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无为道教光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二章无为道教光临

    第二天一大早,还在睡梦中的我就被阿贵叫醒。

    “小仨,快醒醒,你出去看看谁来了!”

    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眼前有些着急的阿贵,我不知他是为何事担心。询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阿贵见我已坐起,也就毫不客气的在我的(床chuáng)沿边坐下,急忙说道:“今早天刚亮,还在我打坐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喧哗,出去一看竟是无为道教的过来了。”

    “无为道教的?”我惊恐万分,急忙从(床chuáng)上跃起。一个跃步来到帐篷门前,透过门缝往外瞟了几眼,却没发现有无为道教的踪影。

    这时又听阿贵在后面说道:“他们已经到胡海东那里去了,也不知道一大早就到这里来干嘛?”

    待阿贵说完,虽还有几分担心他们是冲着我来的,但已不再那么慌张,既然去了胡海东那,那就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对了。”我又问了一句:“你知道有哪些人过来了吗?”

    阿贵想了一会,才慢慢说道:“有四五人,一个白胡子老头,一个上次在擂台上说要杀你的女子,还有两个和我们差不多年纪的。”

    阿贵口中的白胡子老头很有可能就是谢老道,而那女子不用猜就是知道是陆晨阳,另外两个就不知什么来头了。坐到(床chuáng)边我又琢磨了一番,却也想不出这谢老道是所为何事而来?找茬?按他的个(性xìng)应该不会带这点人。商量事(情qíng)?可为什么要来这里?陆晨阳那次到擂台上杀我可是很不给屠施仁面子,现在这两帮派算是有一定的纠葛。最后想来还是要从胡海东那里落实结果才行。

    见我慢慢又躺下,阿贵问道:“小仨,你怎么又要睡觉啊?”

    “这个我昨晚没休息好,再让我躺会。”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床chuáng)上躺下了,再次坐起后,随意找了个借口掩饰自己的尴尬“可能是从小养成的习惯吧!”

    阿贵听后摇头说道:“真不知道你的实力怎么来的,修真一门不勤只会沦为别人的踏脚石,自己随时会(性xìng)命不保。小仨我认为你应该多花点心思在修行上才行……”

    不知道阿贵是不是受臣老头的影响,也开始喜欢碎碎叨叨,我边开口堵住他的说话,边将他硕大的(身shēn)体往外赶“什么时候你也像你师傅一样,那么(爱ài)唠叨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去忙自己的吧,我就不招待你了。”被阿贵的一番唠叨,我是睡意全无,无奈之下干脆就去找胡海东打听(情qíng)况,想到谢老道来的事(情qíng)后,也不等阿贵出去,自己就忙着更换衣服准备出去。

    待到我出来,才知道阿贵不离开是想知道我干嘛去,至于原因,他说:“我怕你一时犯傻去找那老头算账,所以我的跟着你,不让你胡来。”

    看着阿贵十分认真的表(情qíng),我顿时无言以对,只能随他在旁边跟着。去胡海东那阿贵跟着倒也无妨,反正他也熟识。

    “都坐下吧,你们还真是赶巧,无为道教的几位刚走你们就来了啊!”看到我和阿贵的到来,胡海东并未表现出惊讶,反而显得十分平静。

    阿贵在旁边接话说道:“我是跟着小仨过来看看。我也不知道小仨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我带着浓烈的鄙视瞥了一眼阿贵,没想到这时候阿贵竟然把事(情qíng)全推卸到我的(身shēn)上。最近和阿贵接触的多了,才发现阿贵并不是傻,只是聪明的不明显,应该说是内秀于心吧。

    既然阿贵已经把我推了出来,那我不说明来意就显得有些不礼貌了,在胡海东面前我也不必隐瞒,如实说明来意,呵呵笑道:“就是想知道他们这次的来意,怎么他们会亲自到我们这里来一趟?似乎有损他们的颜面吧!”

