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秘屋子与黑衣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人小代 书名:使命逆天
    第十七章神秘屋子与黑衣人

    不知睡了多久,慢慢有点了意识后,就感觉(胸xiōng)口钻心的痛,又觉得全(身shēn)脱力般竟是使不上一点力气。

    “我没死?这里不像(阴yīn)曹地府啊!”看着自己所呆的地方,明亮稍显宽敞的小屋,屋子里并未有很多摆设,简单的桌椅之外,并无任何多余添置。

    “这是哪里?”忍受着(胸xiōng)口的疼痛,努力坐起来,想看看这里具体是何处?

    “有人吗?”我沙哑的喊了几声,确定没人回应后,才无奈作罢。

    “这是?”忽见桌上有个巴掌大的葫芦,葫芦下面还有封信。

    先是好奇的打开葫芦盖子,意料中真的还有几颗药丹。又好奇的拆开信封,信里的内容,如下:

    你一定好奇我是谁,这个答案我想以后你自会知道,先保持几分神秘。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先行离开。醒后,你的伤势应该差不多好了,那葫芦里的是我特制的疗伤药,你若觉得(身shēn)体还有不适,再服下一颗即可,切记不可多吃,这每一粒药丸会让你睡下十天左右,我将你救下的时候,已经给你喂服了三粒,你自己去算算时间去。话说你小子下次注意点,别有事没事去找死,你以为你是命运之神的儿子,每次都能大难不死?还有别只靠着那几个没用的宝贝,就能在这里横行霸道,对修真界的某些人而言,那也不过是稀烂玩意。你在这里放心养伤,也不必担心无为道教的人会找到这里来。待你伤好后,出了屋子,闭上眼睛直接朝前走就能出去了,十息时间即可,不过期间切勿睁开眼睛,否则出现意外,我可不会负责。

    “就没了?写的什么这是?”拿着这小小的纸条,我再次翻来覆去的看了遍。只觉毫无头绪,信里说了些有的没的的,看得脑子晕晕乎乎。

    细看几回终于懂其意思,只是好奇会是谁将自己救下,却又这般匆匆离去,信上还说了我(身shēn)上的宝贝,他似乎对这些宝贝们没有丝毫兴趣。又有几分好奇这屋子,为何信上会要求我用如此法子出去?越想越觉得心里难受,竟是想着走出去看看,可惜一(身shēn)无力,不得不倚靠着坐在(床chuáng)上。

    看着空空的屋子,忽又有种如梦里的感觉,不敢相信我竟然还能活下来,但(身shēn)体的疼痛让我相信这不是个梦。

    “这是真的?是真的!”喃喃自语的我,带着几分自嘲庆幸又一次活了下来,没想到小仨我这么受命运之神眷顾。

    “难道我真的是命运之神的儿子?”想想还是否决了这个不可能的事实,话说知子莫若父,我又何尝不知道我父亲的那点本事。

    坐在(床chuáng)边,久久思索无果,想起了那次战斗,那次战斗的最后交锋。

    夜空里,乌云下,蓝色雷电不断的照亮夜空。雷电包裹着下的王城主,就这样静静的伫立在虚空里。在王城主的咒语念道下,包裹天龙枪的雷电之力,渐渐幻化成一条蓝色的虚龙,沿着天龙枪在虚空中盘踞着,两眼直直的盯着我,盯着被煞气包裹下的已是一团黑影的我,不带一丝气息。

    或许观战的众人早已被此(情qíng)景吓破了胆,又或者只剩下虔诚。夜色下能看到的普通之众早已是匍匐在了地上,未曾见过传说中的龙,今朝一见,一了心愿,死不足惜。

    一(身shēn)煞气包裹的我,如影子般隐藏在黑夜里。看见龙的虚影时,心里一阵无奈,我多想和他们一样俯首扑地,以示我的虔诚。可是我没有,我的(身shēn)体已经不再听从大脑的使唤,就连吞咽口水都已不受控制,可那无形中的威压却直接印在心里,让我是有苦难言。

    那道蓝色雷电的龙影出现时,我已脚踩虚空,手握大刀,就这样势单力薄的劈向了那道龙影,劈向了那团华丽无比的龙影。

    “你找死!”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王城主终于动了,还有那条龙影,确切的说是天龙枪,带着无与伦比的灿烂的蓝色雷电刺了过来。

    眨眼之间,我和王城主就在虚空里战到了一起,刃和天龙枪各自携带者无穷之力对碰在一起。蓝色和黑色两团光影快速交战在一起,又在刹那间各自分开,这次打斗竟是没有惊天动地,像是一部无声的电影,只是一幕幕安静的播放。

    刃刀(身shēn)上厚实的煞气在于天龙枪触碰的刹那,再一次的奔袭到了天龙枪上,雷光竟是挡不住,转瞬间煞气就已经席卷整个天龙枪,甚至还在朝王城主的(身shēn)体奔去。看见煞气又一次奔袭到了天龙枪上,王城主在诧异之后,急忙将天龙枪撤了回去,同时不断口念道诀。这时的煞气不仅是天龙枪看上去死气沉沉,而且王城主的手上已经沾上了煞气。雷电不断的斩落厚实的煞气,但依旧微不足道,天龙枪已经被煞气包裹,那道龙影越来越淡,也越来越漂浮。

