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不容易的搭救之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八章不容易的搭救之途

    听见吴漾平静的说出那句飞过去,我在一旁变得有些犹豫起来,如果没有一开始的湖中水怪那出戏,或许我会同意,但是既然湖中有危险,我就不得不考虑一下我们的安全,就像吴漾所言,对于宝贝而言,命才是最重要的,况且这湖这般大小,还说不定有多少那怪鱼。

    “你确定要这么做?”钟地也有些不愿意,语气中带着几分商量的味道。

    “嗯!”吴漾转过(身shēn)来回道:“我们没有多的选择,豆子在这种(情qíng)况下拼死过来求救,想必对岸的碧云宗弟子已经到了危险关头,我们若不能尽快赶过去,最后只能替他们收尸,到时候去哪里寻那地图就有些麻烦了。”

    大鹏一旁缓缓说道:“你就那么确定他说的那份地图是真的?如果他只是谎骗我们过去搭救的借口了?如果是假的怎么办?”

    叹了一口气,吴漾才回答大鹏的问题,“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我们没有其他办法,胡海东那里根本就没有谷内的地图,而我们又只能这么瞎找,谁知道会遇上什么危险,这是一点。再者我相信将死之人其言也善,他若不傻,定不会在他师兄姐妹遇到万分危急之际,说出这种对他们十分不利的消息。第三,倘若真是他说谎,那我虽然过去了,也只会成为一个看客,这个理由可否?”

    “嗯!还行,我被你说动心思了。”大鹏摊了摊手,表示赞同了吴漾的观点。

    吴漾看着我,又问道:“小仨,你了?”

    “既然大鹏都被你说动了,那我也有些心动。尽管说这谷内的宝贝对我可能没多大吸引,但我欠别人的人(情qíng),而我小仨这辈子最不希望欠着别人的东西,所以我只好冒险一搏。”我表示自己的立场后,又不忘记拉了一把阿贵和钟地,“这两人你就没必要问了,想必也差不多,你就问他吧!”说着我又指向最后没有表示的钟天。

    “你们都去了,我一人留在这里能干吗?”钟天无奈的回答。

    “事不宜迟,那就过去,我走最后,大鹏领头。走!”说完就示意大鹏领头先行。

    吐了一口往手上抹了抹,大鹏一边祭出带着蓝色光晕的大锤,一边狠狠说着,“好咧,这下希望有机会可以好好会会这湖中怪鱼,还真想看是它的嘴硬还是大鹏爷爷的大锤子硬。”

    我在吴漾的前面,排在第五的位置,按吴漾的意思,我们这六人强行度湖,最后落下的两人是最危险的,不过我有鱼老留下的就几件法宝,倒是不用过多担心,而吴漾的意思,他一人随便怎么度湖,都无需我们牵挂。剩下的阿贵在大鹏的后面,如果打头阵的大鹏不敌,那么有经验的阿贵可以随时出手帮忙。钟家两兄弟则视(情qíng)况支援前后两方。这次度湖由于确认了那湖中有怪鱼,为了防止怪鱼的报复袭击,我们没敢飞行太高,只在五丈左右的距离强行飞渡。在湖边确认豆子像大鹏所言嗝(屁pì)后,又在其他人的诧异眼光中,我把他的尸体扔进了手戒之中,正好里面还有一人的空余位置。

    大鹏带着取悦我,说道:“小仨,这下我算是确认你就是外面那些人所说的那位幸运之人了。”

    “为什么?”我有些疑惑。

    “一般人谁会有那手戒,这不到一定的等级,可是熔炼不出来的。何况你这等实力又怎会有那么好的宝贝!再加上你前阵子偶尔使用的那把怪模怪样的黑刀,看着都有点不对尽。”大鹏踩着大锤一人在前面朗声解释,丝毫没有惧怕脚下湖中将要杀出的水怪。

    “你倒是不怕,但那怪鱼头坚硬的很!待会你还是注意点好。”阿贵在(身shēn)后小心提醒。

    “注意,前方水下十丈的距离有古怪,大家先绕过去。”阿贵才刚提醒玩,大鹏就突然沉声大喝,脚下的大锤却带着淡淡蓝光直接破空而去,‘砰’的一声刚刚响起,蓝色光圈大锤就已砸入水中。失去了脚下的大锤,阿贵已经乘着青龙偃月刀跟了上去,大鹏才刚从原来的的轨迹掉落一刻,阿贵就抓住了大鹏,也不知用了多大的力气,才将大鹏拽上青龙偃月刀上。

