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节 谁是告状者(一)

    7月5号,陈财富、赵老粗、娃娃脸被提讯。

    号中人正在坐板时,外面传来脚步声,随后号门被打开,侯海洋暗自奇怪:“今天的提讯怎么这么短?”

    开门的是赵警官,他的心(情qíng)显然不错,面对号中人居然还带着些笑意,将鲍腾叫到(身shēn)边,道:“你给肖强安排一个位置,别为难他。”前次与侯正丽姑父吃饭时,他提出女儿上學问题,如今女儿上學之事基本落实,他乐得合不拢嘴,态度格外好。

    鲍腾早就料到肖强迟早要翻(身shēn),交通厅总工是一个(热rè)门岗位,这样的人岂能没有后手,他不假思索地道:“肖强,你到侯海洋(身shēn)边来,别拿那(床chuáng)褥子,给你换新的。址。

    赵警官道:“今天所里开了会,有了新政策,号里一个星期不打架,在星期天就可以吃一次(肉ròu)菜,每个人都有,打架就取消。”

    (肉ròu)菜对于号里人有着无上(诱yòu)惑,看守所使用这一招准确打在号里人的软肋上,最高兴的当然属于中铺、下铺集团的人,他们总是处于吃不饱和挨打的状况,若是看守所当真严格实行这一条政策,当然对他们最为有利。

    上点账,以后(日rì)子好过些。”说这话时,侯海洋很郁闷,从进看守所以来,他只从赵管教那里得到点滴消息,随即便与外面世界完全断了联系,不能寄明信片,不能通信。

    肖强盘腿坐在板铺上,监舍依然如往常一般,大家都默不作声,已有看守所经验的他明白今天与以前有明显不同;在十分钟之前,他还是被欺负被凌辱者;十分钟以后,他成为了一位旁观者,不会主动施恶,也不会再受人折磨。他在号里的地位和交通厅总工的位置反而有几分相似址。

    赵老粗提讯回到号以后,看到肖强的位置,(欲yù)哭无泪。肖强进号以来,他得到了喘息机会,如今肖强脱离苦海,还剩下他在号里苦熬(日rì)子,有时候他会涌出认罪的想法,不过这种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因为认罪的结果必然是严酷的,他必须要挣扎到最后一刻。

    7月6(日rì)7点钟,内外班民警换班之前,传来了开门声,赵管教再次出现在门口,道:“韩勇,收拾东西,调号。”

    鲍腾心里涌出不祥之兆,笑呵呵地道:“赵所,韩勇在206表现不错,怎么突然就要调号?”赵管教接近上了32个小时班,(身shēn)心疲惫,脾气自然不会好,讽刺道:“难道所里调个号,还需要你同意,你算什么东西?”鲍腾满脸堆笑,道:“随便问问。”

    韩勇脸上表(情qíng)颇有些呆滞,他在号里混得风生水起,想打谁就打谁。家里只上过一次帐,却能够跟鲍腾吃香喝辣,(日rì)子过得相当快活。俗话说,新贼怕进门,老贼怕调号,调号以后则前途未卜,但是肯定不会有在206的风光,从最底层混起的艰难让韩勇不寒而栗。他回头看了一眼鲍腾,鲍腾目光寒冷,脸上冷得没有任何表(情qíng)。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侯海洋基层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