    胡海东似笑非笑的看着我,道:“他们过来就为了道歉,因为上次陆晨阳的事(情qíng),为了不影响我们两方的关系,在这里当着南隅数一数二的教派算是给我们面子了,我想师傅知道这个事(情qíng)后也会高兴一番的,现在你也算是长了几分面子了啊。”

    “他们还真是客气啊!”我带着别有用意的语气顺口而出,怎么也想不通谢老道会这么好心,又或者那老头从良了?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又道:“难道就为了这点事(情qíng)?也不至于他们的领头者亲自跑一趟吧?”

    “你小子想问什么就直说,别在这给我绕圈子。”胡海东也不和我客气,直接说到正事上来。

    我摊了摊手笑道:“我还真不相信那老头会真心诚意的过来道歉,况且谁道个歉是一大早带着三四个人过来的,这么偷偷摸摸的不是别有用心才奇了怪了。你说了?”

    “你知道就好!”胡海东也是面露难色,叹了一口气又道:“他们过来一是看看我们的实力,二是看你有没有在这次的夺宝之列之中。”

    “可他们这样过来怎么会知道我们的(情qíng)况?你不会自己犯傻都告诉他们吧?”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样说,但一说出口就觉得是自己犯傻了,意思要么是说胡海东犯傻要么就是我说话没经过大脑。

    “你觉得了?”胡海东这次很鄙视的看着我。

    “就随口问问,就随口问问。”我带着尴尬的笑容解释。

    “他们从我这里走后就去找钟家的小子,估计(情qíng)况都会从钟家的小子那里得到,至于你的(情qíng)况也会(套tào)出来。”胡海东说完神色有些凝重,也不知在担心什么。

    “钟家?!”见胡海东在闭眼揉捏自己的太阳(穴xué),我又看向阿贵。

    阿贵见我将问题抛给他,他直截了当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钟家和无为道教有些关系。”胡海东喝了口水,虽有些疲惫但还是开口说道:“钟家以前是附属无为道教而存在,随着钟家慢慢壮大,钟家的一些人就想自立门户,谁知这事被无为道教知道,短短数(日rì)的时间,钟家一众有实力的就被无为道教给带走囚(禁jìn),钟家也就从那以后走上没落之途,而无为道教也就没再去找过钟家的麻烦,虽说如此,但钟家还是要靠无为道教而发展。”

    “没想到钟家和无为道教还有这么一段故事啊!”忽然想起钟家两兄弟那次的比试,那些技能似乎都不是一般人能够触及的,看来还是有些家底的。“你这样一说,那钟家两个兄弟还会将我们的(情qíng)况告诉他们吗?”

    胡海东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他们,又怎知道他们的想法,但应该会说一些的,毕竟钟家的现状不容乐观,而且钟家至始至终都没有脱离无为道教,以后若想壮大,还要无为道教多给机会才行,所以这次无为道教主动找上他们也算是他们的机遇。”

    “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出卖我们?”一想到钟家两兄弟和谢老道背后的无为道教有关系,心里就不是滋味,也不理会主位上坐着的胡海东,直接起(身shēn)准备去找钟家的两兄弟时,却被阿贵给拉住了。

    “你别说的那么难听,什么叫出卖?他们还不算不上。”胡海东歇了一口气,轻(身shēn)又道:“换做是我,想必我也会将这边的(情qíng)况如实告知。”

    “那我们该怎么办?就我们这点实力估计也不够他们消化啊!”想想若是和无为道教的打起来,能有两位数的人站在屠施仁的一方,还真算是屠施仁没看走眼了。

    胡海东摆摆手,说道:“这个你倒可以放心,这次来的都不是什么有实力的人物,摆在整个大陆勉强算是一般足矣。现在的莲峰谷你以为还会有多少好宝贝?早就被以前进去的给淘了个七七八八已经很不错了,也因此没一个宗派会安排有实力的过来,而且莲峰谷的结界经过这么多次的强制破开,破坏力早已大不如从前,就我和其他几处宗门的领头人联手也足已破开那道结界,之所以不毁坏那道结界,听师傅说是为了淘汰一些有野心的人罢了,当然这话还是无意中从他嘴中说出来的。不过如此(情qíng)况,应该也是和其他几处宗门有过沟通的。”

    “什么?此话当真!”我惊恐万分的看着胡海东,此时的胡海东虽有着几分疲惫,却也不像是说假话。

    胡海东正经的看着我,道:“你认为我像在开玩笑?”

