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墨西哥往事

    事(情qíng),其实还要从七年前说起。舒睍莼璩

    当时程晓涛趁着学校的假期,到墨西哥度假,此间,收到了苏莱出事的消息。作为朋友,她自然义无反顾的当即决定返回b市,加入寻找苏莱的行列。

    当时因为事出突然,她并没有买到直飞b市的机票,只买到了前去韩国的机票。她决定抵达了韩国再转国内航班。

    可是,她所乘坐的航班却出事了。

    飞机失事,巨大的铁鸟坠入了深海,机上无一人生还。

    接到这个消息的程宁,许凌夫妇第一时间就确认了飞机上人员的名单,确认了有程晓涛在内无误。而后,程晓涛再也没有出现过,也是事实。

    所以,即使找不回尸体,程宁和许凌也只能接受程晓涛已经死亡的事实。

    以上,是叶烯口中的版本。

    然而,从安德烈斯口中,却是另一个版本。

    程晓涛的确是买了那架航班的机票,也的确是通过了安检,等候候机。可是事实上,她却根本就没有上那架飞机。因为,她在候机的过程中,遇上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是一名(日rì)裔卧底记者,手中握有他大哥卡特尔斯最为关键且致命的犯罪证据。她遭到追杀,正要潜逃回国。虽然人已经在机场,可是还是觉得忧心忡忡。程晓涛可能是因为出于同为亚洲人的关心,好心的询问了一下她为什么事(情qíng)这么困扰,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许是因为看见了程晓涛的机票,当下那名女记者脑海中就闪过了一个点子。她编造了一段故事,说自己是韩国人,一直在美国工作,这次来墨西哥是来度假的,可是却接到了家里亲人出事的电话,可是自己并没有来得及买到回韩国的机票,只买到了前往新加坡的机票,现在她新加坡的友人跟她说,这几天都暂时买不到新加坡前往韩国的机票,所以她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赶回去见家人最后一面了。

    鉴于女人跟自己的遭遇十分的相似,所以程晓涛分外的同(情qíng)她,看了看自己手中前往韩国的机票,她犹豫了半天,跟女人提出换机票的想法。

    她想,她们反正也已经通过安检了,到时候直接登机,基本上不会出现检票什么的(情qíng)况,尤其是那名女人本(身shēn)还是韩国人。而她这边,也不会有问题,反正她的护照可以直接进入新加坡,万一到时候检票起来,她再说明(情qíng)况好了!

    女人见状,立即破涕为笑,一定问程晓涛要了电话,说是回国处理好事(情qíng)后,要当面谢谢她。并且还留下了自己的笔记本给程晓涛,并且询问了程晓涛是否有托运的行李之类的,程晓涛回答说没有,只有一个随(身shēn)携带的包包。女人说她也是,都是临时的,所以都是轻装上阵。二人在一起聊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女人先用她的登机牌登机了,飞机没过多久,就起飞了。而程晓涛这班去新加坡的飞机,却不明原因的延误了,登机口还进来了不少不明(身shēn)份的黑衣人,弄得程晓涛,心里发毛啊,她这做错事(情qíng)了,心里发毛啊。好在没多久,地勤就宣布登机了,待坐上飞机,程晓涛心里才稍微觉得有些的安静,只是过了好久,都起飞,甚至机组人员开始核对起了机票信息。当时程晓涛内心哀嚎,她这倒霉催的啊!所以到最后她被请下飞机这件事,自然是没有任何意外的了。

    被机组人员‘押送’下飞机的时候,她其实很想给伯父打个电话的。但是一来怕伯父担心,二来怕伯父责怪她这么大个人了做事不动脑子,所以愣是没打电话。想着反正她各项证件都齐全,(身shēn)家又清白,左右出不了什么事(情qíng),最多被训斥一顿就完事了。真有什么事,到时候再给伯父打电话就好。

    然而事(情qíng)却没有照着她的想法走下去。因为她根本没有被带去机场工作处。而是直接被送入了一辆军用车,那种车像是囚车,四周都是铁壁,窗子上都是铁栅栏。但是看着就远比囚车坚固得多。程晓涛被吓到了,觉得她不就是拿别人的机票登了个机么,这阵仗玩得也太大了吧。接着决定给伯父打个电话,然而才发现,手机什么的,在车厢里根本收不到任何的讯号,那时候她才知道出问题了。

