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入谷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三章入谷

    天清气朗的(日rì)子真是适合干任何事(情qíng),几(日rì)清闲(日rì)子过去,今(日rì)既是入谷的(日rì)子,昨晚胡海东就已经通知所有人,今天一早就要在谷外聚集。

    待我收拾好一切走出帐篷时,才发现与胡海东说好的时辰迟了一些,匆匆忙忙赶到谷口地点时,已经聚集了相当多的人,而且远不止平时看到的那一些,心中猜想可能有一些人是这两天才赶过来,或者是很少露面。眼前的所有人有着明确的界限划分,一个阵营与另一个阵营有着很大的不同,所有人也很本分的呆在自己的阵营里,而每个阵营大致看去都与谷口的位置相差不远,就不知这是不是那些人有意安排。

    “这里…”

    在我茫然寻找自己的队伍时,前方不远处出来一浑(身shēn)黑衣大汉,朝我挥了挥手手。走的近了才知道是有些时(日rì)不见的大鹏。此刻却似换了一人,不知从哪淘来的一件漆黑如墨的蚕丝长袍,以及青色的长腿针丝裤,在他的(胸xiōng)口还娟秀的屠家暗影四个小字,却是分外醒目。

    “怎么样?这衣服可以吧?”大鹏一边抖擞着(身shēn)子,一边炫耀着自己的衣服。

    看我过来,大鹏虽然裹着一(身shēn)黑衣,却依然掩盖不了他一(身shēn)横(肉ròu)的事实,在他抖擞之间我再次真实的感觉到了(肉ròu)涛汹涌的含义。“还不错!比平时多了几分精神劲。这衣服是哪里来的?怎么前些(日rì)子没看你穿着?”

    大鹏见我夸赞几句,自己亦是自豪起来,“那是,也不看着衣服穿在谁(身shēn)上,当然得有我大鹏的特殊风范。”说完又凑到我(身shēn)前,见没人注意,才低声说道:“这衣服是胡海东给的,倒还真是不赖,穿着确实(挺tǐng)舒服的。我哪见过这般模样的衣服,平时我大鹏哪舍得穿,昨晚我还想穿什么好,胡海东要阿贵将这件衣服送了过来,说是要穿这件衣服,同时对我出谷有着一定的好处,这不我就穿上了。没想到这衣服还(挺tǐng)吸引眼球的,一路上倒是引得不少的人注意。”

    “你就吹吧!”看着大鹏得瑟模样,我也懒得和他多费口舌,丢给他一眼鄙视后,转(身shēn)奔着阵营前面而去,心里却是想着自己也找胡海东弄件这模样的衣服,这样自己也能风光风光。

    “怎么才来?!”看我走近,胡海东有些不满,却又不好发脾气。

    我怕挠着后脑勺掩饰着自己的尴尬,答笑道:“起得晚了点,没什么事(情qíng)吧?”

    “你呀!真不知道那老前辈怎么看上你了。”胡海东白了一眼后,又道:“待会去阿贵那里拿你的衣服,是我们这次的行动衣物。这次送衣物的人临时遇上一些麻烦事,这才在昨晚赶上,所幸来的还算及时。”

    “哦…”

    看我有些心不在焉,胡海东或许是猜到我的想法,挥了挥手道:“去吧!找你的人去。”见我要走,又小声道了句:“入谷的时辰快到了,你们待会注意点,进去后切记小心无为道教才是。”

    胡海东说完,又恢复原来的模样,依旧像个领导,我却有些难以分辨刚才他的最后言语是否有何含义。

    “你怎么才来?”见我姗姗来迟,阿贵显得有些埋怨,在他的(身shēn)旁还有一人,吴漾。最近我在营地一直没发现此人的(身shēn)影,也不知道他这些天在干嘛?

    “呵呵,有些事迟到了。”随便应付了句后。我又看向吴漾,“最近在干吗啊?怎么都没看见你?”

