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〇一章 魔宠咒符的预示

    第一百〇一章魔宠咒符的预示

    101魔宠咒符的预示

    冷峻烈一直在想,他最大地错误到底在哪里.这两天想来想去,总是想不明白,后来才想通了……不在于自己将玉佩给了小凤儿,错只是自己好像是一个多余人,是东郡王府权力争夺的牺牲品,他要给小九弟让出位置来。自己纵算才高八斗、贵为王嗣又有什么用呢。”

    世子七王爷冷峻烈心里对这个王国是有责任感的,他想着王国能够国泰民安,世凤淳朴,而事与愿违,他隐约的都感觉到东郡王厉兵秣马,卧薪尝胆的,一再的低调,是要打算搞政变的,拔掉自己的眼中钉是迟早的事,可是他没有想到是如此的快。

    “我该怎么做才能保全王国,哎现在就连自己都保不住了,何谈保全王国!”冷峻烈心里不断的思考者这样的问题,想着自己的处境不仅摇了摇头苦笑了笑。

    他虽然出于贵族王室,但是从小就力求避免卷进权利的漩涡中,这些事,政治上面地经验,绝对不是天赋聪明能弥补地,现在他感觉他错了,他本来就在漩涡里逃也逃不掉。

    权利的争斗不在于道德水准的高下,而在于历练,没有在其中地历练,没有那种环境,就绝对磨练不出来地,只有束手就擒,你道德做的再好反而成了罪人,成王败寇,和道德现在看来一点毛的关系都没有,到时小凤儿的那种人生观是那样的实际和惬意,人生在世吃饱喝足而已,种田发家致富,过自己的美满的子,少了那些吵吵嚷嚷的纷争。

    自己从小过地都是力求躲避漩涡,平静自由地子,这会儿冷峻烈倒是羡慕那些有一口薄田的农家,好耐吃着自己放心的粮食,睡觉睡到自然醒。

    冷峻烈那强大的气场在这牢笼里消失的黯然失色。真如困兽犹斗,他没有想到一贯慈眉善目的东郡王手段如此的果断,这不是顾忌亲的问题,这是蓄谋已久了,而王上一贯的仁义治国,早已纲常弥弛,王室势力渐衰,倒是各郡候们私养府兵。一个个都宠宠动。

    他现在能依靠谁呢?

    小凤儿在悠田人居里一门心思的种着他的西瓜,给西瓜浇水授粉,只是盼望着西瓜能够快一点的长大,能够多多卖钱。

    可是她的心里这几天总是感觉有事儿,冷峻烈送给他的龙凤玉佩,好像是人的眼睛一样不断的渗出泪珠一般的水珠,这水珠咸咸的分明就是泪花的味道吗!

    小凤儿感到此事很是蹊跷,不的###着自己那神奇的白玉坠,用龙凤玉佩渗出泪珠将自己的魔宠小蓓儿给唤醒来。

    小蓓儿扭着他可的小尾巴辫子,嘟着粉红的嘴,飞舞着薄如蝉翼的翅膀,模样得意又嚣张。

    “主人,小蓓儿还没有睡醒呢。”

    “你就知道睡觉,你是猪头啊!”

    小凤打趣的对着小蓓儿说道。

    “主人,是不是今天阳光很好,你要我陪你出去晒太阳。”小蓓儿萌萌的说道,飞舞着就站在了小凤儿的发簪上。

    “想的美,我可有难事了,不知你能给解释解释。”

    “担心哥哥了呗,还说有难事!”“噫!”小蓓儿对着小凤做了一个鬼脸。

    小凤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羞,她摇了摇头道;“信不信我把你这小家伙给摔下来。”

    “不要啊!会说这么早就讲人家吵醒到低什么事吗?”

    “小蓓儿你看这冷峻烈小王爷送给我的玉佩这几好像是在掉眼泪的不停,这是怎么回事。”

    小蓓儿就飞舞蹈了那个玉佩上看了半点,神叨叨的念了几句咒符,然后她非常凝重的说道:“冷峻烈公子遇到麻烦了,被囚在东郡王府的地牢里,郑王妃时刻就要对他下毒手呢,他的命在旦夕,现在能够救他的人就是你了,而要救他,你必须要求一个人!”

