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仙人比试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二章仙人比试

    晚上找了处酒楼歇息,毫无力气的躺在(床chuáng)上,回想着那位蒙面男子的言语。

    陌生男子告诉我这么多消息,究竟适合意图?一个魔教中人为何要到城里来?

    现在想想都觉得鲁莽,不该这么早离开,不然还可能(套tào)取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最后他的神秘消失,让我越发觉得有些古怪,唯一肯定的是此人非等闲之人。

    又想起怀里的那支令牌,刚才天黑没有过多注意。手里的令牌,不过巴掌大小,却有着几分压手,也不知什么材料制成。令牌一面除了颠覆两字外,原来还有细小四字可在下角‘世间所有’,就这样再无它字。另外一面除了三只手相连外,再无别的刻画痕迹。

    “这令牌有何作用?又代表着什么?又为何要将它赠予我?”摸着手中的令牌,有些猜不透侧蒙面男子的想法。他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将他赠予我,说不定还有(阴yīn)谋在里面,可想想又否决了,暗叹自己狗血剧看多了。

    最后蒙面男子说的,要我去参加城内的那仙人比试,还有我要找的人。可我要找的是谁?难道是谢老道?可笑,他又怎敢到这种地抛头露面的,真是可笑。

    半宿睡下,早上不知因何缘故,楼下人群吵闹不停。透着模糊的双眼看了一下窗外,里外三层的人群将一处告示榜围着,距离有些远,我也听不清楚他们说些什么,无聊中睡意来袭,又回到(床chuáng)上睡下,直到晌午。

    带着饿意来到柜台,要来一份切丝牛(肉ròu)后,又询问店家

    “店家,一大清早的外面因何事吵闹?”

    店家笑道:“还不是因为仙人比试。这仙人比试可不是定期举行,再说了在他处咱普通百姓可是难得一见,你说这一个月后的比试大家能不多开心吗?”

    原来是那仙人比试,不就是那蒙面男子说的嘛!

    我带着讥讽嘀咕说道:“那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是打来打去的。”

    酒家看了我一眼,反驳道:“是也不是,他们可不像咱们一样挥舞着粗胳膊细腿的,照着对方脸上就是一顿乱抡。”

    店子里此时没什么人用餐,又没什么活计。店家卷了一圈袖子后到我桌边坐下,又是喊伙计拿了一瓶小酒过来,捋着胡须侃侃说道:

    “那些仙人们打架哪一个不是有些莫大神通,哪位仙人的一招一式不是惊天动地的?

    又瞟了我一眼,唏嘘道:“哪像咱有些人说好不打脸,打脸伤自尊,可最后不都是非照着对方鼻子脸狠揍一顿,打得连爹妈都不认识。”

    “噗嗤“我刚进嘴里的满口牛(肉ròu)全喷了出来,笑道:“店家您还真说对了,想必您以前一定是一位打家的好手。”

    “哼!”店家嗤鼻哼道:“再厉害有能这样,也没通天的本事,哪像那些仙人,一个个都能长生不死。我们啊也只能在他们比试时,呆在一旁好好看看。其实在旁边看他们比试也是(热rè)血沸腾。”

    看着店家完全沉浸在个人演讲里面,我不好意思打断他的话语,安心作一名倾听者,静心的听着店家讲述。

    店家闷上一口酒后,接着说道:“数十年前的一次仙人比试,你是不知道有精彩。四面八方汇来的仙人可谓是各有神通,各种仙器道法神出鬼没。而且为了争夺第一,最后的两位仙人竟是引得天神发怒,城外的梨山擂台都是被天雷劈得四散崩裂,可惜的是让第三名捡了便宜,一二名却拼得个伤亡惨重,听说两人至今都没恢复。”

    我忍不住打断问道:“他们为何要如此拼命?”

    店家忍不住咂舌说道:“还不是因为第一名有个好的奖励。说是可以随从城主大人的队伍一起去莲峰谷。据说那里有着不少的仙家宝贝,当然也就有不少的仙人拼死追求咯!”

    原来如此!我突然有几分兴趣想去城外梨山上看看。

    “店家我问一下,那擂台在何处?”

