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节 个人遭遇皆不同(一)

    下午五点,腰间的传呼机震动起来,随后发出打(屁pì)一般的bp声,尽管失望了无数次,候海洋还是以最快的速度将传呼机从腰间取了下来,依然不是秋云的电话。失望无数次之后,失望变成了惯(性xìng)。他面无表(情qíng)地将传呼机挂回腰间,站起来,拍拍(屁pì)股上的泥巴,慢慢下山。

    饶过牛背砣小學的围墙,候海洋顺手撤下一根杂草,将最嫩的部位放在最里面咀嚼,一股青草的健康香味扑鼻而来。恰好牛背砣小學的女老师从大门出来,他眼睛通红,手里提着一个包。

    “你是新来的老师,巴山中师的?”在插(身shēn)而过时,候海洋忍不住问了一声。

    女老师只有十七八岁的摸样,相貌平庸普通,气质就如中师班上的大多女生,他愣了一下,道:“嗯。”

    “怎么分到了牛背砣,没有留在中心校?”

    “今年的中师全部分到村小,一个都没有留在中心校。”女老师望着侯海洋,略有些迟疑,道:“你是候海洋。”

    “你认识我?”

    “你比我高两级。”

    候海洋再看女老师一眼,女孩脸上有几道被马光头老婆抓出来的血痕,道:“你去找王校长,就说你在牛背砣的人(身shēn)安全的不到保证,坚决要求调回中心校。”

    女孩有些胆怯,迟疑的道:“我才分到村小,就去找王校长办调动,好不好?”

    侯海洋瞪着眼,道:“要生存就别在意面子,赶紧去找,你不去找,其他人就会去找。”

    女孩跟在候海洋的后面,心乱如麻。对于他来说,牛背砣就如林冲经过的山神庙,充满着危机,让人恐怖万分。

    作为一个小女孩,独自出来生活,(身shēn)边没有人拿主意,茫然无助。听了候海洋一番话,就像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心(情qíng)渐渐平稳,道:“师兄,我真的可以去找王校长?”

    候海洋道:“你去买两瓶酒,提到王校长家里,进门只管哭,就把伤口拿给他看,王校长心软,十有**会同意。”

    “真的有效。”

    “肯定有效,出了校门,就别羞羞答答,要學习真确自己的利益。”侯海洋执笔小女生早出来两年,他却经历沧桑,比起小女生成熟的太多。

    沿着乡间小路走上了公主路,候海洋远远地看到停在魏官妈妈商店旁的两辆车,一辆喷着“检察”两字的警车,另一辆是装鱼的货车。

    魏官的妈妈见到候海洋过来,又喊:“侯老师,你还要点啥子?”候海洋朝向魏官的妈妈挥了挥手,又对小女生道:“到了牛背砣,没有人能帮助你,一切只能自己靠自己。“

    彷徨无助的小女生受到鼓励,勇气增加了几分,他发自内心的感谢:“谢谢师兄””走进商店,他将眼光聚集在烟酒柜台上,看了一会,道:“买两瓶益杨红。”魏官的妈妈注意到女老师脸上的伤,他带着疑惑的眼神看了一眼候海洋,转(身shēn)去了柜台拿酒。

    小车旁边,陈树坐在驾驶室抽烟,没有下车。小周站在车旁,(热rè)(情qíng)的和候海洋打着招呼,道:“我给你打了好几次传呼,你都没有到。”

    几个月时间过去,候海洋(身shēn)上突然多了一份沉郁之气,让人感觉比实际年龄要成熟得多,仿佛经历沧桑人生。小周在茂东烟厂总在办公室工作,迎来送往,阅人无数,很敏锐的扑捉到候海洋气质中的变化。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侯海洋基层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