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索吻

    第一百零九章索吻

    小凤看到七王爷冷峻烈从睡梦中醒来,她是囧坏了。生怕七王爷看出自己的哪色女相,这丢人就丢大发了,她惊慌失措的即刻埋下头。躲在他的臂弯内。她像做错事的小女孩,羞赧的不知所措。他的心又猛然的震了一下。

    她就像从来没谈过恋似的。青涩的像没被别的男人触碰过似的纯洁。这个荒唐的想法,忽然窜入他的脑海里。

    他自嘲的瞟向她始终没有抬起的羞容。在看着她,恨不得将自己活活闷死的况下。他深邃的海眸对视着她的媚眼如丝,小凤儿本来就是二十多岁成###子的心智,与如此高雅的帅男共居一个帐篷之内,而且有这样的近,如此的亲密靠近,这王爷对自己也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她岂能不动心怀

    王爷自己却被小凤儿灼的目光给看的有点羞涩的不知所措。

    小凤儿心想,这娘亲都将自己的银饰锁子送给了他,看来对他是很看重,是将来的姑爷,既然是姑爷,是我的夫侍,为何不可…..。她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忽然有了一个念头。

    “冷峻烈哥哥,吻我。”她介于命令他一般的说道。

    他错愕。这里都是朋友啊,还有程巩呢,他心里头如小鹿在乱撞,明明就想要吗,可是却半推半就的。

    他面对着她。深邃锐眸直直的注视着她。仿佛,如果他不执行她的命令。她就要将他生吞活剥了。

    无奈,他深吸了一口气。鼓起莫大的勇气。他缓缓的靠近她。

    而她灼摄人心魂的锐眸,就这样直直的等着他的亲吻。根本没有打算闭上眼睛的意思,这让冷峻烈有些窘迫和尴尬。

    他只好在碰触她如水###般芬芳的小香唇之前。自己先闭上了眼睛。他带着几分紧张。完全屏住了呼吸。在紧闭的双目下。将处男之吻,感的薄唇轻轻的贴上她的柔软的水###。

    半天过去,她就这样紧紧的贴着他。在他还没窒息之前。她忽然发出一阵嘤嘤的哭声。听起来,她似乎很动

    他错愕的睁开丹凤眼。她这是难道不喜欢他吗?

    小凤儿在想自己就如同一个女魔头般的将这么优秀的男人以这样强迫的方式给占有了,完全不是她想象的心中白马王子向她索吻,而这个小凤儿的初吻是自己主动索吻的。而他却像一个小娘似的,滴滴的而自己显然是女魔头嘛。所以想哭。

    这样心中对她的怜惜越来越扩大,逐渐扩大成隐隐的痛,他本该是天之骄子,现在却是亡命天涯的无家可归者,估计还要要承受那些平时百般巴结他的官吏们非人的谩骂和侮辱。

    七王爷这才抬眼看了她一下,看着的却是小老板一脸的怜惜之,而且还有浓浓的意。

    “七王爷,以后你可就跟我混了,为了我你却将自己王爷地位给舍弃了,你现在却是无家可归者了,我真的很内疚,但是我绝对会包你吃香的喝辣的,………..。”

    “从今以后我就心甘愿的做你的夫侍,记得那次在悠田人居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迷上了你,妻主要给我做好多好多的好吃的。”

    他咬紧双唇,再给小凤儿表白着他的心意。

    而此时小凤儿双颊绯红,颜害羞的模样,让冷峻烈有种不顾一切,想要强吻她的冲动。

    她其实很期待他,其实他已迫不及待,在她尝试着再次渐渐抬起艳容颜,他看着她深的眸子,媚眼如丝,他的呼吸也开始浓重起来,终于她的柔唇再次覆上他的感的薄唇。

    这一次,她不只是贴着他的唇不动。她轻轻的用舌尖顶开他的洁齿。生涩的探入他的口中。尝试着和他缠绵。在她生涩的挑逗下。他终于失去了耐心。由开始的被动到主动,反受为攻。

    他喘着粗气,带着几分狂野的肆意掠夺着她口中的甜美。

    她惊诧极了。被他霸道火的吻,让她头晕目眩。这王爷与前面的哪个温文尔雅的柳下惠完全不同,他完全被激发起来了,这个吻不是带有惩罚,而是带有渴望和迫切的需求,哇!原来他是###男!。

    他吻的她全瘫软,###不已。就在此时,她猛然的惊醒,及时停住。如果再这样吻下去,他真的要犯亵渎她这个未成年少女了,自己灵魂是二十多岁的女子,可这体却只有十四岁哦。

    他喘着粗气。未满足的炽深眸,看着她大口呼吸,满脸红。望着她略微红肿的嘴唇。他又开始把持不住了。

    她带着羞的眸子,充满意的盯着他,却示意他不能再有更进一步的动作。

    他冷酷的俊脸,对她温柔的开口。

    “纵然我粉碎骨,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我也要跟随着你,甘心做你的夫侍。”

    “可是我现在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我答应你,等我们长大好吗,”她带着浓浓意。温柔的回眸一笑。

    在望着她充满意意和满足的小脸。她盯着他那张俊酷的帅脸。而这时,他英剑眉蹙起。

    “我相信你,我们很快的就会长大的,我永远的等着你。”

    小凤儿眨了眨水眸在他的后背亲昵的拍了一巴掌,“心急吃不了豆腐,我迟早都是你的人,急什么,你也是我的菜。

    可是这一巴掌拍下去的时候,只听的七王爷冷峻烈很痛苦的唉吆,唉吆痛死我了叫道。

    只听见他冷冷的说:“小甜心,快帮我脱衣服!”

