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要做她的夫侍

    第一百二十一章要做她的夫侍

    122

    小凤诧异冷峻烈和冷渊这一对奇葩的父子,这刚才相认没多少时辰吧,就如此的随意,如此的随,如同一见如故偶的朋友一般,冷渊刚才那种驾驭一切的霸气,那种王者之气,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感已经然无从了。她再一次感慨,以她前世学习教育专家的观点来说,这绝对是最和谐的父子关系。

    这绝对不是搞笑,而是太和谐,太亲密了,太欢乐了!这就是没有代沟的表现,有这样的父王,这么可的父王,可是人间的极品父王,冷峻烈可真是天下最幸福的人啊。

    据她在西渠国里这么多年的耳濡目染道听途说也罢,总之西渠王在草民的心目中的地位很高,形象很好。这位王是出了名的模范丈夫,也是仁慈的长者,他只有一位皇后,膝下只有两儿一女,其中小儿子过继给了他的二哥东郡候冷酷。

    所以不从在王宫里的宫廷斗争的那种尔虞我诈的你死我活的殊死拼杀,可是和睦幸福的家庭,就和一般的老百姓没有什么两样,就算是富裕点的田舍翁都要纳个一房半妾的受用呢,可是这位西渠王据说很是恩王后,那是世人皆知的事,甚至宠溺到可以为博美人一笑,跪在地板上给她当马儿骑着玩儿,这是宫廷不小心走漏的消息,有七八分准确。可想而知,王上有多么的宠自己的王妃。

    然而,红颜薄命,这位王后在冷峻烈五岁那年就香消玉勋了,所以冷渊就将小儿过继给了二王爷东郡候来抚养,西渠王再也没有纳妃,一直是一个砖石王老五般的极品男人般的过着宫廷生活。

    冷峻烈对着他的父王说道,“这一点我得感谢父王给了我这么好的遗传基因,我才不至于长得那么难看的,我才有了信心有资本去追求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我心所想的,就是为了此事我被东郡候的夫人郑氏给抓住了把柄,乘机就要将我除掉,我差点命丧黄泉,这些我都不后悔,怎么样,孩儿这些做的值不值?人给你瞧过了,该怎么办,你自己清楚了,不要我请求您下旨了吧?”

    “你不是吧,你这也好意思?”西渠王一脸震惊的指着冷峻烈,咆哮一声,“冷峻烈,你好大胆啊,自作主张你将我这父王置何处?”

    “谁叫我是你的儿子呢,父王我遗传你的基因太多呀,这一点随你,没办法。你不是对母后也一片痴,眼中只有她………”

    西渠王语塞,摇头,一副受不了他的神色,“放肆,你母后可是圣女般的圣洁……”

    白小凤略有些好奇,他们父子在说什么?

    西渠王骤然语重心长地拉着小凤的手,颇有点父亲嫁女儿的悲惨架势,很悲地说道,“小丫头,多多吃饭,快点长高,不然你这么小个的,寡人都不好意思下旨让你们完婚。”

    小凤彻底被雷了,她总算知道他们父子在说什么?

    这真是一对极品的父子,他们对待婚姻就是如此的简单随而坚贞吗,这西渠王倒是很可,可是这冷酷的冷峻烈他能做到西渠王的那种为了王后守活寡的始终如一的无怨无悔的纯纯粹粹。难道他们不用交流吗,就知道彼此的心声?她的小宇宙熊熊燃烧,这对狼狈为的父子,太狡猾了。

    “国王,其实小老板我年龄还小,可一点也不着急的。”小凤儿甜甜地笑,在他面前装出一副纯真萝莉的模样,笑得像一个洋娃娃。

    冷峻烈在一边焦急的好像别人要抢走他最心宝贝一样,迫不及待的样子,那样子看着很可的可怜,他也会表演,他是表演给西渠王看的。

    西渠王说道:“是啊,寡人知道你不急,可是你可怜可怜我吧,我这样的年纪了还有什么可乞求的,我只是希望我那苦命的儿能有一点的快乐,他受的委屈够多了啊,委屈孩子你了。”

    西渠王装模作样地抹两滴眼泪表示同,小凤对着他眼角一抽……

    冷峻烈命苦?出生在王室,又有这样一个可的极品老爸,他命苦谁相信呢?我才命苦呢,从小要吃的没吃的,要穿的没穿的受尽了大伯父家孩子的欺凌,差点还被当做女奴给卖掉做了人家的那个…..悲惨的不说了。

    “西渠王,他命苦与我小民有什么关系呢?他难道就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还小,小女子我不愿意!”

