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刘老头的青睐

    第七集,刘老头的青睐

    刘老头,又名刘远山,补习班里人人皆晓,名气之大盖过了校长,有一个版本还传说当时上面想让刘老头来当校长,刘老头没答应,让现任校长捡了个便宜,这就是为什么校长见了刘老头也这么客气。

    “你就是侯海洋?”刘老头说话语气带着点硬气。

    “刘老师,您好,我是侯海洋”。侯海洋听康主席几次提到刘老头,据说一提到这个老头的名号,康主席讲的绘声绘色,当时,刘老头退休前几年,带补习班时,收下了一个乡下學生,当时刘老头不怎么愿意收下,那學生的爹找了一远旁亲戚来说(情qíng),一沙皮袋的土豆,说着说着给自己下跪,怎么劝硬是长跪不起,直到答应下来才起来。刘老头几次跟康主席提起这件事(情qíng),还颇有心得说了一番心里话,做老师不能太有名起,累了自己不说还总是遇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差事,拒绝都难。那个學生因为迷上游戏机成绩一落千丈,没有學校收留,找到刘老头,在刘老头的关照下硬是活生生的脱胎变骨上了北京一所名校,逢年过节那學生都会来學校看望刘老头,有一次来看望时,他爹说,没有就老师就没有孩子现在,俗话说恩师如父,按照乡里的方言老头就是父亲,那孩子父亲坚持让孩子叫刘老师老头,后怕混淆前面加上刘老师的姓,叫着叫着,大家都发现这个亲切,以示尊敬,刘老头这个名号就一直留了下来。

    不错嘛,数學拿了个个位数!刘老头说话时胡子一抖一抖,用眼睛看了看侯海洋。

    这都是暂时的,没到最后高考时刻,谁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侯海洋语气很平淡。

    难怪康琏这么推崇他,来了學校还不放心,给我打了几次电话,名义是打着联络感(情qíng),说着说着就说到这个小家伙的头上,我还以为康琏只是因为他的字,(爱ài)乌及乌,单单从沉稳就能看出他的不一般来,侯海洋没有刘老头想像中的愤怒,也没有一般人的自卑,到时小看了这个家伙。在心里嘀咕了一下,刘老头的脸开始由(阴yīn)天变晴天了!

    刘娟的事是你救的吧,小鬼,给我详细说说。刘老头不知道,他自己也开始欣赏起这个年轻人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侯海洋便把那一幕场景简单的说了说。开始还以为是校长知道自己在外面打架,不高兴,加上自己上次全校模考数學只考了个9分,顺着这由得,让刘老头来转达把自己踢出學校的事(情qíng),现在看来是自己虚惊一场,心里悬挂的一颗石头也就放下心来。

    说完后,刘老头没作评价,只是说尽量不要去惹这些二流子货色,毕竟在學校来是为了读书,和那些人搅浑在一起,没那个必要。然后就拿了几本书出来,从高一至高三的数學,六册,里面密密麻麻写满了字,字迹非常工整,有的地方还有粉笔灰留下的痕迹。

    “我一直教的都是数學,这些课本就是我上课用书,有些心得也留在了书上,你基础不是很好,拿去看看,把里面的习题多做一做,有什么不明白的,有空到我办公室来,一般我下午都得闲,晚上也行,我替你补补,数學提起来还是很容易的,不要灰心。”刘老头这一番话讲下来都是带着对晚辈的关心,说得是语重心长,听在侯海洋心里就更是一番滋味了,看来上天待自己不薄,无论走到那里,天无绝人之路,大學梦,自己能实现吗?这句话自己现在问起自己来,底气足了许多,心也暖暖的,既是来自好久没联系的康老师的感激,也是来自目前眼前这个刘老头的青睐。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侯海洋基层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