    听到他如此说,她真有着直接踹上去一脚的冲动。但是望着伟岸高大的他。她伸出小手,开始从他领口上,一个接一个的给他开扣子。

    她真怀疑这个变态男人,是不是从小被宠坏了。难道他自己没有手吗?还要别人给他脱衣服。!

    尽管小凤儿满腹抱怨,心里也诅咒他不下上千遍。可是修长的手指还是勤奋解开他所有的纽扣。

    顿然,他健美发亮的膛,露在外。这样衣衫裂怀,反而衬托出他狂不羁的野美。

    她略有些尴尬。心中不由惊呼。这王爷冷峻烈材真好。之前,她并没有仔细去注意过。她低着头尽量避开他来的灼目光。羞红色快红到她脖子上。她像熟透的苹果。

    为除去他的衣服,她又绕到他的后。替他脱掉衬衫。当水眸不经意落到他后,那条让人触目惊人的一道长疤。

    她完全怔住了。原来是她被郑氏的地牢里的酷刑给伤成这样,这得有多大的仇恨才能做的出来,怎么会留出这样的恐怖的深疤。

    “害怕吗?”他冷冷开口。他知道她已经看到了他上那条恐怖的疤痕。

    “是心疼,这些家伙们手也太重了!”她眸中闪着异色。纯美容颜带着一丝怜惜和心痛。心中莫名的有些异样怜惜,她很难过。

    他冷哼一声,接着又淡然的说道“这都是为了你,我被郑氏那恶人害成这个样子的。”

    她的心,咯噔一下。心莫名的又开始泛起隐隐之痛。在感觉后来自她的异样。他完美的酷颜,露出甜蜜的笑。

    她脱去了他的衬衫。犹如天神般完美躯,露在她面前。

    “让我给你上药吧,不然就会感染的,感染了就很麻烦了。”

    在她小手若有似无,无意间在他膛上游移的给她上药,那些三七五灵脂之类的药物,但是他青萌动的体,如此能够受得了,冷峻烈睁大了好看的丹凤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小凤儿,这长不大的小姑娘,这小姑娘模样很美,有一种清灵的美,更有一种圣洁的味道,仿佛多看了一眼就是亵渎了她。她在生气,黑曜石般的眼睛闪烁着一股火焰,眉梢清冷,眸光冷厉,如箭矢般直向她。乍一看,有一种绝美,又高不可攀的清傲和霸气,令人忍不住从心底惧怕。

    即便很矮,子板还没发育,可她上却有一种令人无法忽略的威仪和强势,像是那种习惯了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领导者。而自己就像是犯了花痴一样,迷恋着她,她小柔手儿的力道触及自己都是一阵麻酥的感觉!

    他就忍受着火焚的痛楚。他火一样的体,不能再让她肆无忌惮的碰触到他。

    她只能给他上药,面对如此犹如天神般完美躯,她怕自己内心此时做出什么不光彩的行为来,她给他上药之后,明显感觉后背要好了许多,自己的可不能做什么傻事。

    “为了小老板,为了我们,我不能!”这王爷如同中了一个魔咒般的在小凤儿给她上完药后,他一跃而起,冲出帐篷。

    一下子奔入冰冷的泉水中,希望让泉水卸下他滚烫的火。将自己的邪念洗刷清清醒。

    小凤儿心疼的大叫:“王爷水里很凉,你注意体,可别弄感冒了。”

    他在小溪里待了整整半个时辰后,这才换上岸去帐篷里,当他来到柔软的帐篷里时。他发现帐篷里的小女人已经安详的睡着了。而且嘴角边还挂着甜甜的笑。

    他顿然僵住。迷惑的望着她甜美的睡颜。她梦里究竟梦到什么?让她如此开心的做梦都在笑。

    他轻轻的潜进帐篷。本想一把将她捞过来,塞进怀里。但又怕他惊扰了她的美梦。更担心自己会因碰触到她,火再次被点燃,那他就不得不去再去小溪里小溪里那冰凉的水,再待上半个时辰了。

    纠结了半天之后。七王爷冷峻烈索将双臂枕在头下。尽量忽略边有她的存在。渐渐闭上墨如幽潭的深眸。

    而旁的小女人,这时无意识的慵懒翻了个。梦中她好像抱住了温的抱枕。而这抱枕的味道很好闻。有柠檬草的味道。她很喜欢这个味道。

    该死!他好不容易降下来的火,瞬间又被她撩起了。这一夜,很漫长,很耐人,很受煎熬。很痛苦。

    而圆月依然是那么的明亮,夜色蓝蓝的,夜色迷人,一切都在静谧的睡了。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