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再见蒙面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章再见蒙面人

    最开始是一大汉,五尺腰围,真可谓是膀大腰粗,小仨我看着有些害怕,虽和他聊了几句,但我最后只记得他叫大鹏,其他一概给忘记了。接着就是最开始比试的两兄弟钟地、钟天,两兄弟,和他们倒是聊了好些时间,对他们算是有了个大致的了解。两兄弟家族以前单脉相传,加上自开宗门,算是自幼就开始功法练习,不过家族的原因,以及两人的极端(性xìng),因此常常拿来作比较,所以这次比赛的原因也就变得很简单,只是为了得出个胜负。用他们的话说,这次是偷偷溜出来的,最后回去还被好一顿教训。再就是那吴漾小伙,他的出现让我有些意外,怎么也想不通他会出现在这里,虽和他聊了几句,却也没有什么具体结论。最后来的是阿贵,他是由胡海东带过来的,胡海东将阿贵送来就走了,我还没来得及问他句好。

    “阿贵!”

    “小仨你也在啊!”看见我的出现,阿贵除了意外就剩下欣喜,高兴说道:“你也在这里啊。这几天不见你,我问师傅他说不知道,我还以为你不辞而别临阵脱逃了。没想到是在这里遇见你。”

    我给了阿贵一拳,以惩戒他的胡言乱语,什么叫我临阵脱逃?我小仨可不是这种人。也不和阿贵辩解,我关切的询问:“你是怎么过来的?现在(身shēn)体伤势如何?”

    阿贵摆手说:“(身shēn)体的伤势已经痊愈。怎么过来的还全靠胡海东,是他带过来的,不然我可不会走。”

    看来我这话说的不明朗,导致阿贵曲解我的意思了。我再次问道:“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啊?不是我代替你的吗?”

    阿贵摇头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今天胡海东大哥要我随他来一趟,我就过来了。可能是师傅出了力吧!”

    对于这个答案我也不敢肯定,毕竟阿贵的实力也不差,可这样一想,那我为何会在这里,难道也是实力的原因?

    “小仨,这是?”见我和阿贵聊得开心,钟天钟地两兄弟也走了过来。

    “是我一兄弟,叫阿贵,他是和曾姓考官比试受了伤,所以后面就没怎么出现。对了,还有两个人了?”见这里已有四人,我想把所有人都喊来一起聊聊,以便大家互相熟悉一下。“大鹏,吴漾都下来,有事找你们!”喊下剩余两人,这栋屋子里的六人算是聚齐,在大堂也就开始互相聊了起来。

    “我叫大鹏。”大鹏自己乐呵呵的说着:“这是我给自己取得名字,我这体型配上这名字我就觉得特别合适。我来自山野散修,能到今天这地步也算是勉强有些成就。我这人没别的(爱ài)好,就(爱ài)吃!而且吃得特别多,早年进入一家小宗门修行过,由于我这人的悟(性xìng)不好,又巧遇那宗门财力紧张,所以那老师傅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把我给驱了出来。”

    听完大鹏的自述,众人皆笑,大鹏也不介意,随着我们一起呵呵笑了起来。“你了?”钟地看向吴漾,也不介意吴漾的想法,直言询问一旁不甚(热rè)闹的吴漾。

    吴漾轻言说道:“没什么,都已经成了往事,又何必再提!我这人比较讨厌提过去的事(情qíng)。”最后一句说完,竟是带着几分杀意看了一眼钟地。

    大鹏见气氛一下变得尴尬,急忙转移话题说道:“兄弟,我见你比试那天也有些能耐,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看了一眼大鹏,吴漾毫无表(情qíng)的回答:“自己学的,算不上什么能耐。”

    吴漾的行为举止,让屋里的(热rè)闹气氛有些降温,大鹏倒是毫不在乎,依旧询问:“你也是自我修行?”

    “算不上!只是半路出家。”说完这句,吴漾就没有在说话。

    “这是怎么回事?”阿贵由于第一次接触,还有些不适应吴漾的冷淡,我们倒也不觉得奇怪。

    “过去早已经死亡,那些痛苦的过去不提也罢。”在我们满心疑惑之际,吴漾在扫了我们一眼后,独自起(身shēn)离开上了楼去,留下我们五人满脑子的疑问。

    “这是???”钟天看着吴漾离去的方向悠悠说道:“以为谁喜欢知道似得,别以为我怕你不成。”

    阿贵接话低声说道:“别这么说,他也许是被驴踢了。”

    钟天不解,问:“这怎么说?”