    “我说怎么这次来的都没几个老前辈,原来是这个原因。”

    阿贵低声自语的时候,胡海东却在主位上开始运功调息。“这是怎么回事?”今天的胡海东和往常有着太大的差别,似乎特别疲倦。

    “胡大哥,既然乏了,那我们就不打扰了!”阿贵起(身shēn)拉了拉我,就(欲yù)往外行去。

    “哎!让你们见笑了,刚才和那谢老道对了一掌,一个不防吃了点亏。你们要走我也不留了,不过你们可别忘了保护自己,进莲峰谷之前还是别和外面的人动手的好!”胡海东说完又忙着调养起来。

    “那我们就不打扰了!”说完我和阿贵两人直接出了胡海东的休息地方。

    看了一眼胡海东的附近,都没什么人在,我问阿贵:“这里怎么回事啊?也不见有多少人在这里把风?”

    阿贵笑道:“和我们相比,胡大哥的实力可是强的太多,又怎会需要有人把风?你是没看见他动过手,光我们这点人都不够他对付的。”

    “那为何会在谢老道的手上吃亏?”几番思考还是没能说出这话,胡海东既然想装,那我又何必拆穿,不听阿贵刚才的话语,他应该也猜到胡海东是装的。“你还认识那些宗门的老前辈?”想不通胡海东搞什么鬼,我又转移话题到阿贵(身shēn)上。

    阿贵也不隐瞒,直言相告:“以前师傅带我们出去见识过,这些宗派有实力的老前辈我倒是认识。这次来后却是一个都没看见,我还一直好奇着,原来是他们都已经商量好不来了!”

    想到钟家两兄弟,我内心就一阵好奇,只想过去看看,遂对着阿贵说道:“刚才胡海东说谢老道他们去找钟家两兄弟,要不我们去看看,就偷偷的看看怎么回事,你说怎么样?”

    谁知阿贵并不领(情qíng),道:“不怎么样,他们那边肯定有你的仇人,过去见面肯定会出事,我想还是算了吧!”

    “那你一个人回去吧,我一个人去看看。”见阿贵不领(情qíng),我立刻转(身shēn)就走,也不理会后面跟来的阿贵。

    “别啊!你一个人去要出了事,我怎么和师傅交代啊!”阿贵跑到(身shēn)边后,一本正经的解释起来“我看还是我和你一起去比较好,毕竟多一个人手多一份力,而且我还能看着你,不让你冲动!”

    我们驻扎的地方在莲峰谷的东南方向,整个营地散落的比较开,和我住的地方相比,钟家两兄弟住的算是比较靠近外围,而且是在无为道教的方向,现在看来也不知道他们是有意还是无意。

    “你说我们这样算是贼吗?”看着我俩偷偷摸摸的靠近钟家两兄弟的帐篷,阿贵有些纳闷,道:“我们干嘛不直接进去,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qíng)。”

    “也是!”说完我就大步跨进了钟家两兄弟的帐篷。

    “你等等啊…”不等阿贵说完,我已经进了帐篷。“怎么样?都在啊!”跟着(屁pì)股后面进来的阿贵反应迅速,却是一个人强颜欢笑的自言自语。“走错地方了,我们待会再来打扰,你们有事你们先聊啊!”看见帐篷里有不少人,阿贵厚着脸皮说完后,拽着我就想往外面走。

    “小仨!”见是我闯了进来,钟天和钟地两人都愣在原地,想必都没想到我会这时候进来打扰,两人皆是焦急的看着我,钟地更是不断挤眼弄眉的示意我出去。见我笑笑没反应后,强颜笑道:“今天这里有客就不招待你们了,你们有事就先走吧!”

