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说不出口的话

    第一百五十七章说不出口的话

    这时厢房里的小鱼儿听到了陆婉儿房子里的动静,她从厢房里走来站在门外呼叫道:“小姐,你是不是很难受啊,我都听到你痛苦的###呢,是不是又发冷了,我我进来给你添层被子吧?”

    正在激的陆婉儿和小不点一听一下子惊呆了,一下子冷到了冰点!

    “没事,小鱼儿,我没事儿,我干才睡着了,做梦呢,好不容易睡着,你怎么这样冒失的将我叫醒,快滚,我叫你的时候你再进来!”

    小鱼儿一听自己唐突将小姐给吵醒了,讪讪的说着歉意的话儿走开了。

    陆婉儿可是惊出了一的冷汗,自知再这样下去极是不妙,见这小鱼儿走远了,小不点又抱起了陆婉儿一顿的品咂,陆婉儿可是无法忍受了,她伸出手狠狠的掐了掐小不点的大腿。小不点吃了一痛,搂在她腰上的手松了些,陆婉儿趁着这个时候狠命推开他,又怕他这会昏头昏脑会叫出来,一把捂住他的嘴,俯耳过去道:“你快走吧,要是惊动了人,可不得了。”

    小不点儿白起意犹未尽,伸出舌头陆婉儿的脚心,陆婉儿被他弄得全酥痒,但是她心里清楚这样太危险了不能任由她在胡闹了,忙就缩躲避他,小不点见状忙又拉住了,也俯耳过去道:“我马上走,你别怕!”

    说要走,还躺在边不动?陆婉儿被小不点的气息吹的耳根子痒痒的,心慌意乱,自己先坐了起来,伸手去拉小不点,示意他快走。

    小不点儿这时也坐了起来,烛影里看陆婉儿,见她双颊醉红,嘴唇微肿,星眼半垂,比那天在阁楼里抛绣球更是艳三分,一时恨不得现下就是洞房夜,拉了她的手放到嘴里又亲又啃,就是不舍得走。

    “你,你再不走,我,我……”陆婉儿用嗓子内的声音说话,却又羞又气,再这样耽搁下去,天就快亮了,真是没想到小白起平时雄雄无比的大男子一样,私底下却这般无赖。

    “你亲一下我,我就真的马上走。”小不点见陆婉儿生气了,咬着嘴唇瞪他,本来想扑上去亲一下再走的,这下却不敢造次,自己腆了脸凑过去道:“只要亲一下就好!”

    见了小不点这副样子,陆婉儿又忍不住想笑,这小孩子的心又暴露无疑了,自己好像挑到一个活宝了。算了,亲一下就亲一下吧,反正刚刚被他都不知道亲了多少下了,初吻早没了。陆婉儿见小不点儿眯起眼等她亲,没奈何只得在他嘴唇上轻轻一碰就缩开了。

    “这样不算!”小不点不待陆婉儿反应过来,一把扶住她的脑袋,贴近了狠狠亲了一下作示范,喃喃道:“要这样才算!”

    祖宗,你再不走,我就要没脸见人了!我以后可是你的贤惠的小妻,陆婉儿顾不得了,咬着牙凑过去小不点儿耳边道:“你再不走,我就不活了!死给你看!”

    “好,好,弟弟俺马上走!”小不点儿一听陆婉儿说出这等话,自知不得不走了,到这会才想起自己是要来帮陆婉儿诊脉的,待要再拉陆婉儿的手,见她鼓着腮子生气,只得悄悄道:“其实我是听说你病了,才来的,想瞧瞧你病的怎么样?”