    阿贵忽然指着我道:“是小仨告诉我的。他说这种人只有被驴踢了,才同平常人有很大区别,所以…”

    看着众人默许点头模样,我哑然失笑,不(禁jìn)对阿贵心生几许佩服之意,这才叫活学活用。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又聊了一会才散去,内容无非是互相了解的过程。阿贵说完自己的故事,我才真正知道,阿贵在某种程度上和吴漾是一路人,他只记得自己被臣老师傅带回后的(日rì)子,以前的记忆不知被谁抹去了。至于我的故事,我就稍微改动的说了一番,毕竟有些事(情qíng)还不是时候告诉他们。

    再来这处豪华住宅的第十天,终于有屠施仁的下属将我们召集在了一起。在广场上,我才发现这处地方竟有着百多位和我一样参加比试的人,

    “我是屠施仁的弟子,叫狂战。”在众人面前,一位长得有几分霸气的汉子,满脸的黑色髭须。“今天我和几位师兄一起过来,就是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过些天我们将去莲峰谷,今天还希望大家有些准备。也许大家知道,第一名才有资格进去莲峰谷里寻宝贝。但是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你们也有机会,那就是结界裂缝。莲峰谷自创立到现在已有数千年,现在的莲峰谷虽然五人能破其结界,但是现在的莲峰谷结界早已不如当年那般坚硬结实,倒是会有许多同你们一样的修仙者靠这样的方法进去,当然也只限于那几个宗门。”

    狂战还在说着,下面却也开始议论起来。钟地在一旁小声说道:“那这样我们可就惨了,听家族长辈说,所有的结界裂缝最后都只要一半不到的生存机会,我看我们这下可以回去咯!”

    我又不淡定了,急忙询问:“真的只有这点生存机会?”又看了一眼在场的这么多人,那最后这里只能生存一小部分咯。

    “还不止!”一边的大鹏接话道:“我如果我们猜错,应该会有更多的修真者挤进去,当超过结界的限制后,结界会自动清理内部的修真者。所以我们就算进去了,也要面临一次结界的惩罚。”

    “那么悲剧?”看着大鹏认真模样,我打起了退堂鼓,这跑过去简直就是送死去的。那里虽然宝贝多,可是我的宝贝也不少啊!我自认为不是一个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人,我很自足现在拥有的宝贝,那我还去干吗?没事我可不会玩找死。

    “你不想去?不会是害怕了吧?”见我有些惶恐,大鹏在一旁呵呵笑着。

    我强装镇定,反驳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视死如归,不怕才怪,又不是什么好事,说不定是去送死来着。”

    ……

    “好了,众人安静点!今天要说的就这么多。不管你去不去,现在先在这里呆上几天,到时候自会有人带你们离开。”说完,狂战和其他一同过来的人才转(身shēn)离去,留下百多号人在广场各自议论。

    “你去吗?我不想去…”

    待到狂战一行人行的远了,这才听见有不少人表示要离开。

    “怎么样,想好了吗?”看着我面色有些沉重,大鹏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你觉得了?”我问向吴漾。

    看了一眼我们五人,吴漾边走边道:“我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但是我是非去不可,命虽只有一条,但我若不去,我怕以后的自己会每天后悔,所以我必须去。你说呢?”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你还真看得开。”

    大鹏一边说道:“他这不是看得开,是天生的这种((贱jiàn)jiàn)命。”在我疑惑的看着他时,他笑了笑,道:“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回到屋子,我又和阿贵聊了几次,不过结果都不怎么乐观,这傻小子吃了秤砣铁了心的要去,我怎么都说服不了他。我不想去也不想他去,阿贵的实力在地仙境界还算能独当一面,但是在整个修真界估计有多远就能排多远,去哪结界真能活着回来已经算是万幸。

    “哎!愁煞老夫了!”入夜,独自一人看着窗外,心里还在为去莲峰谷的事举棋不定,这已经是第三天了,我却还没拿定主意。

    在窗台还在愁思时,忽然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一下,惊吓的我大叫一声,再往一旁闪退时,看清了后面的来人。一(身shēn)黑袍突显着壮硕的(身shēn)材,看不清面容只因带着个面具,就连眼睛都深深埋藏在面具之中,是那位蒙面人。

    “你怎么来了?”虽有些好奇,但对他还是有些提防,对他的(身shēn)手我一直保持肯定,加上这种地方都能够随便出入实力肯定不简单,同时对他我一直不甚了解,所以离他远点我倒觉得心安实在。

    “为你的事!”蒙面人看了外面一眼,转(身shēn)走进屋子,找了处角落坐下。在蒙面人进入屋子的同时,那些发光的宝石竟慢慢暗淡下来,桌上的那盏油灯不知何时已经熄灭,屋子里一下子变得有些昏暗。

    “我的事?”我不敢肯定他说的真实,至少换做是我肯定不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大半夜的冒险到这种地方来。我再一次询问,道:“你这么晚来是为了我的事?”忽又看了看房门,急忙过去将门拧紧,要是被别人看见了,那我可就不好解释了。

    蒙面男子看出我的担心,坐在角落不慌不忙的说:“放心,我刚来的时候就已经注意你这栋屋子里的其他人,他们都在忙着修行,可不像你这样忙着决策该怎么办。”

    我回到桌边坐下,正视蒙面男子,道:“你可不可以揭下你的那张面具?”

