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冤家路窄

    第三十七章冤家路窄

    三十七章冤家路窄

    小凤拿眼睛回头仔细一看,皱起了眉头:“真是冤家路窄!”只见两个人影朝着她走过来,一男一女,男的自然是叫仕进,是白老大家的二公子。女的是个熟人了,自然是白老太爷家见到的有点妖艳的白老大的大闺女白青儿。

    她穿的是暂新的藕荷色妆花褙子,漆黑的头发在头顶挽了个髻,两边耳后垂落几缕青丝。她的肌肤雪白,樱桃小嘴儿,艳可人,在仕进旁边,更显得杏眼桃腮,楚楚动人的惹人

    但小凤感觉她的神有点酷似她在慕容山庄里的菲儿的面孔,不令她倒吸几口冷气的厌恶。

    “小an人,没想到你还敢到大人的面前撒野了啊!没有教养的东西”白青儿冷笑着说。

    “白青儿,我上次帮了你们忘记了吗?”小凤一脸冷漠,她事多着呢,她没心,实在没空跟这些恶女斗气。

    “哼!你不提便罢了,提起来这口气我就咽不下!你个不知死活的小an人,竟敢在我面前狂妄无礼?”

    “底气突然足了?看来你找了个厉害的帮手?”

    小凤打量着仕进。这位白得文家的###,算得上一表人才,十五六岁的样子已经是白云山寨名声在外的青年才俊了!

    仕进不屑的道:“我才不过问你们这些小孩子的胡闹!凤儿,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你去顶撞我娘亲,得她把首饰都拿出来了,我们的口粮她都要拿去卖?”他的娘亲,自然就是大伯娘。

    “我没有。我也没有顶撞,我只是说了实话,是她自愿拿出来的与我有何相关,而且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这些都是你们自家的事,何故……”

    “还钱?哼!大人的事那里轮到你这个小孩子来无理取闹的说三道四?”

    “二哥,跟她废话什么!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要不然她就忘了老白家是谁当家做主!”白青儿道。说着她就好像拉开了架势。

    “蠢货!都是一路的货色,蛮狠无理”

    小凤冷冷一笑,嘴角抹上一丝不屑的讥意!

    小凤被白老大家的小青儿给团团的围住,小青儿都十二岁了,仕进十五岁了,她才八岁的小姑娘,这形式指定小凤会吃亏的。

    她不喜欢惹麻烦,但麻烦如果惹上门来,那就只有解决掉麻烦了!

    “二哥!这废物不知道哪里的狗屎运,见到了灵芝,发了横财,就牛的不知道她几斤几两了,你好好的教训她。”青儿显然是在怂恿仕进出手。

    仕进道:“二丫!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陈诺我娘的四十两银子全部交出来,今天就放过你!”原来这两个玩意儿是来抢钱的。

    小凤心里怒道:你休想,就凭你这个态度,给你只是我的心疼爷爷为你们心,她说道:“休想,免不了一战,那就打吧!啰嗦什么!”

    这个仕进在体力上的功力显然不是青儿之流能够相提并论的,毕竟他是一个十五岁的少年。不过小凤倒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她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只不过重生到了这个二丫的体上,再说自从二丫醒来以后,她的实力也已经不是一个月前了。她这几天夜的佩带着灵芝仙草,倒也沾上了她的仙器,自生力道感觉浑厚了许多。

    在白老三家的这些子,调生养息的,她忘不了那对狗男女的嘴脸,她想自己要是有一的绝世武功,那个###就不可能将自己推向山崖,所以这几,她休息的时候借助灵芝仙草的灵气不断的修炼自己,再加上她在上学时学习过一些防狼术,跆拳道的一些东东,当然她自己对拳法和剑法也有一些独特理解,配合前世练习的防狼术,现在的她实力比一个月前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嚣张的丫头!”仕进不悦的道:“倒要看看你有什么自信的本钱!青儿,你去教训她!”

