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怀璧之罪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三十一章怀璧之罪

    “先等等!”阿贵突然出声道:“我们先穿上那屠家暗影的衣服,这种时候不给自己划分个宗派,很容易得人家口舌,引起群攻。”

    大鹏没好气的吧唧道:“得!那是你们的事,看见我(身shēn)上的衣物没?”说着,有意识的抖动了几下那破烂不堪的外(套tào)。又是自嘲道:“一路过来,就剩这点遮羞布了,现在这般遮体我就心满意足了。”

    “哈哈…”我揶揄道:“那你待会可注意点!你这样子我们可不敢与你为伍。”

    “那倒不会!”大鹏边推门边自信的说道:“就你们那人品,谁还不知道谁啊!”

    听着大鹏自信满满的话语,我唯一能理解的就是信任。见大鹏出去,我们也不再多言,只是紧了紧手中的刃,在心里朗声说道:“又该你上场了。”

    “等等,我先出去!”说话的是吴漾,在我正(欲yù)出去时,将我拦了下来,随后就侧着(身shēn)子从我旁边走了出去。

    “你还在我的后面!”接着是钟地,提着长剑在我愣神时也跟着走了出去。

    “嘿嘿!”阿贵看着我笑道:“没其他意思,互相帮助而已。小仨你就紧随我后面一起出去。”

    “为什么?”我看着憨笑的阿贵,不解的询问道。

    阿贵解释道:“因为你的(身shēn)份已经在密林外暴露,现在这样光明正大的出去,很容易遭群攻。吴漾传声提醒时,我也才回过神来,在我的后面,这样就没什么人注意你。”

    我接着又道:“那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

    阿贵笑着摆头,道:“可能是顾虑你的面子,所以就没和你说。谁知道了,我也是猜的。”

    阿贵再将钟天换到另一个肩膀后,才缓慢的走了出去,而我就紧紧的跟随在他的(身shēn)后,借着他的壮硕(身shēn)子,将所有好奇的目光尽数拦下。出了门,才发现此时的这里已经相识炸开了锅,吵得厉害。透着阿贵的胳膊缝隙,我边走边观察在场的众人。这里每个势力在有意识的聚集,估计一路过来都走的比较分散。由于这里不少被那树林子遮挡着,只能粗略估计现在得有个好几百人。而无为道教的的人数最多,估计快接近两百人,此刻皆是精神抖擞的在最外围高地站着,除了谢老道是瘫坐在一竹椅上。奇怪的是,像我们这种(身shēn)着青黑色长袍衣物的竟是极少数,可在印象中,进来的应该也有数十人,此时却只发现四五个落单的,然后就剩下我们六个。见我们从这屋子里出来,人数又是最少的,不少势力都有意识的聚集过来,或许是想下一刻就将我们消灭掉。

    “青峰岭的,你们给老子死出来!”大鹏丝毫不在乎场面人数,在最前面大声叫嚣着。“青峰岭的,你们这群杂碎,这间屋子怎么就只剩下这点破书了?啊!!!”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带着胳膊上的碎衣袖以及手上的一两本破烂书籍抖动起来。听着大鹏那高亢而又充满质问的语气,我一时没回过神来,心里还在琢磨这不是我们自己行动后的结果吗?不过马上就明白过来,大鹏这是在栽赃陷害,恶人先告状来着。

    “你说话注意点。你个死胖子!”好一会才听见一不耐烦的声音,是王麻子接的话,听声音应该离得有些距离。在众人的有意退让之下,青峰岭的很快出现在大鹏对面,粗略一看,也有个五六十人之人,为首的王麻子一眼看去还是那般猥琐。由于有了他背后人数的支撑,此刻倒显得有几分嚣张,一脸蔑视的看着大鹏。

    “怎么?仗着自己人多看我们好欺负了?”大鹏不屑的看着王麻子,义正言辞的说道:“以为人多我就怕你了?笑话!告诉你这里可不是你家青峰岭。在场的这么多英雄好汉,你不吐点吞进肚子里的宝贝,你认为你能走得出去吗?”