    蒙面男子被我这话题问的一愣,半响才伸手摸了摸脸上这张面具,带着几分深沉语气说道:“面具戴久了,就摘不下来了。你会有时间让你看到的,但不是现在。”

    “那算了!”我摆手打断他的说话,道:“你来这里为了我的什么事(情qíng)?”

    蒙面男子一字一句的说:“去莲峰谷!”

    我有些意外,没想到蒙面男子这次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qíng),带着几分惊讶看着蒙面男子,问:“为什么?”

    蒙面男子正色道:“去莲峰谷的不仅仅有你们这支队伍,将会有十个队伍左右,而且无为道教也会过去,只是去的是南隅国内的分道观,而这次领头人就是你千辛万苦要找的人。”

    我急忙接话道:“谢老道?”

    “正是!”

    我带着几分犹豫,问:“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qíng)的?”

    蒙面男子突然带着几分笑意,道:“威((逼bī)bī)利(诱yòu)。无为道教的那群混蛋也是人,当然就有着人的弱点,只需费点小手段,这些事(情qíng)当然就知道了。”

    蒙面男子的如此言语,感觉就像是在陈述自己的胜利之道,对他的这种行为,我不敢恭维又有些害怕,能把人的弱点当做利用打探(情qíng)报的工具,我只希望这种人最好不是对手,不然自己随时都会死亡,还好他和我不是处在对立面。

    看着对面的蒙面男子,突然觉得有些陌生,我恭维道:“你还真是厉害!”

    “哈哈!”蒙面男子带着几分厉色道:“你在奉承?”

    我辩解道:“不敢,我说的都只是事实,难道不是?”

    “哼!”蒙面男子冷哼道:“别说这些废话,这次过来就是希望你能去莲峰谷,当然不去也要去!”

    我带着几分骨子里的倔强反问道:“真的就没得选择了?”

    蒙面男子看了我一眼,有些不耐烦的说:“你还要选择什么?你找了那么久的仇人就在那里。我告诉你,因为上次你杀了王硕王城主后,那谢老道可就再也没出过无为道教总坛,这次应该是总坛下的死命令,估计就是看在他以前在这边呆过,所以才会由他带队。不然哪有这么好的机会,过了这个村可没那个店了!”

    蒙面男子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想去莲峰谷那了,确实因为那个谢老道,但还有一部分其他原因,我忽然记起我前些(日rì)子答应了臣老师傅,我还要替他的徒弟弄些宝贝来的。

    见我没说话,蒙面男子又道:“你是不是担心怎么进去的问题?我可以告诉你,这都不是问题,你(身shēn)上的那件软甲可不是你想的那么差劲,你到时候随便找出结界裂缝进去,都不会要你的(性xìng)命。”

    这下我可乐坏了,这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那我必须的去啊!不过在准备说去之前,我又问了句:“真的有那么厉害?你确定不会要我的(性xìng)命?”

    蒙面男子点头道:“我骗你有什么好处吗?那里的结界裂缝还不至于那么厉害,最多只会让你收个七八层左右的伤害。”

    “尼玛!”我忍不住在心里将蒙面男子的家人问候了一遍,这也太坑了吧,七八层的伤害,我进去了不等于送给谢老道宰,这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见我又不做声,蒙面男子忍不住摇头骂道:“瞧你那熊样!”

    我尴尬的笑道:“命就这一条,我可不敢随意糟践!贵着了。”见蒙面男子有些不耐烦,我才认真说道:“放心吧,我会去的,那里可是有我的仇人。”一想到谢老道,我就有种想将他粉(身shēn)碎骨的冲动,我至始至终都记得那老道士将我重伤的(情qíng)景。

    蒙面男子确信我会去后,才起(身shēn)准备离开。

    “等等!”我想想还是问了一句:“你要我过去的原因是什么?”

    “以后再说吧!天色不早了,该休息了。”再到窗台门口时,蒙面男子回头又道:“我喜欢黑暗,这种环境希望你以后能接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