    在阿贵救大鹏时,后面的钟氏两兄弟迅速转为领头,这也是我们一起商量好的。由于有大鹏的提醒,钟氏两兄弟早已向右侧绕道过去。此时,在大锤攻击的那处水面,不断的冒出红红的鲜血,但不知大鹏那击是否是直接砸死了那尾怪鱼,大鹏召回大锤后,就同我们炫耀起来。

    “还是我这锤子给力,一棒槌就将那玩意敲开了花,可惜了不知死没死。”大鹏踩着大锤还在乐呵时,钟地又很不适宜的开始咒骂起来,“该死的,我们这次有危险了。”

    想来钟地不会在此时开玩笑,刚刚高涨的(情qíng)绪一下子再次绷紧,钟天和钟地已经减缓飞行速度,以应对突然的而来的危险。

    一行六人对水里感知最敏感的是大鹏,他的修炼习(性xìng)与水最为接近,盯着水面的大鹏站在大锤上忍不住的咒骂,“妈的,怎么感觉像是捅了马蜂窝,这才刚掉了点血,怎么七大姑八大姨的就都来了,希望它家祖宗别赶着迎接咱。”说完不知为何又扇了自己一巴掌,嘀咕说道:“看来这一趟说话的小心点了,俗话说,盼什么没什么,怕什么就来什么,这还真是这么着。”

    钟天带着几分憋屈接过话题,“瞧你这张臭嘴,真应该好好扇扇,这些七大姑八大姨的说不定就是冲着你来的,要不你去问问。

    大鹏没好气的回道:“我想还是算了,也没带点好的礼物,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下去打招呼多难为(情qíng)。咱不如把它们也给拆了,那不就没事了?”

    我连声反对,“它们刚吃了亏,现在应该正盯着咱,就这样打下去,不说击不中,对我们也不安全。”

    大鹏回道:“那就让它们这样一直在水里盯着咱?可我怎么感觉脚底凉嗖嗖的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速度得快点,不然迟早成为它们的口中餐,别太拉开距离,钟地,速度快点。小仨,随时准备烤鱼。”吴漾在最后面突然出声,想必是发现了什么危险。吴漾知道我玩火,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火,应该猜到这些怪鱼经不住白火灼烧。

    随着吴漾的出声,钟地领头加快速度,喝朗之间,就像跑车瞬间加速,油门指标也是蹭蹭的彪了上来。看到我们要跑,躲在湖水中的那群怪也就不在甘心看着,先是在钟地的左侧,两三道胳膊粗细的水柱突然飙(射shè)而去,接着就是七八道同样粗细的水柱从两侧接连(射shè)出,目标直指我们六人。

    遇险方知真本事,亦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钟地见水柱(射shè)来,再一次的加快了速度直接闪了过去,钟天则是往一侧避了避,未曾加速,大鹏仗着自己的体重,直接让大锤子迎上水柱,借着水柱的冲击力飞行高度又高了一丈,阿贵速度不是很快,选择了拉高速度,减小水柱的冲击力,又仗着(身shēn)子扎实,也不惧那水柱的冲击。我算是菜鸟,虽是掌握了技术,但飞行的速度依旧是最慢,但朝我攻来的水柱却是最扎实的,足有(身shēn)子骨那般粗,看来是想一击得手,知道躲不过去后,我直接一手握刀,大喝一声直接劈了下去,在挡下这次攻击后,又改为飞行模式,踩着刃朝着前面追去。一侧的吴漾为了顾及我,速度也没提升多少,但在空中也没见灵活有所减少,攻击他的水柱像是毫无目的的喷(射shè),等水柱出现在他的预定轨道,人却出现在了另外一处。

    “小仨,你速度还要加快,不然我们过不去,水下的怪鱼数量可能有些多。”吴漾来到(身shēn)旁几丈的距离,有着几分焦急之色。

    我急忙回应,“可我这是最快的速度,再快就要熄火啦!”

    “那我先想想办法。”说完吴漾的速度再次减慢,高度也是减低一丈多。

    “你这危险!”看出吴漾的企图,我才知道吴漾是想让自己成为靶子,好方便我安全过去。我焦急的看着吴漾(身shēn)边的水柱越来越多,却又无济于事。

    “小仨,你快点!不用管他,你自己快点。”大鹏同样猜到吴漾的用意,连声催促。

    由于吴漾的有意吸引,快速飞行的钟氏两兄弟很快就被水中那些怪鱼给放弃,没有水柱再去攻击。“我发誓要减肥,这怪鱼怎么就瞧上我大鹏爷爷了?”不知是不是体形原因,大鹏和阿贵倒是被怪鱼相中,两人四周攻击过去的水柱倒是明显多了起来,大鹏躲闪之余还不忘唠叨几句。我知道自己速度慢,所以被((逼bī)bī)之下将飞行高度提到了六丈多,而最直接的危险是,只要被怪鱼喷出的水柱或者怪鱼直接舍(身shēn)攻击到,我就基本属于老天请我喝茶的对象了,只要掉下去那就根本没反击的能力,最终结果不是进入鱼腹,就是摔在水里昏厥过去,然后再进入鱼腹之中,丝毫没有结局变化,这或许就是一开始我们没敢飞太高的原因。至于吴漾,(身shēn)边的水柱是最为密集的,好像湖水下面藏着好几只怪鱼专门对付着他。

