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炼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一场酒,一次分离。似乎还没来得及做个最后的道别仪式,我们就这样散了。

    按计划我到臣老头这里来,一是为了还(情qíng),将两柄精挑细选过的法宝给了宋任和张立。同时我还有事(情qíng)请求,麻烦臣老头帮我看看体内的伤势,能治愈好是最好的,不行那就另外想法子,同时还希望臣老头能帮我想法子,最好是借屠施仁的人手,寻找叶茹师姑。

    “你小子真不厚道!”臣老头知道我的来意后,笑骂道:“臭小子还真是不客气啊!就占了你一回那老树桩,你还不得了啦!”

    我厚着脸皮回应道:“谁让您老和我亲近了,我这不就不和您客气,免得您认为我虚(情qíng)假意!”

    “那老头子我是必须的麻烦一趟了!”臣老头说着就招呼宋任过来,和他说了几句就让他出去了。至于张立,则让他去忙着烧锅水,说是为我准备的。

    看臣老头不像开玩笑,我急忙起(身shēn)询问:“臣老师傅,您这是干嘛啊?”心想不至于拿开水烫我吧?

    “你别激动!”臣老头示意我坐下,又道:“臭小子,你想哪去了,那锅水是给你们洗澡用的,这些天了估计你们(身shēn)子都没洗过。现在你那个臭味,我可没心思帮你,洗完澡后我再过来。”说着就出去了。

    看着臣老头说的那么认真,我还真就不信了。试着往自己的腋窝嗅了嗅,顿时有涕泗横流的感觉。味道确实够浓的!嗯,我只能形容,够味!

    当夜,臣老头煞有其事的一番安排,说是替我诊断了一番,却把三个徒弟都安排在一边观看,真是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全(身shēn)放松后盘膝坐于石凳之上,臣老头坐在我(身shēn)后,两手探出放在我的后背,接着真气开始探查我的体内伤势。我坐下略有一盏茶的时间。臣老头才缓缓收功。

    “怎么样?”阿贵上前替我问道。

    “丝毫没下手的机会。”臣老头摇着头显得有些为难。道:“小仨你以前是不是受过伤?”

    “嗯!”说起这事,我就想到和王城主的一战,那次之后我就很少查看(身shēn)子,主意是相信那神秘人能够医治好我。

    臣老头叹息说道:“你的旧伤还没治愈。这次又添新伤。而且这新伤还有些诡异。竟是带出旧伤来。我刚才一直在寻找下手点,可惜都不尽人意。若不能将这些上根治,你的实力别想提升上去。”

    看着臣老头说的认真。心里咯噔了一下,好一会才鼓起勇气后问道:“那就没办法了?”

    “有!”臣老头道:“找叶茹前辈,她出手就没问题。”

    我再次问道:“那你有她消息吗?”

    臣老头没好气的回道:“臭小子,你急什么了?我今天下午才和屠施仁说了这事,好歹也要等几天吧!”或许是看我一下子垂头丧气了,这才又说道:“你也别气馁,明天有的你忙了,你不是不能运转真气,那就炼体嘛。还有你们三个傻小子,明天一早都给我跑枫叶山,而且必须是到山顶。先说明,偷懒的没饭吃。”

    宋任一听,立刻哀求道:“师傅,我最亲(爱ài)的师傅啊!那会出人命的啊。”

    看着臣老头丝毫不理会,独自回房休息,我不解的询问三人,道:“那很远吗?”

    宋任看着我,一脸无语,道:“小仨啊!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啊。这一趟来回不仅远,而且危险的很啊!”

    “为什么?”

    张立一旁插话说道:“你别看那山腰以下容易行走,但山腰以上就有着天地差距,不仅气温低,伴随着寒风刺骨,而且那山路还十分难走,枫叶山的山顶可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啊!”我才突然明白明天确实有的忙了。

    宋任看我明白后,又是啰嗦道:“我看啊!明天要开小灶好了,这师傅动手的饭菜是没机会吃咯。可惜我这(身shēn)上一穷二白的,小仨,你看…”说着可怜兮兮的看着我,又是掏着自己空空的口袋。

    我无奈的接过话题,道:“我请!”心想这人竟比我还贼,真是不要脸,真不要脸,比我还不要脸。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宋任叫醒过来。一看天都还没亮,外面更是朦朦胧胧的,我立马又躺下了。不过很快就被抽了起来,这次是臣老头提着拐杖,虎视眈眈的看着我。

    臣老头不知什么时候进了屋子,站在我的(床chuáng)前一手撑着拐杖,一手指天囔道:“臭小子,在我的地盘,你还不听话了是吧?”