    店家指着梨山的方向朗声说道:“在梨山半山腰,那片最宽阔的地带,出了城门你就可以看到了。”

    我起(身shēn)道声谢后,就直奔城外而去。刚才听店家一顿胡吹,还真有了几分兴趣,至于比试还真没兴趣。

    步行半个多时辰,穿过拥挤的人群,终于走出了长山城。

    现在的季节应该是秋天,一山是红叶遍染,一山却是黄叶蔓延,一黄一红将长山城夹杂着,仿佛在向人们炫耀着各自的美丽。放在天朝,此地应该是绝佳的观赏之地吧!

    行走在梨山小路,周边的梨树已经届满果实,千米左右的山坡皆是梨树,随手摘下一只,往衣袖上擦拭后,咬上一口倒也味道不错。

    现在正是采摘旺季,梨树林里有着不少的农夫正忙着采摘。估计一个月后采摘就要困难很多,那时此地应该就像城内一样的人流拥挤,梨树园估计也会损失不小。

    行至半山腰,气温已经慢慢降低,时而吹来的凉风让我忍不住战抖一番,心里边骂该死的擂台设在这山腰之上,却又牟足了劲往擂台那里攀爬。

    终于看见了擂台,十几丈的位置就是几座高大的擂台,两两间隔有些远,却又能彼此看见。此时的擂台附近,还有不少的修真者在看守。

    圆如石柱的擂台高不过三四丈,宽却有五丈之多。整个擂台是斜着突出山体,仿佛是被人用莫大神通直接插进山腰。也不知是何人发现这处绝佳的比试场所。

    转(身shēn)再看长山城时,我很想大吼一(身shēn),已解心中的压抑与兴奋。

    此时的长山城就在脚下,一切尽收眼底。城内的行人密集的有如蚂蚁存在。建筑也是一眼就能区分贫((贱jiàn)jiàn)富贵之处,城内由中间向四周慢慢扩散,等级也在降低,建筑也是越来越差,差到只剩片瓦一砾的小屋。最后一条条繁荣的街道将它们的贫穷掩盖的不着一丝痕迹,长山城也就那般光鲜亮丽。

    再看枫叶山,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一株株枫树皆以泛着红光,一眼看去整个枫叶山就像披了件红色的披风。慢慢往上看去,不见山顶的(身shēn)影,山顶早已经刺过云层,消失在无边的蓝空中。

    我忍不住感叹:“这么美的地方,打架真的是可惜了。”

    一转眼就到了仙人比试的(日rì)期。

    前几天我才知道,这仙人比试竟是不需报名,若想踢台直接上去就是,不过只有三天供你踢台的时间。

    仅有的几点要求:一不许下死手;二不得使用魔教手段。

    这(日rì)我早早的起来,带着几分看(热rè)闹的心(情qíng),火急火燎的往外行去,赶往城门口时,发现不时有修真者借着飞剑飞过头顶,直奔梨山而去。许多和我怀着同样心(情qíng)的普通人,却是脚下生风,像着了魔一样往城外疾驰而去。

    跟随着人群往城外移动,我不知怎样表达此时的心(情qíng),有激动,有兴奋,又有着几分好奇。

    一大早还出门时,以为可以占个好位置,在城内看见飞奔的人群后,就有几分失落,走出城门一看梨山,就只剩下骂娘了。

    大清早的梨山,有些薄雾环绕,平时冷清的擂台周边已被不少人抢占了地利,而且还有更多的人在慢慢往那几处位置蜂拥而去,一些能御剑的仙人则选择了在空中观战,可恨我没学御剑之法。

    我一边恨恨咬牙,一边脚步如飞,有如外挂加驰。在步法频施的同时,双臂用力不断拨开抢道之人,(身shēn)体游刃众人的缝隙之中。在众人的错愕与叫骂声中,我不断的前移,慢慢朝着擂台前行,也不在乎背后的谩骂。

    花了一个多时辰,在人们还未扎稳脚跟的时候,我已经驻扎在了一处高地,是前几天挑选的优良地理位置,一处古树的尸体,有一定的高度,又有空间供我坐下,这处古树死体上一可以观览到大部分的擂台,二可以注意到远处的人群,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有人突然喊道:“看,城主大人从府邸出来了。”

