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3 也许还有救

    可是安德烈斯岂会让他带走程晓涛,自然是要阻止的。舒睍莼璩被揍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男人,拦在了程宁的面前,眼中是决绝的坚决,“您不能带走angel!”

    “她不是你的angel!她是我的孩子!我有权带走她!”这个时候程宁有些佩服自己,居然会有心(情qíng)与他讨论这个。

    若不是这个男人,他的小涛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所以这一方面,程宁是十分的痛恨安德烈斯的!

    可是同时,他也知道,若是没这个男人,他的小涛,就真的死了!在他们都不知道的时候,无声无息的死在了墨西哥,他到死都不知道这孩子的死亡的真相,到了都没有人会为她报仇。

    所以这一方面,程宁又是感激安德烈斯的!

    这种痛恨与感激的(情qíng)绪交织着,程宁也不知道到底要做什么了。

    这个时候,只得靠许凌出来震场子了,“小涛现在的(情qíng)况,根本不适合长途飞行,我们暂且把她留在这医治吧。现在我们都在,我们可以守护她,我们一家人,在哪里都无所谓!”说着许凌看向玄武,“你看,玄武都在这里,我想应该没有问题的吧!”

    许凌的眼里,是(热rè)切的期盼,期盼玄武能告诉他们,小涛有救。

    在他们的眼里心里,玄武都是神医,这个世界上没有他救不了的人,所以一定可以的,是不是?!

    程宁,安德烈斯,甚至是叶烯的目光都投向了玄武。叶烯知道这个人,这个人应该就是七年前,程叔联系到的,救活了唐少陵大哥唐绍琰的人,他的医术是相当高明的,所以救活小涛的厚望,只能加注在他的(身shēn)上是不是?即使他已经说过没救了。

    有时候,一个人,一份职业,到了一定的境界,当他出现的时候就是希望。

    玄武现在就是所有人的希望。

    可是风微尘知道,正常的途径,程晓涛完全没救了,可是那么多殷切的目光看着自家男人,他的压力可想而知,(身shēn)为他的女人,虽然她多半的时候极为不靠谱,可是这个时候,她也知道,是时候帮助他了。

    希望,就由她来打破吧。

    她向前垮了一步,拦到了自家男人面前,想要说明(情qíng)况,但是,手腕却被他抓住了,“怎么了?”风微尘回头,疑惑的看向他。

    玄武微微一笑,把她重新揽回自己的怀中,看向众人,“也许……还是有一个办法的!”

    众人顿时 眼前一亮。

    包括一直冷静沉默的霍尔斯顿。在霍尔斯顿的眼中,宋千语(身shēn)边的莫泽南已经是他见过医术最神的神医了,若是他都没办法的人,面前那个看着十足像个阳光少年的男子可以!?

    霍尔斯顿吃了一惊。

    其余的一众都是惊喜。

    游艇迅速回航。

    程宁,许凌,安德烈斯带着程晓涛先回舱里休息,霍尔斯顿看起来也难得的上游艇,一个人站在甲板上吹着微风。

    叶烯则站在霍尔斯顿不远的地方,摆弄着没有信号的手机,非常后悔没带卫星电话上来,弄得他此刻十分心焦b市那边。

    而玄武和风微尘,则坐在半敞着舱门的沙发上,风微尘恼怒的看着玄武:“你不是说不能救么,为什么现在又说能救了?”

    玄武搂着她,但笑不语。

    “你叫了谁过来?”风微尘问。以正常的办法是完全没办法救程晓涛的,那么,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找‘药引子’了!据风微尘所知,这个世界上有两个‘药引子’,一个是面前这个男人的亲生父亲,她的公公。一个就是花安素。

    “昨天联系了风叔,风叔说程宁毕竟为聂门有过大贡献。又说许凌年轻时候出任务受过伤,导致了这辈子都不会有孩子,所以他们夫妇把程晓涛当成了自己的孩子看待,让我能帮就一定要帮!当然风叔是不知道程晓涛的实际(情qíng)况的,他也认为我能救,只是要花费比较多的心力而已!风叔开口了,而你……”玄武宠溺的点了下自家女人(挺tǐng)翘的鼻尖,“又说那姑娘太可怜了,我想我若不开个口就直接宣判她死亡的话,就太没人(性xìng)了,所以跟风叔结束了通话之后,就打了电话给我爸!他听我说过后,就答应过来了!我估计他的飞机也差不多快到了!”

