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吴漾的厉害之处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九章吴漾的厉害之处

    大鹏看着前方骂骂咧咧道:“刚过了一村,没想到又来了一个镇!真他娘的晦气!”

    阿贵在旁边骂道:“你那张臭嘴就不能少说两句?”

    “应该是刚才的打斗,把这群古怪玩意被给吸引了。”我也有些发懵,我们这还在湖边,岸上就有好几头那铁甲犀牛直盯盯的看着我们,时不时的甩动着肥硕的大脑袋,在那草地上叫嚣着。

    (身shēn)边的钟天有些想打退堂鼓,道:“这下怎么办啊?那些人都还没看见了!我们不会要杀进重围去找吧?”

    “这些个铁甲怪,数量不算少,就是不知首领多强大,希望不要像刚才那祖宗一样,不然我可得逃了。”大鹏看着那些铁甲犀牛,也显得发咻。

    “那群人估摸着在里边,不然这里不会有这些散漫犀牛,就是不知道在那里面有没有被那领头的给啃了。”看了一阵子草原上的动静,吴漾才带着不自信的语气,皱着眉头说完这番话。

    大鹏看着吴漾,苦着两眼说道:“那我们是去还是不去?要不…”

    吴漾认真的说道:“一定得去!”

    “那…你先开路吧!这些玩意我可不敢招惹,脾气没一个好的。”大鹏指了指前方,低声示意吴漾打头阵。

    我取笑道:“你什么时候也成这样了?”

    大鹏摇头否决我的意思,自顾自的说道:“别打击我,大鹏我知道自己什么实力。这些玩意我曾在外面碰见过,可没少吃它们的苦头。”

    “哟!那你更得打头阵啊!”我笑道:“你这叫经验,不管成功与否,至少对于我们而言,你还是可以指导的吧!”

    “得了吧!少在那里说风凉话。”大鹏苦着张脸不断摇头,“在荒漠里我就有点猜到了,谁知道竟然这么赶巧。(奶nǎi)(奶nǎi)的,这群铁甲子牛跑起来后,那声音谁听到谁倒霉!”大鹏显得有些沮丧,带着几分畏惧看着眼前的铁甲犀牛。

    为了安抚军(情qíng),也为了便于我们一会的行动,吴漾带着我们到了一个浅水滩上,指着在湖滩上的十多头铁甲犀牛轻声说道:“你们待会注意点,这群铁甲子牛确实如大鹏所言,但只要过了这些哨岗应该就没什么问题。小仨,你还记得在荒漠里听到的那声音吗?就这群铁牛疯狂跑动时所造成的。”

    “不会吧?”我有些不敢相信,搞半天大鹏不是装的。再见其他人也有些发懵。

    “这都什么事?”钟天不悦,“在湖对岸时我就说过不要来,你在知道这群铁牛的厉害的(情qíng)况下,还要过来,你到底想怎样?”

    “嘘!”大鹏带着惊恐的表(情qíng)低声骂道:“你小点声会死啊?和你说多少次了,你再这样我把你扔水里喂鱼信不信。这群铁牛有个弱点,只要不让它们跑起来,我们就相安无事,知道不?所以吴漾兄弟才敢过来冒险一试。”

    知道这个弱点后,我们也放心不少,阿贵看着吴漾平静的询问,“但我们怎样才能让不打扰到他们了?”

    吴漾环顾我们一眼后,缓缓说道:“不要带有恶意。这群铁牛虽然看起来皮糙(肉ròu)厚,但它们一般不主动攻击,除了争夺地盘和食物,又或者是有入侵者,它们才表现的极为疯狂。由于它们这(身shēn)皮和骨头也算是些灵丹妙药的药引,所以不乏打这些铁牛主意的,不过难得有几个有好下场的,或许人们这才传的有些离谱。当然它们在自己的地盘上表现的其实还算温顺。”

    “还算温顺?”大鹏带着深深的怀疑看了眼吴漾。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没理会大鹏,看着湖滩上那些朝着湖面慢慢走着的铁甲犀牛,我最先着急起来,这样等下去可不是好办法。

    见湖滩上的铁甲犀牛渐渐将注意力从我们(身shēn)上转移,吴漾这才不急不缓的说道:“我们现在慢慢朝着草原上走,不要四处乱看,走好自己的路,就和平常一样。”

    “这可有点难办了。”大鹏虽走在最后,仍不忘小声嘀咕了句。

    我们六人在吴漾的领头下,装着若无其事的模样,缓缓的朝着草原行去,在浅滩和草原之间,有着数十米的湖滩以及一小段需要涉水的湖面,而那湖滩上恰好有着十多头铁甲犀牛,一开始还在盯着我们,后来视线又慢慢转移到湖面上,看(情qíng)况是想洗澡,不过仍旧不忘谨慎的防着我们。