    我朝吴漾喊道:“怎么办?你先上来!”我没想到(情qíng)况会超出我们的意料,在湖边商量好的几手对策,在我的缓慢飞行下,一一被打破。

    不知是没听清楚还是无法脱(身shēn),吴漾丝毫没有理会我,仍旧是在五六道水柱中来回飞行,只是现在的吴漾有些落汤鸡的感觉。

    “不管了!”心里琢磨着吴漾能救我而冒险,自己也应该出手帮忙,否则就不是我的作风了。召唤出自己酝酿已久的火球,朝着一处刚喷出水柱的湖面直接扔了下去,白色火球脱离掌心的那刻,明显感受到(身shēn)边的温度都有些升高,噼里啪啦的白色火球带着淡淡的黑烟直奔水下而去,犹如飞蛾扑火,整个湖面依旧没有被这一个火球所影响,湖面的水柱依旧直奔飞剑上的吴漾,那些怪鱼也没有被这一个火球所干扰,在火球落入水中的一刻,我还看见吴漾(身shēn)边有条怪鱼刚跃出水面,张着那口布满利刃的牙齿的大嘴朝着吴漾直扑而去,见怪鱼袭来,吴漾选择了躲,往白色火焰的方向移了丈多的距离,躲过了扑来的怪鱼,但在落水的一刹那,怪鱼的(身shēn)子却是被吴漾手中的暗器伤了几处明显的痕迹。落水的一颗,水面都多了几分腥红,看来刚才那尾怪鱼吃了个暗亏。这边白火已经完全没入水中,在我的方向都能隐约看见白火的位置,很巧的是白火旁就是一尾怪鱼的(身shēn)子,两息不到的时间,湖面终于多了一份异样,白火落下的湖面位置已经像烧开的壶水,不断翻滚着,而那道白火边的怪鱼,终于在可见的速度下,鱼(肉ròu)慢慢的被烧焦,很快又变得虚无。

    “哗啦啦…”破水声不断的响起,是那尾被白火灼烧到的怪鱼,带着墨绿色的鱼尾,在湖面不断跃出,接着湖水不断拍打着(身shēn)躯,似乎想要减轻被白火灼烧带来的痛楚感,这般没几下,就没了动静,想必是死了直接沉入水底了。

    “好样的,这下终于有一尾烤鱼了。小仨,再来一条!”看见怪鱼被我白火触碰到,大鹏闪躲水柱间开心大笑。

    我笑回应道:“这鱼不好烤啊!”

    “小仨,你注意点!”下边躲闪大腿骨粗细的水柱的吴漾突然紧(身shēn)说话,单只说了一句就没有下文。越是如此越能想象吴漾现在所面临的的危险,也能说明吴漾这话的含义。

    如吴漾所言,没几息功夫,还在我皱眉注视湖面时,一侧的平静湖面,突然钻出一条两丈左右的怪鱼,张着扁平的大嘴直奔我而来,看了一眼后,心底就琢磨出那嘴差不多也有个丈多长,真是个怪物,嘴巴竟和(身shēn)子快相差无几了。虽在六丈多高的高空,但依然不能阻止这些怪鱼的跃出水面高度,一个摆尾间,借着拍打湖面的力量,怪鱼一跃而上,带着血红的双眼,张着獠牙锯齿直奔我而来,一股寒意悄然间从我脚底蔓延至全(身shēn)。

    “真是个怪物,这么高肯定是尼玛吉尼斯纪录了,还是在挨了一锤子之下。”怪鱼在咬到我的前一刻,所幸我被人拉了一把,是钟地和钟天,两人不知什么时候返回的。怪鱼咬了个空后,很不甘心的再次回到水中。

    “大鹏…”

