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早晚都得做我的夫侍

    第八十六章早晚都得做我的夫侍

    小凤不曾想这样铁骨铮铮的汉子,心细腻和大姑娘一样,难道他是吃醋,这样吞吞吐吐的言又止的,无非就是不高兴我对田煜麟哥哥走的太亲近了,他可能为这事咋耍小子呢。难道这样的一个尤物也喜欢自己,可是自己欢是一个没有完全发育的小姑娘啊,这程巩虽然年纪和自己相仿,才十五岁,只大自己两岁,可是他完全的发育成熟了,一个标准的感尤物,要是成熟的女人见了都会流哈拉子的变成而来痴呆人的,这样的男子他跟本边不会缺少女人的,而这个程巩好像心智是一个孩童,他好像对女色不感兴趣,更甭说那些长相普通的平凡女人了,根本就连和他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像他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尤物,心里只有武学的升级修炼,根本不在乎什么美女色的。

    而他却对小凤儿以往的深,就连小凤儿和别人正常的说话交流他都要吃醋的生气。

    “乖,好好的养伤,我招呼一下田公子,和他谈谈正事儿。”

    程巩头一歪,说道“陪我就不是正事,和他谈谈就是正事了,你去吧,我不会影响你们的。”

    小凤像一个大人一样,抚摸了一下程巩的头,“你好好休息吧,等你伤好了,你也收我为徒吧,我好好的向你修习武学。”

    程巩一想自己伤好了就可以天天的和小风儿粘在一起,心里一下子乐开了花,他这才高兴的说道:“你可要讲诚信,一言为定哦,等我伤好了,你就做我的徒弟,咱们天天在一起不再分开了。”

    “好,一言为定,你休息吧,”

    小凤答应着她,她要着急会见田公子,商谈西瓜价格的事,这西瓜已经有十中有八已经成熟了,得要田公子尽快的将西瓜运到京城去,狗那些王公大臣们品尝,再过些时,这瓜的味道就要大打折扣了。

    田煜麟这几天被白玉儿给缠住了,白玉儿虽然是庸俗的市侩,可是市侩小人们才活的有滋有味,才能在这个世界上立足,不管是在感上,还是在职场官场,她们很清楚什么对自己有利,什么对自己不利,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在世俗中谁也无法幸免,只有小人们才能做的更好,而君子们往往在现实世界中碰的皮青脸肿的。

    “煜哥哥,我跟着你们一起历练好不好?你带着我好不好,拜托你,让我跟着你们吧。”她双手合十,非常谄媚地求着煜麟,语气甜腻得令小凤起了一鸡皮疙瘩。

    这白玉儿不知何时叫上了田煜麟哥哥了,本来她都十六岁了,还要年长田煜麟一岁呢,这会儿却是甜腻的叫着田煜麟哥哥。

    “小姑,你这样做是不对的。”小卉气呼呼地站在一边,纯真的少女脑海里就想着自己的小姑真讨厌,这子太不讨喜了,她记得她的小姑以前说过很喜欢她的未婚夫就是东郡的千夫长的大公子,是从小爷爷给说下的亲,而且据说她们曾在大伯父家见过面的,怎么出了意外,她没有好好陪在他边,跑到悠田人居来蹭吃蹭喝的,见到田公子儒雅和贵族气,怎么就将人家千夫长给忘的一干而尽,抛到九霄云外,她也太欺负人了。

    “好大侄女小卉,别插话,煜哥哥,让我跟着你们吧。”白玉儿一双傲人的双峰由于激动很是人的抖动着。

    田煜麟看向小凤,不理她的纠缠,他只要小凤儿好好的在他的视线内就可以。她和小老板还要商谈西瓜定价的事宜呢,没工夫理会她的纠缠。

    他看着他的仆人孟翼,用眼神无声的命令他去摆平白玉儿的纠缠。孟翼领会了主子的意思,他用目光震慑白玉儿,让她清醒少爷不喜欢她这样的###,不要再来纠缠他的少爷。

    白玉儿的眼光看向孟翼,眸光一亮,好俊逸的男子,**黑色的眼睛里露过一抹惊艳和欣赏,这位公子一月白长衫,棱角分明,材修长,肌结实孔武有力的,他上有一股的戾气,这戾气让人不敢靠近。

    白玉儿一下子看得有些痴迷,孟翼一手拍在她后脑勺上,“看什么看?”

    “帅哥,我在看你啊”白玉儿跺跺脚,模样俏,有气有嗔,笑的花心乱颤的,在一旁的小凤受不了她做作的德,连连扫了她几个白眼。但是白玉儿仍然的那样放浪的样子,不停的用体在惑着孟翼。

    孟翼是一个下人,跟随者田煜麟公子闯南走北的接触的都是王公贵族,商贾大甲,那一家的小姐会对他这么一个下人在意呢,今天却被白玉儿这样的**给勾引的心里痒痒的,这白玉儿的一双傲峰,花枝乱颤的不停的在自己的眼前晃来晃去,而且青女子的那种熟透的味道,真惑的他想着捏她两把。

    “你要跟着可以,有两点要求,第一,不准扰我家主人,第二,到了京城不能进田氏商都的总部,你可以在京城里租住下来”

    孟翼笑吟吟地竖起两根手指,态度坚决,“哪一点做不到,立刻给老子滚!”

