里还剩下几颗丹药,也是在小屋子里得到的。”忍着伤痛才又从手戒里拿出个葫芦,正是那屋子里留下的东西,赶紧又交给叶茹师姑,我则继续躺着。

    叶茹倒出一颗丹药,放在鼻前闻了闻,摇头表示不知,又交给狸姑,狸姑接过后,也是嗅了嗅,仍旧摇头。“你吃过这丹药有何感觉?”狸姑拿着丹药认真问道。

    我回想道:“就是睡上好几天,其他倒没多大感觉,总之那次醒来的时候,(身shēn)体差不多已经痊愈了。”

    狸姑看着我疑惑道:“那就奇了怪了!难道还有谁会像我们一样,这么关心你个傻小子?”

    我直接给她个白眼,也不回话。

    叶茹想了好一会后,才道:“现在对你小腹处的灼烧感,我也束手无策,因为这事之前没遇见过,现在一时半会也想不出解决的方法。毕竟你试过,若觉得实在难受,即可咽下一颗睡个十天时间。我过会去研究看看这药丸的成分,可别是什么歹药。在你睡过去的这段时间,红儿自会替你处理你(身shēn)上的伤势。”

    看着叶红搀扶着叶茹出去,狸姑才在我(身shēn)边故作笑意道:“看见没,你的靠山走了!傻小子,这段时间你先好好休息,等你伤好了,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厉害!”撂下这句狠话后,就自顾自的回到侧屋休息,留我一人躺在竹椅上,看着手里的丹药不知该吃与否。。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