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节 与政治挂钩的悬案(二)

    他见女儿不语,又用年轻人的语言道:“现在有一句时髦话,叫做失去了一片树叶,得到了一座深林,你现在就是这样(情qíng)况。”

    秋云抹了抹鼻子,道:“道理我是懂的,可是想起是他离开了我,心里就觉得很难受。”这句话藏在心里很久,她是第一次说出来。

    秋忠勇见事(情qíng)谈开了,作为父亲倒不宜深入,便向赵艺作了一个眼神,将细节交给了母亲。

    在客厅等了一个多小时,赵艺这才出来,母女连着心,见到女儿伤心,也跟着抹起了眼泪。赵艺将秋忠勇叫到了里间,道:“暂时稳定了(情qíng)绪,要恢复还得花时间。”

    秋忠勇安慰道:“等到了厦门,环境变了,这段事(情qíng)就能过去。”

    赵艺骂道:“那个侯海洋算什么东西。一个中师毕业的农村人,才农转非几年时间就开始忘本,我硬是想不通女儿为什么会喜欢这种人。若是让我看见他,一定要扇几个大耳光。址

    秋忠勇想着侯海洋的案子,有些走神。对于侯海洋的案子,秋忠勇经过前期调查,渐渐倾向于侯海洋是偶然到光头老三的家,可是此案的难点在于侯海洋在作案现场被捉获,有不少对其不利的证据。

    赵艺见到丈夫心不在焉的样子,生气地道:“这是女儿的终(身shēn)大事,你怎么是这个态度,脑子里除了案子就不能想点别的事(情qíng)?”

    秋忠勇道:“这件事(情qíng)其实很简单,人这一辈子总会有几分挫折,早点受挫未曾不是一件好事。你刚才说得很好,时间会冲淡一切,过几年小云会庆幸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qíng)。址

    赵艺拍着(胸xiōng)口道:“但愿如此,最好侯海洋永远不要出现。”

    秋忠勇又浮现出案件细节,随口道:“我们全家都到了岭西,小云(情qíng)绪不好,你多抽点时间陪陪她。”

    赵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丈夫,道:“你神(情qíng)不太对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qíng)瞒着我?”

    秋忠勇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没事,就是才到新单位,案子上压力大。”

    侯海洋作为犯罪嫌疑人,有可能走上刑场,也有可能无罪释放。秋忠勇看见女儿悲伤(欲yù)绝的神(情qíng),更加坚定了他封锁信息的决心。若是女儿眼睁睁看着男友走上刑场,绝对会留下终(身shēn)遗憾和心里(阴yīn)影。

    家里电话响起,秋忠勇接过电话,道:“张政委找我?好,我马上就去。”

    赵艺轻手轻脚来到寝室门口,观察了一会儿,又轻手轻脚走回来,忧心忡忡地低声道:“小云对着窗口发呆。会不会有危险?”

    秋忠勇压低声音:“你说什么话,小云很理智的,不会做傻事。”他走出房门不到五秒,又退了回来,道:“恋(爱ài)中的人做出什么傻事说不清楚,装上。”

    赵艺道:“我是随口一说,宾你傻啊。”秋忠勇恍然大悟,拍着脑袋离开了。

    秋云趴在窗台上,看着爸爸走出院子,她突发奇想:“我去《岭西(日rì)报》登个寻人启事,也不知侯海洋能不能看到,他到底在哪里,为什么要躲着我?”

    秋忠勇回头看了窗台,朝着女儿挥了挥手,坐上小车,心里琢磨道:“张政委找我到底是什么事?他应该不会来过问刑案。”

    进入岭西市公安局张政委办公室,一贯严肃的政委张麻子难得站了起来,迎上来与秋忠勇握手,笑道:“你才到东城分局就遇到了大案子,听说你是较上劲了?”

    秋忠勇实打实地道:“这是我到东城分局遇到的第一个大案子,破不了,我没有脸面。”

    张麻子脸上的笑容收了回去,神(情qíng)还是(挺tǐng)平和,道:“今天叫你过来,就是谈这件案子。赵岸有个妹妹,八十年代出国,在美国华人中很有影响,她写了一封信到省委,省委领导批转给省政法委,一路批下来,到了我这里。”

    秋忠勇最怕单纯的刑事案件与政治挂上钩,看着一个有一个省级领导的签字,顿时头大如麻。

    向张麻子政委作了汇报以后,他走出市局时,心(情qíng)变得格外沉重,暗道:“侯海洋这个年轻人还真是倒霉,如果是普通的刑案,我可以尽量压着,想尽办法找到真凶。可是案件与政治挂了钩,时间拖得长了,对侯海洋极为不利。”
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

重要声明:小说《侯海洋基层风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