    “着了一点凉,服了药出了汗,早好了!我们家可是医药世家,这点小病早都治好了,”陆婉儿急的不行,先行跳下,要去开窗让小不点儿走。

    小不点儿也轻轻跳下,却一把抱住陆婉儿道:“我自己开,包保帮你把窗子栓好。你上去,别再着了凉。”嘴里说着,手里却又紧紧的搂住了陆婉儿,依依不舍。

    却说可怜的小蛋蛋,守在窗下喝了半夜的冷风,先是见小不点儿进去后悄没声息的,正以为隔一会就出来的,谁知道却听得陆婉儿一声惊叫“小不点儿!”心道糟了糟了,这半夜里要嚷起来,少爷明儿可要怎么见人?正担忧,却听得陆婉儿跟丫头说话,倒是隐瞒下少爷的踪迹。他又不敢有动静,只悄悄伏在窗下,竖起耳朵细听房内的动静,隐隐的似有说话声,细听又没有了,度着是少爷跟陆婉儿表白呢,不由傻笑了一下,小不点少爷这回确是动了。又灌了好一阵子的冷风,却听得远远近近的,已有鸡啼叫,这下真急了,天虽还没亮,这鸡一叫,大家也就醒了,准备起来的,要是叫人看见了,这对陆婉儿的名誉可不好,这小不点你以后都是在仕途上发展的镇守使了,让人诟病这些得不偿失了!这下顾不得什么,只得学猫儿叫了一声,催他快点出来,再不出来可真的要出事了。叫了第二声时,果然窗口爬下一个黑影来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小主人你可将奴仆给吓死了,去了这么许久!

    小不点儿下来了,一看蛋蛋还在,心疼的说,蛋蛋兄弟,你怎么还守在这里,我不是给你说好了吗,你先回去,我没事的我会有分寸哦,这一晚的寒风,你可千万别着凉了。

    主仆二人也顾不上早晨的严寒,抖抖上的尘土,急速的抄着小道就赶回了悠田人居。

    早饭开了,今天是小凤儿主厨,她知道自己的馋猫弟弟可定要嚷嚷着吃好吃的,她的这个小弟弟,在她的面前永远是小弟弟,不关他有多大的成就,不管他的地位有多高。

    小不点在边镇吃的都是牛羊,可是都是大口吃,大口喝酒的风格,比较粗狂,和小凤那种做工考究的烹饪美味佳肴没法比的。

    小凤给小不点早餐做的是富贵锦鸡西瓜盅,这道菜主要食材就是有西瓜、火腿、香菇、冬笋,姜等,当然还有我们常见的土鸡了,在营养、味觉上都是很上档次的。这道菜花的时间主要是在汤上,仅熬汤就用了两天时间,用土鸡、鸭、火腿等进行煨制,将一桶水熬到二碗水,怪不得小不点就闻到令人垂涎的浓郁,口感鲜香的飘香。

    当然还有菜金鱼莲花汤、东坡、红烧里脊,居然还给小不点准备一道葱烧海参的菜呢,这海参可是在东海之滨才能见得到的食物,这可是弥足珍贵的。

    这可是小老板权当为小不点接风的筵席了,这早餐准备的也很丰盛,这个时代的人正式的就餐时间就是两餐,早餐和午餐,这早餐的时间并不是在现在七八点的样子,而是在十点到十一点的样子,是一天中的正餐了,当然这菜品准备的就很丰盛的。

    白老三夫妇这几天可是最高兴最忙乎的人,这几为了小不点的婚事,忙的脚不沾地,早已将小不点的新房给收拾的一尘不染,装点的金碧辉煌,他们的心思都在婚礼的准备上,却没有察觉小不点一夜未归的,两眼昏暗无神的低迷状。

    如此精美的美食,强忍着困意,小不点和蛋蛋绕有滋味的草草的吃完饭,就困得打哈欠,到起居室里困觉去了。这一睡就是大半天,一晃一天就过去了,小不点可是什么都不管不问的,这婚事的俗物自然有小老板白凤儿和白老三夫妇给打理,小不点这样浑浑噩噩的一天又一天度过了。

    半个月自然是很快就过去的,因第二天早上就是嫁娶的吉,这天用过晚饭,陆药师家里,陆药师家诸人轮着进去陆婉儿的房里,各自说了吉祥的话儿,候着大家说完出去了,陆夫人才进来,娘俩说了许多贴心话儿。

    陆夫人给陆婉儿要交代的自然是新媳妇跟婆婆相处之道,她一遍一遍的密嘱陆婉儿:“在房里如何闹都行,出了房外,一定要规规矩矩的。还得先嘱你相公一句,到了婆婆跟前,他不能坐你边,也不能透着亲,一定要显得跟他自己娘亲才行。这样一来,你婆婆就不会觉得你相公娶了媳妇忘了娘,也不会太忌着你,看你不顺眼。”

    陆婉儿心想何氏夫妇都是善良温顺的农家,哪里会在乎这些规矩,这些都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她的嘴里还是一一的应了,搂了陆夫人的腰撒道:“娘你这是嫁女,还是买丫头呢?”