    “没干嘛?做我自己该做的!”吴漾还是老样子,似乎和谁都有着深仇大恨,亦或是每人都欠他几十块金锭的(情qíng)形,一脸的欠扁模样,好在我们都已经习惯了。

    “你又在睡觉吧?!你昨晚干嘛去了?怎么人都找不到?”阿贵倒也是个直(性xìng)子,和我说话从来不拐弯抹角。

    “昨晚出去看星星了。”对于昨晚一直注意无为道教的事,我可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

    “昨晚无为道教是不是有些动静?”吴漾突然走到(身shēn)边,低(身shēn)说了这么一句,却是让我内心震惊不已。昨晚我想了些法子混入无为道教,但也不敢随便走动,只是在角落里看了大半宿,发现这次无为道教来的人底子都不差,甚至可以说比其他的宗派都要强,却不知他们这次是何目的?为此我还问了胡海东,以前的几次,无为道教也没这种奇怪安排。

    “你怎么…?”

    看我震惊,吴漾摇了摇头,低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这事的地方,不过入谷后要注意一下,有些人可能已经选择队伍了。”

    我还想再问时,吴漾却是直接离开,又站到阿贵的后面,恰巧又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

    “小仨,你们在这里啊!找了你们好一会了。”是钟氏两兄弟,说话的是钟天。也不知道钟天遇见什么好事,这次竟笑的满面(春chūn)风,不再像以前那样(阴yīn)着个脸,哪怕是笑都带着一股子(阴yīn)秽气。

    “你这是有什么喜事啊?瞧你这么开心。”其实说这话之前,我是想问声好的,不过我更好奇他这番改变的原因,所以才想着从他口中撬出一些缘由。

    “没什么,就家里的一些事(情qíng)。”钟天很随意的说了这么一句后,又和阿贵聊了起来。

    钟天说是家里的事(情qíng),那很可能与无为道教有一定的关系,想到这我又看向吴漾,却发现阿贵(身shēn)边早已没有吴漾的(身shēn)影。

    “烦请各位安静一下,先听吴某在这里唠叨几句,吴某乃是这次无为道教过来的代表。今天是个好(日rì)子,是关系到大家辉煌腾达的大好(日rì)子…”不出多久,在前方谷口就有一人开始讲话,细看之下才知道是那次在钟氏兄弟营帐里的遇见那位领头。出于好奇又瞟了一眼旁边的钟氏兄弟,此刻两人脸上浮现出一喜一悲的神(情qíng),怎么看都不像两兄弟来着。

    “我想这次大家过来肯定也是费了千辛万苦之力,因此为了呵护大家的努力成果,在你们入谷的同时,这里的每个组织都会安排人对此地巡视,如若发现不是我们的人,必将杀无赦。所以大家切记出来时向巡逻者报上自己的组织及自己的编号,亦或是穿着的衣物,这些衣物也都有各宗门的标记,在我无为道教的法器道光镜照(射shè)之下,也能辨认出是敌是友。”

    “合着这衣服是这么回事。”大鹏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

    “怎么不开心啊?”看着大鹏有些闷闷不乐,他此时心里想的是什么事我倒是能猜个分。

    大鹏一脸尴尬的低声说:“我还以为衣服是为我量(身shēn)打造的,感(情qíng)是浪费我的表(情qíng)了,害我白高兴一场。原来你们有。早知道我乐个(屁pì)啊!弄得我大鹏像个白痴似得。”

    也不知道台上的那位一直在说些什么,待到下面人群不断有些厌烦时,他才停止说些废话。“好了,啰嗦这么多想必大家也都烦闷了。观其气象,此时离那入谷也没多少时辰,还请各位领头执事一起费力一番,将谷口的那点阀门打开才是。”

    见此(情qíng)形,一旁的大鹏小声嘀咕:“妈的,还能在啰嗦点不?(屁pì)话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合着哪天看不顺眼了,大鹏爷爷我非得砸你块黑砖才乐了吧唧。”

    也不知道那吴姓之人是怎么看清楚气象这一问题的,反正我是琢磨了好些时间,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嘿!”一旁的钟天盯着我笑道:“你不会是在观气象吧?”