    刚走没几步行动,那些准备下水的铁牛,同时停下动作双眼只盯着我们。

    “不要慌,我们走我们的,慢点就是。”吴漾在前面平静而又小声提醒,看他的模样确实像若无其事,紧随其后钟天和钟地就有些别扭了,虽埋着头但依然可以看出,两人虽些紧张,但耐不住好奇心,时不时的偷偷看几眼那些盯着我们看的铁甲犀牛,我和他俩的(情qíng)况差不多,有些惧意又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边走边偷偷的看几眼。(身shēn)后的是两个大个,吴漾的安排是使我们六人队伍,看起来不至于吓着那些铁甲犀牛。

    “(奶nǎi)(奶nǎi)的,这辈子没几样东西能让我害怕的,这铁牛得先算一样。”大鹏仍旧在最后一个人自言自语,而阿贵则沉默寡言的走在我(身shēn)后,不知在想些什么,我也是憋着(性xìng)子没有回头看他。

    涉过有水的浅摊后,真正的较量才开始。河滩上的铁甲犀牛意识到我们在一步步((逼bī)bī)近,一个个已然没了洗澡的意思,盯着走在河滩上的我们。倒也没在意还有些可能,但现在我们已经近在眼前,还未发觉就天方夜谭了。走的近了,方知道眼前的这铁甲犀牛的称号来由,实像犀牛,但一(身shēn)皮着实有些厚实,按大鹏的说法这皮可以抵挡住一般的刀枪剑戟。承受着怕吓到铁甲犀牛的危险,我们担惊受怕的晃晃悠悠的往前走,真可谓是一步一个脚印,踩在湖滩上自己都能听到咯蹦的沙子与鞋子摩擦的声音。

    十几米的湖滩走了差不多半盏茶的时间,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就怕惊动这些哨岗铁甲犀牛后,触动那些在草原上的铁甲犀牛,那时大规模的可就没几个人能够受得了。

    “总算走完这里了!”快到草原上,大鹏又不耐烦的啰嗦起来。

    “前面还多着了。”钟地似笑非笑的着指前面草原上。湖滩与草原有个缓冲的上坡,我们现在就处在这上坡,算是临时休息,也算是让湖滩上的哨岗缓缓。在我们前面有着宽不过两三里多地的环湖草原,确切的说眼前的草原只算是环湖半圈,在两侧就绕过山体不知去向了。在远处是些山丘的地貌,高低不均的那些山丘或许是碧云宗们人的躲藏之地。但要到那里必须先过着这不大的草原上,不巧的是草原上正呆着两三百头的铁甲犀牛。

    “我的祖(奶nǎi)(奶nǎi)啊!”

    看着大鹏脸都快发白了,钟地不怀好意的问道:“你刚才在上面没看到吗?”

    大鹏直言道:“看是看到了,就是一下子没想那么多!但更多的是相信吴漾兄弟不是。”

    我顿时大生无语之感,这都叫什么事?

    吴漾在前面看了会,显得有些开心起来,“还是刚才那样往里面走,只要没有冒犯之意应该没有什么大碍。那些草原上的铁牛也没什么大碍,因为没发现领头的铁牛,估摸着在那些山丘里,现在我们过了这些哨岗,你们可以放心过去了。”

    “早说啊!”边说着,大鹏抖了抖(身shēn)上有些破烂的衣服,率先往前走去。

    “你还是最后。”吴漾拉了下大鹏,又往后指了指,就再次走在了最前的位置。

    “让你得瑟!”我对着正在朝着吴漾嗤之以鼻的大鹏做了个鬼脸。

    接下来的路程由于有了先前的经历,再加上吴漾很释怀的说辞,我们虽还有些许紧张,但比一开始装的强了不少,而草原上两三百的铁甲犀牛真的如吴漾所言,全然不顾我们的踏入,虽时不时的看上一眼,但更多的时间是忙活着它们自己的事(情qíng)。

    最后的大鹏见此(情qíng)况,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群嗜血的铁牛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难道真被你吴漾兄弟你给说中了。”

    阿贵适时讽刺起来,“看来这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嘛!被你弄得我们都快神经大条了。”

    大鹏先前那副胆小模样让他平时的无所畏惧形象在我们心里大打折扣,再听到阿贵这话后,就显难得有些憋屈,只好不再言语。

    快到山丘时,跟在吴漾后面的钟地耐不住(性xìng)子询问起来:“吴漾,这里的领头铁牛怪依你所言是在那山丘之后?你是怎么知道的?”

    “经验!”吴漾依旧是那副模样,蹦跶出的那两个字都像是意外。

    钟天显得有些失落,在后面忍不住嘀咕起来,“不等于没说吗?他问的是哪个过程。”

    “这里都没有,除了那里难不成还在湖里喂鱼?”这时候的大鹏很快插话进来,不过效果没多大。

    钟天回头看了一眼,显出几分不屑,“又没问你,自作多(情qíng)。”

    “嘿!你小子真以为我在这里就怕你了?”大鹏有些气愤起来,瞪着双眼盯着钟天。

    此时的铁甲犀牛似乎发现这里的变化,靠近我们的数只铁甲犀牛显得有些躁动起来。“嗷哦…”带着几声沉闷的吼声盯着我们。

    “这下好了,捅娄子了!”见此(情qíng)况,钟天最先慌张起来。

    “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你们。”领头的吴漾看了一眼两边的形势不对,回头瞪了一眼两人。同时双手动作不满,在(胸xiōng)口结了个引后将大拇指含在嘴里,随即发出似铁甲犀牛的低沉叫喊声“嗷哦…”也不知声音是怎么发出的,我在一边像模像样的学了几下,没点效果也就放弃了。

    在吴漾的几声沉闷叫喊后,那些惊恐的铁甲犀牛一下子老实起来,慢慢聚集的队伍再次散去,见识到吴漾的厉害后,大鹏慢慢的走到吴漾(身shēn)边,夸赞道:“可以啊!这种高难度对话你都会?从哪学的啊?”