    陆夫人还要说一些夫妻之道的事,可是话到嘴边,斟酌良久难以说出口,就是说不出来。正好陆婉儿的嫂子上官云青端了茶进来,陆夫人看看儿媳,想着她子活泼,平素有话就说,并不忸怩,跟陆婉儿又要好,这个话由她来说,却也合适,便使眼色道:“你是过来人,来了正好,跟你小姑说说新妇之道,务必说的她明白。”说着,从怀里掏出一卷小小的画卷,递在儿媳妇上官云青手上道:“这是我出嫁时,大嫂递给我的,现下你看着给你的妹妹讲讲。”

    上官云青见婆婆陆夫人把画卷往她手里一塞就走,一时想起自己出嫁时,娘和姐姐在自己耳边嘀咕的事,也红了脸,展了画卷看时,果然画的是一幅宫图,一时心里“嘭嘭”直跳,直埋怨婆婆,这个事儿不是应该亲娘讲的么?怎么让我这个做嫂子的来讲,这太难为了,这可怎么开口呢?

    陆婉儿见母亲陆夫人神神秘秘的样子,倒起了好奇心,老娘有什么话不能同自己讲,还得拜托上官云青来讲的?不由探头去看上官云青手中的画,因画卷年深久,已有些模糊不清,只瞧得出两个人衣裳撩开搂在一起,至于画中人是男是女,都分辨不出的,心中发怔了一下: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宫图?画的也太粗糙了,一点儿美感也没有,只看到两个人糊在一起,细节什么的,也没看到。怪不得老娘让上官云青还要给自己细讲讲呢,若不是于这当儿拿出来,自己也分辨不出这幅是宫图的。

    上官云青见陆婉儿探头来看,索把画卷递在陆婉儿手中道:“你自己看看,有不明白的再问我!”

    陆婉儿看那图册画的可不怎么样,一点都不吸引眼球,看来是一个三流的画师画的,模模糊糊的,一男一女的搂抱在一起,就知道此二人在做什么,想想半月前,小不点爬墙头翻窗户的和自己私会的肌肤相亲的呢喃,那种醉人的感觉,让人怦然心动,想到这些,她脸上不经的已经灿若桃花的含羞。

    上官云清以为是陆婉儿看到这幅宫图的已经领会它的要领和方法呢,也望着她微微的笑着说道:“妹妹,你仔细看,我去去就来。”

    过了一会儿,上官云青又进来了,微红了脸儿,把一个盒子递与陆婉儿道:“小姑,这里面放的东西,你待洞房前再看好了,保你早生贵子的。”

    陆婉儿听上官云青这般说,以为是往庙里求的什么送子观音之类,忙道了谢,收好了才问道:“娘亲早就来了,怎么到这会还没进来跟我说说话儿?在前头忙什么呢?”

    “这会前头商量明儿的事,娘亲倒不放心,又把小鱼儿叫去嘱了许多话呢!”上官云青帮着陆婉儿展了被子,笑道:“小姑早些安歇罢,明儿要早起呢!”正说着,陆夫人进来了,笑道:“倒是安置的差不多,明儿谁该行什么礼,都说的清楚呢!除了你的哥哥要给你送嫁,大巫师家的公子他们也来了,来给你送嫁。还有你爹地的三个徒弟,全是男丁,吉利着呢!天一亮花轿就出门,你两个师兄各拿一对儿香灯给你轿前头照着,你哥哥们扶轿”

    嫂子上官云清听完,笑道:“小姑就是一个好命的,出嫁这么多兄弟相送。照着往常,看见这么多兄弟相送,就知道是不好欺负的。新人过了门,夫家就得看着些,不敢太嚣张,若是敢欺负新人了,娘家兄弟多,一人吐一下口水就淹死他们了。”

    陆夫人笑了道:“这新妇到婆家可要知书达理的,不可飞燕跋扈的,孝敬公婆的,相夫教子的。有理不在声高,但是这声势大了,我家婉儿不至于受委屈的,还有个因现下小不点是在乡下迎娶陆婉儿的,咱们就跟何氏说道得依着乡下的风俗来。何氏是贤惠人,倒也好说话,说道入乡随俗,她懂得这里的风俗的,她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嘛,一切就让他们作主办,有甚说的,只管告诉她就是。”

    陆婉儿一听大师兄也要来送亲,想到他对自己一往深的恋,可是自己自从见到小不点后,内心的声音再告诉他,小不点才是自己的唯一的依靠。但是大师兄能送自己他也是很高兴的。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