    “恩?”我有些不解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那人说的气象无非就是一些周遭气流的变化,我们这个境界的修仙之人有哪里能感知的到。你还是别白费气力了。好好养精蓄锐才是,后面的时(日rì)可够苦头吃的。”说完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又回到钟地那,和他小声嘀咕起来。

    看着旁边几人带着取笑模样,我茫然的又问了句:“真是这样?”

    大鹏耸了耸肩摇头说:“估计差不多。”

    “反正我是不知道。”阿贵也是摇着头接话。

    “好戏快开始了。”说话的是吴漾,也不知道他刚才去哪溜达了。

    此时前方谷口处已经站了各处阵营的领头执事。也不知按照什么路数站着,只能看出前前后后站的极不匀称。

    我碰了碰吴漾:“这是怎么个站法?难不成还要弄个阵法才能破掉这个烂的不成样的结界?”

    吴漾摇头:“这要问大鹏,我对着不是很有研究。”

    大鹏摇头正色说道:“看不出来,我不过是知道点皮毛。阵法之术可谓是变幻莫测,许多看似相同的阵法,稍稍一动,却又成了另外用途的阵法。我所会的不过是从一破烂书上自己研究来的。”

    在大鹏说话间,谷口站立的数人也已经发动起来。每人手中不知何时都已祭出自家法宝,在众人凝聚法力之际,五光十色的色光芒之中,唯有化成金色利剑的光芒最为耀眼,恍惚之中犹如一把实质的金色巨剑,直指谷口方向。

    见此(情qíng)形,(身shēn)边有着数人皆是夸赞“这吴姓之人好生厉害啊!”

    吴漾一旁接话说道:“此人乃是髭须老者的徒弟,号吴宇凡,(性xìng)子古怪,一(身shēn)修为五人所知,不过此人曾在仙魔之战中靠一己之力屠尽数个魔教宗门。”

    我好奇的看向吴漾,一旁的阿贵却是说出我心中的疑惑:“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吴漾看来我们一眼,视线又回到前方谷口,却是慢慢说道:“从胡海东那里打听到的。”

    “砰”一声惊天动地的撞击声从四面八方奔袭入耳,十人的法宝终于与那谷口的结界撞在了一起。“开!”一声如雷呵斥声紧随而至,呵斥声应声落下之际,又是“咔擦”声随之响起,不同的是这次声音竟直击内心深处,似乎五脏六腑也随之破裂,而脚底也能感应到大地在剧烈的晃动,眼前的结界果真开始布满裂缝,一条一条的出现在结界上。

    “赶紧关闭耳脉,这结界破碎声音能够直接影响我们的(身shēn)体。”在咔擦声刚刚响起的刹那,吴漾的提醒声也已经附着入耳。

    大鹏一旁运气关闭耳脉,一边咒骂:“真他妈见鬼了,这种残破的结界还有这种伤害。”

    我却在恍惚之间,感受到来自(身shēn)上宝甲传递过来的阵阵清凉。是宝甲。

    “还不快进去,在那里呆着干嘛?”谷口的裂缝已然被击出一丈多宽与高的大口子。见是一刹那没人进入,那吴宇凡也是有些着急模样。

    他话语刚落下,就有两道人影闪现在谷口大裂缝旁,不待他人有所回应,两人就已经消失在那谷口裂缝之中。

    “无为道教好能耐啊!”刚才那两人看的真切,短时间才反应过来,正是谢老道和陆晨阳两人。而谷口位置的其它九人有些气不过,皆是把矛头指向吴宇凡,但此时又不适合动武,都忙着调养(身shēn)子,想来刚刚那一个短暂的撞击对他们都有着一定的伤害,也因此注定他们只能在一边说些气急话语。

    其他九位候选之人也不慢,在两人进去不过几个呼吸就已经来到谷口裂缝处,眨眼间也是尽数消失在那谷口裂缝里。

    从击开结界裂缝到众人进入裂缝不过是短短几分钟,却是短短数字难以形容。没几个呼吸间,那吴宇凡的咒骂声再次响起:“你们这群混蛋还在那里看戏是吧?再过一盏茶不到的时间,这裂缝可就尽数消失,到时候可有得你们这群王八羔子着急的了。”

    话未完,人群却已是炸开了锅似的,不过一两个呼吸间,呼啸间人群中就不断有人朝着结界裂缝奔袭而去。

    大鹏一边祭出自己的法宝,一边快速说道:“咱也抓紧时间,赶紧走吧!”