    在他们互相囔囔后,我才慢慢挪动了几步(身shēn)子。发现注意力都在王麻子和大鹏的(身shēn)上,这才放心的在阿贵的后面看起(热rè)闹来。

    王麻子显然不是大鹏的对手,此刻已经落尽下风。王麻子一脸气急,知道自己被诬赖,却又有口道不出个所以然来。后面紧紧跟随的青峰岭的弟子也没有人出来说句话,看模样是唯王麻子马首是瞻,现在他们能做的就是带着杀气腾腾的目光怒视我们。王麻子指着大鹏大声囔道:“明明是你先来,你怎么还恶人先告状了?不信你们可以问问我的师兄弟们!”

    大鹏(奸jiān)笑道:“你怎么不说问问我们一伙的?自家人肯定替自己人说话啊!”

    大鹏此话一出,在场的气氛顿时不和谐了,很多人就开始将矛头朝向青峰岭。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时爆出几句脏话,基本全是问候青峰岭的当家之人。

    大鹏看了眼四周,没发现有人动手,只好再次抖着手里的那两本破书道:“大家不信可以去我们刚才出来的屋子瞧瞧,里面就只有这样的几本破烂了!大家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吐出来!”人群里不是发出这样的喊声。

    “这死胖子嘴皮子功夫还有几下啊!”说话的竟是钟天,不知是不是被现场突然响起的嘈杂声给惊醒。又带着虚弱的声音说道:“先放我下来。”

    发现钟天醒了过来,我和钟地两人急忙上前将他扶下站稳。

    阿贵揉了几下了肩膀,轻声关切道:“现在感觉怎么样?”

    钟天苦涩的摇了摇头,道:“不怎么样,那一掌可把我魂都快拍散了。”

    钟地没好气的说道:“看你下次还这样不?这次没死已经算命大了。”

    “没有下次了!”钟天嘀咕了这么一句后,皱着眉头看了眼四周,才缓缓说道:“现在怎么个(情qíng)况?”

    “不怎么样?”钟地摇头道:“现在屠家暗影的人,每一个靠得住,那些青黑袍的人又不能相信,他们也不敢过来,只在那远处看戏。这里已经聚集了好几百人了,估计接下来还会多。其他屋子里的宝贝已经在我们进这书屋时,被其他人给瓜分了,现在都不敢走,就是为了要让拿了宝贝的吐出来平分。”

    钟天带着苍白的笑容说道“那这样说岂不是出不去了?”

    钟地面露难色,道:“难说!”

    “你说其他的屋子已经被掏空了?这什么时候的事?”我重复钟地的话语反问道。他刚才说的事(情qíng)我可都没发现,我们在这书屋才呆多久,怎么其他屋子里的宝贝就被别人给瓜分了。见没人回答,我又问了句:“刚才不都还没人来的吗?”

    吴漾接话说道:“青峰岭刚过来时,大鹏和那王麻子的斗嘴,导致我们都没注意林子后面上来的人,加上我们都心急着想多抢点,所以就忽视了。”

    我看着吴漾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这眨眼功夫,这剩下的几间屋子里的宝贝就没了?”

    “是的!”吴漾点头道:“你最后出来,又在阿贵的(身shēn)后,没发现很正常。刚才出来时,这些人都带着另类的眼光看着我们,还不就是觊觎着我们(身shēn)上的宝贝。大鹏这么做就是想祸水东引!”

    “死胖子,你少说废话!”一受伤的壮年男子突然站出来说道:“你少在这装模作样,我和你们走的同一条道路进来的,这还多亏你们救了我,不记得了吗?”受伤的男子带着几分得意笑容看着大鹏。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心道不是什么好事,看着让所有人投过来的炽(热rè)的眼光,我就知道这种时候,出来插一脚的肯定对我们不利,却又希望别出现什么坏事。

    吴漾盯着那人冷声问道:“你是何人?”

    “我只是一无名之辈,被那无为道教的追杀至山谷,,这不还还多亏你们救了我,你们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男子一脸(阴yīn)沉,继续说道:“你们可是自夸的实力悍将,还说我们是群废物。这一路我在你们后面紧追不舍,可我才到这里没几息功夫,你们就从这间屋子里出来。至于青峰岭,不好意思,他就在我的前面几步路程,算是和我们这群废话是一起过来的,他们手里有多少货,我还是心知肚明。至于你们,恐怕这里的七成都已被你们吞了。你说是不是该分点出来让我们也见识见识。”

    被他这么一说,吴漾也是哑口不言。四周的人群也是躁动不已,有些人更是祭出自己的法宝来。照这般下去,捱不多久就要打起来了。

    看着不远处的那人,我不(禁jìn)低声咒骂,“这他娘的半路杀出个这么个混球,早知道不救他还强点。”

    钟地接话说道:“不救也不行,那些无为道教的会更麻烦,至少现在无为道教还只是看戏。”

    钟天轻声笑道:“你们应该让他们你死我活后,再过去解决后患!”