    “我……”青儿听了,面容狰狞的笑意。她在年龄上优势,不知多少次的将这个小丫头掌的哭哭啼啼的,吓得见到她就好象见到阎王一般,自然今天她不想错过这么虐人的机会。

    “我知道了!那就有劳二哥了!”

    青儿大喜,对付这么一个小孩,她相信自己拥有绝对的胜算!

    “掌?煽饼子,好!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我的掌力!”

    小凤没有惧怕,便也伸出了手掌,比划了几下,倒也趁手!

    “跟我比掌力?找死!”

    青儿冷笑一声,手就像舞蹈一般,绵绵的飘向小凤的脸上。

    小凤不疾不徐,迎拳慢慢的铺展开,张弛有度,轻松优雅!

    “白家拳?哈哈!这是白云山寨最低等的拳法!你今天死定了!”青儿一见小凤施展的拳法,便认出来了是白云山寨最基础的白家拳。

    白青儿那道青色的剑光,很是凌厉,呼呼的一股风袭来,显然她的这把青色的剑是上等的乌钢锻造的。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铸剑是很高明的,就是现在的高级铸造师也无法破解他们铸剑的金属成分的比例,这把剑虽然很软,如是削铁如泥的,却有分量很轻,正好适合女孩子舞剑,毕竟女孩子的力气比较小一些吗,这就显得白青儿的剑法更是精妙无比,一招一式都飘忽不定,却又暗藏杀机,剑气如潮水般凶猛纵横。

    招招致命,处处狠辣!

    白青儿下手一点不留面,白青儿的心肠是何等的残酷,她想报上次的一掌之仇,她仗着仕及给自己撑腰,今天显然是想对小凤造成致命的伤害!

    在她凌厉的剑招之下,小凤竟然显得游刃有余,白家拳好像化腐朽为神奇一样,划出看似最简单的弧线,优雅而流畅,没有任何威力和精妙可言。但偏偏一些最简单的招式便能够产生最巨大的效果,将白青儿精妙的剑招全部拆解了下来。

    一边是一招急似一招的猛烈进攻,一边是慢条斯理,悠哉悠哉的拆解。

    两人形成了极为强烈的对比!

    “青儿,你怎么了,你手里有上等的乌钢剑,为什么对这么简单的白家拳都破不了!二丫可是我们白家最弱的废材。”一旁观战的仕进很是诧异!白家拳只是一种强健体的最基础的东西,根本上不了大雅之堂,它是除了一些刚开始修炼的孩童之外,绝无人愿意问津。

    突然,只见小凤的掌力凌冽的四处飘动,更加出神入化,就连小凤都诧异自己的武功居然如此的了得,好像这一招一式都是有高人在指点一样,真的犹如神助,她的掌力运转的极为快速起来,还是那简单的招式,可是速度却快到了一种极致,只能看到一道道掌影飞舞,却根本不知道掌在何方,如同如来神掌!

    “打手!”

    小凤大喊一声,手掌只轻轻的飘忽在白青儿的手背上。白青儿就好像是吃痛的撒手,手中剑“铿锵”一声掉在地上。

    “你的脸蛋儿好漂亮,可惜太凶狠了”

    扬起一道掌影,手掌如同千万只手已经重重的抽在了白清儿的脸颊上!

    “啪!”

    清脆的像是在鼓掌!

    白青儿的脸蛋被狠狠的抽打出一条隐隐的手印子……

    “住手!”

    白仕进大喝!想要阻止,可是却已经来不及了!

    小凤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掌为什么速度如此之快!她知道自己从来不会什么武功第,难道现在的二丫的武力这么超强,但从白青儿等人的对她的鄙夷的眼神看,二丫只是这个时代很普通的武者,她只是修习了白家最简单的武技,全是用来强健体的,并不是什么高明的武技,可是今天却在一次狠狠的教训了白青儿。

    “啊!”白青儿发出凄厉的惨叫!

    就在此时,小凤隐隐约约的听到了一个嬉笑的甜美的声音,“滋味不好受吧!打的还有点轻!”

    这是谁,是谁在嘲笑白青儿?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