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欢喜佛

    第一百五十九章欢喜佛

    159

    “有这么好笑么?”小不点自己一点儿不觉得好笑,扑住了陆婉儿就亲,喃喃道:“你现在就是我的水###儿!”

    说着小不点游龙戏凤的舌就强势的探入了小婉儿的樱桃小口中,品咂吸,极度的享受,唇舌纠缠中,小不点儿悄悄解了陆婉儿的内衣,露出香肩,她的柔软小巧而饱满的拔,正好一手能够完全抓住,柔软而有弹的感觉,让小不点忘的嘴里早含住柔软上的那一颗小樱桃,另一只手又去捻住另一颗小樱桃,只把陆婉儿弄的###连连。

    小不点由于早就练习过舌技,他越亲越下,陆婉儿却挣扎着,她听说女孩儿的第一次是很疼的,而小不点这样的莽撞的进攻,她有点怕,有点忐忑。

    陆婉儿想转移小不点的注意力,趁着小不点喘气的当儿,忙道:“等等,我兄嫂给了我一个东西,千叮万嘱让我在今天晚上看看,……”她话没说完,小不点儿已是抢着道:“放在哪儿,我帮你拿。”

    “就在那边箱子里,你揭开就是!”

    趁着小不点儿跳下去揭了箱子时,陆婉儿忙忙拉好自己的衣裳,虽知想要守住有点难,总还得坚持一下。

    待小不点儿递过盒子,陆婉儿儿揭开了,把盒子内的木雕拿出一看,脸上的神色马上怪异了起来。真不该戏弄二嫂呀,看她这送的什么?

    小不点儿一看,眼前新人如玉,新人手中一尊形神俱备欢喜佛,他还是知道这个佛的渊源的。

    “这嫂子可是个有心人啊,送我们这样的好的礼物。”小不点兴奋的说道,陆婉儿看到这个心里确实有点的难为的,这嫂子怎么就送这样的东西呢,这让人脸红死了。

    小不点却是振振有词的说道:“在最基本的zhi望中,吃、an交和征服三者联系在一起,或者说三位一体、一个也不能少。这三大的满足,就是欢喜。而这三位一体的具象表现,就是这些双佛像。佛本有两中形象,一个形象就是那双形象,另外一个形象就是正常的慈悲形象。一个佛两个形象,好比一个钱币的正反两面,也就是说,我想干的也正是我该干的。我干啥都是天经地义,我想干就干,其形象就是那双佛,我干完了,其形象就是那慈悲的佛。”

    说完陆婉儿还是不明白,小不点说:“我做给你你就明白了。男女那个双修!”说着就将陆婉儿连人带物一把搂住了,又亲又摸,在上纠缠了好一会都不肯放手。

    陆婉儿被他吻得喘着气说:“你在我跟前怎么这么不害臊,在外人面前又那般样子的憨厚?”

    “第一次见面,看到你,我就有异样的感觉,就有安全感!以为你是我的保护神。”

    “我是你的保护神,你作为一个大英雄会害怕?”陆婉儿想到小不点能拉开万钧的大弓,可却是很是依恋他的姐姐,她内心深处喜欢比他大一点的女孩子,原来我是她姐姐的替代品吧,原来是这样的一回事,她倒觉得好笑。

    “这都是小时候烙下的影拉,我被别人欺负,都是姐姐给我摆平的,当我看到你的第一面后我就有了安全感,你就是那个帮我摆平我脆弱的内心女孩子。”

    陆婉儿眨着水汪汪的眼睛,颜如花,粉嘟嘟的嘴唇声说道:“我是你姐姐的替代品吗?”

    “不是的!你是我的女神!你是我的唯一,你还不懂我的意思吗,我你!”

    她粲然而笑,她想,此刻她的笑都带着微醺的醉意吧!

    “婉儿,你有些醉了。还说对我没有感觉!”小不点揽住婉儿的躯,柔声道。

    婉儿依着白起,闻到一股薄荷的清香混合着气息的芬芳,还有他上独特的味道……像什么?像夏海边吹来带了荷香的风。呵!她是真的醉了,柔蜜意也醉人啊,是的,她想醉,永远不要醒,她经受的苦难太多……

    他轻轻的先从眉毛亲起,接着是###的鼻子,再接着是红艳艳的嘴唇,含了陆婉儿的香舌,又又吸,无数个来回。双手却伸进被子里###陆婉儿,越###越动,眼神早迷离起来了。

    陆婉儿又羞又慌,一面见白起拼命压抑着,似怕吓坏了自己,心里不由涌了异样的感觉。她睁着妙曼的眼,挣扎着坐起,她双手突的勾住白起,樱唇凑近他的耳旁,“小不点,要我!”她的声如细蚊,温如幽兰的气息,就吐在他的耳边。

    “婉儿,你不怕我吃了你,快躺下休息。”耳边温的气息,让白起感觉怀中心的女子越发可,面对心女子这般的,他只觉体内又蹿起一股火。

    “不要,我要你。”婉儿撒着,这是反客为主,对小白起不依不饶。

    “婉儿…”小不点困难的开口道,虽然他的理智极力的克制着体内的冲动,但他的声音最终是忍不住的发紧、发颤。

    她伏在他的耳边,大着胆子,如蜻蜓点水般,轻咬着他的耳朵:“小不点,要我……”