    听玄武说着,风微尘笑了,她就知道,自家男人心很柔软,为了奖励他,她主动的送上了红唇(热rè)吻。

    玄武非常享受,接着在风微尘想离开他的时候,瞬间反被动为主动,揽住风微尘又是火辣辣的上演了一场法式激吻。

    风微尘哀怨死了,小手握着拳头,死命的打他。死男人,臭男人,你不知道外头还有两只啊,你免费演戏给人看啊!

    无奈,这男人看似瘦弱,实则体质不知道比自己强悍多少,风姑娘打得手都疼了,也没把他揍开,最后,从眉眼到脖子,被这个男人啃了个十足的干净。

    哎……

    以后主动这回事还是少做。她想。

    玄武却想若不是这时间与地点不对,他一定要搂着他家女人,好好的做上三天三夜。

    ……

    游艇抵达码头的时候,叶烯的手机也收到了讯号,瞬间无数的电话就涌进了他的手机,响了个不停。

    他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事,林陌就迎了上来,“言少……”

    “出什么事了?”叶烯直觉出事了。

    “唐少刚来电话,说苏小姐出事了!”林陌估计也是急的,一下子脱口而出了。

    程宁他们已经走远,霍尔斯顿还在游艇上所以没听到,倒是跟着叶烯一起下来的玄武和风微尘二个听到了。他们是知道叶烯的,加之听到‘苏小姐’三字,立即就能联想到苏莱。

    顿时间,叶烯,玄武,风微尘三人异口同声:“苏苏出什么事(情qíng)了?”

    说完,三人又对视了一眼,集体看向林陌,林陌在用眼神示意过叶烯之后,才道:“唐少说,汤琴的手术成功了,但是苏小姐昏迷了,现在正在抢救,到底是什么(情qíng)况,暂时还不知道!”

    完后,叶烯什么都没说,看起来出奇的冷静,但是苍白的容颜出卖了他。

    倒是玄武与风微尘,很不解,由玄武发问:“什么(情qíng)况,小苏苏不是在b市拍戏么?”

    林陌具体什么(情qíng)况也不清楚,所以(爱ài)莫能助。而叶烯则陷入了不知名的(情qíng)绪,总之没人能回答他们。风微尘怒,直接拿出手机,拨电话给朱雀。在b市发生的事(情qíng)不问朱雀问谁啊。

    而叶烯也就是这个时候,加快脚步离开了。

    玄武也拉着风微尘跟上。

    待他们走后,霍尔斯顿才慢悠悠的从游艇上下来,他的手下也立即跟上。

    霍尔斯顿道:“派人去b市查一下,到底什么(情qíng)况!”

    “是!”手下领命。

    ……

    叶烯与程宁说明(情qíng)况之后,就先行回国了,再去机场的路上与唐少陵取得了联系,那时候,针对苏莱的抢救活动已经结束了。据说检查的结果就是,苏莱的各项生命体征均为正常,所以这次的昏迷,为不知名的昏迷。

    这让叶烯当场差点把手机给摔碎了!

    咬牙切齿的说了三个字:莫,泽,南!!!

    一定是莫泽南搞的鬼,不然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说昏迷就昏迷呢?

    当然,这个疑问,在b市的唐少陵也已经提出了。

    当医生宣布苏莱昏迷不醒,没办法救治的时候,唐少陵就不顾阻拦的冲进了手术室,抓住了隐匿在内的莫泽南。

    莫泽南对唐少陵的出现似乎并没有多少的惊讶。

    就算被唐少陵揍了几拳,也没有躲避,实打实的受了。打完后,唐少陵怒视莫泽南,“姓莫的,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也就叶烯和苏莱脑子单纯才会相信你,结果你却在背后一次次的捅他们,你到底有何居心,他们两个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

    听完唐少陵的话,莫泽南心里明白,唐少陵和叶烯应该什么都知道了。但是他刚刚两场手术结束,又被揍了很多拳,现在真的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很累很疲惫,而事实上苏莱会出现这样的(情qíng)况,也是他始料未及的,他也正在研究,所以根本没心思应付唐少陵,只说:“给我时间,我会救苏苏!”

    
    r>他这趟回来,根本就没有想过要伤害这个女孩儿,相反的,他是想让她幸福。

    但是在骨髓捐献的过程中出现这样的状况,真的是十分的少见。

    在当下的医疗水平上,骨髓移植中的捐献者,说穿了,其实就是抽血,出意外的状况真的很少很少。

    可是苏莱居然会直接昏厥!?

