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古怪的密林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二十四章古怪的密林

    “卧槽!”一只脚才踏进密林,就听见大鹏咒骂了句。待到我整个进入,才知道大鹏为何如此惊讶。进入密林的后,才发现大鹏整个(身shēn)子在浓雾笼罩下,都有些模糊不清了。刚刚在密林外看里面也只是感觉不清晰,但并没有发现这密林里有这么浓的大雾,此刻自己一丈之外就看不清楚了,不得不说和天朝的的首都有的一拼。

    “这怎么回事?”我急忙询问最先进来的大鹏。

    “不清楚!”看着浓密的大雾,大鹏也不敢走远,只在一旁静静的观望四周。

    “怎么回事?”阿贵一进来就发现不对劲,立刻握着青龙偃月刀在视线内警戒。

    “谁知道怎么回事?我刚才还以为见鬼了。”大鹏在一侧如实回答。

    刚进入密林的吴漾也是在惊讶了一声后,才回过神来,“估计是偷天老前辈布下的。只是不知这里会有什么古怪,希望这是最后一道坎。那碧云宗的地图上也没说清楚这里的(情qíng)况,只是标记了树林就没了。”

    至于紧随其后的钟氏两兄弟也是如此,不过看不清楚神色,也不知惊讶程度。

    “那我们怎么走?”我有些犯难,这种视线受阻的(情qíng)况下,不迷路才是怪事,而且根本没法子找到出路,但就这么呆在这里又不是个事,毕竟无为道教的大部队已经到了外面,估计有个盏茶功夫就会进来收拾我们了。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们是出不去的了,好不容易才到这一步不说,就是外面那群无为道教的人,我们也只有逃命的份。”说着,大鹏试探(性xìng)的往里走了几步,但又不敢行的太远,“应该没什么事!”

    “要不我们就往前走走看,反正都到了这一步了,不如走走看。”阿贵也有些犹豫,一手提刀试探(性xìng)的跟着大鹏往前走。

    “可以试试!”钟地轻(身shēn)说道。或许是受刚才事(情qíng)的影响,显得有些愧疚,所以说话都没什么底气。

    “那就走吧!”吴漾倒是突然直爽起来,跟着阿贵后面慢慢往深处走。“这雾倒是没毒,但就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古怪,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妙,这么大的雾走散了可不好。大家排成一字型慢慢往前走,大鹏你就负责打头阵,小仨你则负责(殿diàn)后,有着护(身shēn)铠甲倒也不惧什么危险,其他人则注意警戒。”说着,右手手中凭空闪现出点点金红光芒,估计是握着武器在手中戒备着四周。见此(情qíng)况,我们也开始祭出自己的法宝,以防不测。

    “你说这雾里面会不会藏着什么东西?”由于大鹏是排头兵负责开路,言语中带着几分少有的戒备。

    知道大鹏打头阵,阿贵则显得有些轻松,带着笑意说道:“谁知道咯,不过最先倒霉的也是你。你刚才不是问了其他人说有探子进来吗?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到了那里?”

    大鹏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他们是这样说,但谁知道具体进来几个。说不定那些人都死的不能再死了,当然也有可能拿着宝贝跑路了。”

    “那就没其他可能了?你就不能说点好的?”我不由得插句话进来,这大鹏的乌鸦嘴又开始聒噪起来。

    “也是。我怎么净往坏处想了?”

    又突然想到一件事,我再次问道:“大鹏,你刚才怎么想到会去杀谢老头?”

    大鹏乐呵道:“本来也没这想法,谁让吴漾说要进这鬼地方,我就寻思着还不知道来这以后会是什么结果,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那你怎么不直接杀死人家?”

    大鹏笑道:“我也不是傻子,人家毕竟是有后台的,我总得为自己留点后路吧?而且我和吴漾都商量了,这不就让阿贵这小子一个人去和那姓陆的斗斗,不然我自己一人就把那小娘皮给解决了。”

    “你就吹吧!”钟天讽刺道:“你敢欺负人家,髭须老头不满世界找你扒皮抽筋才怪!这次出来估计都只是让她历练,我想她(身shēn)上肯定有几件救命的宝贝,想杀她,你还得练练。”

    大鹏恍然大悟,道:“是哦,我都差点忘了她老子是谁了,还好吴漾你没让我去,不然我以后可没地方呆了。只是可惜了你刚才那两箭没中要害,不然得气死那外面的领头。”

    “你就知足吧!”钟地接过话题说道:“吴漾刚才是故意(射shè)偏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和阿贵同时开口询问。

    “我看见了啊!”在我前面的钟地回过头来笑了笑。

    “是啊!故意的。”吴漾笑了笑,道“我本也想杀了他,但一想惹个麻烦在(身shēn)上也没必要,这样想来,所幸就给他来个伤残,这样既可以让无为道教多忙活一阵,又能方便我们行事。这样想着就给他多来了一箭。”

    我诧异的问道:“敢(情qíng)你是故意(射shè)在他的胳膊和腿上的?”