    见我被阿贵拉着要离开,一黄袍老道笑道:“还是迟会再走吧!来都来了,这么着急着走干嘛啊!臭小子你说是吧?”

    “你是再问我?”说话的正是谢老道。刚才在外面没注意里面的(情qíng)况,一进来才发现来的不是时候,除了钟家两兄弟还多了几人,皆是无为道教的,谢老道和陆晨阳赫然在列,还有另外三人,有两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还有一中年男(性xìng),倒是不知是谁,而且还是坐于主位之上,而谢老道和陆晨阳一样只是坐在次位,屋子里的主人,钟家两兄弟却是连坐都没得份,只是颔首伫立于一旁。

    “你就是李小仨?”中年人带着不容置疑的话语看向我。

    “你说是就是咯!”心里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从阿贵的双手下挣脱出来后,也是找了处位置坐下。

    不知中年男子是夸还是讽刺,一人自言自语的说着:“倒是有些胆量,倒也确实像是能够杀得了师弟之人。听说实力很一般,也就是靠着那老死鬼的几件宝贝混(日rì)子,到着实让人长见识。”

    “你管得着吗?”我倒也不惧此人,虽说还不知此人具体来路,但这里毕竟是屠施仁的地方,还是会顾忌一番,更重要的一点,这里有个我做梦都想杀的人,又怎会表现出惧怕模样。

    “上次让你给跑了,这次莲峰谷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不然…嘿嘿!”谢老道见我坐下,立刻不怀好意的开始讥讽。

    “比起某个缩头乌龟我自认为还是强上不少。也不知你现在(身shēn)体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吧?可惜了上次让你给跑了,不过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气运了。”我不甘示弱的反击,也不理会主位上的那位中年男子。

    或许是戳到了谢老道的痛处,他竟一反常态,带着十足的杀气,一字一句的说道:“小子,你找死!”

    “该死的是你!”我直言相向,也不惧怕谢老道。

    “嗯!”中年男子见事态有些失去控制,适时提醒“谢主事!别忘了你是什么(身shēn)份?这里是什么地方?又何必同这种人一般见识!”

    “大师兄,可不能便宜这混蛋!你要替师哥报仇啊!”另一位坐着的陆晨阳也是站了起来,一双水灵的眼睛却是带着几分恨意怒视于我。

    看了一眼在场的众人,中年男子起(身shēn)说道:“算了,今天既然被不相干的人打扰,那就先聊到这里吧,有机会再聊,我们还是先回去的比较好!”又对着(身shēn)边两人说道:“你们回去后还要多修(性xìng)养心,一点这事就让你们大动肝火,以后又怎么修得大道。”

    “臭小子,你等着,以后有你好受的!”走过我(身shēn)边时,谢老道很正常的放了句狠话。除了中年男子看也不看我一眼,剩下的皆是怒目圆睁,才带着不甘随着中年男子离开。

    “对不住了!”见无为道教的一行离开后,钟天才坐在位子上长须一口气。对我和阿贵笑了笑,钟地带着几分失落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后,道:“你们现在应该也都知道我们的事(情qíng)了吧?”

    我轻声回答:“嗯!知道一点点。”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就是。既然你们没什么事那我们先回去,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阿贵说着又是拉我离开。

    钟天看了我们一眼,不急不缓的说:“出了这事我和老弟也需要和家里沟通一番,你们要走我们就不恭送了,这次的事(情qíng)还望两位不要在外多说才是。”

    我拍着(胸xiōng)脯笑道:“放心,一切包在我(身shēn)上!”

    从钟天钟地两兄弟那离开后,我和阿贵也并没在多说什么,各自回自己的地方休息,勉强算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接下来的(日rì)子虽是出奇的平静,但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二章 无为道教光临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