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可怕的危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看着眼前已经围了一圈,四周还在陆续出现的八脚寡妇,我艰难的咽下一口口水,才无力的紧了紧手中的刃,没想到这次竟被这群八脚寡妇包了饺子。却也想不通哪里惹到这些祖宗了,突然从脑海里发现一点鱼老的信息,是有关八脚寡妇的。娘的,这些八角寡妇竟是群居生活,搞半天我单个遇上的都是掉队的,现在的这才是真实的场景。

    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上次杀了一只尸体都没给它们,待会死后还不知道能给我留个全尸不?

    对这些八脚寡妇,我只能步步小心,毕竟只有白刃和白火才是威胁,可现在真气不足,时刻都得省着用,能留部分跑路是最好。八脚寡妇的蛛丝对我有不小的危险(性xìng),一旦触碰到就会全(身shēn)被麻痹,这还是上一只八脚寡妇相斗后吃到的苦头。当然它们若是打起消耗战,我最后仍会被拖到真气耗竭而死。

    眼前八脚寡妇一圈又一圈的围着,打足主意是要留下我,但就只这样将我围着,却丝毫没有动手的模样。困了十多息时间后,一侧的蛛群突然动了起来,却是往两边慢慢移动从中间让出一条道路,在哪里缓缓走出一只更大的八脚寡妇。行至众八脚寡妇的前面才停了下来,一看这只就知道是这群八脚寡妇的领头者,接近两丈多高的(身shēn)躯,尽数被五彩斑斓的颜色覆盖,颜色对于八脚寡妇而已。越鲜艳的颜色毒(性xìng)越强,看来这只寡妇毒(性xìng)剧烈,战斗力应该也更生猛。

    这十多息的时间里,我一直在忙着恢复真气,与它们对峙,我没敢消耗真气。但这一只领头出现后,我就要时刻防着它出手,而且还要不停的做好心理准备,不然一失手就死翘翘了。

    领头者的统治力十分强悍,在它走出来后。其他的八脚寡妇皆是静静的呆在那里。丝毫没有发出动静。不说它们,我看着都觉得威风凛凛。领头者扫了我一会后,这才慢慢动了,先是朝我走了几步。却又奇怪的摩擦着前两只脚尖。伴随着嘴中发出唧唧的声响。顿时周围所有的八脚寡妇,皆是发出唧唧声,这一刻有如八脚寡妇的(春chūn)节联欢晚会。铺天盖地的吵个不停。

    我只能以旁观者的(身shēn)份看着眼前的一切,但也不敢松懈而忘记眼前的局势。

    领头者鸣叫一番后才停了下来,四周的八脚寡妇紧跟着停止嘶鸣,顿时森林里又陷入了诡异安静。这一番动作后,领头者却又慢慢绕着我走圈,到了侧面的时候突然飙(射shè)过来,好在我一直注意,赶紧提刃借着刀面以肩膀作支撑来横档他的攻击。一个照面,我就感觉到了差距。它一腿直接击打在刃的刀面上,竟使我退了两三步才稳住(身shēn)子,力量之大让我心生惊讶,好在有心里准备,知道领头的都不好惹,才用肩膀作支撑,不然右手虎口肯定撑不住。而且刚才的一击触碰,它的脚尖击打在刃的刀面上发出的尖锐碰触声,让我意识到它的脚和法宝一样坚硬。

    但这一招后,领头者又退了回去,在我对面再一次嘶鸣起来,也不知它玩什么把戏,只是这次其他的八脚寡妇没有响应号召,皆是沉默以待。鸣叫几息时间后,它再次向我攻击,我仍旧以肩膀借着刀背挡下这一招,退出几步稳住(身shēn)子后。它的第二招接着杀到,脚尖直刺我的头颅,好在提前准备,一个后弯腰避了过去,才稳住(身shēn)子,它又杀了过来,也不知这次为何没有故伎重演,反正我是硬抗不过,只能在它出招后,尽力躲避,当避不过,我就尽力挡下,尽管会击退几步。我很想使用白刃,但估计效果不佳,毕竟四周围了太多的八脚寡妇,心里想着还是多留点精力随时准备逃走的好。