    “算是吧!”吴漾毫不客气的回答。

    阿贵估计和我一样没想到吴漾是弓箭手,好奇心驱使下才问道:“吴漾,没想到你还会耍箭来着,这可是很少人用的。”

    “我家人是猎人,我从小就接触,所以这算是最拿手的了。”吴漾的话语中带着几分苦涩,由于看不清他的容貌,也就没有过多留意。

    “对了,我们难道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大鹏再次将话题拉了回来,经过一处粗壮大树时,再次开口,“这一路上的都是些这铁树,比普通的刀剑还要坚硬,都没能留下什么标记啊!”

    “是啊!”阿贵也是顺口接话,“这些铁树也不知活了多少岁月,师傅老人家在后院栽了棵铁树,也有个数十年了,可都没这一半的粗细。也不知偷天老前辈从哪弄来的。”

    钟天揶揄道:“能从哪弄?这都几百年了,随便几棵小树苗都是参天大树了呗。这都没地方做记号,也不知道我们现在走到哪里了?你们说我们会不会还在原地打转?”

    “怎么可能?”大鹏第一个反对,“我带的路,我能不清楚吗?你小子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啊?”

    “我就说说不可以啊?”钟天也不甘示弱,再次说道:“再说了,这里什么都看不清楚,你拿什么保障我们不会在原地打转?”

    大鹏讥笑道:“开什么玩笑,这用得着保证吗?我都是量着自己的脚步再走,怎么可能会在原地打转?”

    “那这是怎么回事?”我看着自己旁边的一颗百年铁树,在我齐眉处有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大的伤疤,在我刚进来是就留意到了。这么一段路程里,我都有些怀疑,两棵树之间也就丈多远的距离,怎么每棵树都有这种疤痕。

    “真的假的?”众人被我这样一说,皆是哗然。纷纷留意其四周,不过(情qíng)况确实如我所述,才经过的那棵大树再次出现在我前方,而其他人也是惊呼不可思议。

    “这下算是走进死胡同了!”大鹏已经停止前进,但仍旧戒备着四周,说话的语气也变的认真起来。

    “这个问题可就有些难办了!”钟地则带着思索的语气接过话题。

    吴漾的声音适时响起,“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在外面根本看不到这林子里的浓雾?但这种(情qíng)况应该不可能发生的,哪怕是阵法也不可能影响到视线。而且我们从进到密林后,为什么一下子就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外面的声音也被隔绝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完蛋咯?”大鹏倒是直接,也不管我们接不接受的了。

    阿贵则在一旁咒骂起来,“你还真是乌鸦嘴,没一句好听的,希望这次没被你说中,不然我可死都不会放过你。”

    大鹏和善的笑了笑,也不和阿贵过多计较,直接问道:“那你们可知道如何破解此阵法?”

    我借着吴漾刚才的话反驳道:“刚才吴漾不是说了这里不是阵法吗?”

    钟天却是朝我讥讽起来,“那也不可能他说不是就不是吧?他又不是偷天老前辈,怎么会知道这里是不是布下了阵法了。你要知道这里可能就是最后一处阵法,再往里面就是法宝的藏(身shēn)之处了。”

    钟天的这番话听得我有些烦,说的更直接点就是想揍他,若不是和他呆了这些(日rì)子,我估计此时已经揍过去了,想想还真有些佩服大鹏的(胸xiōng)怀,没有真的和钟天打起来已经很不错了。

    在我感觉有几分散失颜面的时候,吴漾接过了话题,道:“我确实不是偷天老前辈,但我也不是白混的,这些年多少也接触过一些阵法的皮毛,甚至好几次都死里逃生了,所以我才认为这里应该不是一处阵法。”

    “那不是阵法,是什么?”

    “可能…”吴漾后面没有说出口,估计是他也不敢相信。

    “你倒是说啊!”钟天直接催促说道。

    “可能是法宝!”吴漾缓缓开口。

    我指着吴漾诧异万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这片树林是被法宝护着,而我们这被困在法宝之中?”

    吴漾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可以这样说!”

    “那我们完蛋了!”大鹏直接倚坐在铁树边,满脸丧气的看着我们,叹息道:“这次真的要被困死了?你们说这老头死都死了,怎么还要在这里设下这么一处大阵?我闯((荡dàng)dàng)江湖这些年,可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能从这种阵法里逃出去的。”

    听得大鹏这么一说,大家也在这刻明白自己遇到的(情qíng)况了。浓雾里这盏茶功夫的警惕时间,也在这一刻突然宣泄出来,倦意则适时占据了(身shēn)体的主动,现场安静的有些让人难以接受,自己仿佛都能感觉到死亡的气息。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四章 古怪的密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