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对话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一章对话

    “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也没资格!我可以告诉你想要知道的,不过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蒙面人说完也不回头看我一眼,直接转(身shēn)就往外走,好像很有信心我会跟随着他。

    “你不等等我?这里我不熟啊!”尽管对他不熟,但直觉告诉我可以信他。况且对于这里我真的不熟悉,还是有人带路比较好。说完我急忙跟上蒙面男子,又是有些提防的故意拉开点距离。

    跟着蒙面人七弯八拐的来到一处小院子前,看了一眼四周,和旁边的建筑没啥两样,都是贫民窟。

    我有些鄙夷说道:“就这里?”

    “你认为哪里适合?”蒙面男子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要想住城主府也可以,除非你不想要你那条小命。”

    我尴尬的笑了笑,有些恼火这人怎么这么不给面子,每字每句如此简洁,却又恰到好处的将我的虚伪解开。

    进了院子后,我没在往屋子里走,有些不放心。

    “你怕了?”蒙面男子回头瞟了我一眼后淡淡的说道。

    我急忙反击,道:“我,我哪有!我又岂会怕你,我要怕你还来这里干吗?”

    男子依旧淡淡的说道:“那进来吧,我们不可能在外面谈。”

    “我…”忽然发现自己着了这人的道,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在等着我,有些惧意,可不进去就被鄙视。环顾屋子外一眼后,咬咬牙快速的走了进去。

    “哐!!!”

    大门在我背后一下子关上,不留给我丝毫反应时间,黑暗一眨眼就将我和蒙面男子吞噬在屋子里。。

    我急忙后退,带着几分恐惧问道:“这是干嘛?”蒙面男子太过于神秘,让我好奇不已,也是一路跟来的原因。可现在却有些后悔。我不知道蒙面男子在干吗,内心不紧张是假。黑暗的屋子里,我看不清任何东西,又不敢随便使用控火术,贴着大门站立的我,手在颤抖了几下后,还是没能将刃拿出来。

    “咔”

    打火石将油灯点亮后,屋子里一下子有了光亮。透过油灯,蒙面男子面容有些扭曲,(身shēn)影也是如恶魔般在墙壁上蔓延。

    蒙面男子不知从哪里拿来两瓶酒,将酒瓶放在桌子上后,矮(身shēn)坐在凳子上淡淡说道:“过来坐下就是,你要害怕现在也迟了。”

    我慢慢走道桌子边坐下,问道:“你这是干吗?”

    “给!”蒙面男子在我坐下的那刻,酒瓶刚好落在我的桌子面前。

    我好奇问道:“这是?”

    “喝点酒压压惊!”

    “…”慢慢揭开瓶盖后,一股冲脑的异香险些让我昏迷,摇了摇头清醒后,我没敢再碰酒瓶。酒闻起来确实很香,可是我猜不透蒙面男子是何用意,也就不敢放心的喝眼前的这酒。

    “你害怕还是担心?”男子再次激我。

    我看着饮酒的蒙面男子,带着几分生气说道:“这到底是何用意?我都已经随你来这里了,可你什么都不说。你再不说我立刻就走!”

    一盏油灯,在摇晃中给予黑屋子一丝微光,墙壁上的黑影随之摇曳。看着四壁空空的小屋子,我有着说不出来的惧意,内心的恐惧已经胜过了好奇,我很想一下子跃出去,远远的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这里是我在长山城的住所。你应该猜到我是魔教中人,所以黑暗更适合我这种人,平时这里也是这样奇缺光亮。”男子依旧在喝着手里的酒,声音还是那般平静,仿佛是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蒙面男子是魔教中人我倒是猜出几分,只是为何会住在这里,我想不懂。

    “你为何要住在这里?”

    蒙面男子咽下一口酒后,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我有些气急,道:“那你开始不是说可以告诉我一些想要知道的事(情qíng)吗?我问的也没见你回答几句。”

    “你说,除了我的事。”

    “你知道多少关于无为道教的事(情qíng)?”我不敢确定此人知道无为道教的多少事(情qíng),但既然他是魔教中人,那肯定非常憎恨无为道教,那我就不必担心他会加害于我。

    听到我要打听无为道教的事(情qíng),蒙面男子停止了喝酒,将酒瓶放在桌子上后看着我淡淡问道:“你问这个干嘛?无为道教的事(情qíng)我确实知道不少。

    被蒙面男子看着,我总觉得不自在,急忙解释道:“你不都知道我前不久才杀了无为道教的人。既然已经成为了他们敌人,那我不多了解一些敌人的信息,我怎么与他们斗下去。”

    “呵呵”男子淡淡的笑了笑,道:“说的也是。”声音再次恢复平静,道:“那你想知道什么?”

    “你就说一下无为道教的事(情qíng),我(挺tǐng)好奇的。”我对无为道教知道的还真的不多,鱼老给我的信息也不全。

    蒙面男子难得没有再喝酒,将酒瓶放下后,看着油灯慢慢说道:“无为道教由无为道人在五百年前创立,那时候正好是仙魔两方大战时期,无为道人就趁此机会将无为道教发展壮大。在修真界,一个宗门要想壮大肯定会引起许多同道的不满,无为道教也是如此。放佛一夜壮大的无为道教当然受到了不少宗门的敌视,可惜无为道人有着他自己的过人之处,当年那些打他主意的仙人最后不是死就是残了,总之没有一个落得好下场。无为道教壮大后,无为道人就将教派化为五大分支管理,炼器观、武观、药观、女子观、宗正观,其中宗正观是教派核心,由髭须老者掌控,炼器观的领头者是贾明,武观的领头者是任天涯,药观的领头者是薛明山,女子观的领头者是郦城玟。五人实力仅次于无为道人,皆是天下大乘者。两百多年前,无为道教曾经一教打下十派九门,奠定了在修真界的真正地位。从此在无人敢触碰其翎羽。”

    “啊!”我被无为道教的光辉历史给震住了,这无为道教这么厉害,我以后怎样去找那老不死的麻烦,想想我曾经还答应了鱼老替他报仇的,这下我真的是撞上了铁板了。我苦笑着再次问道:“无为道人真有那么厉害?”