    西渠王这才对着冷峻烈说道:“王儿,虽然老父这几年对不住你,可是人家姑娘确实很小,不能强迫人家吧,啧啧,不是我说你,峻烈啊,你不觉得你牵着她像是牵女儿吗?”王表严肃,他不想西渠王室被人传出不怎么好听的绯闻,说什么下喜欢女童什么的,各郡的候爷们要笑话的。

    小凤淡淡一笑,“所以请王上主持公道,您可以手下留,我还有小弟弟,我还要回去照顾父母双亲,我将完完整整的王子交给您了,您就放了我吧,我还要种田开餐馆赚钱养家呢,我们还有一大家子人呢,在说我想爷爷了好久都没有回去了看他老人家了。”

    “有孝心,好孩子,正好这峻烈没心没肺的是不孝子,你们两正好互补一下,小丫头,婚后要多教育教育他,要打要骂都没关系。”只要你骂得过,打得过,把房子打塌了他重建。西渠王显然听到小凤如此说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更想要她做他的儿子媳妇了。

    冷峻烈这才在一边笑,小凤望天,她深深地感觉到自己的渺小,被人完全忽略个彻底,她说了要嫁给他吗?她说了吗?

    西渠王,您老人家怎么这么可你,到底有听她在说话吗?您不是召见大臣有重大国事商议吗?

    小凤想到这一点她想转移话题就说到:“王,您老人家召见陆药师来可不是要商议重大的国事吗,我留在这里可能不合适,我先告退,王上要是想吃什么随时召见小老板我随时应召进宫给您老人家做可口饭菜,包您满意。”

    “不急嘛,天大的事没有我儿和你的事大,而且这次召见陆药师也是为了我儿冷峻烈的事,现在看来他安然无恙的回来了,这也就没有什么大事了。”

    小凤知道父亲一般溺的是女儿,可没见到西渠王是如此的溺他的这个小儿子,这也太那个啥的了吧。

    旁边陆药师一听到西渠王如此说就连忙上前禀告道:“王上要是没有什么事,我等先行告退。”陆药师要开溜了,他不想卷进王室的事物,可是在事局中由不得他,他一听到西渠王说没什么大事就想开溜,他当然想着他的丹药的生意是最重要的。

    “卿,谁说没什么事啊,你过来,”

    陆药师战战兢兢的走过去,西渠王探头在陆药师的耳边附耳问道,“这小老板也太小了点吧?我儿子有这样的玉树临风的这么好的遗传基因…..”

    “此乃王的家事,小臣不便插嘴!”陆药师不愿说。

    “她会长大。”冷峻烈急了,他离得西渠王近,所以听见了陆药师的说话声。

    “你准是看上人家小姑娘的美貌了。但她太小了”西渠王很不齿,两人是以只有他们才听得到的音量说的。

    “父王,我用得着看上她的美貌吗?我比她长得还靓丽吧,你不知道她上独具的魅力,她做的美餐可是人间极品?”冷峻烈鄙视自家老爹的审美观,这都是什么审美观念嘛,连这一点都看不出来,鄙视!

    “和她一比,我倒像是花瓶了,我心甘缘的想做她的夫侍!”冷峻烈在他父王的面上说道。

    这可是笑话了,王子做人家的夫侍,人家王子娶妻还要三宫六院的纳妃,你倒好要做这个小不点的夫侍!这成何体统?这穿出去不让人笑话吗?你这儿子可是真不孝,混账的东西,色迷心窍的连老父王都不认了。

    冷渊有点动怒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