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偷天老前辈二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二十七章偷天老前辈二

    意外来的十分突然,就在我们快达到大手的边缘,那只手突然就动了。还在我们诧异万分之时,那只原本是影像的手竟是带着几分杀戮,朝我们扑了下来。

    所以首当其冲的就是钟天,他是最接近那只大手掌的。看着突然翻动的大手,他也只能带着几分不甘怒吼道:“不可能,这只是影像,怎么会伤到我?!”

    可眼前的一切分明是真实的,在大手翻动间,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自头顶慢慢挥下。大手看似缓慢的朝下拍来,可我们却奇怪的没有了速度,像被定格在那只能缓慢的移动,接着大手掌朝下拍去的力量,我们也是直直的朝着地面扑去。就这样我们算是结结实实的挨了大手一巴掌。

    “轰!”一道沉重的闷响自地面传开,大手在快接触到大地后,转瞬间回到原来的位置,一切又恢复原来模样。

    眼前的一切多像一场梦,可这个梦却让我们负伤惨重,钟天是最严重的,一个人率先顶着大手的一击,加上又没有人帮他支撑一把,现在是一个人趴在不远处,时不时的口吐鲜血,看形势是伤到内脏了。由于阿贵的临时抱佛脚,再快接触地面的一刹那,突然借着长长的青龙偃月刀的支撑,我们侥幸没被手掌结实的亲吻到,不然真的只剩下一滩(肉ròu)泥。好在我们只是受了一次冲击,慢慢调节一番也就没什么大碍。

    看着眼前又恢复原状的影像,心里提不起一分的轻松,刚才的那种异变十足的让人心悸。尽管大手依旧是托举着,可我们也只敢隔着一定的距离观望。

    看着不远处的影像,大鹏苦涩的说道:“竟然被这老不死的给(阴yīn)了,没想到一个影像就这么厉害,这次能不能出去都还不知道,真是丢大发了。”

    “你也别垂头丧气,你至少还能活泼乱跳,那边还有一个比你更惨。”说话的是吴漾,看着不远处的钟天显得十分平静,就像是在看戏。

    “你不去帮他一把?”看着钟天的那副伤残模样,我有些于心不忍劝道:“不管怎样,还是先帮他治治。”

    “活该!”看着钟天的那副模样,钟天也是抱怨了句。话虽如此,钟地人却已经先我一步过去。

    动手的只有钟地,我和阿贵。阿贵也是看我过来帮忙,才勉强过来搭把手。走得近了才发现钟天也是满脸苍白,(身shēn)上的衣物多出被沾染鲜血。我轻微的把探筋脉,却也忍不住的皱了下眉,比我预料的还严重,这五脏六腑被伤了七七八八。还能残喘到现在,不仅仅是命大,实力还是关键。

    “你帮我扶着,我也搭把手。”见钟地一人快应付不过来,我连声向阿贵说道:“快!用真气帮他续命,不然真的会死人。”

    “你们还是先等等,这样直接救治不说能不能帮他,别起了反作用就谢天谢地了。”说话间,吴漾将一颗鲜红的药丸放进钟天的嘴中。“这是续命丹,侥幸得到几颗,也不知效果如何。”

    “算你小子命大,这都没死。续命丹若救不了你,那我们也无能无力了。”大鹏也是走了过来,接着又道:“这影像怎么不对劲了?你们看他的眼睛,怎么像在看着我们?”

    还以大鹏是逗着玩,谁知竟是真如大鹏所料。不远处的影像竟不知何时动了,尽管只是眼睛移动,却也让我自心底颤抖一番,“这…难道是要死的节奏?”

    “别瞎说!”大鹏一旁自我安慰道:“小仨你可别瞎说,虽然遇上这种奇怪的事(情qíng),但还不至于丢了(性xìng)命。”

    一道苍老的声音突然自四周传来:“这位年轻人说的极是!”

    “这…”看着四周似乎没有人影,但手中紧握的刃分明在告诫自己,要时刻注意四周,心里被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可着实惊吓到了。

    “是那影像!”说话的是吴漾,带着几分颤抖,分不清是激动还是害怕。

    依旧是那道声音,这次才发现的确是巨人影像在说话,“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们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们也好奇怎么无缘无故的来到了这里。”带着几分颤抖,吴漾结果巨人影像的话题答道。

    “哈哈哈…”巨人影像笑道:“你还真当老夫傻子不成!”说到这里,巨人影像竟是怒上眉梢,怒视道:“此地为老夫毕生精华,你认为这里会是何处?小兔崽子,你骗谁了?”

