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节 黑社会老大被欺负(五)

    翻(身shēn)过后,侯海洋就要面对韩勇。

    韩勇体内雄(性xìng)荷尔蒙分泌旺盛,让他显得亢奋、多动,此时半眯着眼睛,回想以前曾经上过或者遇到过的漂亮女人,一只手不停地撸着。自从混到上铺以后,每天**便成了他的必备功课。撸了一会儿,终于爆发出来,弄得手上黏稠一把。

    韩勇翻(身shēn)起来,正好与侯海洋的目光相对,他咧着嘴傻笑,然后将手越过侯海洋的(身shēn)体,要在娃娃脸衣服上揩黏稠物。娃娃脸明知韩勇在做什么,可是不愿意与其发生矛盾,便闭着眼假装睡觉。

    侯海洋原本不想管闲事,但是看着韩勇猥琐笑容以及手上的黏稠物,感到一阵恶心,他一把握着韩勇的手腕,压低声音道:“用纸,洗手,别揩在娃娃脸(身shēn)上址”

    韩勇不以为然地笑道:“蛮子,我没有揩在你(身shēn)上,何必管闲事。”他往回抽手,不料侯海洋手如铁钳,他没有抽回来。

    侯海洋瞪着他,道:“娃娃脸挨着我睡,弄到他(身shēn)上,就要擦到我(身shēn)上。”

    两人对视着,韩勇见侯海洋眼神渐渐变冷,没来由有点心虚,道:“算尿了,就开个玩笑。”他将手抽回来后,顺手就将黏稠物揩在自己的裤子上。

    侯海洋和韩勇并排而睡,头靠头,腿靠腿,难免要碰到裤上的黏稠物。他翻过(身shēn),(身shēn)体朝着娃娃脸方向稍稍一动,谁知臭味又扑鼻而来。

    韩勇(身shēn)上的雄(性xìng)荷尔蒙似乎有一种魔力,将侯海洋年轻(身shēn)体里雄(性xìng)荷尔蒙也勾引了出来,侯海洋紧闭着眼睛,脑子里满是秋云的影子,有坐在灶台前红彤彤的脸,有在简易浴室洗澡时的(诱yòu)人曲线,有在(床chuáng)上的四(射shè)活力,往(日rì)的(热rè)火缠绵如一颗颗深水炸弹,炸出了最深层次的**,一股一股浴火在腹部窜动,让他的(身shēn)体燃烧起址。

    看守所灯明光亮,二十来个光头汉子睡在通(床chuáng)大铺上,旁边还有两个值班人,在这种(情qíng)况下,就算**高涨到(身shēn)体爆炸,侯海洋也不会自慰,这是他作为有尊严男人的底线。

    回忆往事,增加了侯海洋求生的**:“我一定要出去,美好人生才开始,不能就这么完了。活人不会被尿憋死,我绝对不能束手就擒,正道不行就走歪道,公安破不了案我就越狱。”

    张沪岭學历比侯海洋高,见识比侯海洋广,钱比侯海洋多,人脉比侯海洋厚。但是,侯海洋比张沪岭更有毅力,更加坚韧,更有行动力。面对死亡威胁,没有灰心失望,毅然作出了越狱的决定。

    岭西第一看守所是省模范监狱,于近年做过铁窗,三道铁门,武警站岗,可谓铁壁铜墙,要逃出去谈何容易。在这两天的交谈中,侯海洋还没有听说越狱的先例。

    尽管苦难重重,机会渺茫,“越狱”两个字仍在侯海洋脑中不断重叠和堆积,形成一条通往自由的金光大道,这个新想法让侯海洋激动起来,驱赶走不断袭来的**。

    赵老粗坐在便池旁边,恰巧看到侯海洋抬手锤了娃娃脸,只可惜两人没有打起来。

    便池洗得很干净,没有异味,反倒是铺上一群光头散发着阵阵异味,与养在圈里的猪十分相似。他憋气地想道:“老子一世英名,没想到在‘岭西一看’全毁了。以后被手下兄弟知道我天天刷便池,谁他妈还会听我招呼。幸好这里面没有道上的兄弟伙,等到离开以后,老子一定要报复。当务之急还得和这里的老大搞好关系,好汉不吃眼前亏。”

    深夜班十分难熬,几只飞虫和蛾子在白炽灯上盘旋碰触。赵老粗强打着精神,仍然抵挡不住浓重的睡意。他的眼皮不停下垂,醒来后,强撑一会儿,又慢慢往下落。在与眼皮不停地搏斗中,天亮了。

    早上起(床chuáng),赵老粗痛定思痛,彻底转变了态度,主动往鲍腾(身shēn)边凑,他站在鲍腾铺前,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道:“老大,昨天是我不懂事,你大人大量,不会跟我计较吧。”

    刚开始混社会时,面对“大哥”或是警察登强势人物,他必须要挂着讨好的笑容,后来混出了名堂,成了财大势厚的老大,讨好笑容便消失了,他學会了一种盛气凌人的冷笑,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qíng),给人的感觉高深莫测。此时重新挂上讨好别人的微笑,居然还是得心应手、他脸上表(情qíng)偶尔会露出一丝狰狞,狰狞一闪而过,恢复成笑容。

    鲍腾心里明白,不管是赵老粗如何表现,他在号里的(日rì)子都将特别艰难,这其实也是官方的意思。官方认为,在里面过得难受,说不定会对侦办赵老粗黑恶势力案件有意想不到的好处。鲍腾领了尚方宝剑,自然要有意压制这个黑老大,要让这个黑老大(日rì)子难过。其实就算是组织上没有要求,作为206的雄狮,他必然会保护自己的地盘。绝对不会让当过老大的赵老粗有篡党夺权的机会。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侯海洋基层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