    “第二点没问题,第一点为什么不可以?”

    “你可以滚了!”孟翼连一个解释都不给,潇洒地挥挥手,示意她走人,白玉儿一惊,猛然抱着他的胳膊,连声应是,谄媚又兴奋。

    “我答应你,我绝对不在纠缠田公子的,但我可不可以的拜访你啊孟大人。”白玉儿真的是厚颜无耻的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随便你!”现在请你离开这里不要再纠缠我家公子了。白玉儿一听到孟翼对自己有点缓和的余地就抛了一个媚眼给了孟翼,惺惺的走开了,孟翼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这笑意好像是猎人到猎物的一般的狡猾得意的笑。

    小凤和田煜麟公子要谈西瓜的价格的好心,被白玉儿闹的一点没趣,摊上了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姑姑,自己也只能冲着田煜麟公子善意的笑笑,没办法啊,他就是那样的人,她要留下来,也不能将她赶走吧,毕竟他是小凤的小姑,白老太爷的小闺女,不看僧面看佛面吧。

    “田公子,刚才闹的不愉快,可不要望心里去,我小姑那人就是喜欢四处游的看闹,你不要介意。”

    “不会的,小老板,但是她那样确实影响人的心,不过有小老板这么可的小姑娘作陪,心开心极了。就好像从残冬一下子来到了明媚的天。”

    田煜麟说道。

    “田公子,我有那么大的魅力吗,不管你心如何,不过我得更你要钱了,你看这满园的西瓜都要成熟,你得赶快的将这些瓜运走,在这几天内才能买一个最好的价钱,因为现在味道最沙甜,再过几天就数过了,味道反而受影响的。价格就自然会受影响了,这赔本的买卖我可不想做”

    说着她甜甜的一笑,她笑得很甜,精致的脸庞在五光十色的光辉中似也蒙上一层薄薄的纱,宛若朝霞,圣洁中透出一种温暖的美,这种美虽因高大打折扣,但仍旧很迷人。

    田煜麟看着那迷人笑脸,不内心被触动了什么,他修长如玉的手指宠溺地在她鼻尖一勾,似笑非笑问,“小机灵,就按小老板的意思做,我的车队马上就来了,你说这西瓜的价格怎么定!”

    小凤笑得甜甜的,在风中显得清丽脱俗,“田公子,你我以后和作的机会很多,但是这一次是我们第一次正真的做大买卖,我这个是全家的命都托付给你了,这投资可是将我的包子铺的赚的钱全部投进来了,怎么样我等收回我的投资成本吧。”

    “这个自然,我看每个西瓜,就一俩银子的价钱如何,反正这西瓜只有我们有,是这个世界上绝无竟有的瓜,定这样的价格你包子铺那点几文钱赚来的小钱投资给你赚回来了吧。”

    小凤自然没想到田公子居然开口给自己的西瓜这么大的价钱,这一两银子,这十亩的沙地瓜可有万把个瓜啦,这算下啦,自己的收益可就是万两白银啦,我的怪怪,这一下子就成湘镇的收复了,说不定就成了东郡的首富了呢。

    她顿了顿,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道:“公子大手笔,公子好气魄,只是这样公子还有什么的赚头,这小女子倒有点难为了。”

    “这个我自算过的,一两银子对于世家大族,富户不算什么的,京城有民百万户,其中富户就数十万,这万把个瓜恐怕都不够就被一抢而光呢,这价格只会高不会低的。”田煜麟自小在算盘声中长大自然他看中了这西瓜的商机,所以敢出万两白银统购小风的西瓜。

    小凤被田煜麟这样透彻的分析后,更加的欣赏这为儒雅的公子了,要说程巩是妖孽宛若罂粟般的男子,不是人家烟火的,只能把玩,不能依靠。而田煜麟公子就不一样了,他清俊淡静的美男子而且他风华绝代,举手投足都透着一股霸气和贵气,万贯的家财就会像流水样涌进来。

    “那就这样一言为定,咱们立个契约为定。”

    “好,虽然我和小老板是意绵绵的朋友,但在商言商,我们不要坏了规矩,我们就定个契约吧。”

    田煜麟更是将意绵绵四字说的很重,害怕小凤儿听不到似的。

    小凤却在心里笑了笑,田公子不要急吗,等我体长大了,发育成熟了,你能逃得过我的手心,早晚你都给给我乖乖的做我的夫侍,我要在悠田人居里养你这个郎君。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