    “没时间说这事,我们得赶快去里面,领头的应该很快就出来了。”吴漾有着几分焦急模样,说完后就自己领头玩山丘跑去。

    我不明白吴漾这番举动的意思,忍不住追上去问道:“这怎么回事啊?不是说不能惊扰它们吗?”

    “刚才我那声音是向那领头的铁牛示威的叫喊声,所以一般的铁牛才这么老实。如果我们不能在领头的铁牛出来时进入山丘,那就真的是麻烦大了。”吴漾丝毫不减速度,反而是越跑越快,看样子是想能飞过去才好,不过又怕触动这些铁牛的害怕神经,只能不甘心的耐着(性xìng)子朝着山丘跑。

    由于一开始走了不少的路程,山丘也就近在眼前了,没一会功夫我们六人就气喘吁吁的跑进了山丘,可还没来得及休息一下,就听见山丘前方传来阵阵让人心悸的狂奔声。这种心悸不是声音的力度,而是每一次的狂奔产生的声音都有着直击心脏的魔力,随着脚步的接近,心里就越堵得慌,同时全(身shēn)血液也有着蓬勃而出的感觉。

    我看着吴漾,询问道:“来了?”

    “应该不假。我们必须先绕开那铁牛,碰面事(情qíng)就难办了。赶紧先绕到另外山丘后面。”边说着吴漾就指着另一处通往山丘内的小道,示意我们一起过去。好在山丘有些高度,走得近了才发现皆是在两三丈左右,进入山丘随便绕上几圈,都不知道刚才经过的草原在那个方向。

    “妈的,这下有些闹大发了。”虽然我们避开领头的铁甲犀牛后朝着里面跑,但依旧受那声音的影响,钟天的一张脸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煞白,看起(情qíng)况估计撑不了多久。

    也正是这个声音,我才知道吴漾在湖对岸所言不假,确实像在荒地听到的声音,这里虽是听得更加真切,但也更加让人难以承受。同时知道大鹏的恐惧原因何在,若真让那草原里的白多头铁牛跑起来,那不死才怪。

    大鹏反而有些开心起来,虽(情qíng)况也不容乐观,但还是在那笑着说道,“现在你们知道我的害怕了吧?你说这叫个什么事吗?也不知道它们怎么就不受这声音影响。”

    “大家先用气堵住耳朵,(情qíng)况会好一点。”看见我们快撑不住后,吴漾才在寻路的同时,说出这番救命话语。

    “早说啊!”阿贵苦着一张脸叫屈,急忙提气捂住双耳,一息功夫后看起来脸色也好了些。

    “那你知道这些铁牛的厉害,你还跟着过来?”感觉(身shēn)体舒服了些后,我又回到大鹏的那个话题。

    “就想看看吴漾兄弟怎么解决这问题的,以方便我下次的解决之道,不过可惜他的那招我学不会。”说到这里大鹏则慢慢将其以前的事来,“我遇到过这种铁甲子牛,当然还是有其他同道之人的陪同。那次是为了一副药,急需这铁牛的脊骨。但很不幸,我差点死在那铁牛的践踏之下。”

    “为何没死?”钟天(情qíng)况稍微见好,一旁插话询问起来。

    大鹏不耐烦的看看了一眼,也不和他计较,也许是受吴漾的那句话的影响。“当然是后来被救了咯。”

    “砰砰砰…”的声音从耳边呼啸而过,声音由近及远。在两三座沙丘之后,有着数只铁甲犀牛转瞬间狂奔而过。

    “走,赶紧过去。不然这样走下去铁定迷路。”吴漾到了岔路后,直接奔那领头往外走的那条道路。

    “能慢点吗?”钟天有些只撑不住,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回头看了一眼,吴漾示意了一下,大鹏一手直接抓着钟天的胳膊,往背上一提,就这样看似轻松的上了他的肩膀。“这会便宜你小子了,我大鹏的肩膀可没几人能随随便便就搭上来的。”

    我知道刚才那么近的距离,声音还是影响到我们的(身shēn)体了。看吴漾行动的(情qíng)况,估计也受了内伤。但为了命,不得不咬牙坚持。

    绕过两座青色的山丘,一条有着丈多宽的道路出现在眼前,道上还有这刚才铁牛踏过的痕迹。

    “就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九章 吴漾的厉害之处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