    钟地没好气的骂道:“笑个(屁pì),现在还说这些废话,你先管好你自己。”

    我看着再次众人,低声回道:“现在已经晚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最好不要打起来,不然吃亏的肯定是我们。”

    由于我们六人呆的近,此刻大鹏也是忍不住插进话题,却也只敢传音,道:“打倒不怕,大不了打不赢了可以躲进那莲子里面。”大鹏这话不假,只要能够出去,我也不用怎么担心,但阿贵和钟地他们可就不同了,他们可是有着根据地来着。

    钟地忍不住骂道:“你个大傻子,你让我们出去了怎么混?”

    大鹏嘿嘿笑道:“那可是你们的事,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主当然不用((操cāo)cāo)心!到时候哪里容易混我就去哪里。再说了,只要能出去总比死在这里强吧!”

    由于半路杀出这么一人,我们算是羊入了虎口,对于我们这数量极度不占优势的团队,以及钟天这一伤残人士,我们更是愁苦不堪。在众人的慢慢紧((逼bī)bī)之下,迫不得已的我们只能慢慢围成一个圈,皆是严阵以待的盯着四周的人群,同时将受伤的钟天护在我们围成的圈内。

    此时吴漾传声说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别说这些没用的,待会自己注意就行。”

    大鹏嘀咕道:“早知道我们应该一开始就偷偷开溜。”

    阿贵道:“那也没用。你认为这些人会让你成功溜走?现在有个风吹草动他们都不会放过,这里谁都不傻。”

    大鹏又道:“那要是躲到吴漾你那个空间阵法里了?”

    吴漾传音道:“没用的,我现在也只能和她沟通,已经进不去了,那老头子说什么也不肯出手,借口就是不肯见人,一心要悔过!所以莲子我们是没任何奢望。”

    “什么玩意…”我忍不住咒骂一番。

    吴漾沉声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想办法解决眼前的这麻烦?”

    大鹏嘀咕道:“我是没办法了,一开始壮着胆上去,可现在被人说的是颜面尽失。你们谁有法子谁去,若真是想不到那就大开杀戒吧!别忘了我们手里还有卷轴阵法,我可不怕他们。”

    阿贵也是反驳道:“你最好不要想着一步,不然逃出去了反而会害了大家,这怀璧之罪可没几个人随随便便就能承受的起。特别是钟家,你们两兄弟还要倚靠无为道教生存。”

    “我有法子了!”说道无为道教,我脑子里离开蹦跶出一条主意。也不理会丈多远的对我们虎视眈眈的人群。我朝着众人大喊道:“各位好汉!再动手之前可否先听我李某人几句?”

    ……

    缓缓行进的人群突然被我的话语打断,很顺利的停了下来,皆是好奇的看着我。

    (身shēn)后的几人也在我喊话的时候询问我的主意。我心想也就一大概方案,现在都还不能说是很完美,只能是拖一时算一时。也不理会他们的询问,自顾自的说道:“想必大家都认为我们占有了这里的宝贝,我暂且不说这个问题,就一个很简单的事,给你们宝贝之后,你们认为能逃得出去吗?”

    说到这里我有意的停顿了一下,就是要吸引大家的好奇,在调足众人的韵味后,才接着说道:“不说拼死拼活的来到这里,就是不辞辛苦的过来想必众位也都不容易,可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地方,你拿了法宝,谁敢保证一定能走出大家的厮杀?不说单个的实力多强,就是你这帮派胜在人数,可你们看那远处虎视眈眈的无为道教,哪一个不是实力强悍之辈,而他们那一派你们谁能斗得过?”说话间我振臂一挥,直指无为道教的那处地方。

    我话音刚落,(身shēn)后的几人也就明白我的意思了。大鹏连声称赞道:“好小子,你这招祸水东引比我还强啊!”

    吴漾出声道:“他们不傻,虽然你这话的意思很明确,但他们觉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还是很危险。”

    别急,我还有招了!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