    “我们几个一起走,互相还有个照应,不然只会受别人欺负。”今天还是第一次见钟地说话,不过还没看清钟地的神(情qíng),人就已经跃上高空。

    “我们去结界后方,那边人应该会少一点。”钟地一人当先,也不理会我们后面是否跟上。

    好在此时也没人计较这些,况且钟地所言不假,谷口的结界虽然裂缝较大,但胜不下百十来人往里面挤,而结界后方的裂缝虽然小了些,但好在没多少人注意,也没多少人过去。

    “在那下方,那里的裂缝够咱一起进入没问题。”花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终于在结界背后看见一处足够大的裂缝,众人便呼啸而去。

    “滚开,那是你爷爷发现的!”突兀的出现一蛮汗,手持一把开山大刀,虽如此言谈,两手却是有些战战兢兢,毕竟也看出我们人数占优。

    “去你大爷!”大鹏一声咒骂之际,脚下两只大锤就以飞去一只,直奔蛮汗面门而去。“别管他,你们先过去,我来断后。”说着一人当先迎了上去。

    钟地在前面看了侧头回看了一眼,急忙说道:“后面又来了不少人,我们的抓紧时间。走,先绕过去!”语毕,已经先从侧面绕过两人的交战圈,奔裂缝而去,我们也没多言,紧随其后。不过在绕道两侧时,钟地不知哪来的短小飞剑,一声轻喝,飞剑似离弦之箭,直奔蛮汗飞去。

    “快跟上!”吴漾边对大鹏低声喊叫,边挥(射shè)出数十枚暗器类的东东,却似看不真切。

    看了一眼大鹏的战斗圈,已经脱离了战斗,正踩着两个大铁锤追上来,而蛮汗虽躲过了钟地的飞剑,却又忙着应付吴漾的那些短小暗器。

    “就这里了?!”钟地停在那裂缝边缘,有着米多高,却只有数尺宽。“一个一个的轮流也能进去,就是不知谁来断后?”钟地说完瞟了一眼我们随后赶来的几人。钟地这话已经很明显了,后面已经有不少人跟了上来,再后面还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杀过来,断后的那人则很有可能会被拖在结界外面进不去。

    看了一眼在场的五人,除了我似乎还真么人了,钟氏两兄弟就别谈了,都背负这家族的使命,阿贵也差不多,肩负着那几个师兄的法宝使命,而吴漾估计做梦都想要一剑称心如意的法宝,正赶来的大鹏或许也是这样。

    “我来吧!”鼓起被人分尸的勇气,终于说了这句话。不过话一出口却见众人丝毫不为所动,连一声感谢都没,我也只能是自我安慰了。

    钟天看都没看我,直接一人当先跃进结界裂缝,钟地只是看了一眼,就消失在结界裂缝里,吴漾拍了下肩膀就跳进了结界裂缝,阿贵却像道了个生死别离,满含深(情qíng)的泪水消失在裂缝里。大鹏也在此时急匆匆的赶到。

    大鹏喘着粗气说道:“就你了?看来这个善后的艰巨任务是交个你了,不过不要紧,肥爷我下去看看有什么好玩意,给你带件回来。不过也许你可能或者不需要吧?你那(身shēn)上的法宝多得很来着。”

    我详装怒意说道:“瞧你说的那样,什么叫也许可能来着,赶紧滚进去。”说完还做了个脚踹的动作。

    “走了!”大鹏一挥手,直接奔进了结界裂缝。

    同一时刻,后面尾随而至的人也跟了过来,不给我反应时间,人家的招式就已经到了眼前。

    “看来这下闹大发了!”周遭来的可有些人数,想想我能不能活下来都是见困难的事,再一想我这人没别的,命倒是(挺tǐng)硬,这些年都走了好几遭鬼门关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

    “来吧!”祭出刃后,一心就准备迎接战斗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