    一步退,步步退。与它交手后,我被打得毫无反手之力。它的速度与力量完全胜任于我,也让我毫无招架之力。而且招招奔着要害过来,好在铠甲挡下数招,我才毫发无损一直战斗。但它的力量太集中,完全在脚的尖端,我虽没有皮外伤,但内脏受到的冲击力仍旧让我叫苦不迭。

    此时我已经快退到八脚寡妇群里,暗叹退进会就(性xìng)命不保,但丝毫没有选择,正(欲yù)使用白刃与领头者硬砰,突然感受到(身shēn)后传来的危险。估计后面的八脚寡妇也加入剐杀我的行列,虽暗叹不好,却又只能赶紧用后背去抵挡,尽管内伤是跑不掉,但在铠甲的防御下能避免中毒。

    “噗!”这次我没能再忍住,直接吐了一口鲜血,后背心结实的中了一招,被侧着踢飞出去,摔回空地中心。四周一下子炸开锅,陷入嘈杂的唧唧声,领头者见势不妙,也不再过来攻击,直接尖叫了几声,在平息了四周的尖叫后,却是向中伤我的八脚寡妇发难。

    扫了一眼四周的八脚寡妇,一个个皆是注意着领头者的方向,我才寻思着机会来了。虽然受了内伤,但不至于动弹不得。边忙着调解体内真气,将内伤稳定下来,又认真打量着旁边的战场,随时准备御剑飞行开溜。

    领头者似乎有意杀鸡儆猴,中伤我的八脚寡妇完全不是领头者的对手,简单的一个对碰,普通的八脚寡妇就被打退好几步,接着竟是一个极快速度的直刺,领头者将自己的一只脚直直的刺入那八脚寡妇体内。普通的八脚寡妇顿时痛苦的嘶鸣起来,在挣脱掉领头者的束缚后,八只脚开始胡乱挥舞,(身shēn)体也是四处颠倒,估计这一刻(身shēn)体已经不受控制,死亡是迟早的。见此(情qíng)景,它周边的八脚寡妇顿时作鸟散状,不敢靠近。

    机不再有。失不再来,我赶紧念出一道口诀,御剑飞行朝一个方向开溜。虽然这里树木茂盛,枝丫繁多,但冒着皮外伤的危险,还是决定强行冲撞,至少比死在八脚寡妇的手中要好。

    见我突然御剑开溜,领头者也不理会旁边慢慢死去的种族,立刻朝我追逐起来,不停的在我后面跳跃之际。朝我喷(射shè)着大量的蛛丝。但在浓密的树枝遮挡下。少有蛛丝能够追上我的速度,为了安全在释出白火球后,隔着一定距离就将(屁pì)股后的蛛丝烧了起来。但领头者丝毫没有停止攻击,同时不断的嘶鸣叫囔。这时聚在四周的八脚寡妇立刻向我攻击起来。先是不断有蛛丝阻挡我的前进道路。又有着不少的八脚寡妇自树上朝我奔袭过来。想要将我拉下地面。我借着浓密的树枝,又快速的变幻方向,同时使用白火球攻击。这才逃离危险。

    在树林里被阻碍的绕了好几圈飞行后,发现四周的八脚寡妇大量的爬上了大树,也顾不得蟒山森林里的其他危险,直接御剑飞出十丈多高的树木。这时下方不断传来大量的栖栖脚步声,又有着不少的八脚寡妇直接跃向空中,朝我不断的喷吐着蛛丝,想要将我拉入林子之中。但在急速飞行的半空中,我可不是它们随意能够捕捉到的,几番闪躲之后,它们就只在我(身shēn)后不时的蹦跶出来,隔着远远的距离无奈的朝我喷吐着蛛丝。

    几息时间后,那八脚寡妇特有的攀爬树木声消失后,又在飞了一段距离,我才敢放慢速度。这里还有着其他更加凶恶的猛兽,经过其他莽兽的领地,一旦遭受到攻击,高速飞行的我可是很难躲避过去。好在一路上有着白火的支持,而猛兽也无意过多纠缠,很轻松的打退和躲避数次莽兽的阻拦后,再次御剑飞行了十里之地,才看见一片草地。草地的视线空旷,心想隔着老远就能看见危险,也就没注意后方,直接放慢速度往草地飞去。