    吴漾渐趋平静,道:“是否说谎,你认为我们能这样就骗得了偷天老前辈您?”

    “咦?!”巨人影像带着诧异看着我们,或者说是吴漾,道:“你认识我?”

    “认识!”吴漾带着几分笑容道:“家叔曾留下一本秘籍,那秘籍上就有您的画像。所以我第一眼就觉得您十分熟悉,也十分亲切。”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就应该知道这里是何处!”巨人影像带着傲慢说道。

    “当然,这里就是您毕生的追求,莲峰谷的精华所在!”吴漾如实答道。

    巨人影像又是怒道:“小子,你刚才不说你不知道这是那里吗?现在被我(套tào)了出来,看你有何话好说。”

    吴漾再次答道:“我的确不知道这是何处,您刚才不是说这里是您毕生的追求吗?”

    巨人影像突然自问道:“有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忽又看着我们说道:“小子们,也不怕吓着你们,这里乃是花费我毕生精力才创造出来的,是一处空间结界,怎么样,没见识过吧!”

    吴漾带着几分惊讶问道:“这里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莲子之内?”

    “嗯,可以这样说。”巨人影像点了点头,道:“老夫生前花费毕生精力,希望能将时间融进这莲子之中,可惜尽数失败。最后却是(阴yīn)差阳错的融入了一女孩的精魂和我自己的一道灵识,这才有幸将空间阵法铸造完成。”

    “你是说这莲子内有一女孩的精魂和你生前的灵识?”吴漾似诧异,又似惊恐的回问。

    “是的。”巨人影像点了点,道:“为了将这莲子熔炼成空间阵法,不得已才这样为之。这处结界也应该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吧?”

    吴漾低沉的说道:“据说老前辈已在百多年前死去。”

    “原来都已过了一百多年了,时间还真是不等人啊!”巨人影像像陷入沉思,缓缓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还真要好好想想。已经想不起我是生于什么时间,只记得那是人间最黑暗的时期,为了生存,人们在杀戮;为了利益,人们互相利用。在那个信仰都不值一文的年代里。我也为能逃过这等劫数,为了利益二字时常被人左右,也时常利用利益左右别人。人只有沉沦在利益二字中,才知道腐朽是多么的可(爱ài);却失信仰后,才懂得腐朽是多么的可亲。”

    一旁的大鹏小声嘀咕道:“尽说些(屁pì)话。我怎么一点都不觉得可亲,可(爱ài)?”

    “那时的社会,十个人九个是尔虞我诈,剩下的一个却是没用的残废罢了。就连我的父母亲亦是如此,为了利益,竟不惜将对方出卖,而我不过是他们利益的产物。”在巨人影像说话间,我能真切的感觉到他那发自心底的恨,“小兔崽子们,你可知道我当时的想法?”

    “知道!”吴漾带着几分冷漠说道:“想杀了他们。”

    “哦!你还真够狠心的。”巨人影像诧异的看了眼吴漾,接着又道:“不过你说的没错,就是想杀了他们,在他们的(身shēn)上,我丝毫感觉不到(爱ài),只有利益。所以…”

    阿贵忍不住问道:“所以你就把他们都杀了?”

    “是的!难道你认为不应该吗?”巨人影像眯着双眼看着阿贵反问起来。

    “我…”阿贵本想说话,却被大鹏挡了下来,“呵呵,没什么,我们就是路人,没什么意见,您继续说!”大鹏带着满脸赘(肉ròu)笑道。看着大鹏单手在阿贵肩上不断做着小动作,很明显大鹏是多想告诉阿贵要隐忍。而阿贵则是满脸的不悦,对偷天老前辈的生平,阿贵应该是最痛恨的,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生父生母,所以他是极度渴望那种疼(爱ài)的。

    “哦,那就不要插嘴,这些年多没能好好说几句,难得苏醒一次,我就在多唠叨几句。”巨人影像满足的说道:“见惯了那些明争暗斗,所以我的心态也越发变得扭曲,对于很多事(情qíng)竟是有着不能割舍的兴趣,譬如说杀人…”

    “嘶…”我忍不住的倒吸口凉气,这老头也太夸张了吧?