    和王城主分开后,我停在空中没有再发动攻击。因为在远处的那耀眼的雷光之中,王城主的脸孔已经慢慢被煞气吞噬,变得越来越扭曲,生机一点一点从他(身shēn)上消失,那道龙影也是一点点被煞气吞噬殆尽。与此同时,我却发现自己体内的生机在慢慢恢复,力量也在一点点增加。我忽然觉得煞气是在吞噬王城主的(身shēn)体能量后在为我提供能量。现在想来却是多了几分后怕,没想到刃竟然还有如此可怕的附属功能。

    一想到那些煞气,脑子里又蹦出好些疑问来。那些煞气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贮存在刃的刀(身shēn)里,只要在尝到鲜血的滋味后,才会冒出来?刃怎么会有着这么浓郁的煞气?另外就是(身shēn)上的马甲,为何会主动抵挡那道光镜的青光?为什么会多次散发出特殊能量,将我从死亡边缘救下。真的是护主吗?还有那次腹部为什么会突然有灼烧的感觉?最后又为何会主动疗伤…这一切都还是未知!

    满脑子的疑问越想越多,本来(身shēn)体就虚弱,这下更是有些扛不住,昏昏沉沉的慢慢睡了过去。再醒来天色已经暗了。(身shēn)体的伤势倒也没有多大改变,只是(身shēn)体有了几分力气。

    带着几分好奇,勉强的站了起来,我打算看看屋子外面,看看外面具体是怎样的环境,为何要做那种动作才能出去?

    可惜了,屋外什么都没有,竟是一片空白,四周看不到尽头。屋子就像漂浮在空中,就是不知靠什么控制着。

    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突然有些怯意,有些害怕屋子突然会掉下去,急忙出手抓住门框,只为增加心底的一点点勇气。

    忽又觉得好笑,没想到那个能杀死天仙实力的,竟然还会害怕。

    若会掉下去,那位仙人又何必带我到这里来?不觉再次笑了,只是多了几分嘲笑之意,嘲笑自己的胆怯。

    又觉得骄傲,没想到自己这才刚到达地仙,竟是能够杀死一位天仙,真是天下奇谈,不知不觉又有了几分自豪,慢慢的(挺tǐng)起了(胸xiōng)膛。心里对鱼老又多了几分敬意与感激,没有他送的这些宝贝,估计我早死了。

    几(日rì)后,(胸xiōng)口的伤势终于好了分,觉得无碍自己的行动后,就决定离开此地,更是想着亲(身shēn)体验一番出去的过程,每想起此事心里就怪痒痒。

    出了门,闭上眼睛,一直往前走。

    按照信上的内容,我在屋子里就试了好几次,不仅仅是心痒,还有种担心,害怕自己闭上眼睛后走不直。

    恍若平地,踏实又有着一丝软意。闭上眼睛走在出去的路上,兴奋与紧张杂糅心间,脚下的每一步缓慢又轻盈,每走一步心里紧张却增加一分,兴奋也随之高涨一点。双手开始慢慢往两旁触摸,带着心底的紧张与好奇,最后却是失望,触手可及的竟是毫无他物。

    十息时间是短暂的,眨眼就已经过去;十息时间是缓慢的,那一刻心底的感觉永生难忘。

    “这是何处?”十息时间一过,我就迫不及待的睁开眼睛,却是满心失望,什么都没有,除了看不到尽头的树,一望无际的枫树林。

    应该已是秋季,所有的枫叶已经泛着火红,随着阵阵清风的到来,轻轻摇摆的枫树有时也会飘落几片枫叶,地上早已撒满了枯萎的红色枫叶。

    “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来来回回的走了好几圈,竟是找不着出路。

    “我不会出现意外了吧?”带着一丝慌乱我跃上树尖,有一条长长的黑色物体横亘天际,一眼看去仿佛有一条黑色的巨龙在远方静卧着。

    “那是哪里?”我一边在树枝上飞跃,一边好奇的看着越来越清晰的那道黑色城墙。

    出了枫树林,带着几分好奇走近了那道城墙,才发现城墙大门上刻着三个厚重大字‘长山城’。

    “这里就是长山城?这就是长山城吗?”我久久站立于原地,惊讶是谁建造的这座雄伟的城池。

    高高耸立的城墙,已是平齐旁边两山的山腰,南北城墙与两座山峰紧紧相连,竟是长达数里之地。难怪刚才在枫叶林远远看这城墙,就像是黑色的巨龙般横卧天地交汇处。现在才知道竟然就是这长山城,我一直想要来的地方。长山城两侧是高高的山峰,一眼看去想要像要直插云空,左边是枫叶山,右边是梨木山,两座山各因栽种的树木而得名。

    长山城是这方圆千里的最大城池,也是南隅几个著名的大城市。这里南行百多里就是王城,再往南行一是死亡谷,二就是魔教的地盘,所以此地也是众多仙家看重之地,进可供退可守。城内也就有着不少的宗门派别,无为道教也是在在此地设立了分道观。城内当然少不了还有重兵看守,据说城主屠施仁就有着大仙的境界,这等实力放哪都得震一震,可想而知此地的重要(性xìng)。