    可刚减缓速度,就感觉到(身shēn)子一沉,还有股力量再往后拖扯着我,心里莫名的慌张了一下后,迅速将(身shēn)子稳住,不然这半空中掉下去,不死都是残废。稳住(身shēn)子的同时,我赶紧往后看去,才知道是老朋友过来了。娘的,(屁pì)股上粘了好大一团蛛丝,而领头者正在后方的树枝梢上用力的拉扯着,我根本抵不过它的力量,以明显的速度被它往树林中拉去,心急如焚的同时,赶紧卸掉自己(身shēn)上的重石,这才将自己的下降速度明显控制,又忙着释出白火,也不理会它的良苦用心,往连着(屁pì)股上的蛛丝灼烧起来。当白火出现的刹那,明显感觉拉力又大了几分,估计它也知道我白火的厉害。可惜未能如它所愿,在白火的灼烧下,我很快就挣脱束缚,再次恢复自由飞上了半空。

    这次的死里逃生,我也不顾蟒山里的危险,直接将速度提升起来,朝着前方加速御剑飞行,而脚下的草地也不敢下去停留休息。

    这次飞了有盏茶功夫,翻越了好几个山头后,才慢慢降低速度,心想这次应该不会跟过来了,但减缓速度后就感觉到不对劲,不知什么时候四周开始死一般的寂静,而且附近冷的出奇。放眼望去,才发现正处在一个山谷之中。奇怪的是四边高山倒是有着浓密的树林,越往山谷,树木越是少得可怜,在山谷中心却是因为雾气的存在,看不清楚。想着不会出现什么意外(情qíng)况吧?譬如说狸姑的嘱咐!一想到狸姑的嘱咐,心里就说糟糕,这不正是符合她说的一处危险吗?

    我也不敢再往山谷中心前进,直接转(身shēn)就往外飞,浑(身shēn)解数的飞,只期望是自己神经过敏,但好的不灵坏的灵。这他娘的就是这么一处邪恶地方,我不管怎么跑,奇怪的是自己没有一丝前进,相反的还在慢慢的朝山谷中心后退,更加郁闷的是我的御剑飞行也像不起作用,高度都在不知不觉中下降。我看了好几次,可(身shēn)后没一丝东西牵连着我,心急如焚的我都快哭了,心想这谁他妈这么玩我,我的肾上腺激素都快爆棚了,这样下去我不死都成了废人。

    在靠近山谷后,就只感觉往下降落,落下二十多丈后,终于透过雾气能够看清楚山谷的中心。山谷中心是一处清澈见底的水潭,水潭中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存在,在水潭四周少有植被的存在,皆是些砂石土壤。还想多看几眼,突然感觉到(身shēn)子失去(禁jìn)锢,整个就笔直的掉落下来,紧张过度的我险些忘记御剑的口诀,好在最后关头又记了起来,不然摔死在这里就真的没人收尸了。

    降落在地上后,我先是与水潭拉开距离,同时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刃以防不测,尽管这时候不能起到任何效果,但至少可以给自己壮壮胆。

    四周诡异的寒冷,而这一切的都像来自水潭,隔着有十丈多远的距离,我仍旧觉得浑(身shēn)在颤抖。水潭中似乎没有任何存在,清澈的像块镜子,倒影着天空的一切。可还没来得及辩驳,水潭中突然钻出一条黑色巨蟒,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巨大,黑色巨蟒眨眼间就到了我的面前,只觉得天空一下子暗淡下来。在它面前,觉得一切反抗都是徒劳,就连呼吸亦是如此。但我还是动了,借着铠甲的刺激,或许是刃的帮助,我意外的没葬送蛇腹。

    丫的,这黑蛇的眼睛和我头颅大小,大嘴张开时,满嘴的利齿颗颗有着一只胳膊粗细长短,而在(身shēn)上的鳞片,皆是有着巴掌大小。黑色巨蟒意外的没能吞下我,竟是缓慢的回到水潭中,虽说看似缓慢,对我而言,却有如神速。

    我却感到一阵心悸,刚才的片段,现在才后知后觉。黑色巨蟒眨眼的速度就来到我的(身shēn)前,我当时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再张开巨大的蛇口后,我也不知怎么就没葬(身shēn)蛇腹。但现在回过神来,我只觉得这似场梦,这梦却又如此的真实。

    小代努力更新,希望大家继续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