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 感谢张玉梅

    汤琴其实很想见见小团子,但是无奈唐家老爷子并着唐少陵,海烨都已经(爱ài)惨了那小家伙,不肯放人,所以无奈只好没有带来。(爱ài)睍莼璩

    小水私下告诉苏莱:“完蛋了,依照他们家那种宠团子的方式,团子一定会被带坏的,我矜矜业业这么多年努力培养起来的万能儿子啊!”

    然后被苏莱鄙视了。

    苏莱今天是亲自下厨,所以在厨房里展开阵势忙活开了,小水在一旁在精神上替苏莱加油!

    汤琴虽然没有见到团子有些些的遗憾,但是好在小叶来弥补了这个遗憾。她很疼(爱ài)这个孩子,自己(身shēn)体都不怎么好,可是抱着小叶来就是不肯撒手。

    唐少陵在客厅陪她说话。因为已经确定是苏莱才是她的亲生女儿,所以当年因为江晨曦的原因,加注在汤琴(身shēn)上的一些恨意,全部都消弭掉了。看得出汤琴也很喜欢小叶来,并且小叶来像喜欢苏莱一样的喜欢她,唐少陵在一起在心里默默的念叨:血缘的关系果然是强大的。只是,这是造化弄人啊。

    若不是因为这些那些的误会,苏莱和叶烯两个人早就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思及此,唐少陵说:“伯母……”

    “嗯?”汤琴这才把目光移到了唐少陵的(身shēn)上,“什么事?”

    唐少陵看着她的目光非常直接与恳切,“叶烯现在在墨西哥,等他回来后,你们一定会碰面的,到那时候,有关于他和苏苏的事(情qíng),你如果可以,帮他说说好话!你的话,小苏苏会听!”

    唐少陵一贯以来都是吊儿郎当,所以当他严肃起来的时候,(挺tǐng)不习惯的。

    汤琴先是怔了一下,而后点了点头,接着又是摇头,她的表(情qíng)(挺tǐng)复杂的,她说:“我不知道他们前几年发生了什么事(情qíng),也不知道莱莱她这些年又是怎么过来的,但是,我知道她结婚了,并且还有了孩子……”

    “那个孩子就是叶烯的!”唐少陵打断了汤琴的话。

    汤琴惊:“真的?”

    她倒真没往那方面想,总以为,结婚了,有小孩子了,那就应该是和现在的老公生的吧。

    唐少陵点头,“苏苏还不知道我们已经知道了。您也别说!”

    汤琴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

    唐少陵说:“现在有些事(情qíng),我没有立场开口,只能等叶烯亲自说,但是事到如今,以他那种(性xìng)格,我都不知道他这辈子是不是愿意说出口,但是有一点我敢肯定的说,叶烯(爱ài)苏莱,从以前到现在从来没有停止过,也没有改变过!他现在有点自我放逐的意思,但是我不能看着我的兄弟这辈子都不幸福,所以,我想帮他一把,伯母,看在你也是从小看着叶烯长大的份上,帮帮他……”

    当然,他们能帮的,也只有帮到这个地步了。

    苏莱端着茶具,站在门外,听着唐少陵的话,脸上什么表(情qíng)都没有,唯独那双含着万千思绪的眸出卖了她,不过她也只是闭了闭眼,深呼吸了下,笑容大方的走进门,“妈,少陵,我泡了壶好茶给你们喝!”

    她把茶具放下后,还弯腰逗了逗小叶来,“来来,阿姨今天给你做焦糖布丁好不好?”

    她上回答应过小叶来的。今天正好可以实现了。

    小叶来非常开心的点头,不过还是道:“妈(咪mī)……”

    她是在纠正苏莱的错误。

    苏莱无奈一笑,点头,“好吧,妈(咪mī)就妈(咪mī)吧!”说着,亲了亲小叶来,继续回厨房去。

    只是她才走出客厅,在院子里,唐少陵就追上了苏莱,“小苏苏……”

    “嗯?”苏莱回头,含着纯清的眸子看着他,“你怎么跟来了,小水在厨房给我看火而已,我可没有奴隶她哟!”