    小不点儿紧紧的抱着小如,一动不动,此刻心中涌出千分、万分对她的疼惜。

    耳边的低语声,让白起抱婉儿的手一紧,整个人都沸腾了。

    婉儿的心怦怦乱跳,她盼望着,等待着。她这次是全心全意想要把自己交给他,做他的女人,他永远的女人……

    小不点一边安抚,被子一点点揭开,从脖子上开始亲下去,一路向下,直到大腿处。

    “别,别……”陆婉儿这会感觉到小不点朝着她最稳秘的地方亲过去,少女的矜持还是让她很难为,只觉脑子“嗡嗡”作响,再也无力反抗,嘤了一声,任由他放肆施为。

    正在上下其手,“哗啦”一声,窗子却突然被人猛的推开了,一粒粒小小圆圆的东西从窗外泼了进来,有许多扔到上,把上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小不点儿迅速给婉儿盖好棉被,一时还怕陆婉儿被砸着了,隔着被子,子也伏在陆婉儿的上,一面伸了手去接还在朝上扔来的东西。定睛一看,却是莲子。

    “莲子莲子,连生贵子!”窗外的人念了几句话,哄笑着跑了。

    “这是东郡湘镇的习俗!”小不点见陆婉儿也从被子里探头出来,笑着说:“候着新人上时分,那些生过男孩的媳妇就趁着时候推窗子扔莲子。祝福我们生个大胖儿子呢”

    “会不会还有人在窗外听房?”陆婉儿的第一反应是这第间的话会不会被人偷亲,刚才自己可是很嗨很猛来那个,羞死了,才小声安慰自己道:“今天没人进来闹新房,听房的恐怕不会少。”

    “呀,这也是!”小不点被这一闹,呼吸平稳了一些,整好衣裳下了地,去关紧窗子,这才坐回边道:“咱们小声些,量他们听不到什么的。”

    陆婉儿把头闷在被子里笑了,过一会探出头来,把乡下那种听房双人转说了,笑道:“你就算再小声,她们也会模仿的一丝不差。”

    两个人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说着话,陆婉儿这个时候却觉得肚子饿了,今天一整天折腾,却只在晌午时吃了一点东西,熬到这会儿,肠胃都作反了。

    小不点儿自己感觉到也有点饿了,这一天里折腾的可是没有怎么好好的吃饭,不由笑了说:“饿了吧?我也没怎么吃东西,这会倒也饿了。叫人送东西进来咱们吃好了。”

    说着穿了外衣,小心理好了,这才去开房门,却看见蛋蛋猫着腰而在哪里偷听,心中不由得好笑,这蛋蛋准要拿自己穷开心的。

    “蛋蛋,快点给你嫂子弄点酒菜来!”

    蛋蛋这时听得小不点儿白起要传酒菜,忙应了,去厨房里整菜去了。

    陆婉儿趁着机会却摸索了自己的衣裳,在被子里穿上了,仔细的收拾停当,坐在太师椅上,见桌上还有他们没喝完的交杯酒,便先坐往桌前,倒了两杯酒,待小不点将门儿关好,他也坐了过来,便对他笑吟吟说:“官人请喝酒!”

    “再叫一声官人!”小不点儿接过酒杯,眼睛亮晶晶的,见陆婉儿含羞又叫了一声官人,便凑了过去,搂住陆婉儿的腰,将一杯酒儿给婉儿喝下,挨着脸说:“小娘子,好听再叫几声啊。”

    一杯酒下肚陆婉儿倒有些漾,自己也斟了杯给小不点也喝了。

    就在此时,忽听到房门外蛋蛋嘻嘻哈哈的敲了敲门,原来是送酒菜来了。

    小不点自去开了门,结了食盒,将蛋蛋推出了门外。说道:“少儿不宜,你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

    蛋蛋嚷嚷着要红包,白起将一个大大的红包塞子啊他的兜里,豆豆极不愿的悻悻的走了。

    白起自己提了食盒进房,小心关好房门,食盒里的饭菜很丰盛,有颜色金红,羊蹄软烂,香浓适口的“扒羊蹄”,有“孜然羊排”、烤鸡翅、、有质嫩洁白,咸鲜爽滑的酸菜鱼’、鲜香味美油泼蒸鱼。八宝野鸭佛手金卷炒墨鱼丝、五彩牛柳、挂炉山鸡生烤狍、龙凤呈祥洪字鸡丝;福字瓜烧里脊、万字麻辣肚丝。小不点一一的将这些佳肴酒菜摆了上桌。陆婉儿见了伸手要帮忙。

    小不点却笑道:“娘子请你坐着,你的官人我服侍你就行了。

    说着放好饭菜,却把陆婉儿抱到膝盖上,拿了筷子挟菜喂她,再喂一口酒。

    两人都已经是肚里没货,饿的发昏,这酒儿就吃得酣畅,最后,两个人自然都醉倒了,相拥着和衣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