    “我看见了,(奶nǎi)(奶nǎi)的那尾鱼竟然没死!难怪把七姑八姨都喊来了。”在我喊大鹏时,大鹏已经抢过话题。刚才那尾怪鱼竟是一开始挨了大鹏一锤子的那尾,所幸这一锤子砸中怪鱼的(身shēn)子,使得怪鱼(身shēn)上有伤后,跃起的速度减慢了几分,不然我还真有些危险,刚才怪鱼竟真的跃起了和我差不多的的高度。而我不知是不是有些被那怪鱼的狰狞模样吓破了胆,那么好的优势我却忘了放把火给怪鱼尝尝。

    “好了,没事了。吴漾你快点!”被钟地和钟天两人拉着,速度也就蹭蹭的彪了上去,在我正脸迎着大风时,说话都变得有些不流利,也不知道吴漾听没听清楚。

    在我从湖中心快速往湖对岸飚过去时,两边再次跟上两人,是大鹏和阿贵。

    看了一眼两人,我乐呵道:“你们也跟上来了!”

    大鹏讥笑道:“你以为都像你?”又对着钟地钟天说道:“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让你们俩拉着小仨了,何至于这么麻烦,害的我没好被那些水柱洗把脸,不过可惜那水柱力量不过,没将大鹏爷爷我冲下去。”

    话才说完,不知从湖水下那里喷(射shè)出的水柱,竟是在我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大鹏的(身shēn)边,那水柱比先前那些水柱粗了有两倍多,一个哗啦间,刚刚还在得瑟的大鹏,就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被水柱给击落下大锤。

    “啊…”也不知大鹏是什么感受,一路掉了有两三丈的距离,险之又险的被一人从后面追上,又从死亡边上拉了回来。

    “看清楚了吗?”阿贵有些紧张的询问着。

    “不是很清楚。”吴漾摇了摇头。救大鹏的是刚赶上来的吴漾,回到我们(身shēn)旁不远处的吴漾,脸上满布紧张之色,手握暗器两眼紧紧的盯着安静的湖面。

    “怎么回事?”钟天不解的问了句。

    “呸!”大鹏吐了口水后,骂道:“大概真的是怪鱼的祖宗来了,这口水喝的老子可够呛的,才刚说完就来了,估计真是看上大鹏爷爷这(身shēn)膘了。”说完还不忘记抖了抖(身shēn)上的肥(肉ròu)。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见大鹏安全回来,我好心劝导。刚才那几息功夫好比坐着过山车,忽上忽下,现在心脏都还维持在高速跳动。

    盯着平静的水面,吴漾缓缓出声,“有些麻烦,水里的这位怪鱼可能真的是祖宗!”

    “我来试试。”口中默念口诀,右手张开之际,一朵白色火焰再次出现。看着这平静的湖面,俺就知道这是暴风雨来得前夕,能让吴漾都这么认真,想必这尾鱼真的不简单,所以我也必须使出浑(身shēn)解数,一朵白莲花。

    “这”在我张开右手时,钟地很清楚的改拉手臂变成衣裳,最接近那多白莲的他算是最能感受到那白莲花的燥(热rè)。

    白莲花是焚天里控火一步的高阶技能,我能练到这步也算是功夫不负苦心人。

    见湖面没有丝毫动静,而我们停在五六丈的高空不敢有丝毫动作。我知道这样僵持的不是办法,沉思几息后,低声说道:“待会我将白莲抛入湖中之时,大家就一起跑,不管多块。”说完,念头一闪,翻手间,白莲就已脱掌而下,同时泛着白色耀眼的光芒,直直的朝湖水中掉落下去。我还没来得及喊跑,人就已经被拉着飞了好段路程。回头再看去,白莲落水间,湖面在吱吱炸响间开始冒出浓浓的雾气。同时在不到一息的时间,离白火靠中央的湖水一侧,有着两三丈的位置,突然窜出一尾浑(身shēn)墨绿的怪鱼,不说两眼似拳头般大小,整个(身shēn)子竟是有着四五丈之长,大嘴张开估摸着也能坐个十人八人的。没两下功夫,那处水面就已经完全被浓雾所笼罩。

    “咕噜…”看着这一幕,我能清楚的听到自己喉咙吞咽间的困难。不过反应过来后,我又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我这手戒里还藏着一尾是这祖宗的祖宗。

    “真是个祖宗!”钟天在我(身shēn)边喃喃自语。

    “妈的,刚才真要是掉下去了,我这还真不够塞牙缝的!”大鹏也有些暗暗庆幸。“不过都已经过了湖边,应该也没什么危险了!”大鹏说完后,又自骂了句,“我这张臭嘴啊!”遂又嘀咕道:“可惜了没被那火给烫着!”

    “这可有些难办了!”停在湖边没多远的空中,钟地皱着眉头缓缓说道。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八章 不容易的搭救之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