    她一句话,堵回去了唐少陵的千言万语。

    自回来后,苏莱与他们之间的相处,永远像是隔着什么透明的东西似的,明明看得很清楚,可是却接近不了。

    她很聪明,也许是意识到了他接下来的话题了吧。所以,才会用如此轻松的态度面对他的。

    唐少陵在内心微微叹气,才道:“我能替这个担忧,你要真安排她做事

    ,我严重怀疑她帮倒忙!最后累的还是你!”他的语气,显得那么的无奈,却是带着宠溺。

    苏莱很喜欢唐少陵这样的表(情qíng),她觉得,小水是会幸福的。

    她说:“没事了吧?没事我去忙了!”

    “没事!只是……”唐少陵摇头,“想替叶烯谢谢你!”

    “我是为了孩子!”言下之意,并不是为了叶烯,不需要叶烯的感谢。说完,苏莱就朝着厨房去了,但是走了两步,又回头,“唐少陵,你转告叶烯,如果他想要我替他带孩子,直说就好,下次不要把孩子丢到叶家,她一哭,整个(情qíng)况就不好!”

    说完,苏莱就走人了。

    确实,她后来想了想,叶烯故意这样把孩子留在叶家,然后告诉朱雀搞不定就找唐少陵,唐少陵到时候会说找苏莱。这是叶烯变着法子,绕弯路想让她帮忙带小叶来。

    唐少陵一怔,不过随即笑了。他对着苏莱点了点头。就让她这么认为吧!虽然这也是事实,但是只是其中之一的理由而已。而第二个理由,叶烯已经证实了。

    只是呵……当年的事(情qíng)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待苏莱的(身shēn)影从院中消失,唐少陵走到了葡萄藤架下,靠着石柱站着,掏出手机,拨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待接通:“辰哥,你的小表妹换人做了,唔……是我们可(爱ài)的小苏莱……还有,你不止一个外甥女了,还有另外一个……我们见过,是一个可(爱ài)伶俐,聪明到不可思议的丫头……只是啊,辰哥,这样的话,当年到底怎么回事呢?你知道Daniel在哪里吗?……什么?叶烯已经问过啦,那就好,他应该知道怎么做的吧!”唐少陵一笑,“辰哥,你什么时候回来?伯母要做手术了……哦,好吧!赶紧把嫂子搞定,一起带回来!”不知道那端又说了什么,唐少陵吃吃一笑,过了一会,又来了一个严肃脸,“知道了,文件我会让顾寅准备好,然后亲自带过去交给你的!不过……”他眉头一皱,“这毕竟是三方合作的事(情qíng),另外一方的人不熟悉,处理起来会不会比较棘手啊?迪拜那边,我还真没跟他们做过什么生意……”

    小水捧着一盆水果,站在院中空地上,看着他不知道在与谁讲电话,嘴角边溢着的是温暖和煦的笑容,其实他是一个温柔的人吧,虽然看起来风流倜傥,没个正经,但是他这样的人,应该能带着自己,还有团子幸福的吧?

    这一刻,小水决定试一试,与唐少陵一起试一试能不能一起生活!

    ……

    四个大人,一个小不点,一餐饭吃得很温馨,很快乐。

    送别唐少陵和小水,回屋的时候,汤琴已经把小叶来哄入睡了。佣人也给汤琴收拾好了一间卧房,汤琴告别苏莱,准备回去睡觉,哪知道,苏莱却说:“妈,我们一起睡吧!”

    这个提议,汤琴自然很乐意接受。

    洗漱过后,把小叶来挪了挪位置,她们也睡到了一起。

    汤琴侧(身shēn)半躺着,苏莱躺在她的臂弯里,闭着眼睛,汤琴捏着她的耳垂,捏得她很熟悉,“好幸福的感觉……我曾经一直幻想过,如果,我能睡在妈妈的怀中,听妈妈说话,一起睡觉,那该是多么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qíng)啊!如今……实现了,好幸福!”

    汤琴目光温柔,(爱ài)怜的看着自己相隔这么多年才找回来的亲生女儿,心中激起一道暖流,却只能回避这个话题,“你的耳垂果然是厚的……”

    “唔?”苏莱睁开眼,不解的看着汤琴。

    “你刚出生,妈妈坐月子的时候,也喜欢把你放在妈妈的臂弯里睡觉,就喜欢这样捏着你的耳垂子,那会儿妈妈在想,我的女儿耳垂很厚,将来一定又好福气……可是后来……”汤琴沉默了下,才接着说:“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晨曦的耳垂变得好薄,那时候,我还在想,是不是我小时候捏多了,所以变薄了,殊不知,你们被偷梁换柱了!”

