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百两银子的诱惑

    第二十四章一百两银子的

    第二十四章一百两银子的

    “仕及是谁啊?二丫去不去周家和他有什么关系呢?”小凤一头雾水,隐约的听见他大伯父在向他爷爷哭诉和哀求。

    似乎他家的仕及的生死关乎这个小姑娘去不去周家密切相关。

    单从这个名字就可以猜想出来,这个孩子的父母期待他一心想学,将来能够考取功名,光宗耀祖的出人头地。才取得这样的名字的。

    白得文是白家唯一的读书人,他一心想考取功名,无奈时运不济,那考了大半辈子只通过了县试的秀才考试,所以他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这个儿子仕及上,希望他将来有一能考中进士,出仕及

    所以就在他授馆的时候带着他与那些富家子弟一起一同开教他,可是事与愿违,这个仕及诗书到不怎么上心,渐渐的却沾染上那些纨绔子弟的不良嗜好。小小年纪吃喝赌样样的精通,进学五年单就诗书课业一窍不通的,句读之不识的主儿。

    那一仕及和一般纨绔子弟吃花酒,没钱吃花酒想着玩骰子赚点儿花,没想到输的血本无回,借了高利贷无钱而还,被主家逮住,一者要还钱,要不然就要挑手筋,剜眼珠子。这可是一百量纹银的高利贷的赌资。

    这么大的数目,虽说白得文授馆教学,自然比一般的家庭好的不知多少倍,起码不缺吃穿的,可是一百两纹银就是将他家全卖了也凑不齐的。

    单就周家少爷也是这样的纨绔主儿,自小儿有病,时好时坏,周家就一直宠着,养成了刁蛮残暴的格,他有一个特别的嗜好说起来恐怖的要死,他喜欢漂亮的小萌妹妹,但犯起病来,残暴的无以复加,如同魔鬼一般。周家老爷也发愁的要死,不知他从哪里得到消息只要有一个眉心中长着美人痣的小姑娘娶过来或许能够冲冲喜,少爷的病自然就好了。

    已经有两位贫家美妹不堪忍受他的折磨选择了自杀。人们一谈到周家的少爷就谈之色变,谁也不想将自己的骨送入残狼的怀抱。

    难道周家公子这样残暴没有人,就没有王法了吗,其实不然,这个时代的王法很严,人也很有尊严的,但是只要一个人一旦卖为奴,主家就可以任意的处置他的奴隶,就像处理自己的一件东西一样,就好比一个东西要是不喜欢了随便仍掉或者毁坏,谁也不会说什么的吧。

    这位周少爷一同与仕及进学,周家老爷自然与白老大很熟,互相走动过,周家老爷在白家无意中看到了白二丫,二丫虽然只有八岁,但一看就是一个美人胚子,虽然穿着很旧的衣服,但是气质却惹人喜,更加映衬出她的天然之美,出淤泥而不染,正如和她的名字一样兰花似羞还的沉静之美,眉心中有一颗美人痣,很是漂亮。这使得周家老爷心里生魔,想要买下二丫,给他的少爷冲喜。

    白得文说是周家财主要给自己的小姐请一位贴侍女,实际上是给周少爷要买女奴隶,要将二丫买为自己的奴隶,而一旦成为了奴隶就永远的失去了人自由,要杀要刮完全由主人说了算。

    给白得文的价格很是人地,白银一百两。

    白得文为了救儿子就昧着良心想得这一百两,可怜的白老三夫妇一介乡民,被蒙在鼓里,欺骗她的善心居然同意将自己女儿给于周家。这些事做的瞒天过海,谁也不知晓,可是白老大家的小###在白老太爷家玩耍的时候,一帮子孩子玩耍,难免会产生矛盾,而且白老大仗着自家里条件好,有是学问人,自然有优越感,他家的孩子一贯骄横跋扈,杏儿自然就要欺负二丫,二丫也不是逆来顺受搜的人,两个人就闹了起来,杏儿就挖苦她,无意中说漏嘴了,将她到周家卖为奴的事说了出来。幸好白老太爷无意中听到了,这才有了白老太爷的最高家庭会议,才阻止了二丫被卖的命运。

    “仕及那孩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让他自生自灭,何故将我家二丫拉来作为替罪羊,你的良心难道叫狗吃了吗?”白老太爷气的涨红着脸像白得文大吼。

    “二丫毕竟是女孩子,女孩子迟早要嫁人的虽然周家少爷有病,但是我看他是诚心喜欢二丫,周家财主说了或许二丫过去,冲冲喜,他家的公子冲儿的病就会好了。再说周家差什么二丫过去还不穿金戴银的,这有什么不好。可是眼下我可怜的仕及就要被那伙强人桃心挖肺了。”

    白得文还云里雾里在狡辩着。

    “放,这是话,他家的那个小魔头是人么,发起疯来还有个人样子吗,你明明是见钱眼开,将我二丫往火坑里推,送到周家,二丫还有活路吗?你都是为了那二百量纹银吧。”白老太爷打断了他的话。

    “咱们白家的孩子只有仕及一个人进过学堂,些许识得几个字,是我们白家的希望,将来还要他光耀门楣呢。”白得文的浑家李氏自认为自家的什么都好,包括这个不争气的孩子说的很是理直气壮的。

    农小凤心想能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来,还一点愧疚的心都没有,真是脸皮厚到家了,心黑到后背了。

    “我活了这么大的岁数了,你让我落个清静好不好,光耀门楣不是这么个光耀法,我们是农家,不指望出将入相的,你别拿那些来蒙我,我也老了,不中用了,但你也别指望算计家里人,我的二丫你就别打她的歪主意了,我们在想想别的办法。看能不能救救这畜生”白老太爷被气的无耐的说道。

    看见白老太爷有了松口的迹象,白得文来了精神。

    “爹,我们砸锅卖铁,买了房子跟同属都借遍了,才凑够了五十两纹银,现在还差五十两,可把人极坏了。”

    “爹你能不能想想办法啊?”

    “还差五十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啊,我只能够筹够十两,这可是我的养老钱,拿出来给这孽障吧。”白老太爷说着从那个对面的大柜子里开了六层锁取出了十两纹银,交给了白得文。

    “仕及学什么不好,沾染上这些恶习,都是你管教不严,…咳,咳!…他有今都是你惯的,就这个样子纵然取得功名又有什么用呢,弄不好我们全族要跟着他遭殃。”白老太爷咳嗽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拿到十两银子白得文脸上稍微的舒展了一些,他俯首对着白老太爷说道:“是,是,都是我平时太溺这个逆子了,不学好,让他犯了这么大的事,擦点连累了二丫。”

    “还差四十量啊,这可是一个大数目啊,###在那孙家做长工,或许有点银子吧,老三人忠厚,孩子有多,常年在家,自家都顾及不上,拿不出什么银子来,恐怕在银两也帮不上你什么的。”白老太爷喃喃的说。

重要声明:小说《修个悠田养郎君》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