    我连声道歉:“我错了,这就起来。”三下两下收拾好后,出了屋子才发现外面三人都已整装待发。

    看我过去后,宋任在耳边嘀咕道:“你可算来了,这是第一次,你可别再犯了,不然我们可要跟着你倒霉了。”

    我惊叹道:“这么惨?”心想这三徒弟跟了臣老头这么久,肯定知道臣老头的脾气,我虽好奇二犯后会有什么待遇,却也没敢触碰。

    被臣老头瞪了一眼后,宋任很自觉的闭上了嘴,却是传音道:“待会路上和你说吧!”

    臣老头在最前面发言道:“你们几个这次炼体,我也不过多要求,总之,天黑之前没回来的,自己晚上面壁思,第二天继续。当然你们到了枫叶山也要注意安全,若是掉下来,自己就从山脚继续吧!我已经安排人在哪里监督你们了,你们可别想着偷懒就是。”

    “这下死了!”宋任果断接过话题。

    臣老头扫了我们一眼,喝道:“你们还不走,是想留在这里吃早饭吗?”

    “你师父什么时候这么变态了?”此刻已在贫民窟的跑道上。我正询问旁边的宋任。

    宋任作(欲yù)哭状,道:“你才知道啊?也不知道谁提议要炼体的,说是不是你?”最后又带着不容置疑的眼神盯着我。

    这种时候,我又怎么能承认是我自讨苦吃了。娘的,心里那叫个憋屈,昨天和臣老头说起这事的时候,他还满脸笑意,搞半天原来玩的是深沉。我连声反驳,道:“没有的事,你可别瞎猜!”

    一路上我就与阿贵三人闲聊。主要是了解臣老头。最后才摸清楚个大概。花了一盏茶的功夫到达枫叶山的脚下,再歇了一口气后,才再次朝山顶进发。也没心思管沿途的枫叶多美,总之。现在想的就是尽快跑到山顶休息会。然后在趁早赶回去。

    枫叶山的山腰以下种的都是枫叶树。总面积少有人知道,放眼望去就是片枫林海。一想起初次到这里的(情qíng)形,我就心慌的很。那次可是花了蛮长的时间,才走出枫叶林,现在我们才刚开始,也就意味着到达山顶可能已经下午了,那么回去臣老头那可就晚上了,不说晚上有没有饭吃,无语的是还要去面壁思过。心里不(禁jìn)囔道:“啊!多么痛的领悟。”

    此刻跑在最前面的张立忍不住在回头骂道:“他娘的,赶紧跑吧!这要是慢了,晚上非得面壁不可。”

    听他这么一说,不自觉的又加快了脚下的步子。由于枫叶林是沙土,所以不会有石子烙脚,跑在上面完全不用担心脚受不了。我们虽不知疲倦的往前赶,可每次在跃上枝头确定方向时,发现自己里半山腰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

    “这枫叶山到底有多大?梨山似乎也没这么大的缓坡吧!”我(禁jìn)不住的询问在场的三人。

    宋任答道:“你小子是不知道。这梨山是背靠长山城,所以坡度不大,也就容易到达山腰,但这枫叶山就不同了,它是面对长山城,缓坡多长我们也不知道,只知道有人走到山腰那里,花费了三个时辰左右。”

    一听只有三个时辰,我开心说道:“那我们跑步应该就会快点咯!”

    张立白了我眼,道:“开什么玩笑,人家一步当我们三步,他是大仙来着。”

    “卧槽!”此刻我也不在乎形象了,这个答案比我想的时间还要耽搁的久。心想这下确实完了,看着旁边不停奔跑的三人,我才终于明白昨晚的宋任为何是那副要死的表(情qíng)。

    花了三个时辰,马不停蹄的奔跑才终于出了枫叶山。山腰处往上就是一些杂草丛生的石头了,枫树也就很少扎根在上面,而且从山腰往上温度也逐渐降低,更是不适合枫叶的生长,所以山腰就是泾渭分明的交界处了。高耸而又陡峭梨山仿佛触手可及,梨山脚下就是面积庞大的长山城,占据着整个大地一般,而枫叶林就像一片海,绵延宽广。在山腰歇了好一会,才算是缓过气来。看着眼前的通往山顶狭小通道,清晰的感觉道自己腿都在发抖,这一路跑来已经只剩下半条人命。要真上去了,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来。心想着,若是不小心掉下来,自己肯定没力气调节真气,到时候估计不死都算是命大了。

    “这下有的玩了,今天不死也要半残。”走在这崎岖的山路之上,宋任就有些体力不支,必须要时不时的歇息会。

    在这里我要说明一下,我们刚才在山腰上竟是碰见了一熟悉的面孔。曾师弟,全名叫曾磊。一开始还有些意外,但他介绍为何来此的原因后,我们也就坦然接受这个(情qíng)况了。这小子说是将功补过,臣老头命他过来监督我们爬山,不过意外的是他和我们一样都要爬上山顶。

