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酸菜鱼惹得祸

    第八十五章酸菜鱼惹得祸

    小凤与小不点大获全胜的满载而归,摘了满满的一筐青菜,而且还抓了三条草鱼,这午餐荤腥搭配,想必是很丰盛的。她两兴冲冲地踏入程巩养伤的房间。

    程巩这时已经睡了一个多时辰,刚刚醒来,就看到小凤拎着装着三条草鱼的大筐子,很是吃力的样子,这个大筐子占了她大半个子,也不知道她那里来的那么大力气给拎了回来。显然像是做了一件重大的事,欣喜万分的样子。

    小凤见程巩醒着,便换了只手拎着鱼,冲他甩了甩,道:“看到了吗?这么大的草鱼,没见过吧。嘿嘿……中午用它熬汤,有助你伤口愈合。”

    程巩看了看她沾着泥点的,还未干透的粉色上衣,感动地抿嘴一笑,道:“先去换衣服吧,现在气温这么低,虽然是天,但是这里还是一股寒意,湿的衣服穿着多难受啊,别冻感冒了。”

    “好,我先去换衣服。蛋蛋……把鱼拿下去收拾干净,按我给咱们以前做水煮鱼的方法,拆骨切片,再把我腌制的酸菜也取两碗出来,今天主菜‘酸菜鱼’。还有,拆下的鱼排不要扔掉,可以做香酥的‘炸鱼排’。这只大的鱼尾部分切段,用水浸泡去腥,给程巩公子做鱼汤用的,其余部分切成薄薄地片,做成鱼卷我做酸菜鱼用。”

    小不点在一旁高兴的拊掌说道“太好了,中午有美味的酸菜鱼吃了,我要吃一大碗,我要………”

    小凤刮了一下小不点儿的鼻子道“一天就知道吃了,这些鱼是给程巩补子用的,养伤的,你只是沾沾光而已。”

    小不点儿一撅嘴说:“不管怎样,我有鱼吃了这可是我们的战利品。”

    小凤微微的笑道“想吃啊,你得付出点劳动,去将这些新鲜的蔬菜洗干净我做几盘菜给大家吃。”

    小不点只要有好吃的让他做什么他都乐意,他乐得颠的洗菜去了。

    午饭时分,小风将做好的酸菜鱼给程巩端过来,田煜麟公子和大家在客厅里用餐,那鱼汤熬成白色的,香气四溢,一看就知道非常的可口,酸菜鱼的鱼玉雕般的晶莹剔透,还有一碗熬得到位的浓浓的白粥,有着各色的新鲜蔬菜。

    程巩一见就迫不及待地拿起勺子尝了口汤,鲜美浓厚的香味浸染着他的舌头,又从酸菜鱼锅煲里夹起软嫩的鱼,感受那丰富的口感,滋味太鲜美了,这酸菜和鱼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盖住了鱼的腥味,而将鱼的鲜美味给提高到了最大的限度。

    程巩不又夹起一快酸菜鱼,塞进嘴巴,含含糊糊地问:“这怎么做的,怎么这么好吃啊。”

    小凤耐心地向他解释:“酸菜鱼是一道很经典的菜,酸辣爽口,鱼片滑嫩。学酸菜鱼就一定要回片鱼,片鱼片是很多好吃的菜必须要经历的环节。酸菜鱼和水煮鱼本其实一点也不难。就一个片鱼的环节罢了。”

    “小老板,不要卖关子吗,他到底是怎么做的啊!”

    她娓娓道来:“其实这方法呢也很简单,先将鱼洗净去头。从脊背处处理成两片。把鱼肢解好。鱼洗净,刀倾斜着片掉鱼骨和鱼腩,剩下净鱼,鱼头鱼骨洗净血污备用。最好多洗几遍这是后来鱼汤白的关键。”

    她接着说道:“鱼块洗干净血污,下面放一块厨房巾,刀斜40度,从尾部开始片鱼,方向是刀刃朝向尾部。片成鱼片。片好的鱼片,用一汤匙盐搓洗一遍后冲水反复淘洗成晶莹透明的鱼片。一定要洗成透明的鱼片,鱼比较有口感,而且清爽。鱼片用盐一茶匙白胡椒一茶匙蛋清半个干淀粉三茶匙腌渍,用手仔细反复抓拌均匀。静置20分钟。酸菜切丝焯水备用。辣椒切圈和花椒一起。鱼头骨鱼皮准备好,姜切片。锅里放油炒香葱姜蒜,下入鱼头鱼尾鱼骨头鱼皮等炒一分钟。大火烧开,中火煮20分钟到鱼汤白。调入盐。把汤中料都捞出来铺在碗底。锅大火烧鱼汤,鱼片一点点放入,晃动锅,最上面的鱼片7成熟捞出放在碗上面。过滤鱼汤到碗里,锅里放油,凉油的时候就放入花椒和辣椒圈,小火烧,注意看辣椒,变得红中微黄且油亮干酥。注意观察别熬过火了。花椒和辣椒捞出放在鱼片上,青红辣椒撒在鱼片上,待到油大火烧冒青烟,浇在鱼片上即可。浇油这个环节很重要,点睛之笔,一定要把油烧的冒青烟,目测有青烟不断冒出。浇上去吱啦一声才够味。说起来还是复杂的,怎么样,给句评价吧!”