    说着,汤琴的眼眶又红了起来,“张玉梅怎么可以这样子?怎么可以这么的狠心,干下这种事(情qíng)?”

    苏莱没应声,因为知道汤琴需要发泄。

    “不行!”汤琴却忽的坐了起来,“手术前,我一定要找到她,不教训她一顿,我心里不舒服!”

    “妈~~~~”苏莱笑,撒(娇jiāo)的喊道。

    汤琴果然还是强大的女人。斗

    志很足。

    汤琴看向她,“妈妈气不过,这种女人,她凭什么还能过得潇洒愉快?!”

    其实这些年,汤琴并不是完全没有见到过张玉梅,有一回,她甚至在旧金山见到了她,她们打了照面,张玉梅说她是去购物的。那时候的张玉梅跟刚刚在B市重逢时候的张玉梅是完全不同了。穿衣打扮无一不是最高端的,把起色衬托得极好,甚至(身shēn)边都有人专程陪同。

    她知道这些年张玉梅因为苏莱的原因一直受叶烯和唐少陵的照顾。所以她以为张玉梅去旧金山单纯是为了向她炫耀。如今想来,只怕还有个原因,是她想去看暖暖吧!

    只是想到这些年,大家都过得不好,可是那女人却能过得如此之好,汤琴心里还是气不过的!

    苏莱在边上安慰这她,“妈,不气了!”

    “莱莱……”汤琴看向她,“你就真的一点都不生气?”

    苏莱:“……”

    “如果,不是因为她,你可以过得很好!你可以受很好的教育,有很好的家世条件,有爸爸妈妈可以(爱ài)护你,疼宠你,当你坚强的后盾!而不是过得那么的艰苦!”

    苏莱说:“恨啊!当初,很恨,非常恨!觉得这个人真的好可怕!但是,因为有陌陌,有一群亲朋好友的陪伴,我所有的时间,有用来跟他们一起开心,快乐的过(日rì)子了。我幸福还来不及,哪里有有多余的时间拿出来恨啊!所以不恨了!大度的说一句,这种人呵,不值得我浪费时间!”

    汤琴惊喜的看着苏莱,手掌也在苏莱的脸上抚摸着,从额头,一寸寸的向下半响,才憋出一句话,“也许,我唯一要感激张玉梅的就是,当年她还是与苏慕在一起了,因为有苏慕,你才会教得如此的懂事,心地如此的好,如此的豁达!”

    “这点,我也好感激她!”苏莱真切的说。很感激,有爸爸;很感激,还姓着苏!

    母女二人相拥了一会儿,才把小叶来重新抱回来,放在二人中间,苏莱也亲了亲小叶来,“小乖,睡吧!如果有一天,你爸爸不要你了,阿……妈(咪mī)也会要你!妈(咪mī)会传递给你(爱ài)的信念!”

    (爱ài)……才是信念。

    恨,不过是为了一段得不到的(爱ài),找的一个宣泄口而已吧!

    “妈,晚安!”

    “我的女儿,晚安!”

    “恩,今天妈妈陪着睡,一定不冷!”

    “好,抱着你……”

    外面飘雪,屋内,漫漫的温暖。

    ……

    而地球的另一边,远在墨西哥的叶烯,把耳机从耳朵上拿下,对着远方的夕阳说:“你们一定要有个好梦!”

    祖孙三代们!!!

    而当夕阳落下,他也收回了悠远的目光,一瞬间,变得(阴yīn)狠,回头,“林陌……”

    “在!”

    “把张玉梅,轰出去!”他冷冷的,(阴yīn)森森的说。

    林陌先是一愣,随即才说:“是……立即吗?”

    “立即,马上!!!”叶烯吐出两个词。

    即使苏莱可以豁达。

    即使汤琴也可以豁达。

    可是……他,豁达不了!

    仅仅只是把她赶出去,已经是因为,毕竟他们的(身shēn)上流着一部分相似的血了!!!

    ……

    而B市,夜已深。

    隆冬的时节,夜半飘雪,是十分正常的气象。

    然而,这个夜晚尤其的冷。

    能够冷到人的骨子里去。

    然而,一个瘦弱的(身shēn)影,穿着单薄的睡衣,就这样行走在严寒之中,瑟瑟发抖!

重要声明:小说《豪门有染,总裁贪欢无度》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