    蒙面男子看着我道:“你不信?”

    我急忙摇头,道:“不不不,我信。就是想听你再说说。”

    蒙面男子再次喝下一口酒,才说:“在修真界人们称他为狼狐狸,就是说他想狼一样凶狠,又像狐狸一样狡猾。而且此人一(身shēn)修为早已无人知晓,天下早已是难有几人能敌,现在估计不超过五人。”

    我挠了挠脑袋,再次问道:“那你再说说哪个王城主是无为道教的什么人物。”

    “你杀的那人?”

    我点头回道:“嗯!他应该在无为道教地位不低吧!”

    蒙面男子点了点头,道:“确实不低,他是宗正观较有天分的弟子,也是髭须老者比较看重的人。只不过十年前因为宁城一事,道行有些损失,所幸他师傅髭须老者替他弥补了回来。”

    我惊叹道:“原来他这么有背景啊!”

    蒙面男子看了我一眼,又道:“你今天一天就是为了这事?”

    我连忙摇头,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什么王城主,死都死了,我还关心他干嘛。“我是想打听一下以前这里的一位叫谢老道的道士。”

    “谢老道啊!”

    听蒙面男子的语气,似乎知道一些消息,我急忙接话道:“嗯!你难道知道?”

    蒙面男子点头道:“知道一点,十年前因为宁府一事,他就回总教了,至于他现在的(情qíng)况,我就不怎么知道了。”

    “回总教了?”我有些失落,没想到那老不死的真的做了缩头乌龟,心里不(禁jìn)将他老祖宗问候了一番。

    蒙面男子带着几分笑意说道:“我能问你一件事(情qíng)吗?”,

    我几分烦躁,语气不悦的说道:“你说就是。”

    蒙面男子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你与无为道教有何仇恨?”

    我丝毫没在意蒙面男子,正满心咒骂着谢老头,不假思索的答道:“这事说来话长。”

    蒙面男子轻声道:“那可否说来听听?”

    我摇头道:“长话短说了又不如不说,所以还是免得浪费口舌。”

    “你在玩我?”

    蒙面男子带着几分不善,让我一下子醒悟过来,急忙摇头道:

    “这事我曾答应过某位老前辈,除非我死了,不然这事绝不会吐露半字。”

    “哈哈哈”蒙面男子突然仰天大笑起来。

    “你在笑什么?”我有些不知所云。

    蒙面男子笑道:“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像你这种傻子。我这活到现在还从没看见过你这种人,这世上那里还有什么答应别人的事,要用死来换取?别说我不信,你去问问这城里的所有人,看他们信不?”

    “很好笑吗?”我怒声而起。没想到这人是在嘲笑我,我满腹怒意,道:“这不叫傻,这叫(情qíng)义!你活了一辈子,难道这都不懂吗?”

    “等等!”在我转(身shēn)离去之际,蒙面男子将我拦了下来,又道:“能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吗?。”

    听得蒙面男子说话比较诚恳,我用敷衍的口气说道:“李小仨!”

    蒙面男子有些惊讶,道:“你是李小仨?”

    “对啊!有什么事吗?”我不知道我的名字哪里吸引了他,内心里只期待别是坏事就好。

    蒙面男子突然又恢复淡定语气,道:“没什么,没什么!”

    “既然没什么,那我就先走了。”我不想再在这黑屋子里聊下去,感觉有些烦闷。

    “希望你今天的事别和任何人说,对了,这个给你,有朝一(日rì)若是能帮得到你,那就是我的一片心意。”蒙面男子没有丝毫挽留,却是莫名其妙的丢给我一件东西,一支令牌。

    我好奇问道:“这是?”

    蒙面男子笑道:“算是我的一点心意,对你应该还有些帮助,收下就是。你也可以当作是我为以后买下的筹码,到时候若有需要,还希望小仨兄弟你别推辞就是,当然你也可以拒绝。”

    “那敢(情qíng)我就不客气了啊!”看了看手中的令牌,一面刻着两字‘颠覆’,另一面就三只手握在一起,也不懂里面的意思,将其收入囊中后,直接推门出去。

    “希望你一个月后能去参加城里的仙人比试,会有你要找的人。”走出大门,屋子内再次飘出这么一句话,让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小屋子里。

    暮色洒进低矮的屋子里,昏暗却还能看清屋子里的一切,此刻竟是什么都没有,除了桌椅。那凳子上的蒙面男子竟也不见踪影,桌子上也是毫无他物。这才多久的时间,怎么一下子就不见了?我想走进去,最后还是没能抬起脚步。后背有些发凉,这才刚刚天黑,怎么就见鬼了?摸了摸口袋,那支令牌却又好好的躺在囊中。

    “那人哪去了?”

    我怔怔的在站立门口,看着屋子里的一切,直到什么都看不见后,我才后知后觉的慢慢离开。

    昨晚有点小问题,没来得及更新,今(日rì)中午补上,望大家喜欢。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