    小风一口气将这么复杂的酸菜鱼制作工艺一股脑的说给了程巩,反正程巩是侠士武修者,他不可能去开什么饭馆子,饭店之类的赚钱,说给他满足一下他的好奇的和望,也是对他的伤口愈合有好处,只要他心好。

    “质嫩洁白,咸鲜爽滑。”程巩赠与她八个字,然后又口不则食的蚕食这些酸菜鱼,很快就将一锅煲的酸菜鱼都吃掉了,就连鱼汤都喝的一干而尽,还觉得意犹未尽。江湖上传闻小凤的包子铺味道绝美,与其他的包子有所不同,但是今天吃的这个酸菜鱼可是人间少有的美味,此味只应天上有,就怕连王室里都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

    小凤见他吃完了酸菜鱼,帮他盛了碗汤,道:“你现在还是以流质食物为主吧,质吃多了,加重肠胃的负担,会使内伤加重的。”

    “我的内伤已经全好了,你的灵药有用的。”程巩不是为了吃食而这样说的。刚刚小凤她们出门抓鱼的时候,他已经打坐运功,发现不但内伤痊愈,内力还凭空增加了一半不止呢。

    蛋蛋端着一个托盘进来了,他把托盘放在边的桌子上,接过小凤手中的汤碗,道:“少主子,我来看护程巩壮士喝汤,你忙了半天,还没来得及吃饭呢。奴才把厨房里的各式菜肴都取来一份端来了,您赶快吃吧。”

    小凤将手中的碗递给蛋蛋,忙了半天,还真有点饿了呢:“田公子用餐了吗,可把田公子要招待好了,这几天园里的瓜就要全部交给田公子了,他也快要回京城了,这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啊!”

    小凤无意识的说出了这几句伤别离的话儿,这要是田煜麟听到会感动的要死,而被在上躺着的养伤的程巩给听到后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程巩伤心的极了,竟然暗自的落泪。

    “那你给田公子上的什么菜,我做的那些菜也给上了吗,他吃的满意吗?”小凤继续的问道。

    蛋蛋捂着嘴笑了,道:“小主子顾着这头,还要想着那头,小主子可是多人啊,什么时候也想一想我们这些下人们,我蛋蛋也就不枉在这人世间走一遭。”

    “又耍贫嘴,给我好好的说话,要是在这样,看我不扣你这月的月俸。”

    小凤威严的对着蛋蛋说道。

    蛋蛋这才说道:“田公子吃的很满意,他太满意了,你看这些菜我全部给田公子上了。”

    程巩在她们谈话的时候,伸头看了看桌上的五六样菜肴,除了“酸菜鱼”和自己的一样,其他的自己都没有,不问了句:“小凤儿,桌上那些都叫些什么名堂,看起来好漂亮哦。”

    小凤指着一份颜色金黄的菜肴,道:“这是‘炸鱼卷’是用薄薄的面皮包鱼子炸成的,特色是香酥焦脆。”

    又一一指过去:“这是‘酸菜鱼’,汤酸香鲜美,微辣不腻;鱼片嫩黄爽滑。这是‘红烧鱼’,色泽金黄,外焦里嫩。这是‘油泼蒸鱼鱼’,质细嫩,鲜香味美。这是‘香辣鱼花’油亮美观,味鲜微辣。

    程巩听了她的介绍,悄悄地咽了口唾沫,竭力掩饰自己的嘴馋。却没有逃过小凤的目光。

    小凤微笑着解释道:“不是我舍不得这些菜,是这些菜不是油炸,就是酸辣,对你伤口愈合不利,少吃点辛辣以及容易发的食物,象辣椒,腊,羊,牛等等。尽量别吃或者少吃酱、醋等上色调味品这样容易加重伤口颜色……”

    程巩也知道小凤是为了自己好,可是面对美食的惑,谁有能淡定呢?

    小凤眨了眨眼睛,道:“程巩要不……我把这些端到客厅与田公子他们一起吃?田公子就要上京了,我得多陪陪他,难得这么一位商友,我与他话别,谈谈心,沟通一下感。”

    程巩一听好像很是绝望的样子,哀怨的眼神看着小凤,赌气似的,咕嘟咕嘟一口气把鱼汤喝完,剩下的鱼渣子,拌进白粥中,三两口扒完,躺回上生闷气。

    这武修的脾气都是这样的古怪吗,刚才还好好的兴致很高,怎么这一会儿的功夫,又生气了,他生的哪门子气么,谁也没有惹他啊。

    “程巩哥哥,怎么啦生气了,是不是嫌我没有给你吃哪些好吃的!你的伤可真的是不成这些东西啊,等以后你伤养好了,我给你做一大桌子,让你一饱口富怎么样?“

    “不是!”

    “那你生什么气,好端端的就怎么生气了,说出来吗,我也给你分忧吗?”小凤在试探着程巩。

    程巩好像更生气了,他低声的翁声嗡气的说道“你根本就不在意我,你跟本就不了解我。”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