    知道曾磊的特殊(身shēn)份后,我们都没有给他好脸色,毕竟他以前中伤阿贵过。他也知道这种尴尬局面,所以干脆就隔着一定的距离,在(屁pì)股后面慢慢的跟着。

    爬了还剩下最后四分之一的山路后,(情qíng)况就越来越严峻,宋任就扛不住的坐着石头上直喘气,说什么也动不了。此时张立劝说多次无果后,阿贵才道:“赶紧走吧!现在根本没有机会偷懒了,再不快点。晚上饭没得吃不说,还要面壁思过。”

    宋任紧了紧(身shēn)上的淡薄衣裳,气喘说道:“我也想啊!可是我要在快点,就不是能不能吃饭的问题,是能不能活下去的问题。”说着又抖擞了几下(身shēn)子,估计被风吹得(身shēn)子发冷,这才又骂骂咧咧的说道:“这他娘的还剩下最后一点路怎么就这么难走了?哪来的这么大的风,吹得浑(身shēn)哆嗦发冷。”宋任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动(身shēn),慢慢跟着我们往上走。

    不说他,我自己都感觉双腿涨得难受。这一路过来就没怎么休息。而且很久都没像今天这么锻炼,(身shēn)子骨有些吃不消。更严峻的(情qíng)况是,虽然山顶离我们就二三十丈的距离,但现在冷风刮得呼呼响。若不动几下(身shēn)子随时都会冷得直哆嗦。这也是宋任强咬着牙再往前走的原因。山路也越来越难走。有很多(情qíng)况是我们不得不四肢并用,还有就是这石子路还他娘的烙脚,枫叶林的沙路把脚磨软后。再走这光秃秃的山路,石子咯噔的脚底板十分难受。今晚估计都要去店铺买几双好点的鞋子,可惜这边没有耐克、阿迪达斯。

    在最后的二三十丈的地方,花了接近半个多时辰才到达山顶,还以为可以休息,谁知道山顶更是冷的出奇,才上来就感觉风大的要把自己吹下去。谁也没敢在上面多呆,上来后转(身shēn)就直接下去了。我们按原路返回,却在山腰上再次碰见曾磊,他笑道:“没想到这山顶这么冷,我就没等你们,直接御剑下来了。在这里是告诉你们,今天的任务你们自己继续,我就不作陪了。”说着也是直接御剑飞行返回城里。

    “卧槽!”我也不客气,待他飞得远了,直接开骂。心想要不是你是屠施仁的人,我非要把你捆在山顶吹冷风。

    在山腰我们也没多休息,毕竟石子硬坐着躺着都不舒服。到枫树林后,谁也没能支撑住,皆是趴了下来。现在的腿肚子已经酸痛的麻木,而且头还昏沉沉的,应该是着了汗被风吹的。现在天色已经是近黄昏,今天是铁定要面壁,所以现在在枫树林多呆了一阵,待到脚有了知觉后,我们才再次动(身shēn)往回赶。

    真正到家已经是天完全黑下去了,路过集市时,都是很直接的杀进店铺,挑了几双好点的鞋子穿着,这才心满意足的往家里磨蹭的走回去。

    看着我们在院子里东躺一个西倒一个的,臣老头在那训斥道:“臭小子,今天才跑了一趟枫叶山,怎么就软趴下了?都给我站起来,也不看看现在都什么时辰了,还有几个时辰又要天亮了,还好意思再者坐着、躺着,现在就去我屋子里面壁去,马上就去!”

    宋任苦着一张脸,还想哭诉几句来着,被臣老头一瞪,又将嘴边的话噎了回去。

    凌晨的时间是最难熬的,我这准点的生物钟,睡意没差点折腾死我。更郁闷的是每当快睡着了,自己就被一棍子敲回原形,臣老头也不知哪来的精神,真的陪了我一晚上。其他三人还好,都能运用真气调息自己的(身shēn)子骨,这时候应该是最能成长的吧?可我只能呆呆的看着,自己现在不能调动真气,却没想到铠甲传递到(身shēn)上的阵阵清凉,竟能驱散倦意和疲乏。

    次(日rì)一早我们再次朝山顶出发,如此来回的天天折腾,似个没完没了。还好后来跑出了成绩,在坚持一个月后,(身shēn)子骨明显强壮起来,到了半年后,终于白天就能有个来回,在傍晚恰好赶上饭点。而我晚上睡觉时还得到铠甲的治疗,第二(日rì)(身shēn)子骨又能重新焕发活力。

    就这样持续了将近一年,现在的我们,从城内到枫叶山的时间又减少两个时辰,(身shēn)体素质更是不同往(日rì)。阿贵三人天天在训练后,又忙着打坐训练,实力更是强悍许多。虽然我只是单纯的变化,但反应速度和掌控力也在这一年得到提升。和过去想必,若是没有法宝的支持,现在单挑俩应该不是问题。与此同时一个盼望已久的消息终于来了。。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