    一番感叹之余,终于带着兴奋走进长山城,这里(禁jìn)止任何宗门道教搜查,除了在城内犯事。因此我并不担心会有无为道教的人注意我。

    一城之隔的城内,与城外有着天壤之别。街道两旁就是商铺,小贩与商家的叫卖,买家与买家的交流,很是(热rè)闹。繁华的街道上人流如梭,不时还有着仙家之人穿梭其中,有时天空还有仙人飞剑而去。

    我一下子陷入茫然,我想打听点关于无为道教道观的事。可是这里人流拥挤,而且大多又都只是些普通人,明显不是很熟悉宗派的事(情qíng)。思索再三决定去宗门立足的地方看看。

    “你找谁?”

    城内的宗门仙派都集中在城西,我转悠道一处宗门门口,还没说话就被一大汉给唬住了。虎背熊腰,一脸凶狠的模样让我(欲yù)言又止,想想还是算了,这种人在我心里已经烙下了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印记。

    “你到底干嘛的?鬼鬼祟祟!”大汉双眼一瞪(欲yù)要擒我。

    我急忙辩解说道:“干嘛,路过也有错?天生就一副鬼鬼祟祟的面孔,我能怎么办?”

    大汉一愣,带着同(情qíng)又扫了我一眼,尴尬的笑道:“不好意思,没注意兄弟你长得这幅德(性xìng),确实有些冤枉你了!”

    “我…”我装作愤愤不平的离开,低声问了句,“大哥,怎么称呼啊?”

    “我啊!”大汉有些不好意思的挠着头低声说道:“我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师傅称我阿贵,后来别人就这么称呼了。”

    “阿贵,阿贵!”我有意低声多念了几下,好让这大汉听清楚。对于像阿贵这种无头脑的大汉,我这种举动一般能很快拉近两人的关系。

    我在心里突然有个主意,打算从阿贵的口里打听关于无为道教的事(情qíng)。毕竟现在不比平时,我刚杀了无为道教的人,他们正满世界的找我,只有找像阿贵这种可靠的人,才能打听到我要的事(情qíng)。

    他看着我很专(情qíng)的念叨他的名字,有些动(情qíng)的说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怎么称呼?刚才眼拙,对不住兄弟了。”

    我故作生气模样,道:“叫我小仨就好!”停顿了一下,又道:“你也别给我(套tào)近乎,我又不会打你的宗门主意,刚才只是想问你一点事(情qíng),没想到你竟然狗眼看人低!”说完面无表(情qíng)的离开。

    我父亲曾经说过,对付这种毫无头脑的人要先表现弱势,在拉近两人的关系后,就要展现自己的强势,让他自心底的服软,这样他就会唯你马首是瞻。可惜这招用在阿贵(身shēn)上不起任何作用,我渐行渐远,却没听到他说一句话,哪怕是哼一声。在我后悔莫及时,又想起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这种毫无头脑的人,若是他已经在心底认定某人,那你也就不用徒劳费力了。

    “看来他师傅比我捷足先登了。”

    再次看了一眼傻傻站立在那里的阿贵,我摇头离开,看来这次打探消息得找其他的目标了。其实阿贵是最适合的人选,要是能探点消息出来,那十有不会出错,可惜我错过这个机会了。

    接下来我没有再发现能让自己放心的修真者,眼见天黑了下来,决定先出去找家酒楼住下。

    “谁?”

    一黑衣人闪电般出现在我面前,我不知他有何目的。心想不会是打劫我的吧?话说我只提供财宝,美色就免了!我定是誓死不从。

    “你在找什么?”看不清楚黑衣男子的面容,面孔(套tào)着一张黑色的面具,为浑(身shēn)黑衣的他又多添了几分神秘。声音有些沙哑,能够辨别出应该是个有些年纪的男子。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又想干嘛?”我冷眼看着黑衣面具男子。

    男子道:“看你找了一下午,似乎在打听消息吧!不知能否说一下,我或许知道一点,就不知你能否赏脸说明一二?”

    我确实想要打听无为道教的一些事(情qíng),但是我不敢肯定男子的(身shēn)份。毕竟这事非同小可,不理解的还以为我在打什么鬼主意,倘若一个不慎,将我直接绑到无为道教那里去领赏,那我岂不亏大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不打算和此人纠缠下去,准备离开此地。刚才不熟悉路,一时大意就走到这个有些偏僻的地方,现在回路被黑衣人堵住,那我只好继续一条道走到黑了。

    “你应该就是前些(日rì)子杀害无为道教弟子的那个小子吧!现在无为道教可在满世界找你,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在转(身shēn)(欲yù)离开之际,没想到黑衣男子却是说出这番话来,我抬起的右脚又慢慢放了下去。

    一丝杀机慢慢心底升起,又是几分好奇,他是如何知晓此事。

    “你是是何人?究竟所为何事?”

重要声明:小说《使命逆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七章 神秘屋子与黑衣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