    “在我侥幸的度过少年后,却不幸被一大仙发掘出我的潜能,我都没想到自己会有阵法大师和造器大师的潜力。而为了他那金光灿耀的东西,我被((逼bī)bī)的像一奴隶开始了不舍昼夜的磨练。如果说年少只是痛恨自己的(身shēn)世,那么在他的手里做事时,我则开始痛恨整个人世。所以杀戮慢慢在骨子里得到了圈养,恨也在心头不断滋生。待到我能独挡一面后,我就将他杀了,利用他最(爱ài)的法宝。出来后我一如既往的痴(爱ài)杀戮,甚至更加疯狂起来,不过这都只是暗地里进行,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实力高低。”

    “那你为何会变得现在这般落魄?”吴漾突然打断巨人影像的回忆,询问道。

    “啊!你觉得我落魄?笑话!”巨人影像冷冷的看了眼我们,这才继续说道:“因为一个孩子,一个小女孩。在我弑杀了她的整个家族后,却没能对她下手,因为看见她的那刻,心里反而有些不忍心。我是被她那纯真的笑容和那天真的眼睛给感化的。和她朝夕相处的岁月里,心中的恨竟会慢慢消散,而那变态的(爱ài)好也让我逐渐厌恶起来。我开始悔恨,悔恨自己的曾经。是她救了我?对是她救了我!她让我我对另外的事物产生了兴趣,就是造物和阵法。看着它们内心竟是不自觉的多了份喜悦和开心,月积月累,竟是不能自拔。”

    看着巨人影像带着十分满足的神色,(身shēn)边吴漾的(身shēn)体却不自然的抖动了几下,依稀听见他的嘀咕声:“你这畜生,我不会放过你的!”

    巨人影像忽又带着怀念的表(情qíng)说道:“有一天我从一本书上了解到,有一种阵法一直没被人制造出来,那就是空间阵法。于是我又希望能够制造出一件属于自己的空间阵法。当普通的阵法丝毫激不起我的兴趣后,我才真正开始涉足制造,这一涉足就是一生,历经了几十年的失败,终于在一次意外中获得成功,而这意外就是将自己的灵识融进莲子之中,才能悟到时间的妙义。可那次的成功也让我发现,自己竟是迟暮不堪。为了能够让自己心(爱ài)的人永驻青(春chūn),我残忍的将她的惊魂剥离,融进了这莲子之内,也因此这处空间阵法才得已最终成功。”

    “还真是狗血!”看着巨人影像最后的那丝得意,我仅有的是厌恶和憎恨。说什么永葆青(春chūn),真是笑话,如果不是青(春chūn)难驻,谁又会觉得青(春chūn)昂贵。

    “我能问一下,这莲子是否有什么出口,我们意外的卷了进来,着实出不去了。”吴漾很小心的打探起出口来。

    “我只是一道灵识,在这里虽有百多年的时间,却一直沉睡,近(日rì)因为你们的涉足,我才能够苏醒,不然我依旧沉睡着。要出去,你们还是要靠自己的力量,我是无能为力的。”说完就自己闭眼消失在原地了。

    “就这么跑了?”看着巨人影像突然消失,大鹏有些愤慨,道:“卧槽,在这里听了他啰嗦了老半天,就这样不给点好处就跑了?别让我在遇见你,不然有你好看。”

    “要他好看不用你了,我自会让他知道我的厉害。”说话的是吴漾,带着几分(阴yīn)沉。

    “你怎么了?那老不死的和你有仇啊?”看着吴漾的这古怪模样,我好奇的询问了句。

    吴漾带着几分悲怆说道:“他留下的那个小女孩就是我先辈,我的一家子尽数被他屠戮,除了当时外出玩耍的父亲。”

    大鹏拍了拍吴漾的肩膀,以示安慰,忽又蹦跶出一句:“还真是冤家路窄,这等事(情qíng)也被你给遇上了。能说啥了,这都是命啊!”

    我无奈抱怨起来,“这狗(屁pì)结界困着我们,谁也帮不了我们,又出不去,我们该怎么办啊?”

    突然一道空灵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或许我能帮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