    之后,她被带到了墨西哥黑帮的总部,大少爷卡特尔斯的面前。

    卡特尔斯发现此人不是他要找的那女人,在了解了事(情qíng)的经过之后,程晓涛也是(身shēn)陷囹圄,卡特尔斯根本就不会放过她的,她必死无疑。也正好那个时候,女记者所登的那架航班出事的消息传了回来,这对于卡特尔斯来说无疑是最好的消息,而他也决定将错就错,把程晓涛当成是那名女记者当众处死,以正视听,让所有手下知道,背叛自己是没好结果的。

    安德烈斯那(日rì)也正巧回去总部,经过校场,看见了被绑缚在十字架上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觉得十分的眼熟,没多久,就想起,她是没多久前,与他在海滩相遇的女孩子。

    安德烈斯的外祖母是东方女(性xìng),而他从小跟着外祖母长大,所以对东方女(性xìng)有着深深的迷恋,程晓涛又是给了他最独特的回忆。所以当时的他虽然在墨西哥黑帮里,权力比不上他大哥卡特尔斯,而他们的父亲又不在的(情qíng)况下,依然决定从卡特尔斯的手下,强行的救下了程晓涛。

    他一直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一直叫她angel,被他救下的她,也因为惊吓过度,昏厥过去了,他找人处理了她(身shēn)上的一些伤口,把她安置在自己的房间。大哥卡特尔斯的人一直盯着他,他行动也须得处处小心。

    在她没醒过来之前,他们的父亲就回来了,听说了这件事后,在理智上是觉得程晓涛留不得的,可是在(情qíng)感上,他一直觉得亏欠了小儿子,难得小儿子对一个女人感兴趣,就这么把这个女人处死了,就太残忍了。所以他做主留下了程晓涛的命,但是条件就是要抹去程晓涛的所有记忆。她的家人应该都认为她已经死了,那么,就让她‘死’了好了。

    对这点,安德烈斯没有任何的异议。

    父亲找来了他多年的密友,替程晓涛催眠了。醒来后,她就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他的angel,他告诉她,她是他的未婚妻,在一次意外中她失去了记忆。而她(身shēn)上的伤痕,也正好印证了她受伤的假象,她对此,也没有任何的疑义。

    之后的几年,他们一直过得很愉快,很幸福。

    直到三年前,父亲去世,家族的势力划分为了他和大哥卡特尔斯两派,长期僵持不下,两帮人的火拼也时时发生,那是墨西哥黑帮世上最动-乱的时候。

    他忙着应付帮务,一心想要拿下卡特尔斯,成为墨西哥黑帮真正的,唯一的主宰,事实上卡特尔斯极其党派的确是被他收拾得(屁pì)滚尿流。可是他最得意之时,却忽略了angel,卡特尔斯趁机掳走了他的angel!

    然而,卡特尔斯最可恨的是并没有直接杀掉angel,而是……把她当成了新型开发的生化武器的试验品。生化武器实验,其实就是研究人体武器的试验。

    依靠注(射shè)药物,在体内植入钢板,芯片,加以计算机外部控制,从而达到指挥的效果。说穿了,是把活生生的人,变成半个机器人的试验。

    这样的实验啊,简直是天方夜谭。

    可是程晓涛在那个实验室里被研究,被蹂躏了长达一年。他找到她的时候,她就已经瘦得不成人形,(身shēn)体被严重摧残了。

    安德烈斯握着程晓涛的手,目光从未从她的脸上移开,直至,他从刚刚的回忆中走了出来。

    他说:“我把她带出了实验室。她那时候精神已经不大正常了,一整天的时间,只有几分钟是神智清晰,能够认出我来的!我从她的四肢上取出了钢板,从她的颅内,(胸xiōng)口取出了芯片!我可以接好她的骨头,可是,我却没有办法让她认得我,甚至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养活她!那时候的她,因为长期没有正常进食,胃已经严重萎缩,几乎失去功能作用了。只能每天靠打营养液活下去,而那些她在那一年里被不断注(射shè)的药物,也根本没办法停下来,不然她就会疯狂!后来……我解决掉了我大哥,抓到了为他研究人体武器的所谓博士,让他开始研究解药,治疗她!但是治疗过程是何其的缓慢,已经两年了,她从不能吃东西,到现在可以吃一点点熬得很稀很稀的粥汤了;她从不能行走,到现在可以在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摇摇晃晃的走两步了,但是一到(阴yīn)天下雨,四肢关节还是会痛得她死去活来。可是,她体内的那些毒素一直没有排清楚,除了胃功能,肝肾功能也损耗到了极点,今天中午,我接到医生的电话,才知道她出现了严重的并发症,这条命差一点就没有了!”

    安德烈斯说着,看了一下叶烯。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