    非常可以,所以先前他就抽取了苏莱的血液样本,也研究了她(身shēn)体的一些别的检查报告,什么问题都查不到。

    莫泽南焦头烂额。

    倒是肿瘤科主任说:“为了让我们抽取骨髓,苏小姐先前注(射shè)了提高外周血中造血干细胞浓度的药物,那个药物是会有不良反应的!极少数人会出现休克,间质(性xìng)肺炎,呼吸窘迫综合症什么的……,你说,苏小姐会不会正好遇上了这个原因?”

    莫泽南眉头一皱,斜眼看了一下那名主任,倒也没说什么。只是,要让他相信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还真的觉得很难接受,可是暂时又排查不出什么原因。

    莫泽南烦躁!!!

    **** **** *****

    苏莱昏迷了。

    她的昏迷,一点都不像是病人,倒像是个沉睡的公主……安徒生童话中,那名被巫婆诅咒而沉睡百年的公主,任谁都喊不醒,推不起,只等待王子的亲吻,才能醒来。

    可是苏莱的王子在哪里呢?

    对于唐少陵来说,是叶烯。叶烯已经在赶回来了。

    而对于汤淼来说,是苏莱的老公。可是苏莱的老公怎么联系,小水不知道。

    她只能在苏莱的病房里干着急。

    一直哭着喊着要妈(咪mī)的小叶来已经让她叫小团子抱着先回去了。那孩子哭着找妈妈的样子太让人心疼了,所幸小团子还能安抚下她,不然她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坐在苏莱的病(床chuáng)边,汤淼懊恼极了,“我当时怎么就没问问苏苏,她男人是谁呢?不然这个时候……”

    这句不响的话,叫唐少陵听去了,“你在说什么?”

    “啊~~~”汤淼抬头,直觉想摇头。

    但是……一道女声,伴随着一个(身shēn)影同时进入了病房,“放心吧,小苏苏的男人,我们已经通知了!”

    汤淼和唐少陵同时看向了病房门口。

    是一名孕妇,还是一名绝色孕妇。孕妇的(身shēn)后还伴随着一名带着沉着冷静气息的酷帅男子。

    美女与帅哥的搭配,很赞。

    花痴汤淼很不厚道的走神了,“你们是?”

    她不认识叶家大少爷与大少(奶nǎi)(奶nǎi)。但是唐少陵认识。他有一种要抹汗的冲动了。

    苏莱出事,这件事他是想帮叶烯压着,这样,叶烯回来说不定能够让他们重新和好。但是叶家那名大少(奶nǎi)(奶nǎi)出现,唐少陵就知道事(情qíng)瞒不住了。到时候这位大少(奶nǎi)(奶nǎi)通知苏莱那一众嚣张的朋友外加她那所谓的丈夫……意大利赫赫有名的安德烈,那么,还有叶烯的活路!?

    唐少陵才是真朋友啊,所想的一直是朋友的福利。

    朱雀即使是个即将临盆的孕妇,那也是女王味十足,走路都带风,目光扫过唐少陵还有汤淼,“到底什么(情qíng)况,知道的一五一十的告诉我!”

    她是接到了玄武的通知就赶来的。

    玄武说他在墨西哥暂时走不开,让她来看看苏莱到底什么(情qíng)况,若是危及的话,他就立即赶回来。

    朱雀不是学医的,到底什么(情qíng)况她不知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走近病(床chuáng),打量着苏莱的病容,然后透过她(身shēn)上的影像设备,传给在大洋彼岸的玄武。

    那边玄武一时也看不出什么(情qíng)况,只是通知朱雀说需要苏莱的血液样本。

    人体(身shēn)上有何种毛病,最直接的就是从血液中显现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