    “谁!”

    “你想一想谁合适!”

    “到底是谁!”

    “程巩,非他莫属!”

    小凤儿想到程巩可是江湖中的英雄,武技、斗力、武修都是十几级的高手,只有他能够潜入王府的地牢里。

    而小凤魔咒了程巩能救冷峻烈吗,她知道他可是最看不惯冷峻烈那种贵族气质,她心里没底。

    小蓓儿说道“你现在还有什么犹豫的呢,快去救你的夫侍,不然就晚了,快去东郡的一品御厨楼里找程巩,让他想办法去把七王爷给救出来。”

    小凤这才感到事态严重,她不敢有一丝的耽搁,让杨管家好生的照看家里,她辞别白老三夫妇,骑上新买的一匹骐骥宝马。骐骥马浑毛色赤红如火,可以一千里,这是像当今赛车一样的交通工具,小凤儿喜欢刺激,所以就买了一匹宝马,作为自己的交通工具,而没有买四匹马拉大车。小风一直还没有试验的机会,骑上去只感觉到比一般的马快一些,不过它腾空落地稳且轻,所以骑上去一点也不觉得累。小凤对这匹马喜欢的紧,不但每天亲自照料它的饮食,如同自己的密友一般。

    小凤骑上骐骥马直奔东郡,普通马匹要四个时辰的路程,骐骥马确实是匹宝马,只要一半时间都到达了,整个过程小凤都是放开缰绳,任骐骥自由跑的,平时骐骥难得有恣意奔跑的机会,今天可好好地发挥的一把,到了东郡还意犹未尽地喷着响鼻呢。就连小蓓儿都惊诧骐骥的迅速,这真是一匹宝马。

    一进一品店,众人看到小老板来了,可都是像是盼来了救星一样,原来一品御厨正在上演一场闹剧。一个穿着丝绸花缎的胖子,一裹在金光闪闪的华丽绸缎中,脖子、耳朵、头发、手上环佩叮当的金子,让人看着都觉得累。他喝得满面通红,脚下踉跄着站都站不稳,此时,这个暴发户胖子正用手揪住小卉儿。

    “小美人儿老板,陪爷喝一盅儿,俺有的是钱,俺不但有钱,俺还有人!”这厮显然是喝醉了。

    小卉真被这阵势给吓着了,躲闪着说道:“这是给小王爷府特供的只供用餐的,并不外卖酒水。”

    “狗小王爷,他都躲在地牢里了,这会儿可能都被郑王妃给处死了。哈哈哈!”

    他满是红血丝眼睛瞪得跟牛一样,嘴里不清不楚地纠缠着:“叫你们上酒,你竟然不给老子上,怕老子不给钱可是……老子有的是钱…知道老子是谁么,老子和谁的关系铁吗,说出来吓死你!…”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银票,拍在小卉的脸上,“给老子上一壶上好的‘陈年老窖’,再来碟熟牛……”

    小卉看样子就被他纠缠半天了,领口衣襟早已被她抓得皱皱巴巴,可是依然好脾气地劝道:“这位客官,我们这是王爷的内部特供,只供应常的饭菜,不外供应酒水菜品……如果您想喝酒的话,请到……”

    “老子就是要在这喝酒,怎么?看不起老子是吧,知道我是谁的人吗,我是郑王妃的人,上酒!不然打得你满地找牙。”说着还把他肥硕的,四个指头上都着金的玉的指环的拳头,用力地挥了挥。自己差点因用力过大,而跌倒。

    “你还得陪着爷喝!”

    这个家伙喋喋不休的在絮叨着,“知道我是谁的人吗,我是郑王妃的人,将来东郡王政变成功了,这整个西渠国都是我们郑王妃的小世子九王爷的了。到时你们这个破店还不是我们的。”

    “这位客官……”小卉一脸无奈,还在继续耐心的劝说下去,小卉知道这样的人肯定是惹不起的。所以她尽量的压住了火。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