    回头看长山城内,中间城主府里的那片区域确实有十多位各色衣服的人御剑而来,而且速度极快,眨眼就已经到了眼前。

    领头的是一位儒雅的中年男子,风度翩翩又不失洒脱。

    “他就是屠施仁?”我有些不敢相信,这名字与相貌太不成比例了。

    人群里随之不断有人喊道:“城主大人好,城主大人吉祥。”

    这里的民众对屠施仁充满了敬意,不仅仅因为他对民众充满了关(爱ài),更是因为他体恤民众,知道民众的疾苦。

    此时旁边一人小声说道:“看来这屠施仁有些本事,这里的老百姓把他都快当神了啊!”

    另一人接话,小心翼翼的说道:“你小声点,这里可不比别处,要是让人听见了,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我们来这里可是为了咱师傅的目标来着。”

    听完最后一句,我好奇的看了一眼说话之人。穿着打扮有些熟悉,却记不起来在哪来看过。

    此时屠施仁已经坐上了特意安排的主位。主位是在一处高台之上,也是这里最适合观看比试的的位置,那里不仅可以看到所有擂台,还能看清下面人群的一举一动。旁边还有十几个位置属于随同一起过来的人坐的,不知那些是不是屠施仁的下属。

    “大家安静一下!”见吉时已到,屠施仁朗声大喝,现场所有人很有默契的安静下来,空中的御剑仙人也是停止喧哗。

    “各位,今天是我长山城仙人比试的(日rì)子,屠某先啰嗦几句。我在这长山城里几十年了,这是我第三次举办仙人比试,也将会是我最后一次举办,所以我不希望到时候有任何意外发生,不然…”

    在屠施仁停止说话的时候,一股磅礴的气势自他体内溢出,浸染在场的所有观看者。

    “这是立威!”看着屠施仁这招小把戏,我也不放在心上,依旧优哉游哉。

    “砰!”

    突然的一声响动,惊动在场所有人注目观看。一名黑衣人被突然击飞,人还在空中的时候就已经化为粉末,或者说是血渣,血水却没有溅落到人群中,在空中就已经化为了无形。

    “这是天仙巅峰的实力!”

    人群里不断有人在惊叫。有为突然而来的杀人事(情qíng)而恐慌,也有为屠施仁的真实实力在惊叫。

    我是被屠施仁的实力震惊住,怎么也没想到这一城之主的实力竟能随便((操cāo)cāo)纵别人的生死。难怪敢一人举办如此盛大的比试,一般仙人敢在此造次,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屠施仁这时又道:“大家不要惊慌,刚才我杀的只是一名魔教中人,死不足惜,又何必如此恐慌,大家说是不是?”

    “是,是,是…”

    看着如粗诡异的一幕,众人虽说的如此轻松,我却高兴不起来,感觉有些沉闷,似乎与他们格格不入。

    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弱者的生命永远是那样毫无价值,甚至不值一提。尽管是一名魔教中人,可是他也有着自己的生命,为何说没了就没了?

    我有过两次杀人的经历。第一次的意外(情qíng)况,我差点没呕吐到虚脱,第二次的杀人却已经没有了感觉,也不知是自己真的心冷了还是已经适应。

    作为一名旁观者,再次目睹死亡的经过,我却有种压抑和悲凉。

    “想必大家不会忘记仙人比试的规则…”屠施仁还在主位上面诉说着,我已经没有心思再听下去。

    看着四周的人群,好像已经忘记刚才发生的恐怖事(情qíng),都是神(情qíng)专注的看着高台的主位上,看着那个发言人。刚才的一幕已经牢牢的刻在脑海里,虽有几分恐惧,我却想笑,是嘲笑!原来这个人社会是如此的冷漠,他们不过是带着人皮的冷血动物,在他们的眼里生命早已如同草芥!

    “我宣布仙人比试正式开始。”屠施仁的讲话终于完毕,虽然话语不长,对我却像是一种煎熬。

    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中,一位手持长棍的武者跃上最中间的稍大点的擂台,人群里再次爆发出各种嘈杂声。

    “铛”巨大的钟鸣之声终于响起,响彻天地。

    比试终于开始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